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中国大陆黑社会(性质)犯罪的演变过程、规律及其发展趋势
【英文标题】 The Evolution,Law and Developing Trend of Gangland(Style)Crime in the Mainland of China
【作者】 何秉松【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黑社会(性质)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发展趋势;跨国有组织犯罪
【英文关键词】 Gangland Style Crime;Gangland Style Organization;Developing Trend;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1)01—061—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1
【页码】 61
【摘要】 新中国成立后彻底肃清了中国大陆的黑社会势力。改革开放以后,黑社会(性质)犯罪重新出现,大体上每10年为一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改革开放初期到80年代末。其特点是,在大量犯罪团伙出现和不断增加的同时,有相当一部分犯罪团伙转化为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第二个阶段是从1990年到2000年,其特点是,团伙犯罪向黑社会性质犯罪急速转化以及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加速了自身的成熟化和向黑社会组织转化,出现了个别的黑社会组织。2000年以后的10年,是黑社会(性质)犯罪发展的第三阶段。笔者认为,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不断成熟并向黑社会组织转化,是该阶段的特征。与此同时,犯罪团伙将继续大量出现,犯罪团伙也将继续向黑社会性质组织转变。出现了犯罪团伙、黑社会性质组织和黑社会组织三者并存和同时向高一级转化的局面。
【英文摘要】 After new China was founded the gangland forces in the mainland of China were eliminated completely. After the reform and opening of China,gangland(Style)crimes reemerged.Generally speaking,every 10 years forms a stage The first stage was from the initial period of reform and opening of China to the end of1980s.Its feature was that a great number of criminal gangs appeared and increased constantly For the time being,quite amount of criminalgangs transformed into gangland style organizations The second stage was from 1900 to 2000 Its feature was that gang crimes changed into gangland crimes rapidly,and gangland style organizations accelerated their Process of being mature and changed into gangland organizations And a few gangland organizations came into being In the years after the year 2000.it will be the 3rd stage for gangland(Style)organizations to develope Gangland style organizations will be unceasingly mature and transform into gangland organizations This will be the characteristic of the stage At the same time.criminal gangs will continue to appear in a large number,and criminalgangs will Proceed to transform into gangland style organizations There will be a situation in which crim ina1gangs.gangland style organizations and gangland organizations coexist concurrently and each will transform into an organization at a higher leve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457    
  
