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论交通事故之构成与保险责任之承担
【作者】 周宏【作者单位】 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法院
【分类】 民法分则【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19【页码】 75
【摘要】 交通事故的构成与识别对正确认定事故性质及损害赔偿责任主体、责任范围、责任大小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一般而言,交通事故的构成因素包括车辆、道路、交通行为、过错(或意外)、损害结果;更深层次的,交通事故要以主、客观两个方面的标准来判定,主观上要求驾驶人员将机动车用于交通的目的,客观上要求机动车处于道路上并且由此产生的风险依然存在。简言之,机动车必须处于交通状态。从交通事故的类型看,交通事故不以碰撞为必要条件;从时空看,时间间隔或空间位移不是认定多次碰撞是否构成一个或多个交通事故的因素,主要看多次碰撞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如果存在因果关系,则应认定一次交通事故为宜,最终损害的责任主体和责任承担应当放置在整个交通事故中作整体考虑和认定。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9622    
  机动车交通事故导致人员伤亡或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依法承担保险赔偿责任。但实践中,很多事故存在特殊情况或因素,是否构成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往往存在争议,给司法审判带来了一定的困惑。本文即由此着手,尝试探讨交通事故的构成和认定,厘清保险尤其是交强险赔偿责任的边界。
  一、雾里看花——从3则特殊案例说起
  案例1:金某驾车沿长虹路由南向北行驶,左转弯上343省道时,车辆漏油,导致地面打滑。吴某骑电动自行车沿343省道逆向行驶至事发地斜穿公路时,遇油污摔倒,致其受伤,车辆受损。交警部门认定金某负主要责任,吴某负次要责任。[1]
  案例2:某晚21时10分许,曹某驾驶甲重型自卸车在环镇路陆舍村附近从非机动车道倒车到绿化带上升斗卸土时,撞断电线杆,导致光缆下坠挂在车斗上。曹某将光缆拉掉,径行驾车离开现场。该光缆坠挂在树上,某集装箱车开过时将光缆弹下,末端离地约50厘米。后有人报警。22时10分许,胡某酒后驾驶乙车行驶至该路段时,车头撞到悬挂的光缆,光缆将处警巡逻至此指挥交通的辅警翁某绊倒,造成翁某受伤。交警部门认定胡某、曹某各承担同等责任,翁某不承担责任。[2]
  案例3:单某驾车前往高某家,车内乘坐其母姚某等人。在卨某家东侧,当车辆沿坡道往房前场地行驶过程中,因操作不当,车辆右后轮卡人场地与坡道结合处。单某遂熄火(未拉手刹)下车处置,车内乘员亦全部下车。后车辆沿坡道下滑,姚某见状到车后推车阻止,被后退车辆撞倒挤压死亡。交警部门认定该事故不属于交通事故。单某到保险公司理赔,保险公司拒赔。[3]
  上述案例都涉及是否构成交通事故的问题,如果构成,保险公司则应承担保险赔偿责任。从外观上看,3起事故似乎都是交通事故,但每起事故所蕴含的影响认定交通事故的因素并不相同。对此,笔者将在下文中进行具体分析。
  二、一般要件的理解和深构——争议由特殊案例切入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的事件。从定义分析,交通事故一般存在以下几个要素:
  1.车辆
  车辆包括机动车和非机动车,本义仅讨论有机动车参与或机动车因素的交通事故。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据此及有关法律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意义上的机动车不包括:(1)火车、地上和地下轨道列车;(2)履带式机动车(坦克、履带式拖拉机);(3)禁止上路行驶的农用(机械)车、拖拉机、叉车;(4)整车质量不超过55kg、设计最高时速不超过25km的电动自行车(参见《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GB17761-2018)第4.1条,该规范由《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GB17761-1999)修订而来,新规范于2019年4月15日正式施行。《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规定电动自行车整车质量不超过40kg,最高设计时速不超过20km)。