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用益物权的价值取向及立法指引
【英文标题】 The Value Orientation and Legislative Guidance of Usufructuary Right
【作者】 薛生全【作者单位】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
【分类】 物权
【中文关键词】 用益物权;地上权;特许物权;永佃权;价值取向
【英文关键词】 right of usufructuary; usufructuary right system; the tradition of the mortgage system; permanent tenancy; value orientation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12
【页码】 47
【摘要】 用益物权是既古老而又鲜活的物权制度。在社会经济不断发展的时代背景下,物的利用对人们日益重要,用益物权逐渐成为物权法的中心,在市场经济的舞台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虽然我国《物权法》将用益物权作为单独篇章进行了较为科学的制度安排,但其与我国现阶段市场经济发展需求相比仍显滞后。我国应当继承传统的典权制度,规范地上权,完善分层地上权,增加居住权,细化特许物权等法律规制,以整合我国用益物权体系的维度定位。
【英文摘要】 Usufructuary right is an ancient and vivid system of real right.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continuous development of social economy, the use of things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important to people. Usufructuary right has gradually become the center of real right law and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on the stage of market economy. Usufructuary right is regarded as a separate right in the Property Law of China. Chapter II carries out a more scientific institutional arrangement. However, the demand for market economy in China is still lagging behind. We should inherit the traditional pawning right system, standardize the superficies, perfect the layered superficies and increase the superficies. The right to residency should be refined, such as chartered real right, and so on, so as to integrate the dimensions of our usufructuary right syst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5726    
  
  “物权”一词为中世纪注释法学家所创立。除奥地利民法典外,[1]近现代各国民法对其概念大抵未作定义性规定,故学理上多有争论。传统民法将独立于所有权以外的他物权,按其以追求物之使用价值还是强调物之交换价值为依据,分为用益物权与担保物权。用益物权的产生表明和记载了经济关系的需要,它以物权的特有方式提供了非所有人通过法律行为利用他人财产为自己创造财富的可能性,满足了非所有人的特殊需求。用益物权存续的必然性与必要性显而易见。用益物权制度发展至今,从最初附属于所有权的地位过渡成为现代民法中一项重要完整的独立的民事法律制度。[2]
  一、用益物权产生的动因、社会变迁及发展趋势
  用益物权制度是一种古老的法律制度,《汉谟拉比法典》中出现的永佃权便是其雏形。
  到罗马法时代,随着简单商品经济的发展,罗马法除创设了较为完善的所有权制度外,用益物权也得到了相应的确立。古罗马法认为,所有人在其所有的不动产上设定用益物权,将该财产的占有、使用和收益权让与他人行使,不但不会使所有权人丧失所有权,而且正是其行使所有权的一种方式。用益物权设定的目的就是着眼于不动产的使用价值,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传统所有权制度因强调物的归属和物的实体支配而导致的对物的利用价值相对漠视的消极观念。
  为解决物质资料的所有与需求之间的不适应性和不平衡性,所有权应与其权能相分离,从而适应商品经济要求扩展财产使用价值、扩大所有权的需求。[3]同时,这种分离对于充分发挥物质资料的效能、满足当事人的物质利用需求、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
  (一)用益物权的机能与社会变迁
