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我国台湾地区的“缓起诉”制度及其借鉴意义
【英文标题】 Postponement of Prosecution in China’s Taiwan District and Its Enlightenment
【作者】 潘金贵【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诉讼制度【中文关键词】 缓起诉;刑事诉讼法;再修正
【英文关键词】 postponementofprosecution; criminal procedure law;re—amending
【文章编码】 1008—4355(2006)02—0089—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2
【页码】 89
【摘要】 暂缓起诉是目前理论界和实务界较为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也是我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时必须考虑的关涉起诉程序设计的一个重要内容。我国台湾地区的“缓起诉”制度对于祖国大陆建立暂缓起诉制度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我国在修改《刑事诉讼法》时,应当在借鉴其他国家或地区立法的基础上,建立科学合理的暂缓起诉制度。
【英文摘要】 Postponement of prosecution is one of the heated topics both in theory and in practice at present and is also an important factor concerning prosecution procedures that we must consider while amending the Criminal Procedure Act of the PRC. Where mainland of China establishes its regime of postponement of prosecution, the experience in the Taiwan district will have important reference meanings. By referring to legislative experiences of other countries and districts, we can build up amore reasonable regime of postponement prosecu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3070    
  
  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能否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对犯罪嫌疑人作出暂缓起诉的决定,是目前理论界和实务界较为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也是我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时必须考虑的关涉起诉程序设计的一个重要内容。笔者认为,暂缓起诉涉及到刑事案件的重大实体处理和程序处理即实体上的有罪认定和程序上的诉讼中(终)止[1],在现行《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只能作出起诉或不起诉两种处分的情况下,个别基层检察机关{1}对某些案件作出暂缓起诉的决定于法无据,值得商榷。不过,从现代刑事诉讼日益注重效率的角度看,司法部门对暂缓起诉的积极探索具有一定的开拓意义。笔者主张,在修正我国《刑事诉讼法》时应当建立暂缓起诉制度。从目前情况看,只有少数国家或地区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了暂缓起诉,我国若欲建立该制度,就应当对有关国家或地区的暂缓起诉制度进行充分的考察。其中,我国台湾地区的“刑事诉讼法”新近规定的“缓起诉”制度对于祖国大陆暂缓起诉制度的建构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我国台湾地区“缓起诉”制度的基本内容
