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论逮捕与人权保障
【英文标题】 On Arrest and Guarantee of Human Rights【作者】 孙谦
【作者单位】 国家检察官学院【分类】 法律经济学
【中文关键词】 犯罪嫌疑人;逮捕;人权保障
【英文关键词】 Criminal Suspect;Arrest;Guarantee of Human Rights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0)04—064—11
【文献标识码】 法论坛期刊年份=2000期刊号=4 总第94期标题=论逮捕与人权保障英文标题=On Arrest and Guarant
【期刊年份】 2000年【期号】 4
【页码】 64
【摘要】

由逮捕的特殊性和人权的重要性决定,二者之间是一种辩证的关系:逮捕存在的根本目的是为保障人权,然而却是以限制或剥夺具体人的基本人权为条件的;从对被害人人权和社会制度角度讲,需要而且离不开逮捕,从被告人人权保障角度讲,要控制和慎用逮捕。二者统一于社会的共同道德和法律基础。尊重人权是人道的,正确地适用逮捕同样是人道的。尤其应当注意对被逮捕者权利的保障。

【英文摘要】

Specialty of arrest and importance of human rights decide tha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rrest and human rights is dialectical.Thefundamental purpose of arrest is to guarantee human rights,which is under the condition of limiting or depriving a certain person of his basic human rights.In terms of human rights of victims and social institute,arrest is needed and indispensable.From the angle of guaranteeing human rights of defendants,arrest should be controlled and used with caution.Arrest and guarantee of human rights constitutes a unity of social common morality and basis of laws.Respecting human rights is humane,while applying arrest correctly is also humane.Special attention should be given to the guarantee of the rights of the arrest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454    
  逮捕,是由法律指定的执法机构,依照正当的法律程序,针对可能判处一定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的有时限羁押、剥夺其人身自由的最严厉的刑事强制措施。其目的是防止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跑,保全与案件相关的各种证据,排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侦查活动的干扰,诸如串供、制造伪证等,预防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继续犯罪或可能给被害人、证人带来的威胁,保证侦查活动及其他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使犯罪的人受到惩罚,保障无罪的人不受追诉。
  人权一词,是当今世界政治用语中使用率最高的词汇之一。资本主义国家讲人权,社会主义国家也讲人权,联合国也是以维护世界人权为重要出发点之一而建立和存在的,所发布的宣言、制定的公约和文件大多与人权问题有关。但是,没有哪个概念像人权那样在国际范围内异论纷呈,没有哪方面的理论像人权理论那样引起不休的争论和百花齐放。尽管如此,人类毕竟是共同的人类,人们虽然经常地站在不同的立场、从不同的角度和运用不同的方法来诠释人权,然而在理论研究方面却体现出一定的共通性——人权是人之所以为人所应当享有的最基本的权利。没有这些权利,就是对人类社会最基本道德标准的否定,而最基本的道德标准恰恰是维系人类社会共同体的基本规范。因此,人权是道德权利而非政治权利{1}(P.290),不存在对它承认不承认的问题而只存在对它的认知程度、对它的态度和保障措施的差别。探讨逮捕与人权保障的问题,是由逮捕的特殊性和人权的重要性所决定的,也是由逮捕与人权之间的辩证关系所决定的。
