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南警察学院学报》
自媒体语境下涉警舆情应对话语技巧分析
【副标题】 以警务微博平台为例
【英文标题】 Analysis of the Responding Skills for Police-Related Public Sentiments Under We-edia Context
【英文副标题】 Taking the Weibo Platform as an Example
【作者】 任铄炜张志华【作者单位】 湖南警察学院湖南警察学院
【中文关键词】 自媒体语境;涉警舆情;话语技巧
【英文关键词】 context of We-Media; police-related public sentiment; discourse skills
【文章编码】 2095-1140(2018)06-0025-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25
【摘要】 在以微博、微信为代表性载体的自媒体语境下,警察话语技巧尤其是涉警舆情应对的话语技巧,面临由自媒体的新功能特性、新传播方式和新舆情特点带来的新挑战,自媒体语境下的涉警舆情应对,应当适应、契合新的语境,提升话语技巧。通过梳理分析典型案例发现,动作姿态语言、人民性语言以及兼顾平衡的话语方式等新的话语技巧的运用,有助于广大警务工作者做好自媒体语境下涉警舆情的应对处理工作。
【英文摘要】 In the context of We-Media, which is mainly represented by Weibo and We chat in China, the police discourse skill especially the responding skill for police-related public sentiment is facing with some new challenges brought by the new traits, new mode of transmission as well as new police-related public sentiment feature of we media, because the responding skills for police-related public sentiments under We-Media Context needs to be improved. By analyzing several typical police-related cases, we found out some new skills such as gesture language, language that has affinity to the people, new mode of language-balancing that would be helpful we believ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1238    
  
  “自媒体”是一个内涵和外延都处于不断形成、发展、变化中的概念,因此,在对其进行解析时,一个可取的方法是,将其与以往传统媒体形式进行对比,以剖析其核心本质。ShayneBownan和ChrisWillis表示,自媒体区别于传统媒体的核心特征是“公众在收集、报道、分析、传播新闻和信息的过程中扮演一个活跃角色”{1},JayRosen的表述更加具体,他认为大众传播形式进入自媒体时代以后,“只作为听众存在的人们开始利用他们所拥有的媒体工具来知会他人{2}”。总之,以微博、微信等为代表的自媒体正剧烈地改变着大众传播形式,以往作为信息接受者的公众因为自媒体的出现开始部分地成为信息的传播者、报道者、评论者。基于此,在当今自媒体语境下,包括警务宣传部门在内的所有警务工作者,都身处新的传播环境,在涉警舆情应对这一传统课题上面临着新挑战。
  一、自媒体语境下涉警舆情应对面临的新挑战
  在自媒体语境下,有关涉警舆情的应对,面临着自媒体的新功能特性、新传播方式和新舆情特点带来的三个方面的新挑战。
  (一) 如何适应自媒体使用形式的新功能特性
