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金融业发展的法律研究
【作者】 李勋【作者单位】 深圳大学法学院
【分类】 金融法【中文关键词】 前海;金融;欧盟;法律
【文章编码】 1000-5072(2011)05-0098-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5
【页码】 98
【摘要】

作为深圳经济特区改革开放的又一块试验田,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备受世人瞩目。金融业的发展是前海合作区发展的一项核心内容。如何创造科学的法律环境,在该区促进深圳与香港金融业的融合,为区内产业提供高效便捷的金融服务,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解决问题的关键是在遵循 WTO 规则以及 CEPA 的基础上,适当借鉴欧盟区域金融立法经验,协调香港金融法与内地金融法,确立前海金融立法的路径及基本内容。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4351    
  
  2010年8月26日,国务院做出批复,原则同意《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总体发展规划》。2010年10月26日,国家发改委赋予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以下简称“前海”)享有计划单列市管理权限,其作为新一轮改革开放试验田的角色定位进一步清晰{1}。该区面积15平方公里,其将侧重于区域合作,重点发展高端服务业、发展总部经济,打造区域中心,成为一个集贸易、创业、金融一体的综合服务区。作为深化深港合作以及推动国际合作的核心功能区,作为国务院批复的最小的功能区,前海承担了当下伟大的历史使命。
  在前海的合作开发中,金融业是最被关注的产业,也是深港合作的一个核心内容{2}。香港是中国目前唯一的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聚集着众多国际知名金融机构,汇集了一大批金融人才,长期以来积累了丰富的金融经营和监管经验,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深圳是中国内地的一个重要的区域金融中心,毗邻港澳,具有独特的地域优势,在国内的金融活动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在前海这一特殊区域,深港合作发展金融业,无论对香港还是深圳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有效避免不必要的竞争,走向互惠互利的合作道路是我们当前面临的重大课题。
  因此,科学借鉴国际及发达国家和地区相关先进立法经验,尤其是香港立法成果,加快相关金融立法,对于推动前海深港合作的深入发展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一、前海发展金融业的法律依据
  根据“一国两制”原则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与深圳的金融关系是在一个主权国家的两个不同社会经济制度区域内,两种货币、两种货币制度、两个金融监管当局之间的关系。因此,在前海,加强深圳与香港金融合作的法律依据主要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粤港框架协议》、《深圳经济特区金融发展促进条例》等文件。
  (一)《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
  遵循《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构筑了处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经济关系的基本框架,即“一国两制”,并在第五章就香港经济、金融制度予以明确规定。该法针对回归后的香港与内地金融事务在五个方面做出了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提供适当的经济和法律环境,以保持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自行制定货币金融政策,保障金融企业和金融市场的经营自由,并依法进行管理和监督;港元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定货币,将继续流通,现行的发钞机制保持不变;港币自由兑换,资金自由流动,不实行外汇管制;外汇基金作为香港的外汇储备,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管理和支配,主要用于调节港元汇价。这些规定奠定了在“一国两制”原则下两地金融关系的基础。
  (二)《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
  随着内地与香港经济贸易往来的进一步深化,同时顺应世界金融市场发展的趋势,2003年6月29日,内地与香港签署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the 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 between Hong Kong and the Mainland,简称 CEPA ),并于2004年1月1日正式生效。为进一步在货物贸易领域和服务贸易领域对香港扩大开放,2004年10月27日《〈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补充协议》签订,2005年10月18日《〈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补充协议二》签署。
  CEPA 第四章第13条特别规定了内地与香港进一步加强在银行、证券和保险领域合作的五项措施;附件4列举了关于开放服务贸易领域的具体承诺,其中对金融服务领域的所有保险及其相关服务、银行或其他金融服务及证券服务分别做出了具体的承诺。随后的两个补充协议及其附件对内地向香港开放金融服务贸易的具体承诺进行了必要的补充和修正,以切实保证《安排》的实施。
  CEPA 沿用《服务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简称 GATS)模式构筑了内地与香港金融服务领域相互开放的双边框架。尽管学者对 CEPA 的性质意见并不统一,但 CEPA 沿用 GATS 模式处理内地与香港金融服务领域开放合作的特征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在主体文件中,如同 GATS 一样,CEPA 亦先就金融服务领域基本原则进行了规定,概述了内地与香港金融合作的义务,而将双方金融服务领域的具体开放承诺以附件的形式予以明确。
  (三)《粤港合作框架协议好饿但是不想动
  《粤港合作框架协议》于2010年3月获得国务院批准,它是我国内地省份与香港特别行政区之间签署的首份综合性合作协议[1]26。其与深港金融合作相关的内容主要体现在第一章与第三章。
  第一章第2条提出“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加快广东金融服务业发展,建设以香港金融体系为龙头,广州、深圳等珠江三角洲城市金融资源和服务为支撑的具有更大空间和更强竞争力的金融合作区域”,首次明确了香港和珠三角城市在金融产业发展的侧重点和分工合作关系。