  中国的黑社会组织源远流长,它与意大利黑手党(玛菲亚)、日本暴力团(雅库札)同属世界上三个历史最悠久的黑社会组织之一。日中国的黑社会由清朝三大帮会即天地会(洪门)、青帮和哥老会(红帮)蜕化而成。在日中国的特殊历史条件下,以帮会为代表的黑社会势力发展非常迅速,遍及全国各地。这些帮会组织与反动政权相互勾结彼此之间结成一种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反动政权、黑社会势力与邪恶经济结合为一体,形成了统治日中国的“黑金政治”。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对于依附于国民党而又不悔改的反动帮会和黑社会恶势力采取坚决打击和镇压的政策,结合当时的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肃毒禁娼等运动,日中国遗留下来的以反动帮会为代表的黑社会组织和黑社会势力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除了港澳台的黑社会势力外,中国大陆的黑社会势力已彻底肃清。
  黑社会犯罪在中国大陆25年(1953—1978)的历史空白
  从50年代初期黑社会犯罪在中国大陆的彻底覆灭到70年代末,25年间,黑社会犯罪作为象已在中国大陆绝迹。而且这25年,是中国大陆治安情况最好,犯罪发案数和发案率最低的年代
  众所周知,这一时期并非人民丰衣足食的太平盛世,反,国内与国外,政治与经济,上层与下层,都存在,着许多矛盾冲突及困难挫折。美国反华、中苏关系破裂、中印边界冲突、越南战争,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反右倾、反右派斗争,自然灾害、经济困难,最后是十年动乱。在这个充满矛盾冲突、困难重重、生产力低下、人民生活贫困的社会,为什么仍然能保持低发案率和良好的社会治安状况,特别是为什么没有出现黑社会(性质)犯罪?这是值得深思和探索的问题。我们认为其原因主要是:
  (一)在经济上,新中国成立以后,建成了一套比苏联更为严格的计划经济体制。这套高度集中统一的、以价格的严厉管制和行政命令协调为主要特征的计划经济体制,导致了经济长期停滞、几乎达到崩溃的边缘。贫困和物资匮乏在客观上和主观上遏制了以攫取非法利益为目的的犯罪,在普遍贫困的基础上的平均主义,缩小了人们之间财富和社会地位的差距从而也在很大程度上弱化和消除了处在底层的人们结成犯罪帮派谋取非法利益的动因。由于在总体上否定商品经济,因而在失去了商品经济一切益处的时间,也就消除了商品经济条件下导致犯罪的各种弊端。
  (二)在政治上,中国建立了强大而统一的中央政府、坚实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在政治上、组织上实行了非常严密的强有力控制除了庞大的政权组织之外还有庞大的党团组织和各种各样的社团组织、治保组织和群众性组织等等。特别是农村的带有军事共产主义性质的人民公社,把广大农民组织在一个严格控制的体系之中(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再加上连绵不断的、全国性的、有计划发动和组织的政治斗争和阶级斗争,一个又一个的政治运动,使专政和控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这种无所不在的、强大有力的专制和控制,确实有效地抑制了犯罪的发生,并使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产生几乎成为不可能。当时党的干部和政府官员普遍比较廉洁,保持了政治上的纯洁性,对遏制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产生,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三)在意识形态方面,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始终坚持在中国确立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清除帝国主义、封建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特别是在意识形态方面加强对资产阶级思想的批判。而这种宣传教育和批判往往借助于大规模的群众性运动的形式,而且是直接为政治斗争和经济变革服务的,因而带有很大的强制性。它们确实有力地压制和打击了各种资产阶级思想,对预防和控制犯罪起到了积极作用,是黑社会(性质)犯罪难以产生的一个原因。但也带来了长远的消极的后果,因为它们禁锢了人们的思想,侵犯了言论自由最终发展为“文化大革命”的文化专制主义。