  一、人权的概念与人权保障的意义
  现代社会对某种政治模式或制度评价时,经常涉及到人权标准问题,即:保障人权的制度是好的;忽视人权或对侵犯人权采取漠视态度的制度是坏的{1}(P.1);不断完善人权的保障制度,使人权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认和遵行是所有政府的重要责任;[1]人权保障状况如何,是衡量某种政治制度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那么,人权究竟是什么?为什么现代国家如此厚爱人权呢? (一)人权的概念 人权概念出现在资产阶级革命初期,最初由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以理论的形式表达出来,后来被资产阶级吸收到各种立法中。无产阶级的导师马克思、恩格斯曾对人权问题予以极大的关心并有很多著名的论述。在西方,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出现了对人权的某种关注,但人权概念尚未获得国际法的承认,对于人权的国际保护,还仅限于人权的个别方面,并不具有经常的性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权成为一项国际法准则,法西斯国家践踏基本人权、残酷屠杀人民的暴行使世界各国人民产生极大愤慨。1945年联合国成立并通过《联合国宪章》,第一次将“人权”规定在一个普遍性的国际组织的文件中,宣布“尊重基本人权、人格尊严和价值”。1947年,联合国先后制定了《世界人权宣言》和《国际人权公约》,宣布了各种个人权利和自由,如生命权、人身安全权、不受非法逮捕、拘禁和流放权、住宅不受侵犯权等。
  但是,在人权概念的解释和运用上,实际长期处于一种混乱和模糊状态。人们往往在不同意义上使用人权一词,用它来表述不尽相同甚至截然相反的主张。有的从道德意义上使用这一词汇,有的则从法律或从政治上使用。有的从个人自由的角度解释“人权”,有的从个人自律上解释“人权”等等{2}(P.1)“人权”也有很多同义词:法国人讲“公共权利”(les droits publics);英国人讲“臣民之权利”(the rights 0f the subject);在美国常用的表达方法是“公民权利”(civil rights)。获得较普遍认同的是,“人权”一般指人由于其人的属性而具有的个人权利和自由。正如联合国《人权宣言》第2条所表述的:“人人有资格享受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区别”。但是,这仍然难以全面解决人权概念的混乱局面,因为“人权是人之作为人都享有的权利”,这是一个抽象的一般命题。可是,现实的、具体的人,都生活在不同的文化传统、不同的政治实体和不同的经济条件里,他们对人的尊严和价值、对人所应有的利益和要求,以及对权利制度本身在个人生活和社会运作中的地位与作用,无疑持有相当不同的看法。
  对于人权概念的不同理解,正是反映了东方和西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以及国内社会的不同利益群体和政治派别,在文化传统、道德原理、经济利益以及政治主张等方面的对立与冲突{2}(P.176)。
  1.关于马克思主义人权观
  在人权理论研究中,一些人特别是一些西方人权理论家,对马克思主义人权理论有很多误解甚至歪曲,认为马克思主义是反对人权的。这种结论来自马克思主义对近代西方人权观念与人权制度的批判,他们在否定马克思主义人权观时经常引用的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几段话:“至于谈到权利,我们和其他许多人曾强调指出了共产主义对政治权利、私人权利以及权利的一般形式即人权所采取的反对立场”;“所谓人权无非是市民社会的成员的权利,即脱离了人的本质和共同体的利己主义的人的权利”;“平等地剥削劳动力,是资本的首要人权”;“人权本身就是特权”;“被宣布为最主要的人权之一的是资产阶级所有权”。据此认为马克思主义否定人权或不提倡人权。这种误解和不理解,是对马克思主义的道德理想和固有逻辑、对马克思主义一系列概念、范畴、推论及判断之间的联系及发生、演化的过程缺乏或不愿意全面系统地了解所致[2](P.198)。