  第三章第1条第1款中提出要适时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的地区、银行和企业范围,逐步扩大香港以人民币计价的贸易和融资业务,为香港发展人民币离岸业务创造了条件,也为国家实施金融开放、金融安全战略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探索发展路径。第三章第1条第3款提出支持符合条件的香港金融机构依法参与发起设立广东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新型金融机构和组织,为港资银行在广东县域基层提供了“提前布点”的条件。
  第三章第1条第4款提出“全面推进信贷、证券、保险、期货、债券市场和基金管理等金融业务合作”,“争取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推出港股 ETF(交易所指数基金)等试点工作”,对于积极探索加强粤港金融业的合作提供了新的空间。
  第三章第1条第3款提出“支持香港保险公司进入广东保险市场,鼓励香港保险业代理机构在广东设立独资或合资公司,提供保险代理服务”,这是在目前内地尚未出台合资保险代理机构设立办法的情况下具有探索性的突破。
  这些有关金融合作的政策性规定对于巩固和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具有重要意义,也为广东实体经济,特别是深圳实体经济与香港金融优势的紧密结合注入了新的动力,对粤港紧密合作发展具有突出的促进作用。
  此外,该协议还把深圳前海、深港河套、广州南沙作为重点合作区,把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东莞等五市列入落实 CEPA 重点市。
  (四)《深圳经济特区金融发展促进条例
  2008年4月1日,深圳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深圳经济特区金融发展促进条例》。该条例明确规定,深港金融合作应当坚持积极、审慎、有序、渐进、技术性开放原则,在金融开放的进程中,探索与香港金融市场对接。政府应当协调监管机构及金融机构与香港监管机构与金融机构在下列领域开展合作:支持香港发展人民币业务,在两地货币市场合作的深度与广度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深化深港两地银行间的业务合作,支持港资银行在深圳发展;建立深港两地证券交易所合作伙伴关系,推动两地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拓宽深港两地保险市场合作范围,加强双方在业务、培训、后援服务外包等多个领域的交流合作;加强深港两地在商品期货、金融期货等金融衍生产品市场的合作,探索共同设立石油等大宗商品期货交易所;完善深港两地清算、支付系统等金融基础设施建设。
  (五)其他有关金融合作的法律文件
  其他有关金融合作法律文件主要包括 CEPA 背景下,内地和香港地区的关于金融机构、金融业务、金融市场等方面的政策和法律法规,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金融机构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以及《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等。
  二、前海发展金融业面临的法律障碍
  前海区具有发展金融业的独特优势,以及建设我国重要离岸金融中心的理想条件:首先,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地处珠江口东岸,深圳南山半岛西部,伶仃洋东侧,南接香港金融中心,北通宝安中心区,西临大铲湾港区,东部为南山区蛇口半岛片区,总面积15平方公里,是“珠三角湾区”穗-深-港发展主轴上的重要节点,具有良好的区位优势;其次,前海毗邻香港,有着发展和经营离岸金融业务的丰富经验和人才储备,通过与香港的紧密合作,具备不可替代的人才优势。而深圳本身也拥有较好的经济基础和金融业务基础,以及交通便利、产业定位和产业配合基础好等诸多优势条件。
  但是,在前海区发展金融业,法律上面临一系问题亟需解决。目前深港之间各项协议并不少,但合作的道路却举步维艰。究其原因,主要是在立法差异大,金融立法缺乏协调。
  (一)法律体系存在差异
  香港在英国的殖民地统治下,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法律体系。与英国一样,香港属于普通法体系,与中国内地的大陆法系存在诸多不同。在投资者的法律保护方面,英美法系国家走在大陆法系国家前列,对投资者的保护力度大大强于大陆法系国家。香港之所以能够在英国的殖民地统治下取得辉煌的成就,原因之一在于香港继承了英国的法律体系。我国大陆的相关立法还存在诸多漏洞和缺陷,处于逐步完善的过程中。正是由于法律体系的差异与彼此间许多不协调阻碍了深港合作。
  (二)金融立法差异明显
  香港金融业实行的是混业经营,银行资金进出证券市场不受任何限制。这不仅繁荣了资本市场,也让银行得到了巨大的发展机遇。这也正是几乎所有国际大银行争相在香港设立子行或分支机构的原因所在。相反,我国大陆实行的是分业经营,银行、证券、保险是彼此分开的。银行的资金不允许进行证券交易,也不能涉及保险业务。虽然这在一定意义上降低了金融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却也限制了金融业的发展。资本市场的长期低迷以及银行业的不良业绩都与此相关。
  外汇管制方面,香港几乎没有对此作任何限制。居民可以自由兑换本币和外币。而在中国大陆却规定重重。我国实行的是结售汇制,也就是说居民或企业只能留存一定限额的外币,多出部分必须卖给国家。而当居民需要外币时,也只能到指定的中国银行去兑换外币,且数额要受到严格的控制。
  利率方面,香港的利率政策跟美国的利率政策具有一致性。美国一旦加息或降息,香港势必也要跟着加息或降息,只有这样,才能稳定港币和美元之间的汇率。而我国大陆则不是这样,利率是由中央人民银行根据当时国民经济运行的情况而规定的,不是由市场上的资金供求决定的。
  汇率方面,香港实行联系汇率制,港币盯住美元。中国大陆实行的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近年来,我国在受到多方压力的情况下,人民币进入了一个持续升值的通道。币值的不稳定也影响了彼此之间的金融交往。
  (三)金融监管体制存在差异
  香港是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曾被弗莱德曼誉为“自由经济的最后堡垒”。香港金融市场上的资本流通量高,而且在有效和高透明度的监管下,各种监管规则都符合国际标准。香港特区政府恪守尽量不干预金融市场运作的原则,尽己所能为金融机构参与金融活动提供一个健康规范的环境。香港已经形成完善的银行体系、证券市场、货币市场、外汇市场、债务市场以及金银贸易、保险业及投资管理等金融运作系统。它们互相依存、互为补充又各自独立运作,为香港金融市场上资本的顺畅流通和增值提供保障。此外,香港的低税政策和简单税制,为各类商业企业提供更多的自主权和创新空间。这些,正是大陆金融开放需要努力的方向。
  三、欧盟区域金融立法分析及其启示
  我们应当在承认深圳与香港政治法律制度方面差异的基础上,以尊重市场经济为基础,打破行政区划的各种壁垒,实现深港前海金融合作上的开放性、独立性和稳定性。在全球范围内,欧盟自由贸易区的金融业发展取得了突出成就。虽然,前海金融合作是在一国两制前提下进行的,有别于欧盟各主权国家之间的合作,但在前海金融立法的设计中,欧盟的某些区域金融立法经验仍然可供我们参考与借鉴。
  (一)以法律协调原则作机制保障
  欧盟金融法律协调成功的关键在于法律协调原则的确定。欧盟金融监管法律协调最初采用“全面协调”的原则,追求的是“通过对各成员国银行业法规的‘完全的统一’来实现共同体银行业一体化”。这一协调原则集中体现在欧盟银行业法律协调的早期成果1977年《第一银行指令》。由于银行业的特殊地位及其各国银行业法律的差异,追求“完全的统一”式的全面协调,并未能很好地推进欧盟金融融合的建设。

