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海商法研究》
船舶融资租赁中备用租约的法律性质和风险辨析
【英文标题】 Analysis of the legal nature of and risks in ship financial leasing transactions
【作者】 郑蕾【作者单位】 上海海事大学
【分类】 国际商法
【中文关键词】 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备用租约;备用承租人
【英文关键词】 ship financial lease;standby bareboat charter party; standby charterer
【文章编码】 1003-7659-(2012)02-0113-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2
【页码】 113
【摘要】

由出租人与备用承租人签署备用租约在船舶融资租赁中十分普遍,但业界对其法律性质和风险缺乏明确和统一的认识。备用租约一般采用船舶融资租赁或光船租赁合同的形式,但其法律性质是光租合同、融资租赁合同抑或为保证则应根据备用承租人在备用租约下承担的义务和责任的具体内容确定,不能一概而论。

【英文摘要】

It is a widely-used mode to have a standby charter party(Standby C/P) signed in a ship financial leasing project in China. However,there is no uniform interpretation of the legal nature of and risks in the Standby C/P.The Standby C/P is in the form of a ship financial leasing contract or a bareboat charter party, however, whether its legal nature is a bareboat charter party, financial leasing contract or a guarantee shall be determined according to the different obligations and responsibilities of the standby charterer as provided in different Standby C/P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2665    
  在目前的船舶融资租赁实务中,许多项目的交易框架下会安排由承租人以外的一家公司作为“备用承租人”与出租人、承租人共同签署船舶融资租赁合同,或由该备用承租人与出租人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之外另行单独签署一份所谓的“备用租约”,约定当承租人违反船舶融资租赁合同时,由“备用承租人”继续履行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中承租人的义务,并承担相应的责任。
  备用租约和备用承租人在中国船舶融资租赁交易的操作中是新的概念。备用租约一般采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或光船租赁合同的形式,但其法律性质是否只是一份租船合同,其是否应当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简称《担保法》)下规定的保证合同,目前业界对此缺乏明确和统一的认识。有人认为,备用租约形式为租约,而实质就是一份备用承租人向出租人提供的保证,担保承租人对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履行。而另一种观点是,尽管提供备用租约的目的是为出租人回收租金提供保障,但从法律性质上说,备用租约与出租人和承租人签订的船舶融资租赁合同无异,不具有担保的法律性质。显然,只有对备用租约的法律性质和备用承租人的法律地位进行准确定位,才能明确备用租约相关法律问题的法律适用,明晰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和责任。
  一、船舶融资租赁中备用租约的签约模式及备用租约的启用(生效)方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简称《合同法》)237条的规定,融资租赁合同是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出卖人、租赁物的选择,向出卖人购买租赁物,提供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下的出租人应当按照承租人的选择购买租赁船舶并提供给承租人使用,而承租人的主要义务是按照合同约定租用船舶,并支付租金。为保证合同的履行,作为融资租赁公司的出租人往往要求承租人提供履约担保以确保承租人履行支付租金等合同义务。而备用租约的使用大多出现在承租人无法提供履约担保的船舶融资租赁项目中。在这些项目中,承租人仅同意由其母公司或关联公司作为备用承租人签署备用租约,约定在承租人违反船舶融资租赁合同规定的情况下,由备用承租人替代履行承租人的所有义务和责任,包括支付租金并履行和承担其他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下的义务和责任。由此可见,签署备用租约的真正目的在于由承租人的母公司或关联公司对承租人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下的义务和责任(包括偿还租金和其他违约赔偿等)的履行提供担保,使出租人回收租金的债权获得保障。为此,实务中一般采用如下几种方式签订备用租约或加人备用承租人的安排。