  典型意义上的暂缓起诉是德国《刑事诉讼法》在1975年修改时增加的第153条a款,该款规定:经法院和被指控人同意,检察院可以对轻罪暂时不予提起公诉,同时要求被告履行一定法定义务的“暂时不予起诉”制度{2}。该条规定被德国学者视为德国“协商性司法”的主要表现形式,具有一定的辩诉交易色彩{3}。我国台湾地区的“刑事诉讼法”长期以来深受德国《刑事诉讼法》的影响,具有较强的大陆法系职权主义刑事诉讼模式特征。但是,对于是否应当借鉴德国的暂缓起诉制度,在我国台湾地区的理论界、实务界一直存在较大的争议,直至德国式暂缓起诉制度确立近30年后,在2002年,我国台湾地区在修正其“刑事诉讼法”时,才在充分借鉴德国暂缓起诉制度的基础上正式确立了“缓起诉”制度。嗣后,为了增强“缓起诉”制度的可操作性,我国台湾地区的“法务部”又颁布了“检察机关办理缓起诉处分作业要点”这一解释性文件,从而与其“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一起构成了“缓起诉”制度的主要法律依据。根据我国台湾地区的“法务部”的解释,所谓缓起诉,是指检察官对已具备追诉要件的犯罪,在一定条件下,以命被告遵守或履行一定事项代替提起公诉;若被告信守承诺,在缓起诉期间不违背应遵守事项,检察官即不再对其进行追诉,意即被告不必到法院接受审判。我国台湾地区的“法务部”同时指出,缓起诉制度的意旨,主要是对初犯轻罪又有弥补诚意的犯罪者有自新的机会,让他们有机会补偿对社会或被害人造成的损失,不致留下前科记录{4}。根据我国台湾地区的“刑事诉讼法”和“检察机关办理缓起诉处分作业要点”的规定,其“缓起诉”制度的主要内容如下:
  (一)“缓起诉”的适用条件
  我国台湾地区的“刑事诉讼法”第253—1条规定:“被告所犯为死刑、无期徒刑或最轻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检察官参酌刑法第五十七条所列事项及公共利益之维护,认以缓起诉为适当者,得定一年以上三年以下之缓起诉期间为缓起诉处分,其期间自缓起诉处分确定之日起算。”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我国台湾地区“缓起诉”制度的适用条件是:
  1.被告所犯的必须是除死刑、无期徒刑或法定最低刑为3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的罪行。由于“最轻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只规定了底线;换言之,除死刑、无期徒刑外,只要被告所犯的不是法定最低刑为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行,即使其犯罪行为可能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而该罪的法定最低刑在3年以下,都可以适用“缓起诉”处分。而根据我国台湾地区的“刑法”的规定,其有期徒刑法定最高刑一般为15年,有加重情节或者数罪并罚时可以达到20年,其有期徒刑法定最低刑为2个月,此外还有拘役和罚金两种主刑以及褫夺公权和没收两种附加刑。由此可见,我国台湾地区“缓起诉”制度的适用范围是相当广泛的,只要被告所犯的是除死刑、无期徒刑以外的法定最低刑为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无论案件性质属于轻罪还是重罪,都可以适用“缓起诉”处分。[2]
  2.检察官必须考量案件的具体情况是否适宜作出“缓起诉”处分。前述我国台湾地区的“刑事诉讼法”第253—1条要求检察官参酌的我国台湾地区的“刑法”第57条,规定了法院量刑时必须考虑的各项事由即量刑情节:“科刑时应审酌一切情状,尤应注意左列事项为科刑轻重之标准:1.犯罪之动机;2.犯罪之目的;3.犯罪时所受之刺激;4.犯罪之手段;5.犯人之生活状况;6.犯人之品行;7.犯人之智识程度;8.犯人与被害人平日之关系;9.犯罪所生之危险和损害;10.犯罪后之态度。”亦即该条详尽列举了检察官在作出缓起诉决定之前应当综合考虑的各种情形。由此可见,我国台湾地区的“缓起诉”制度的另一个适用条件就是要求检察官必须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参考“刑法”的相关规定来斟酌决定是否应当作出“缓起诉”处分。
  3.对被告作出“缓起诉”处分不违背公共利益。公共利益是指作为整体的社会公众所共同享有和期待的利益,包括公共秩序、公共道德、公共财产、公共安全等方面的内容。无论英美法系国家还是大陆法系国家刑事诉讼中,在立法、理论或实践上,都要求检察机关在行使公诉权时必须符合社会公众的整体利益和最大多数人的普遍期待,都将公共利益衡量视为如何运用起诉便宜原则的核心问题{5}。我国台湾地区“缓起诉”制度要求检察官应当在维护公共利益的基础上才能作出“缓起诉”决定,也正是刑事起诉中应当进行公共利益衡量这一诉讼理念的体现。
  (二)被缓起诉人应当履行的义务
  从实行暂缓起诉制度的有关国家的立法来看,暂缓起诉是一种附条件的暂时不起诉,被告在暂缓起诉期间均应当遵守或履行一定的义务,如德国《刑事诉讼法》第153条a就规定被暂缓起诉的被告应当“作出一定的给付,弥补行为造成的损害;向某公益设施或者国库交付一笔款项;作出其他公益给付,或者承担一定数额的赡养义务”。根据我国台湾地区“刑事诉讼法”第253—2条的规定,检察官作出“缓起诉”处分的,可以命令被告在一定期间内履行以下义务:1.向被害人道歉;2.立悔过书;3.向被害人支付相当数额的财产或非财产上之损害赔偿;4.向公库或指定之公益团体、地方自治团体支付一定之金额;5.向指定之公益团体、地方自治团体或社区提供40小时以上240小时以下之义务劳务;6.完成戒瘾治疗、精神治疗、心理辅导或其他适当之处遇措施;7.不得危害被害人的安全;8.不得再犯罪。此外,我国台湾地区的“检察机关办理缓起诉处分作业要点”第3条第2款规定,前述被告应履行的事项,“检察官得复选指定并令同时执行,惟检察官依其指定各款之性质及履行之需要,认有定先后执行顺序之必要时,亦得指定其执行之顺序,凭供执行。”可以看出,较之德国法,我国台湾地区的“缓起诉”制度中被告应当履行的义务主要有两点值得肯定之处:一是极大地扩展了应当履行的义务的范围,这有利于加强对被告的约束;二是强调了“缓起诉”中对被害人安全的保护和再犯罪的预防,应当说是一种进步。