  1.用益物权的价值机能。用益物权与土地所有权相伴而生。经过长期的社会发展,其主要价值功能有二:
  一是增进物尽其用的经济价值,即拥有其物者自不使用,而使他人利用之以收其利益(对价),无其物者得支付代价以利用他人之物,而不必取得其所有权。换言之,用益物权具有调节土地“所有”与“利用”的价值功能。
  二是使物的利用关系物权化,巩固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得以对抗第三人。[4]
  2.用益物权与社会变迁。统计资料有助于法学研究,诚如美国著名法学家霍姆斯所言,未来的法学者不是研究白纸黑字之人,而是通晓统计及经济之人。[5]统计资料的搜集、公布及应用表明一个国家或地区文明现代法的进程。如何建立运用土地登记资料,使物权法的研究能够建立在科学系统的基础上,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课题,好在我国现在正积极推进土地确权、不动产统一登记这项全国性的普查工作。大陆对此尚未有统一的登记资料,表1、表2为我国台湾地区关于用益物权的登记统计。[6]该统计资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台湾地区土地所有权制度及社会变迁,具体分析如下:
  表1台湾地区近十年用益物权登记件数表

┌──────┬──────┬──────┬──────┬──────┬──────┐
│权利    │地上权   │典权地役权 │典权永佃权 │土地典权  │建筑物典权 │
│年份    │      │      │      │      │      │
├──────┼──────┼──────┼──────┼──────┼──────┤
│1999    │6,143    │5      │0      │162     │12     │
├──────┼──────┼──────┼──────┼──────┼──────┤
│2000    │5,868    │21     │0      │254     │8      │
├──────┼──────┼──────┼──────┼──────┼──────┤
│2001    │5,470    │7      │2      │157     │18     │
├──────┼──────┼──────┼──────┼──────┼──────┤
│2002    │14,994   │15     │1      │172     │37     │
├──────┼──────┼──────┼──────┼──────┼──────┤
│2003    │5,552    │18     │1      │177     │14     │
├──────┼──────┼──────┼──────┼──────┼──────┤
│2004    │11,109   │23     │3      │242     │42     │
├──────┼──────┼──────┼──────┼──────┼──────┤
│2005    │,8221    │18     │2      │258     │16     │
├──────┼──────┼──────┼──────┼──────┼──────┤
│2006    │9,628    │33     │0      │276     │14     │
├──────┼──────┼──────┼──────┼──────┼──────┤
│2007    │9,800    │34     │3      │400     │24     │
├──────┼──────┼──────┼──────┼──────┼──────┤
│2008    │9,515    │8      │2      │395     │43     │
├──────┼──────┼──────┼──────┼──────┼──────┤
│2009    │6,263    │19     │3      │304     │20     │
├──────┼──────┼──────┼──────┼──────┼──────┤
│总计    │96,456   │205     │18     │2,919    │267     │
└──────┴──────┴──────┴──────┴──────┴──────┘

  表2台闽地区办理土地他项权利(用益物权)登记笔数统计表

┌──────┬──────────┬──────────┬──────────┐
│权利    │地上权笔数     │地役权笔数     │典权笔数      │
│年份    │          │          │          │
├──────┼──────────┼──────────┼──────────┤
│1995    │32,502       │11         │7          │
├──────┼──────────┼──────────┼──────────┤
│1998    │32,633       │433         │16         │
├──────┼──────────┼──────────┼──────────┤
│2001    │25,671       │393         │47         │
├──────┼──────────┼──────────┼──────────┤
│2004    │46,265       │705         │55         │