  第一,出租人、承租人和备用承租人三方签署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其中明确约定何时启用备用承租人,即当承租人违反船舶融资租赁合同规定的义务时,出租人有权(而非义务)发出书面通知要求备用承租人接替承租人继续履行承租人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中的义务和责任,直至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的租期届满为止。该种模式下当事方不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之外签署单独的备用租约,备用承租人的义务和责任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中加以约定。
  第二,出租人与承租人在签订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之后与备用承租人三方另行签署船舶融资租赁合同补充协议,其中约定,一旦承租人违反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出租人有权发出书面通知要求备用承租人接替承租人继续履行承租人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下的义务和责任,直至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的租期届满为止。同时,在补充协议中一般还会约定,一旦备用承租人启用,为满足船舶登记的需要,备用承租人与出租人应再签订一份与船舶融资租赁合同条款和内容完全一致并将备用承租人变更为承租人的新的船舶融资租赁合同。
  第三,出租人与承租人签订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同时与备用承租人另行签订与该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实质内容和条款相同的一份备用租约。在实务操作中,一般备用租约的条款与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条款内容基本相同,备用承租人的租金支付和其他义务及责任与承租人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中承担的义务和责任是一致的。备用租约的条款与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不同之处在于备用租约自签订后不立即生效,一般在承租人违反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规定,出租人向备用承租人发出书面通知之时生效。同时,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中也会规定备用承租人的启用条件,即当承租人违约时出租人向备用承租人发出书面通知要求其履行承租人的义务时开始启用备用承租人。另外,在出租人的交船时间和义务方面,如果租期已经开始起算,备用租约下出租人的交船义务只能通过由承租人移交船舶给备用承租人来完成,因为船舶已在承租人的占有和控制之下。
  以上三种方式在实务中都经常使用,但采用第三种方式,即出租人和备用承租人另行单独签署与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实质内容和条款相同的一份备用租约的情况更加普遍,因此笔者重点讨论该种模式下使用的备用租约。
  二、备用租约的法律性质及备用承租人的法律地位
  《担保法》6条规定,保证是指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行为。根据担保法的传统理论,保证具有单务性、从属性和补充性的特点。{1}108有学者认为,备用承租人签署备用租约的目的是为承租人履行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下的义务提供保障,由此可以认定备用租约具备保证从属性和补充性的特征,因此备用租约为保证合同。笔者认为,备用租约的法律性质以及备用承租人的法律地位应当根据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和备用租约中的具体约定来判断。约定不同,备用承租人承担的义务以及备用租约的性质也不尽相同。考察实务中经常使用的备用租约的格式合同条款,以备用承租人启用后承租人是否继续承担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之履行之责为划分标准,可以将备用承租人承担义务的方式区分为承租人不退出租赁关系的情况,以及承租人退出租赁关系的情况来探讨。
  (一)承租人不退出租赁关系

你怀了我的猴子


  在原承租人不退出租赁关系的情况下,通常约定在原承租人无力支付租金或有其他违约时,备用承租人应当与原承租人共同承担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中规定的承租人的义务,出租人可向原承租人与备用承租人中的任何一方或同时向两方主张连带承担融资租赁合同下的义务。在这种情况下,船舶仍然由承租人继续租用,备用承租人并不实际使用船舶。备用承租人在租赁关系中的地位类似于共同承租人,区别是只有当备用承租人启用后,它才与原承租人共同承担合同下的义务,而并非从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签订之始即开始履行备用租约。这种备用承租人承担义务的方式,其实是对原承租人履约能力的一种“补充”,而非替代。