  以微博为例,这种新的媒体形式带来的不仅仅是传播方式的改变,在更具体的层面上,还有媒体功能与特性的变化。例如,起到“提请阅读”作用的“@”功能、起到信息检索作用的搜索功能、起到扩大传播范围的“置顶”“申请热门”功能等等,这些与自媒体共同发展的新功能、新特性不仅仅有其表面上的“主要功能”,关键时刻更有意想不到的作用,警务宣传部门尤其警务宣传人员应当对其加以深入研究和灵活运用,以充分发挥警务自媒体的作用。
  (二) 如何契合自媒体传播方式的新责任要求
  如前文所述,以微博等为代表的自媒体改变了信息传播方式,以往作为被动信息接受者的受众在一定程度上同时“兼任”信息的传播者、制造者及评价者。因此,不仅警务宣传部门,还包括全体警务工作者在内,所有警务人员都应当基于新的媒体传播方式调整自身的言行。途径之一,便是在每一次涉警信息发布、执法语言使用过程中都保持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将“对党忠诚、服务人民”的总要求贯彻到每一次执法活动的语言使用和信息发布的遣词造句之中。
  (三)如何兼顾自媒体时代舆情应对的新协调平衡
  自媒体时代传播方式的改变同时引起了舆情特点的新变化,引起了舆情应对策略以及话语风格的改变,重大涉警舆情发生时,网民参与程度高、网络造谣成本低,各类不实信息、不完整信息滋长、传播速度快,警务自媒体负有对这些信息“围追堵截”的义务,但与此同时,在涉警舆情面前,如何保持积极发声态势的同时坚守严谨发言的工作作风,成为自媒体语境下涉警舆情应对的新课题。
  二、自媒体语境下涉警舆情应对话语技巧案例分析
  在自媒体传播时代,“警察正确、充分而有效地行使话语权”,就必须提升话语技巧,以“提高警察的话语质量和水平”{3}。基于自媒体语境给涉警舆情应对带来的新挑战,我们选取了2018年上半年三件轰动全国的重大涉警舆情作为案例,讨论新挑战的应对方式,并尝试提炼应对类似问题的方法技巧。
  (一)文字语言与动作姿态语言的结合——“孟津5·3事件”舆情应对话语技巧分析
  2018年5月5日开始,微博自媒体上开始流传一封声称要报送给“中央巡视组”和“河南省巡视组”的实名举报信。举报对象为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政府及县公安局,举报信作者声称,5月3日凌晨,其女所乘坐车辆被流氓团伙蓄意“开车撞击”,导致其女乔某等四人死亡、两人受伤。但孟津县政府及县公安局对此仅发布了一条“情况通报”,通报中将该事件“定性”为“交通事故”。因此,死者父亲撰写长文举报县政府及县公安局“包庇黑恶势力、阻止真相还原”。一时间,该“举报信”在网络上出现爆炸性传播,褒贬不一、弹赞皆有,但因该文行文流畅、措辞精准、描述具体,且经网民检索,“举报信”中所提及的“情况通报”本身确实存在——孟津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孟津”确实发布了一条关于此案的“情况通报”,称“孟津县黄河大道发生一起交通事故”——由此在微博上引起轩然大波,大多数网民信以为真,开始大量转发、评论,并附带大量对警方不利的猜测与质疑,如不及时、妥善回应,警方将愈发趋于被动。
  5月5日18点03分,孟津县官方微博“平安孟津”发文回应:
  “5月3日孟津县发生一起4死2伤的交通事故。孟津县公安局抽调刑侦大队、交警大队民警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工作,县检察院提前介入。5月3日当天,4名涉案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该案件不涉及黑社会性质。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人民日报@财经网@环球时报@南都周刊@南方都市报@南方日报@央视新闻@扬子晚报@二少爷哈”。{4}
  仅百余字的微博,至少透露了如下关键信息:
  (1)声明公安刑侦、交通方面成立了专案组,并重复提到“交通事故”;
  (2)检察院已介入;
  (3)全部嫌疑人已抓获并刑事拘留;
  (4)该案件不涉及黑社会性质;
  (5)案件尚未侦办完毕,尚处于调查之中。
  第一重信息,声明刑侦大队、交警大队成立了专案组,表明此案既有交通事故层面的要素,又有刑事犯罪方面的要素,因而之前关于此案交通事故层面的“情况通报”是完全合理的,系案件初步调查的阶段性通报,回应中再次明确案件的交通事故属性,目的在于向公众表示警方的坦荡、实事求是;