爬数据可耻


  1985年《关于建立内部市场白皮书》在描绘欧洲单一市场蓝图,列举建立单一市场所必需的指令时,摒弃了“完全统一”的一体化主张,确认了在关键领域,如金融监管等方面,运用“相互承认”、“最低限度协调”两项原则来促进欧洲金融市场的一体化。1989年的《第二银行指令》在银行业法律协调中确认以上两项原则,并成为欧盟银行业监管法律协调的基本原则。相互承认原则以尊重成员国法律为前提,每个东道国把其他成员国的法律、法规和行政措施视同于本国的规定,从而避免了东道国通过适用本国法的不同规定而限制成员国、信贷机构的准入,扩大了银行业的开放。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朱颖俐,慕子怡.粤港深度合作的法律依据问题及其对策探析[J].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2).

[2]严红波.试论欧盟资本市场一体化的进程与影响[J].经济评论,2001,(3).

[3]韩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设立香港商事仲裁机构的可行性研究[J].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4).

[4]韩竹.深港金融合作若干建议[J].广东金融,1998,(10).

[5]曹龙骐.深港金融合作的做法[J].特区经济,1997,(12).

[6]曾文革,陈璐.论加强内地与香港金融合作的政策与法律措施[J].亚太经济,2007,(1).

[7]Commission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 Tracking EU Financial Integration[Z]. Commission Staff Working Paper,200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435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