  从担保法的基本理论分析,该种备用租约的“补充性”与保证合同的补充性是一致的。所谓保证的补充性,是指债权人对保证人享有的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权利,对于债权实现具有补充的意义。保证人的保证责任相对于债务人的履行责任而言,是第二位的,具有补充性。{1}114换言之,承租人作为主债务人并不退出债务关系,备用承租人仅在承租人不能履行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即主合同)时才承担履行责任,而且,即使备用承租人有义务代为履行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出租人与承租人之间的主债务关系并未就此消灭,承租人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项下仍然应负履行之责。
  另外,该种备用租约与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关系也符合保证合同的从属性、附随性和单务性的特点。保证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担保关系是从属或附随于主合同关系的。备用租约的启用、生效和履行都从属于作为主合同的船舶融资租赁合同。
  鉴于上述分析,笔者认为,如果备用租约启用后承租人并不退出租赁关系,备用承租人和承租人连带承担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下的履行责任,则该种备用租约虽然以租约的形式出现,但实质上具备保证合同的法律性质。
  (二)承租人退出租赁关系
  大多数的备用租约或备用承租人的安排中通常约定,备用承租人一旦被启用,其将作为租约的一方,替代承租人履行合同义务和责任。在这点上,备用承租人的概念类似于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主体变更,即承租人在合同下的权利义务移转至备用承租人,使后者作为新的承租人,履行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因此,笔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备用承租人是对原承租人的“替代”而非“补充”,因此可以认为原承租人已退出合同,不再继续承担主合同义务,也不再享有合同权利,除非出租人与承租人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中有其他约定。
  但应当注意的是,上述备用租约下备用承租人承担的义务和责任通常包含如下两方面:一方面是备用承租人代为履行承租人到期而未履行的义务和责任。备用承租人对该部分义务的承担具有担保责任从属性和附随性的特点,同时备用承租人的代为履行之责也不以出租人对备用承租人交付船舶和备用承租人对船舶的实际使用为对价条件,因为在承租人的债务产生之时备用承租人并未启用,也并未实际使用船舶。因此,应当认定备用承租人对该部分义务和责任的承担构成保证;另一方面是备用承租人自收到出租人的通知之日起即替代承租人继续履行承租人尚未到期的义务和责任。备用承租人对这部分义务和责任的承担是源于合同主体的变更,即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承租人由原承租人变更为备用承租人,而非担保性质。备用承租人对该部分义务和责任的履行和承担与保证责任相比,具有如下主要区别。
  第一,如果备用租约中约定,备用承租人一旦被启用,其将作为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一方,替代承租人履行合同义务和责任,那么备用承租人的安排类似于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主体变更,即承租人在合同下的权利义务移转至备用承租人,使其作为新的承租人履行船舶融资租赁合同。而且,一般理解,由于是对原承租人的“替代”而非“补充”,原承租人即退出合同,不再继续承担合同义务,也不再享有合同权利。在这种情况下,备用承租人的地位显然有别于担保人。担保法的传统理论认为,保证合同具有附属性,其中包含保证之债与主债务并存的特征。这也是保证与合同更新(即合同的转让,或称合同主体的变更)的本质区别。合同更新之后,原债务人从债的关系中解脱出来,而一个新的债务人根据更新合意进人债的关系,债的内容不发生改变。但更新后的债是一项独立的债。而就保证之债而言,保证人的债务的出现并不导致主债的消灭。保证人的债务是附属于主债的。{2}换言之,保证人为债务人履行主合同的义务提供担保,但主合同下的债务人仍然是合同的当事人,有义务继续履行和承担合同下的义务和责任,同时也享受合同下的权利和抗辩。这与备用承租人替代了原承租人的地位作为主债务人履行船舶融资租赁合同有着本质的区别。
  第二,如果备用租约中规定备用承租人替代原承租人履行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其承担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下的义务和责任应当以出租人可以实际交付船舶给备用承租人使用为前提。这是由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双务性所决定的。而保证合同是一种单务合同,保证人只承担义务,不享有权利,债权人不负对待给付的义务,因此保证合同又为无偿合同。保证人对债权人承担的保证责任,不以债权人提供对价为条件。{3}故此,保证人承担担保责任通常仅以主债务人不履行主合同义务或其他保证合同约定的条件为前提,与是否实际使用船舶无关。