├──────┼──────────┼──────────┼──────────┤
│2007    │33,876       │1,081        │69         │
├──────┼──────────┼──────────┼──────────┤
│2008    │28,67        │1,111        │30         │
└──────┴──────────┴──────────┴──────────┘

  一是台湾永佃权渐趋消失。消失的直接原因是20世纪50年代的土地改革,[7]尤其是1953年“实施耕者有其田条例”的施行,规定地主除仍得保留部分土地外,其余土地一律由当局征收,转放现耕农民耕种。在耕者有其田的制度下,永佃权再无存在的必要。
  二是典权日渐式微。典权为台湾固有的传统制度,台湾地区“民法”特设典权一章加以规范,立法的目的在于保护经济上的弱者(出典人)。台湾地区在日本统治的时期,《日本民法》未施行于台湾以前的典权,自《日本民法》施行后,即适用《日本民法》不动产质权的规定。1945年台湾收归中国后,如何以现行台湾地区“民法”规定处理清治时期的典权及日治时期的不动产质权,成为实务上的难题。
  上述关于典权登记的资料证实,1995年典权登记共有7件,1998年有16件,2001年有47件,2004年有55件,2008年只有30件。就整体趋势而言,典权已告式微,究其原因是出典人须将典物交付与典权人占有,因而丧失了对典物使用收益的权能,典权人须一次性支付典价,负担沉重。典权制度本身的法律构造已不符合现代化社会经济生活的需要。[8]
  三是地役权的登记数量不多,但仍有逐年上升趋势。1995年有11件,1998年有433件,2001年则有393件,2008年有1,111件。其供土地之用的内容不知详情,但应以通行为多。近年来,台湾地区交通建设发展迅速,产业道路四通八达,设定以通行为内容的用益物权,其必要性相对减少。
  四是地上权的登记数量为最多,彰显用益之地位。自1995年以来,基本每年都在3万件以上,2001年有25,671件,2008年有28,267件。地上权在用益物权中具有最重要的地位,乃是各国(地区)法制的共同现象。正如台湾地区“民法”立法理由所言:“盖社会进步,经济发达,土地价值逐渐腾贵,建筑物或其他工作物之所有人,有时不得并有土地所有权,宜设地上权以应经济上之需要。”[9]遗憾的是,统计资料无法显示地上权的内容(究为建筑物还是工作物),有偿或无偿,期限如何,难以做进一步的分析研究。
  (二)台湾地区“民法”用益物权的重构与再造
  1.重修“民法”物权编。台湾地区“民法”物权编自1929年11月30日公布、1930年5月5日施行以来,迄今已近90年,期间社会结构、经济形态、生活观念均有重大变迁,原本有农业生活形式的“民法”编的规定已难适应今日多变的生活形态。为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台湾地区于1988年11月就其现行“民法”物权编作了全面的检讨,关于用益物权的修正于2010年2月30日公布,6个月后施行。如前所述,台湾民法规定的用益物权,除地上权外,已渐趋式微,因此“民法”修正案的重点在于调整用益物权的类别和内容,以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发挥其调剂“所有”与“利用”的价值功能。现将修正要点简述如下:
  一是废除永佃权。
  二是创设农育权。创设一种以“在他人土地为农作、森林、养殖、畜牧、种植竹木或保育之权”。此项以“农育”为目的的用益物权与永佃权的世代交替能否发挥其规范功能促进台湾农业发展,值得关注。
  三是调整地上权的类别及内容。台湾地区“民法”第832条“称地上权者,调以在他人地上有建筑物或其他工作物或竹木为目地的使用土地之权”的规定修正为:“称普通地上权者,调以在他人土地之上有建筑物或其他工作物为目的而使用其土地之权”,使地上权使用目的仅限于有建筑物或其他工作物。增设区分地上权,使得在他人土地上下之一定空间范围内设定地上权(第841条)。
  四是以不动产役权代替地役权。将“民法”第851条作此项修正,将原需役地之客体扩张及于“不动产”,土地及其定着物均包括在内。得设定不动产役权之人不限于需役不动产之所有人,包括基于物权或租赁关系而使用之人(第859条之3)。此项修正有助于发挥地役权的功能,促进土地及其定着物的利用价值。五是保留典权,删除“占有”。将“民法”第911条“称典权者,谓支付典价占有他人之不动产,而为使用及收益之权”的规定,修正为:“称典权者,谓支付典价在他人之不动产为使用、收益之权”。此项修正删除了现行条文中“占有”二字,是在澄清占有仅系用益物权以标的物为使用收益的当然结果,乃为典权的效力,而非其成立要件。
  综上,台湾地区“民法”用益物权部分的修正,秉承的是物尽其用与永续利用的理念,并成为各种用益的共同原则,例如其“民法”第836条之2规定:“地上权人应依设定之目的及约定之使用方法,为土地之使用收益;未约定使用方法者,应依土地之性质为之,并均应保持其永续利用。前项约定的使用方法,非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
  2.用益物权的再造与展望。台湾地区的用益物权能否因“民法”物权编的修正而更好地发挥其调节物的所有与使用的价值功能?典权是否已不符合现代社会生活的需要?正如前所述,虽然修正案做了不少修改,但还是难以挽回典权终将消逝的命运。关键在于农育权能否与永佃权完成交替的功能,以及地役权的修正能否适应现代工商业的需要。此又涉及到人们利用法律制度以形成其社会生活的法律文化、法律教育、土地登记制度等问题,实乃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只有靠未来的实践加以印证。[10]