纵观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可以认为,马克思主义具有崇高的人道主义的人权理想,即全人类的真正解放。马克思主义不仅不排斥人权,而且认为当国家和法消亡的时候,人类才能彻底地、全面地、真正地实现人权。马克思主义所批判的,是建筑在私有制的、极少数人统治绝大多数人的经济政治基础上的所谓人权,“无论是从整个人类思想的逻辑,还是从近代西方的思想逻辑看,马克思批判的不是应然的人权,而是实然的人权,也就是说,马克思批判的不是人们对人权的要求,而是实存的人权制度或者实存的标榜人权的制度。马克思认为近代西方的人权制度有虚伪性、狭隘性,这本身就已表明马克思心中有一个可与之对照的真实的、合理的人权概念”{2}(P.200)马克思始终关注人类的命运,对人类怀有强烈的道德使命感,他的一系列学说,围绕的根本主题只有一个,就是人类的彻底解放。他关心的不是一部分人、一个阶级、一个国家的人权,也不是一般的政治权利、经济权利和人身自由,而是使全人类都平等地获得人应该获得的利益和要求,使人类的“每个个人在自己的联合中并通过这一联合获得自由”,使“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是马克思主义对人权的基本态度。
  2.关于现代西方人权哲学
  本世纪40年代尤其是联合国建立后的50年以来,关于人权理论的研究一直是西方法学、社会学、哲学、伦理学、政治学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各种理论著述浩如烟海。据说各国学者给人权概念的界定有上百种表述。进入70年代以后,由于世界格局发生显著变化,经济上和综合国力上的发达、中等发达、不发达国家并存,社会形态上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并存,使一些有胆有识的学者开始对人权问题进行更多的理性思考,出现了现代有一定代表性的关于人权的理论,即“人权哲学”。关于对人权进行哲学研究的学者中,各种观点也有一些差异,限于篇幅本文选择比较有代表性的英国哲学家A·J·M·米尔恩教授[2]在其《人权哲学》一书中阐述的人权观念作一些分析,使我们对现代人权哲学有一个“管中窥豹”式的了解。[3]
  在米尔恩的著作中,首先对前存的人权概念提出了质疑,认为以往的关于人权的概念都不是清楚的、明确的,包括联合国有关文件中的人权概念,也不曾对人权进行过认真的分析和考察,因为这些文件是实用性的和政治性的,而非学术的和哲学的。米尔恩所要求证的中心命题就是:人权这一观念若要既易于理解又经得起推敲,它就只能是一种最低限度标准。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使我们所处的时代成了一个全球相互依存的时代,正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一种能适用于一切人类关系的道德标准。在西方,自从18世纪以来,人权观念就一直被作为这样一种标准来鼓吹。但是,如果这一观念要经得起理性的辩驳,它就必须正视人的多样性这一事实,即:人类生活并非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相同的,存在着形成于不同的文化和文明传统的人类生活的不同方式,例如西方人的生活方式、穆斯林的生活方式、信印度教的印度人的生活方式,当然还有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而人权,作为低限标准的人权观念,是能够与不容忽视的人的多样性相协调的。
  米尔恩认为,人类存在着一种基本的、共同的道德,有一种适用于一切人类关系的道德标准。“任何有社会生活存在的地方,必定存在着道德。实际情况就是这样。每个共同体都有其成员有义务培养和履行的美德,有义务奉为行动指南的原则和有义务遵守的规则,从这个意义上说,道德是普遍的。”{2}(P.82)然而尽管道德普遍存在,却并非到处都有同样的道德。因此道德又具有多样性。那么,人权观念所依赖的共同道德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普遍性寓于特殊性之中。不论社会生活采取什么样的特殊方式,都存在为某些社会生活本身所必需的道德要素。由于文化和文明的传统必定延续在所有的社会生活方式之中,这些道德要素就成了每种传统的一部分。比如诚实的美德就是一个这样的要素。米尔恩把任何社会都不可缺少的共同道德归纳为九项,即:善行,尊重人的生命,公正,伙伴关系,社会责任,不受无理干涉,诚实的行为,文明礼貌,儿童福利。如果把所有的人都是人类同胞这一原则融入共同道德,那么共同道德就会成为一种可以适用于一切人类关系的标准。它的要素不仅能适用于每一种社会关系的内部,而且也能适用于它们之间。共同道德一旦加上这种“人性”原则,就成了人权的渊源。这些人权是由共同道德的要素所规定的那些义务相关联的权利。