关于第(3)类,有必要特别说明,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上道路行驶的拖拉机,由农业(农业机械)主管部门行使本法第八条、第九条、第十三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三条规定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管理职权。可见,上路行驶的农用车应当向农业(农业机械)主管部门取得机动车登记,驾驶人应当取得驾驶证或操作证,车辆应当依法投保交强险。对于禁止上路的农用车,如果违法上路发生事故,由于不是机动车,无法投保交强险,车辆驾驶人、管理人或所有人不承担交强险责任范围内的优先赔偿义务。关于叉车,因叉车是专门进行装卸作业的特种机械设备,性质上属于生产工具,并非上路行驶的机动车,不在法定投保交强险范围内,实际上也无法为叉车购买交强险,因此所有人或管理人不承担交强险优先赔偿义务。关于第(4)类,一般认为超过上述两项标准的电动自行车应认定为机动车,另外电瓶三轮车也属于机动车,由于涉及技术问题,实践中一般需要车辆管理部门出具技术检验报告作为认定依据。国家对电动车、电瓶三轮车的管理缺少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标准,也不需要申领牌照和驾驶证,因此,在事故认定和赔偿责任比例上可以等同于机动车,但车辆的所有人或管理人并不因此承担交强险优先赔偿责任。
  2.道路(场所)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道路最主要的特征是公共通行性。现实中,道路除了常见的公路(国道、省道、县道、乡道、村道)、城市道路外,还包括厂矿道路、港区道路、机场道路、广场、公共停车场等供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场所。一般来讲,不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就丧失了公共通行性的特征,就无法定性为道路,比如单位内部路面;车站、机场、矿区、港口、货场内部专用路面;住宅小区内部楼群之间的路面;正在建设尚未竣工或已竣工还未开放的路段等。但是,一旦这些路面或路段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具备通行条件,就应视为道路。有观点认为,农村自建自管路面、城市管巷、为田间耕作修建的机耕路、村民宅前宅后建造的路段或自然通车形成的路面、晾晒作物的场院等都是非道路,或许从长度上看确实不能称为道路,但只要具备通行条件,允许或放任社会机动车通行,那就应当认定为道路。因此,道路的认定不是一成不变的,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虽然交通事故分为道路交通事故和非道路交通事故,但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七条规定,车辆在道路以夕卜发生交通事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接到报案的,参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本条例的规定处理。因此,即使系非道路交通事故,在处理原则和方式上仍参照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不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四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28条均强调了要比照适用条例或参照适用解释,必须是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如果并非通行时发生的事故,是不是就不能认定为非道路交通事故,也就不能适用上述条例、解释?比如,起重机、装卸车等特种车辆在工地上作业时发生的事故一般就不认定为交通事故,主要理由是机动车不作为交通工具而存在,只是被当作机器使用,不会产生机动车的固有风险,不能算作在交通中,如有的法院判决就认为,“建筑工地不允许社会车辆通行,不属于或可视为‘道路’范畴”;“车辆不在行驶状态,而是处于吊卸管桩的起重作业过程中”,[4]因此不能适用或比照适用交强险条例,保险公司不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不过,也有人认为特种车辆与普通车辆不同,其主要的风险产生于特种作业而非行驶,如若特种作业时发生的事故不纳入交强险,则交强险适用的范围过窄,不符合交强险保障和救济弱者的设立目的,因此也有法院判决作业事故等同于交通事故而纳入交强险赔偿范围。[5]