  (四)在国际上,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拒绝与资本主义进行交流和竞争,拒绝吸收和借鉴西方发达国家反映现代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和管理方法,拒绝从西方文明中吸取营养。与此同时,也就杜绝了西方腐朽思想的影响和境外黑社会势力的渗透这也是抑制犯罪的发生和黑社会(性质)犯罪形成的原因之一。
  但是当我们惊叹中国大陆黑社会犯罪的历史空白和犯罪发案数、发案率最低的年代时切不要忘记中国人民同时付出的沉重代价和牺牲。
  改革开放后中国大陆的黑社会(性质)犯罪
  改革开放后中国大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由低级向高级逐步发展:一般犯罪团伙——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黑社会的犯罪组织。这种发展大体上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改革开放初期到80年代末。第二个阶段是从90年代初到2000年。
  一、黑社会(性质)犯罪发展的第一阶段(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
  这一阶段的特点是在大量犯罪团伙出现和团伙数量不断增加的同时有相当一部分犯罪团伙转化为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我国的黑社会(性质)犯罪从一开始就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境内黑社会性质犯罪的孳生,二是境外黑社会势力的渗透。这两个方面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共同促进了黑社会(性质)犯罪的发展。为了便于理解和脉络清楚我们分别加以论述。
  (一)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境内黑社会(性质)犯罪的孳生
  中国大陆黑社会(性质)犯罪,主要是由犯罪团伙发展起来的。犯罪团伙的出现与犯罪现象严重化是互为因果的。犯罪现象的严重化,促使了犯罪团伙的出现,而犯罪团伙的大批出现,既是我国犯罪现象严重化的主要表现之一,又是我国犯罪现象严重化的原因之一。团伙犯罪在整个犯罪中所占的比例日益增大,许多严重的犯罪,都是犯罪团伙所为。团伙犯罪的进一步恶性发展,便成为黑社会(性质)的犯罪。
  改革开放以后,除1978年出现暂时的治安情况好转外,由于国内外诸因素的作用,我国的社会治安状况急剧恶化,首先表现于部分大城市,在这些地区刑事犯罪活动相当猖獗,团伙犯罪尤其突出。其中有的犯罪团伙成员较多,组织严密,具有职业性的特点,有计划地进行犯罪活动,手段恶劣,危害严重,正处在向黑社会(性质)犯罪转变过程之中。
  针对社会治安恶化的不正常状况1983年8月在全国开展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的斗争。从1983年8月起开展了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的第一个战役。在第一战役中摧毁流氓团伙和其他犯罪团伙10万多个。在“严打”第二个战役中,全国共摧毁犯罪团伙31,000个,查获团伙成员13万多名。突出的是对流氓团伙分子搞了一次大扫荡,许多横行不法的流氓团伙分子纷纷落网,并得到了应有的惩处。其中,就有一批黑社会(性质)犯罪。在“严打”第三个战役中,除了打击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外,还重点打击了一批黑社会性质的暴力犯罪团伙。全国共查获各种犯罪团伙197万个,查处的团伙成员876万人。在这期间破获了黑社会(性质)的毒品、拐卖人口以及暴力犯罪集团等。但是,总的来说,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全国还是少数。
  “严打”三大战役,抑制了社会丑恶现象的泛滥,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基本上改变了社会治安的非正常状态。但是,在“严打”的高压态势下治安情况的基本好转只是暂时的现象,因为造成治安情况恶化的各种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因素并未减少,反而有所增多。“严打”战役结束后不久,治安情况又开始恶化,发案率特别是重大刑事案件的发案率又继续上升。与此同时,犯罪团伙也急剧增长,1986年,全国查获各种犯罪团伙30,476个,成员114,452人;1987年查获犯罪团伙36,000个,成员138,000人,1988年查获犯罪团伙57,229个,成员213.554人;1989年全国查获的各类犯罪团伙和成员为397.807个,成员353,218人,分别比1988年增加70.9%和65.4%;1990年查获犯罪团伙100,527个,成员368,88人。4年间全国查获的犯罪团伙数和团伙成员数均增加两倍多。这种形势加速了犯罪团伙向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的转变犯罪团伙横行肆虐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急剧增加,有的形成称霸一方的黑社会势力,严重影响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我国的黑社会犯罪从此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1989年至1990年,是这种变化的转折点。对此,中央政法委员会在1990年明确指出:
  “各类刑事犯罪活动日趋严重的一个突出特点是犯罪团伙急剧增多并且愈益向黑社会组织演化这也是刑事犯罪危害升级的一个直接原因。不仅城市里犯罪分子结伙作案,交通线上“车匪路霸”横行,在农村乡镇也出现了一批流氓恶霸。许多危害重、影响坏的大要案都是团伙所为。特别是一些以劳改释放、解除劳教、越狱逃犯等有前科的不法分子为骨干的犯罪团伙,思想反动,五毒俱全,组织严密,长期作恶,有一套逃避打击的伎俩,有的已形成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较之1983年严打前流氓团伙,危害性明显升级。种种情况表明,日趋严重的刑事犯罪活动已经直接危及社会的安定、经济的发展和大局的稳定”。
  上述论断正确地反映了这一阶段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的实际情况和特点。
  这一时期,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自身的成熟程度也有了进一步提高。主要表现为:(1)组织化程度提高。组织的严密性、稳固性增加,组织的规模扩大。(2)犯罪活动范围扩大,不再局限于某一地区,出现了跨县区、跨省、跨境的犯罪。(3)犯罪活动多样化,往往从事两种或两种以上的犯罪。(4)暴力化程度提高,不再满足于冷武器,涉枪支弹药(爆炸物)的犯罪组织增多。(5)开始注意筹集和扩大犯罪组织的资产,增加财力,并向经济领域进行渗透。(6)向地方政权特别是政法部门渗透,拉拢腐蚀干部,寻求保护,甚至互相勾结。典型的例子是1990年“严打”时哈尔滨市公安机关摧毁了以宋水佳、王伟范和郝伟涛为首的,横行达六、七年之久的3个犯罪集团,抓获集团成员47人(内有被拉下水的公安干警5人1,收缴猎枪、小口径枪26支,匕首、尖刀等凶器12件,查破绑架、行凶、伤害、强奸、抢劫、盗窃、赌博、行贿等重大案件131起缴获赃款赃物折款151万余元。
  80年代末期犯罪团伙向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急速转化预示着90年代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进一步恶化,黑社会(性质)犯罪及其危害进一步严重化。
  (二)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境外黑社会犯罪的渗透
  境外黑社会的渗透也有一个发展过程。
  在我国实行开放以前,由于出入境的严格控制,境外黑社会势力很难渗透到大陆境内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即使偶有进入,也没有活动的余地。改革开放以后,境外黑社会势力乘机加紧渗透。80年代后期(987年—1990年),境外黑社会组织对我境内渗透日益增多,并且从沿海各省深入内地。随着我国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口岸不断增加(由1979年的55个增加到1989年的119个),出入境人员、交通运输工具的流量越来越大,仅1987年,出入境人员近6千万人次,比1979年增加了4 8倍,交通运输工具420多万辆(架、列、艘)次,比1979年增加了近9倍。这也为境外黑社会组织对我渗透提供了可乘之机。他们的主要犯罪活动是:
  (1)入境发展组织。
  香港黑社会组织“水房”、“14K”、“和胜和”等,不断派人入境,组织发展的成员有100多人。他们到处设“堂口”,以各种名义发展组织,仅深圳市公安局就抓获了他们发展的黑社会组织成员300多名。1987年上半年,福建查获港澳黑社会组织入境发展的成员有100多人。
  (2)把内地作为避风港。
  黑社会组织成员在境外犯罪后,逃来内地避风,广东、福建都发现一批这样的犯罪分子。1986年5月,香港警方开展大规模“扫黑”行动,有些黑社会组织成员就潜入内地躲避,仅广东省就发现31名。1988年,据台湾警方宣称,有200多名被通缉的黑社会成员和逃犯潜入大陆,其中不少潜藏在福建活动,当时仅厦门市发现的台湾黑社会分子就有14人。
  (3)贩卖毒品。
  国际贩毒集团和贩毒分子竭力开辟“中国通道”假道我国将大量毒品从“金三角”地区转运港澳进入国际毒品市场或直接向我贩毒。港澳黑社会组织的贩毒集团,已经打通了假道我境大宗贩毒的地下运输线。他们或长驱直达云南边境,非法越境去缅甸购买毒品,或指使内地不法分子收买毒品运到东南沿海再转运港澳。在西南边境地区缅甸、越南、泰国的贩毒分子潜入我境内贩毒案件时有发生贩毒大案增多鸦片、海洛因的贩运量猛增,大批毒品向我内地扩散。1990年,四川、云南、甘肃、广东四省公安机关联合侦破的一起跨国贩毒集团案,缴获海洛因221公斤,毒资200万元。