  基于此,米尔恩对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中把人权看作是“各个国家和人民通过努力才能达到的理想”的表述,对西方流行的人权观念,对把西方人权观念在世界范围内推行的作法提出了挑战。他认为,西方的人权与当今人类的大多数并无关系。因为人类的大多数没有也从来没有生活在西方式的自由、民主的工业社会里,遗憾的是人们经常忽视了这一点,以致在许多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这种理想不可避免地成了乌托邦。一种关于人权的表述,若其中许多权利与人类大多数毫不相干,就不是经得起理性辩驳的表述{1}(P.4)。在批判国际社会人权概念缺乏普遍性的前提下,米尔恩得出新的人权观念——最低限度人权。这种最低限度的人权是以普遍的、最低的道德标准为根据的,为了维护人类赖以存在的普遍的最低的道德标准,相应地要有最低限度的权利,这些权利包括:生命权、要求正义权、受帮助权、自由权、被诚实对待权、礼貌权以及儿童的受抚养权。最低权利来自最低道德标准的要求,由于它们是最低的,所以是普遍的,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可以存在,是一切社会、一切人都应该而且可以享有的。这才是人权。米尔恩的人权观念,目的是提出一种普遍人权,并认为人权是超国界、超文化、超历史的。他认为,把人权理解为最低限度权利,克服了以往人权不具有普遍性的弊端,因为,“第一,保障和实现低度人权,不一定需要西方工业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条件。第二,低度人权是普遍道德和特定道德的结合,所以,在事实上能够运用于一切文化和文明传统,而不管他们之间有何差异。第三,低度人权并不以所谓超社会、超文化的人为前提,相反,它是以承认并容纳社会和文化的多样性为前提。低度人权只是为社会的、文化的差异设立某种起码的道德限制,但绝不否认差异的存在”{2}(P.224-245)。米尔恩同时指出,任何对最低限度人权没有提供有效保障的法典都是有缺陷的。关于人权的功能,米尔恩也提出了与众不同的观点。他与极力神化人权、把人权当作建国兴邦、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手段的观点相左,认为人权只能提供某种道德原则,主要用来启发和影响人们的良知。把人权视为空洞无用之物是错误的;试图让人权概念超荷负重同样也是错误的。
  应当说,米尔恩关于人权的哲学,与以往的人权观念有重大的不同,他把原先人们视为理想的东西解释成为最低标准、起码的东西。这对我们、对中西方理论界研究人权问题无疑具有相当大的启发作用。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3.中国学者对人权的看法
  中国关于人权的理论研究起步较晚,这有其政治的、历史的原因。只是近10年关于人权的理论研究才开始活跃起来,虽然对人权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仍存在这样那样的误解,但毕竟人们已经关注这个问题、思考这个问题。1991年,中国政府公布了第一份《人权白皮书》——《中国的人权状况》{3}。这一《白皮书》意义重大,它郑重表明了中国政府对人权的态度,同时也彻底澄清了“只有资本主义国家讲人权,社会主义国家不讲人权”的模糊认识。《白皮书》申明了中国政府的人权观念,指出生存权是首要人权,公民的政治权利,经济、文化和社会权利,人身自由权利,宗教信仰自由等等,都是人权的基本内容,是宪法和法律所保护的。中国的人权具有广泛性、公平性、真实性的显著特点{3}(P.2)。1998年10月,中国正式在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上签字,表明中国对人权保障予以高度重视,并向国际社会做出努力保障人权的承诺。在人权理论研究方面,中国也有长足的发展,取得了一些可喜的成果。
  一些学者在借鉴西方人权理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人权的起源、进化、概念、形成、人权思想、人权立法、人权保障、人权的功能和作用等等进行了比较广泛的探讨。