  3.交通行为
  交通事故是一个事件,事件的发生必须要有运动,完全静止不可能发生事件或者事故。不论哪种事故,必须存在交通行为,才可能构成交通事故。首先,交通行为不专属于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的通行行为也属于交通行为的范畴。因此,机动车交通事故的发生和认定不以机动车客观上必须存在运动或者位移为前提。其次,机动车状态包括通行、停放、未熄火等人(客)或装卸货、熄火(溜坡)等多种情形,与另外一方发生事故是否都构成交通事故无法一概而论。有观点认为,认定交通事故之关键在于车辆处于通行状态,[6]进而得出机动车在非通行状态下发生的事故就不是交通事故的结论,但这种观点可能有失偏颇。正如之前所述,机动车在路上可能存在多种情况,比如停放在路边,特别是违停时与其他车辆或行人发生事故,一般就认为属于交通事故,而此时该机动车处于非通行状态。最后,机动车静止状态下发生事故是否认定为交通事故需要分析具体情况。此处静止状态下包括未完全静止情形和完全静止情形,前者也称运行中的必要静止状态,指未熄火等人、装卸货等,车辆发动机仍处于运行状态。对于未熄火情形下因车辆发生的事故导致他人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应予赔偿;但如果事故发生与车辆毫无关系,比如卸货时不小心从车上摔下或未注意安全砸伤行人,则不宜认定为交通事故。后者指停放在路(边)上,人已离车,分为违停和合法停放两种情形。完全静止状态下,有两个问题值得探讨。
  一是合法停放的车辆发生事故是否构成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无责赔付。实践中主要存在3种情形:第一种是机动车、非机动车或行人主动、直接地与静止车辆发生碰撞事故,第二种是机动车与静止车辆相撞后导致车辆以外的第三人受损,第三种是机动车与非机动车发生事故后一方车辆或人员失控被动地撞上静止车辆。对于第三种情形,多数观点认为合法停放的静止车辆未处于通行状态,既未发挥车辆运输、行驶功能,也不会给他人与车辆带来危险,对交通事故损害后果的发生没有发挥作用,不符合保险赔偿的近因原则,故静止车辆的所有人或使用人不承担侵权责任,保险公司也无需承担无责赔付责任。笔者深以为然。此时,与静止车辆的碰撞不应纳入交通事故的范畴。
  但对于第一、二种情形,是否也当然地适用上述裁判规则?从第三种情形看,静止车辆完全等同于民法概念上的物,即使受害一方没有撞到静止车辆上,也完全可能撞到其他的物,受害人的损害大小由第一次碰撞决定,与撞到静止车辆无关。第一种情形则不同,虽然也可以说车辆无异于物,但损害是与静止车辆的碰撞直接造成的,车辆与损害之间具有直接的原因力。第二种情形中,第三人的损害可能是静止车辆或撞击车辆造成的,也可能是两车碰撞后共同撞击造成的,但不管是哪种可能性,静止车辆对受害人的损害都具有原因力。因此,在第一、二种情形下,合法停放的静止车辆虽不承担事故责任,但保险公司也应在交强险无责范围内对非机动车或行人一方承担赔偿责任。不过,无责赔付适用的条件是非机动车或行人一方负事故全责(第一种情形)或静止车辆以外的事故主体负有事故责任(第二种情形),如果事故中各方包括受害人均无责任,那就属于交通意外。对于交通意外,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交强险的全额赔偿责任。
  二是路边停车修理发生事故是否构成交通事故。一般情况下,路边维修的车辆也处于静止状态。如果是因被维修车辆以外的其他车辆或行人发生的事故,则与上述完全静止车辆的认定和处理规则一致。如果是被维修车辆自身原因导致的事故,是否属于交通事故,有两种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事故发生地点符合法律有关道路范围的规定,车辆停车维修也是交通行为的组成部分,故应认定为交通事故。另一种观点认为,停靠路边的车辆已脱离了通行状态,维修过程中因车辆自身原因导致人身或财产损害的,不属于交通事故,交强险的保障范围应理解为对机动车通行事故受害人的权益保障,不应扩大到所有与机动车相关的事故中,因此损害亦不应纳入交强险赔偿范围。[7]
  笔者认为,对此不能一概而论。在路边修车排除故障一般属无奈之举,法律并不禁止,但要求驾驶人做好安全防范工作,如开启危险报警闪光灯、设置警告标识、放置安全锥等,以免发生次生事故。倘若驾驶人未尽到上述义务,在维修过程中因车辆轮胎爆炸或电瓶起火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962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