  (4)走私。
  境外黑社会组织猖狂进行走私犯罪活动,从走私黄金、文物、家用电器、药材、香烟、珍贵动植物,发展到走私大宗军火。1989年9月厦门公安机关抓获的台湾黑社会分子吴文信等,勾结内地不法分子向台湾走私军用枪达数千支。香港黑社会组织“大圈仔”成员余启光,与内地不法分子勾结,多次从内地走私手枪到香港出售。1989年,厦门市公安局侦破一起特大枪支走私案,一举抓获16名台湾入境的犯罪分子,其中被台警方通缉的黑社会分子有7人。走私活动已从沿海发展到北部的山东、辽宁走私的规模和数量越来越大已形成了境内境外犯罪集团相勾结、母船子船掩护船相配合、远海近海陆上藏匿或贩运、销售一条龙的走私渠道。
  (5)偷渡。
  口岸偷渡活动日趋严重。1986年至1987年,各口岸共查获偷渡人员1935人,比1984年至1985年间增加了一倍。1986年福建泉州市公安局发现被港澳黑社会分子的“蛇头”偷渡到香港和澳门的儿童有194名。香港黑社会分子与晋江县不法分子李小辉等人,以高薪招聘到香港当招待员为诱饵,诱骗晋江县4名女青年到深圳,奸污后偷渡到香港,卖给“夜总会”为娼。
  二、黑社会(性质)犯罪发展的第二阶段(1991—2000年)
  这一阶段的特点是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加速了自身的成熟化和向黑社会犯罪组织的转化有的地方已出现了个别的黑社会组织。境外与境内黑社会势力的勾结和合作不断加强联合作案甚至结成新的黑社会犯罪组织进行跨地域、跨境犯罪。及至20世纪90年代末出现了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向黑社会犯罪组织转化的新趋势这是黑社会(性质)犯罪在我国发展的又一个重大转折点。它预示着今后黑社会组织将成为我国社会治安的严重问题。
  (一)20世纪90年代(1991—2000)境内黑社会的孳长
  90年代前半期(1991—1995),犯罪团伙向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急速转化有增无减,各地都出现了一批黑社会性质组织。与此同时黑社会性质组织自身也日趋成熟化开始向黑社会组织的方向发展中国大陆出现了第一个黑社会组织。
  进入90年代,社会治安形势仍然非常严峻全国的大案要案和严重暴力犯罪案件仍呈上升趋势。刑事犯罪发案数继续增长,1991年为2,365,709起,每10万人发案数215,比1990年分别增加148.712和15。1992年由于实行新的盗窃案件立案标准,使占全部案件总数90%以上的盗窃案件的立案数大幅度下降。因此,1992年的全国刑事犯罪发案数下降为1,582,659起,每10万人发案数下降,138.5。这并不意味着实际案件数减小,因为这两年的数字不具有可比性。1992年以后,全国刑事犯罪发案数继续增加,1993年为1,616,879起,1994年为1,660,734起,1995年为1,690,407起。
  与此同时,全国查获的犯罪团伙数以及犯罪团伙成员数的总趋势也在上升,1991年查获的犯罪团伙数134,000个,507,000人,与1990年查获的犯罪团伙100,527个,成员368,885人相比,分别增加了3 3,473个,138,115人。1992年查获的犯罪团伙12万多个,成员46万多人:1993年查获的犯罪团伙15万个,成员57 5万人,1994年查获的犯罪团伙15万多个,成员57万多人:1995年查获的犯罪团伙14万多个,成员50万多人。这一组数字表明这几年的犯罪团伙数在15万个上下浮动。而犯罪成员数却在增加这意味着犯罪团伙的规模在扩大。这是犯罪团伙向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转化的必然表现之一,也是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自身成熟化的必然表现之一。
  90年代初各地破获了一批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案件。最有代表性的如山西“狼帮”邵阳市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和辽宁营口市盖县芦屯镇段氏犯罪集团。这些案件表明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已发展到一个更高的水平。1992年6月,公安部负责人对当时的犯罪团伙和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作了如下的估计: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一些犯罪团伙正在向黑社会组织演化的趋势。他们内部组织越来越严密利用公开职业作掩护,披着各种外衣,利用经济实力,拉拢、腐蚀党政干部和公安司法人员,编织关系网,寻求保护伞,有组织地进行走私、贩毒、诈骗、组织卖淫、贩卖枪支等犯罪活动,充当打手,实际上已经成为现阶段社会条件下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是一个值得高度警惕的动向。