  (三)用益物权的发展趋势
  1.用益物权逐渐发展成为物权法的中心。物权制度可分为罗马法物权体系与日耳曼法物权体系,这两个物权体系各具特色。罗马法的物权制度是简单商品经济在法律上的表现,它形成的物权法体系以所有权为中心,是因为它以“个人主义”为立法思想,主要强调物的“所有”而非“利用”。对大陆法系国家的民法而言,这种物权观念影响深远。日耳曼法的物权制度是农业经济的法律表现,它的物权法体系以物的“利用”为中心,这是以“团体主义”为基本立法思想而形成的。这种物权观念对英美法系国家的财产法影响深远。由于社会经济基础对法律制度等上层建筑具有决定性作用,因此资本主义初期经济发展的需要决定了适用罗马法的物权观念,其以“所有”为中心的物权理念被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接受。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变迁,这种观念逐渐落后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需要,而日耳曼法的物权理念以“利用”为中心,恰好符合了当时社会经济发展的要求,因而被大多数国家所广泛适用。在现代法中,以“利用”为中心的物权观念无论是在英美法系国家的财产法中,还是在大陆法系国家的民法中,均得到了充分的反映。在现今社会,物权观点以物的“利用”为中心已经发展并取代了以物的“所有”为中心。现代物权法中以物的“利用”为中心的物权观念,在以使用收益为主要内容的用益物权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因此可以认为,用益物权是现代物权法的核心。
  2.用益物权随社会经济的发展而产生新的变化。这种变化表现出两种相反的趋势。首先,用益物权的新种类应社会发展需要而产生。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和新技术的广泛采用,人们对财产的利用程度日益加深,对财产的控制能力日益增强,这就要求法律对新的用益物权作出确认和调整,以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11]其次,用益物权的固有种类因形势的变化而被淘汰。随着社会的发展变迁,经济基础的变化导致新的用益物权产生,使得某些固有的用益物权逐渐失去其存在的基础。例如,我国台湾地区固有法上的典权已趋式微,永佃权因台湾当局实施耕者有其田政策而消失,设定地役权则甚为少见。[12]
  3.用益物权的权能随社会经济的发展而逐渐拓展。用益物权的权能开始发生变化,表现出在原有基础上逐渐拓展的趋势。例如,按照传统的地上权理论,地上权一般只包括在地表活动的权利,不涉及空间或地下。然而,随着建筑领域技术手段的发展,土地资源的利用呈现出立体化的趋势,如果仅适用传统的地上权理论是无法对此作出完善解释的,因而学者所称的“区分地上权”或“空间地上权”的概念应运而生。[13]这种“区分地上权”或“空间地上权”与传统的地上权并无本质不同。“区分地上权”或“空间地上权”仍属于地上权的范围,只是地上权的权能扩大而已。[14]
  二、我囯用益物权立法嬗变之回顾
  虽然永佃权制度早在宋代就有萌芽,但我国并没有用益物权体系和丰富的类别。我国近代民事立法借鉴日本立法规定了用益物权制度,如1911年清末政府颁行的《大清民律草案》第一次在我国法制史上确立了用益物权及包括地上权、地役权、永佃权在内的三大独立制度。1925年民法草案增加了典权,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了《中华民国民法》,除再次规范了地上权、地役权和永佃权外,将典权这种源于中国传统的法制习俗的社会关系也纳入用益物权的调整范围之中。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后废除了旧的法统,确立了高度统一的计划经济模式,土地等不动产制度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世纪50年代初,农村土地人民公社化;60年代左右,城镇土地房屋形成了产权一体化的格局,用益物权的存在没有必要了。尤其是我们曾一度较多地继承了前苏联的经济思想和法学思潮,不承认物权概念,法律制度上只认可公有制下的所有权制度,现实中对于国家、集体所有财产的利用也不是从用益物权的角度加以认识和肯定的。所以,正如一些学者所言,我国在建国后近40年间,不但在法理上、立法上否认用益物权制度,而且在司法实践中也未能确立用益物权的类别及体系。受上世纪80年代经济体制改革浪潮的冲击,我国逐步建立起了具有用益物权制度性质的法律制度。以《民法通则》为例,我国有了土地使用权、国有资源的使用权、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等与所有权有关的用益财产权类别,《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森林法》《水法》等若干特别法也随之加强了对土地等重要不动产有效的利用和对财产利用人权利义务关系的衡平调整。通说认为,这个时期为初探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572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