  第三,备用承租人要接替承租人履行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义务,应当以该融资租赁合同的合法有效及可执行作为前提条件。如果船舶融资租赁合同本身无效或不具有可执行性,那么备用承租人可以以此作为抗辩理由,不承担合同中约定的义务和责任。这不同于担保责任的性质,因为通常认为保证合同中可以约定担保责任的独立性,即保证人对担保责任的承担不受主合同的有效性和可执行性的影响。《担保法》5条明确规定,担保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无效。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可见,中国法律一方面根据担保合同的从属性特征而规定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亦无效,另一方面,由于合同法领域奉行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因此,当事人在担保合同中对主合同效力与从合同效力之间的关系另行达成的约定,其效力也得到法律的确认。
  第四,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和备用租约中通常约定,一旦出现承租人的违约(最典型的情况是承租人未按合同约定支付租金),出租人有权宣布启用备用租约,一旦出租人宣布启用备用租约,则备用承租人不仅应当承担承租人本应承担而未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同时还需替代承租人继续履行其他合同中规定的承租人的义务和责任。在这点上,与保证人应当承担的担保责任的范围不同。保证人承担的责任仅限于债务人在主合同项下到期而未履行的债务,该部分债务由保证人代为履行,而保证人代为履行的债务不涉及债务人在主合同下未到期的债务,该部分债务应由债务人继续履行。
  综上,笔者认为,在目前实务中常见的备用承租人替代履行承租人义务,承租人即退出租赁关系的约定下,备用租约往往具备保证和租约的双重属性,备用承租人代为履行承租人到期而未履行的义务和责任时,其地位为保证人,因为备用承租人对该部分义务的承担具有担保责任从属性、补充性和单务性的特征;而对于备用承租人自收到出租人的通知之日起即替代承租人继续履行承租人尚未到期的义务和责任,备用承租人对这部分义务和责任的承担是源于合同主体的变更,即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承租人由原承租人变更为备用承租人。因此,备用租约中对于该部分内容的约定应当不构成保证。
  但如果备用租约中的约定具备如下特征,笔者认为该备用租约的法律性质构成一份保证合同或者至少该部分约定的内容构成保证。
  第一,如果原承租人退出船舶融资租赁合同,不再继续履行合同,但出租人就承租人已经产生的债务仍然可以追究承租人的责任,同时也可以要求备用承租人承担责任的,即二者承担的是连带责任,应当认定该种约定构成保证。
  第二,如果备用租约启用后备用承租人的义务和责任的承担不以出租人向其实际交付船舶,或备用承租人实际使用船舶,或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有效、可执行为前提条件,即一旦承租人违约,出租人即有权要求备用承租人无条件承担承租人的义务和责任的,应认定该种约定构成保证。
  第三,如果出租人宣布启用备用承租人后,承租人不退出租约,而备用承租人只承担此前到期应当由承租人承担而未承担的义务和责任,由承租人继续履行合同的,此时备用租约应当属于保证合同,备用承租人是保证人。
  (三)备用承租人与共同承租人的区别
  如上文所述,备用承租人并不是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生效之时就开始履行融资租赁合同下的义务,而是在承租人违约或其他特定情况下,替代履行或补充履行承租人的义务和责任。换言之,备用承租人在承租人违约之前,处于一种“备而不用”的状态,尤其是在备用承租人与出租人单独签订备用租约的情况下,该份备用租约的生效是以承租人不履行原租约为条件的。备用承租人的这一“备用”特性,决定了其在融资租赁合同签订时,并不作为合同的一方,相应的,当融资租赁下的光船租赁合同在船舶登记机关做登记备案时,《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和其他相关规定并不要求在光船租赁登记中登记备用承租人。
  共同承租人一般在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生效时起,就始终作为合同的一方,并不存在满足某一条件时才承担合同义务的条件,因而其法律地位应等同于承租人,除非合同中对共同承租人与承租人的分工作出约定。《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规范国内船舶融资租赁管理的通知》[厅水字(2008)1号]第4条规定,以融资租赁方式新建或购置的船舶,船舶所有人应为该融资租赁船舶的出租人,船舶经营人应为该融资租赁船舶的承租人,出租人与承租人之间按光船租赁关系办理登记手续。因此,除非存在特别约定,在向船舶登记机关办理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登记时,共同承租人也应当作为光船承租人进行登记。
  三、备用租约在操作中应当注意的法律问题
  (一)备用租约是否具备融资租赁合同的性质
  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签订后,各方当事人签订的备用租约,其条款内容与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的内容基本相同。尽管如此,该备用租约是否也具备融资租赁合同的性质仍值得探讨。
  众所周知,融资租赁是一种区别于经营性租赁的新型融资方式。与经营性租赁不同的是,融资租赁通过将租赁物的所有权与使用权相分离的方式实现承租人融资的最终目的。虽然船舶融资租赁已成为近年来船舶融资中广泛采用的方式,但由于中国现有的法律框架下仅有《合同法》对融资租赁合同作出了专章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简称《海商法》)只对光船租赁合同有具体规定
人丑就要多读书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266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