  (三)“缓起诉”的程序运作
  修正后的我国台湾地区“刑事诉讼法”第253—2条规定的被告应当履行的义务,在程序上如何操作引起了较大的争议。如有学者就质疑:由检察官指定向国库或公益、地方自治团体支付一定金额,并无具体的标准,这可能会使检察官在“缓起诉”的程序运作上有一定的随意性,从而使检察官的角色更受质疑,对于司法改革弊大于利{6}。鉴于此,我国台湾地区的“法务部”在“检察机关办理缓起诉处分作业要点”中对被告履行相关的义务的执行程序作出了更为详尽的规定。
  根据我国台湾地区“刑事诉讼法”第255条和“检察机关办理缓起诉处分作业要点”第3条第3、4、6、8款的规定,其缓起诉的基本程序是:检察官依法作出“缓起诉”处分的,应当在“缓起诉”处分确定后15日内制作处分书即“检察官执行缓起诉处分命令通知书”,叙述其作出处分的理由。有告诉人的,处分书应当载明告诉人申请再议的期间及申请再议的直接上级法院检察署检察长或总检察长的姓名。处分书中有关“遵守或履行迄止日期”的填写,以短于“缓起诉期满日”至少15日为宜,以利于执行部门有充分时间在缓起诉期满日前,检查有无应当撤销原“缓起诉”处分的情形。遇有告诉人或被害人的案件,检察官作出“缓起诉”处分前,就“缓起诉”处分的期间以及指定被告履行的事项,最好先征询告诉人或被害人的意见。为避免被告对“缓起诉”处分规定的误解,造成日后在执行上的疑义,检察官在作出“缓起诉”处分时,最好命令被告在“缓起诉处分被告应行注意事项”签名或按指印;如果是指定被告履行“刑事诉讼法”第253—2条第1款第3项至第6项应得被告同意的事项时,其同意的意旨应由书记官记明笔录备查,并注意被告有无同意能力。“缓起诉”处分书的正本应当送达给告诉人、告发人、被告及辩护人,并应自书记官接受处分书原本之日起5日内送达给与履行行为有关的被害人、机关、团体或社区。
  (四)“缓起诉”的法律效力
  根据我国台湾地区“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缓起诉”处分具有以下法律效力:
  1.追诉时效中止 追诉权的时效,在缓起诉期间,停止执行。但是有两种情形不适用此规定:其一是我国台湾地区“刑法”第83条第3款规定的情形即“停止原因继续存在之期间,如达于第80条第1项各款所定期间1/4者,其停止原因视为消灭。”;其二是告诉乃论的罪,经犯罪的直接被害人提起自诉的,也不适用追诉时效中止。
  2.撤销强制性措施 已被羁押的被告受“缓起诉”处分的,视为撤销羁押,检察官应将被告释放,并应即时通知法院。作出‘缓起诉”处分的,被扣押的物品应当立即发还。但法律另有规定、再议期间内、申请再议中或申请法院交付审判中遇有必要情形,或应没收或用于侦查其他犯罪或其他被告而留存的,不须要解除扣押。
  3.不得再行起诉 “缓起诉”处分期满未经撤销的,一般不得对同一案件再行起诉。但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对同一案件再行起诉:一是发现新事实或新证据的;二是因为下列原因而申请再审的:原处分所依据的证物已证明是伪造或变造的;原处分所依据的证言、鉴定或翻译已证明是虚假的;原处分所依据的普通法院或特别法院的裁判已经确定裁判变更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尹祖光.曾为民.破例缓诉:“迷途羔羊”步入大学殿堂(J).民主与法制,2003,(6):35.
{2}李昌珂.德国刑事诉讼法典(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73.
{3}(德)约阿希姆.赫尔曼.协商性司法————德国刑事程序中的辩诉交易(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2,(2):46.
{4}陈亦伟.新闻小百科:缓起诉(EB/OL).http:www.epoch time.com/gb/3/12/17/n431345.htm—13k2002—04—16.
{5}林劲松.起诉便宜原则中的公共利益衡量(A).徐静村.21世纪中国刑事程序改革研究(C).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396.
{6}吕启元.缓起诉制度之评析(J).司改杂志,2003.43,36.
{7}吕启元.缓起诉制度之评析(J).司改杂志,2003.43,37.
{8}邱太三.反射政治的司法魔镜(J).司改杂志,2004.50,4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307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