  第二重信息,声明检察院已介入,检察机关有权对公安机关侦查的案件进行审查、监督,因而表明此案件并非如“举报信”中所声称和暗示的那样,能被警方单方面左右,在本案件的处理中,警方本身也是受到监管的;
  第三重信息,表明全部嫌疑人已在案件发生的当天(5月3日)抓获归案并刑事拘留,须知此案发生在5月3日凌晨,当天便抓获全部嫌疑人并依法刑事拘留,表明警方的工作是得力的、称职的;
  第四重信息,明确对外宣布“该案件不涉及黑社会性质”,该表述意味着“举报人”所声称的“包庇黑恶势力”必然失实(这一点是最受网民关注的“引爆点”——误以为警方包庇黑恶势力),从事实上反驳无端指责,平息最核心的质疑;
  第五重信息,该案件尚在侦办之中,表明会继续披露相关信息,呼应第一点,表明本案交通事故层面之外还有刑事案件层面尚待调查。
  到此为止,该回应已堪称涉警舆情应对史上的经典,干净利落地回应了所有质疑点,并以事实和逻辑回绝了举报信中的指责,有力地表明了警方的“清白”。而微博后面的一部分,则堪称涉警舆情应对史上的“创举”:
  “@人民日报@财经网@环球时报@南都周刊@南方都市报@南方日报@央视新闻@扬子晚报@二少爷哈”。
  “@”即微博上的“提醒谁看”功能,被“提到”的账号将收到本条微博的信息,因而有通知、知会的作用。在博文中,孟津县警方“@”(提请)了9个微博账号,其中“@二少爷哈”是传播失实“举报信”最积极的账号,此处提请该账号阅读,系正面回应,体现了警方直面质疑的勇气。但更重要的是,孟津警方还“提请”了“@人民日报”阅读——人民日报(People’sDaily)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孟津警方提请“@人民日报”阅读本条微博的举动可谓充满了政治智慧:本案并未被@人民日报转发或关注过,但案件的刑事部分尚在调查之中,尚不具备详细、充分回应全部质疑的条件,此时汹涌的网络舆情让孟津警方饱受无端指责,“提请”@人民日报阅,是以一种克制而笃定的方式向党中央、向广大人民群众表明孟津警方的“坦荡”,相信大多数网民看到孟津县公安局这一姿态语言,必然有所思而后选择信任孟津警方的这份“坦荡”,继而不再相信“举报信”中“警方包庇黑恶势力”这一失实表述。
  这样充满政治智慧的“姿态语言”在警务微博创生以来不曾有过,其效果可谓“一语胜千言”:如果直言“孟津警方不存在包庇黑恶势力行为”,尽管确属事实情况,但在舆情汹涌的风口浪尖,不免使得孟津警方陷于“自说自话”的尴尬境地,难以扑灭网络上的错误指责。而一个微小的主动“提请”“@人民日报”阅读的动作姿态语言,便向网络上大多数具备正常思维能力的人表明了一切。
  5月5日,该案调查完毕,孟津县官方微博@孟津发布、刊载了详细回应文章,孟津县公安局@平安孟津予以转发{5}。该文详细还原了案件的来龙去脉,并附带回应了网络上的不实指责,在警方整个调查处理过程中,不存在“包庇”问题。涉案人员中,四位嫌疑人系初中同学或朋友关系,完全不涉及“黑社会”性质,网络上兴风作浪三天的恶性谣言不攻自破。
  如前文所述,笔者认为此例堪称重大涉警舆情应对的“经典”和“创举”,孟津县公安局在此次舆情应对中回应得体、得力、得人心。但千虑一失,必须承认的是,孟津县公安局在此次应对中仍有百密一疏之处,主要有以下两点:
  第一,先期“情况通报”中仅表明该案为“交通事故”,只字未提及案件的刑事犯罪部分,尽管通报中有“该案在进一步调查中”字样,但对于网民尤其死者父亲来说,难免感觉到这样的“情况通报”有给案件“定性”的意味,因而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在自媒体对公众发布案件信息时,不能假定阅读者都是业内人士、行家里手,必须假定大多数阅读者是对公安工作一知半解甚至毫无了解的人,因此,在遣词造句中必须考虑到引起误会的可能性,并加以避免。
  第二,死者父亲所写作的“举报信”,歪曲甚至捏造事实、造谣中伤公安机关,给孟津县公安局和整个公安队伍形象造成了较为恶劣的影响,尽管念及其正经受丧女之痛,以及为了避免再次刺激舆情,可以考虑对其从轻处理,但不能没有处理——否则,直接针对警方的造谣中伤便没有了法律成本,针对警察队伍的无端指责、歪曲捏造将更加肆无忌惮。再退一步讲,即便不对造谣者(死者父亲)加以惩处,也非常有必要至少通过微博发文的方式谴责无端造谣中伤的行为,并明确其违法性质。这是孟津县公安机关应当做好而未能做好的。