  关于人权的概念,有的学者指出,人权就是人作为主体所享有的权利,是权利的一种表现形式。“人权的内容大体上应相当于目前各国宪法所列举的基本权利,或者,指相当于国际人权公约所列举的各项权利。……诸如平等权、生存权、选举权、诉讼权和人身自由,迁徙自由,信仰自由,言论、出版、通讯、集会、结社等自由权,几乎是世界各国所公认的”{4}(P.1)。还有的学者对人权概念作了比较理念的阐释,认为从人权概念起源看,哲学上的权利概念和法学上的权利概念是人权概念的两大构成要素,倘若离开人道来谈人权,就会将人权囿于法律权利。倘若离开权利谈人权,又会流于空泛的人道主义。人权是什么呢?人权是要求维护的或有时要求阐明的那些应该在法律上受到承认和保护的权利,以使每个人在个性、精神、道德和其他方面的独立获得最充分、最自由的发展;这种权利属于一切人,无论其在种族、肤色、性别、语言、信仰、政治的或其他的见解、国籍或门第、财产、出生或其他身份等方面有何差异。显然,人权首先是一种道德权利,它要求平等地认可、保护和促进人之作为人所应有的利益和要求。从这一意义上说,人权就是只要是人就应该享有的权利,换言之,只要是人,就应该获得承认和保护的某些利益和要求。这种权利或利益要求,通常被解释为自由、平等、安全和追求幸福{2}(P.199)。首先,人权是一种道德权利。从根本上说人权是由道德而不是由法律来支持的权利。法律可以确认人权,也可以剥夺人权。人权可以也应该表现为法定权利,但法定权利不等于人权。人权本身是不依赖法律而存在的。其次,人权是一种普遍权利。人权只有在获得了普遍的、超出个别国家的范围的性质时,才能称其为人权。而且从理论上讲人权是由一切人享有的。至于普遍要通过特殊来体现、人权要根据具体情况来规定为特定社会的特定权利,则属人权的形态问题。再次,人权是一种反抗特权、反抗社会压迫和剥削的愿望。在现实中,法律权利逐步增长乃至进化为人权,是人们反抗人身依附、政治专制和精神压迫的斗争不断取得胜利的结果{2}(P.163)。
  (二)人权保障的意义
  人权保障的意义,乃由人权的重要道德价值、法律价值、社会政治价值所决定的,更是由人类的未来前景和对美好社会状态的追求所决定的。彻底摒弃“轻视人、蔑视人、使人不成其为人”[4]的封建专制腐朽观念,让每一个人都有资格有条件获得其作为人的起码尊严,使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成为社会发展的前提,已成为当代社会的基本共识。加强人权保障制度,对当代中国有着重要而深远的意义。因为我们国家封建历史长,一些封建等级特权腐朽思想影响根深蒂固,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同封建残余做斗争的任务还相当繁重。同时,由于林彪“四人帮”时期大搞愚民政治,全民的权利观念还比较薄弱。另外,我们已经开始了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需要人权观念与之相适应。
  1.加强和完善人权保障制度,有利于肃清封建意识的影响。封建社会在政治法律制度方面:一是等级森严;二是高度集权和专制统治;三是司法擅断。正因为如此,当资本主义萌芽之初,就把商品所有者一律平等、等价交换、工人人身的自由作为必然要求。中国封建社会有两千多年历史,影响极其深远,它的一些痕迹和烙印,仍然在思想、文化、道德、法律、行政、司法等各个方面有所表现。应当说我们在同封建残余的斗争中取得了伟大而具有历史意义的胜利,但是我们还没有创造出使封建残余无寄生之地的条件。加强人权保障,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人权意识,是反对封建所必须做的。国民人权意识一日不觉醒,封建残余意识一日得生存。
  2.加强和完善人权保障制度,有利于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建立市场经济,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它首先要求市场主体能够平等地参与市场竞争,平等地参与市场活动,而这种平等与国家对人权的保障紧密联系。市场经济要求资源合理配置,要求能够以自己的意志、按照市场规律进行商品生产和交换。资源合理配置,最重要的资源是人,要使人合理配置,前提是他享有充分的权利和自由,否则他便是“任人摆布的物”。所以,市场经济天然地要求保障人的应有权利和尊严,反对特权、反对专断,对法律有着本质的依赖。因此可以说,没有对人权的有效保障,就不可能有完整的市场经济。
  3.加强和完善人权保障制度,是实现我国政治制度理想的必然需要。我国的本质即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一切权利属于人民。共产党人的奋斗目标是“全人类的彻底解放”。因此,保障公民的一切宪法权利和自由是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