  孟津5·3事件涉警舆情应对案例给予我们的经验和教训都是丰富的,归结起来最重要的经验和教训各有一点:
  教训方面:在对案件的先期通报中,不能假定受众都是对公安工作方式、工作流程一清二楚的“行家里手”,而必须基于大多数网民对公安工作只有一知半解甚或毫无了解这一假定来确定通报写作思路和语言。在本案例中,辖区出现了撞车事故,群众报警,交警出警调查处理并发布情况通报是理所当然的,但这种“理所当然”是在了解公安工作方式和流程的“内行人”范围内而言的,对于对此毫无了解的人,将先期的“情况通报”理解为对案件的“定性”确实是一种可以预料得到的曲解和误会,因此在先期通报的思路梳理和遣词造句中,必须对此有一定程度的预料和相应调整。
  经验方面:在本案中,面对已然汹涌的网络舆情,通过“自说自话”的方式直接辩白可谓杯水车薪,孟津警方充分利用微博自媒体的各项功能和特性,用“@”提到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的“动作姿态语言”来为自身澄清事实、表明清白,以警醒和团结大多数具有正常思维能力的网民,消弭误解,缓解舆论压力。对此,我们还可以举一反三:微博自媒体是新生媒体形式,其中有大量新功能、新特性可供使用。利用这些新功能、新特性以及微博自媒体中的“约定俗成”而形成的具有特定含义的“动作姿态语言”是涉警舆情应对话语技巧研究的一块“荒地”,还有大量“动作姿态语言”的“创举”可期被创新出来,为警务宣传工作服务。
  (二)严肃执法与周到服务的统一——上海“教科书式执法”事件话语技巧分析
  2018年5月20日前后,一段上海民警执法视频爆红网络,一系列规范、有力的指令流程和应对方式被网友称为“教科书式执法”。
  案件发生在上海市嘉定区,一台违停小汽车被巡逻经过的民警发现,民警向违停司机开出了罚单并要求其将汽车驶离违停地点。但违停司机拒不配合,其理由是:既然已经开了罚单,就当作交停车费,民警不可能一事二罚,因此拒绝开车驶离。此时,民警告知其除了接受处罚之外,还必须“消除违法行为”,但司机拒绝,并对民警进行言语挑衅。民警多次劝说无效,开始对其进行口头警告,经过三次警告无效后,民警向其喷射辣椒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 Shayne Bownan.& Chris Willis. We Media[M].2003,The Media Center at the American Press Institute.9
  {2} Jay Rosen . A Most Useful Definition of Citizen Journalism, [EB/OL].http://archive.pressthink.org/2008/07/14/a_most_ useful_d.html
  {3}张志华,蔡蓉英.警察话语权行使不当的原因分析及对策[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6):21-26.
  {4}平安孟津微博[ E B/O L ].h t t p s ://w e i b o .c o m/u/2051854351?is_all=1&stat_date=201805&page=2#_ rnd1535943502428
  {5}平安孟津微博[ E B/O L ].h t t p s ://w e i b o .c o m/u/2051854351?is_all=1&stat_date=201805&page=2#feedtop
  {6}新华网[EB/OL].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18-05/04/c_1122783997.htm
  {7}平安郑州微博[EB/OL].https://weibo.com/zzgawb?is_ all=1&stat_date=201805&page=9#feedtop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123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