  二、逮捕与人权保障的辩证关系
  逮捕与人权保障的关系是微妙的,也是十分密切的。逮捕存在的根本目的之一是为了保障人权,然而却是以限制或剥夺具体人的基本人权为条件的;逮捕既可以成为保障绝大多数人安全、保障大多数人生存权、自由、财产所有权的手段,同时也可能成为侵犯人权的凶手。人权保障与逮捕就是这样一种关系:从对被害人人权和社会制度角度讲,需要而且离不开逮捕,从被告人人权保障角度讲,要控制和慎用逮捕。二者统一于社会的共同道德和法律基础。
  (一)人身自由的价值
  人身自由是人权的基本内容,这一点,无论是在马克思主义那里,还是在米尔恩的人权哲学中,包括现有的人权理论的各个流派,都是认可的。但是,人身自由权在整个人权中的地位,却鲜见论述。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们一般认为人权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和追求幸福权,[5]米尔恩认为,人权的内容包括生命权、要求正义权、受帮助权、自由权、被诚实对待权、礼貌权以及儿童受抚养权。中国有学者认为,人权包括平等权、生存权、选举权、诉讼权和人身自由、迁徙自由、信仰自由及言论、出版、通讯、集会、结社等自由权。[6]从这些略有不同的表述中我们会注意到,无论哪种表述,都包括了生命权、人身自由(或自由)权。这就给我们提出了问题,在若干基本人权中,各自具有什么地位?权利之间有没有内在因果关联?我认为是有的。在各项基本人权中,有些是不受其他权利制约的,或不以其他权利为条件的,而有的则必须以其他基本人权的存在为自己存在的前提。如果它所需要或赖以存在的前提不存在,它就会受到严重的阻碍甚至根本没有存在的可能,或者说它在“特定时间所能选择的各种物理可能性(physical possibilities)”{5}(P.5)将会丧失或范围缩小。如迁徙自由、出版、通讯、集会、结社自由,财产权和追求幸福权等,如果生命权被剥夺,谈其他权利的行使就没有意义了。如果被剥夺了人身自由,其他权利有的随之自然而然地被剥夺,有的则变得非常困难。而生命权、人身自由权,则不以其他基本人权的存在为条件,它不会因为其他人权难以保障而丧失生命权和人身自由权。因此,在此种意义上说,生命权和人身自由权不仅在人权中占有前提性地位,是人权的其他内容存在的物质性基础。而且是人的一切权利的物质性基础,按照哈耶克的说法,它们为人权的其他方面以及人所享有的一切权利提供了“物理可能性”。尽管生命权、人身自由权是最低限的权利,是起码的权利,不像选举权、信仰自由和言论、集会、结社等权利那样显得“高级”,那样体现人作为人的精神需求,但没有它们的存在,精神需求就失去了“物质性”载体,失去了前提。
  研究逮捕与人权的辩证关系,正是基于人身自由的特殊地位和重要性以及“逮捕是剥夺人身自由”这一特性来考虑的。严格意义说,逮捕不是剥夺人权,而是剥夺人权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二)逮捕与人权具有共同的道德基础
  人权是建立于道德基础之上的。因此,一些理论家认为人权“首先是道德权利”,而不尊重人权的法律以及容忍这种状况存在的制度,都是在道德上有缺陷的法律或制度,是不人道的。一般人权理论认为,是道德产生了人权,承认人权是道德的最基本要求,是道德在权利方面的必然反映。逮捕也同样以道德为基础。它既是国家保障秩序和人权的工具、一种资格和能力,同时,它又是道德和公民赋予国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北大法宝;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米尔恩著.人权哲学(M).北京:东方出版社,1991.

{2}夏勇.人权概念起源(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

{3}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的人权状况(Z).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

{4}许崇德等.人权思想与人权立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2.

{5}(英)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M).上海:三联书店,199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45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