  1993年以后,黑社会性质组织继续增多,全国破获了一大批犯罪活动猖獗、危害极其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值得特别注意的是,由于黑社会性质犯罪的迅速发展,中国大陆出现了第一个黑社会和黑社会组织那就是云南省平远地区的黑社会和黑社会组织。自80年代以来平远的犯罪活动恶性发展。一些不法分子打着民族、宗教的幌子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并逐步控制了部分基层政权和清真寺的教权,形成一股黑社会恶势力。这次“严打”揭露出来的平远镇主管政法工作的副镇长、平远地区办事处党支部正、副书记,清真寺大管事,都是这股恶势力的首要分子。他们拥有各种枪支近千支,子弹数万发,手榴弹、手雷几百枚。他们不仅贩毒贩枪,而且经常聚众暴力抗拒执法,动辄打砸抢烧当地的公安机关,冲击政府机关,打死打伤多名执法人员。这里的十几个贩毒团伙与香港、台湾地区、缅甸的贩毒集团建立了固定的毒品供销关系。全国20多个省、区、市的犯罪分子到这里购买枪支使平远地区成为境外毒品、枪支走私入境的据点和集散地。1992年8月31日至11月20日,云南省公安机关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在文山州平远地区开展了一场打击贩枪、贩毒犯罪,整治社会治安秩序的“严打”斗争,取得了重大胜利。公安干警和武警官兵用了近3个月的时间,粉碎了平远地区公开与政府相对抗,贩毒又贩枪的黑社会组织,共缴获毒品海洛因896公斤,鸦片85公斤,缴获用于贩毒的武器装各军用枪支353支,非军用枪支600余支,子弹4万余发,手雷278枚,缴获贩毒工具车辆94辆,一批贩毒、贩枪的犯罪分子被歼灭或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
  90年代后期,社会治安继续保持严峻的态势,刑事案件总量呈增长之势,全国刑事犯罪发案数依次为:1996年1,600,719起1997年1,613,629起。略低于1995年的1,690,407起。但1998年又上升为1,986,068起比1995年增加295,661起,增加17.4%:1999年更激增2,249,319起比1998年增加263,351起,增加133%,比1995年增加558,912起,增加3 3%。与此同时,犯罪的组织形式和手段方法出现了新的变化,持枪犯罪、雇用杀手犯罪、严重经济犯罪、毒品犯罪、团伙犯罪和黑社会(性质)犯罪以及卖淫嫖娼等社会丑恶现象,成为危害社会治安秩序和经济秩序的突出问题。团伙犯罪在刑事犯罪中仍占较大比例。1996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打掉各类犯罪伙136,225个,抓获犯罪团伙成员495,878人,共破获团伙犯罪案件422,389起,占全部刑事案件的23.8%;1998年,全国共打掉各类犯罪团伙102,314个,抓获犯罪团伙成员361,927人,破获团伙案件338,772起,占全部破获刑事案件总数的26.8%。
  1996年伊始,部分地方治安状况恶化,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活动猖獗,接连发生不少建国以来罕见的特大恶性案件,尤其是一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和流氓恶势力为非作歹,横行不法,欺压百姓,成为一些地方治安混乱的主要原因。因此,中央决定,1996年4月开始,组织一场全国范围的“严打”斗争,此次“严打”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坚决打击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和流氓恶势力”。这场斗争取得了显著战果。从4月20日至8月末,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刑事案件109万余起,其中重大案件39万余起。抓获刑事案件作案成员74万多人,其中逃犯13万多人,4万多名案犯慑于“严打”声威投案自首,群众扭送违法犯罪分子33,000多人。查获各类违法犯罪团伙13万多个,抓获团伙成员67万余人,其中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900多个,成员5,000多人。打掉了一大批作恶累累、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团伙,铲除了一大批横行乡里、称霸街头的流氓恶势力。
  上述关于全国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组织)数和成员数,是一次官方公布的数字。按照这个数字,我们可以计算出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与犯罪团伙之间的比例。此次“严打”结束后,公安部又决定,1996年12月至1997年2月在全国开展严打整治“冬季行动”。其主要任务之一仍然是打击犯罪团伙特别是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经过两年打击刑事犯罪的斗争,社会治安一度有所好转。但是,进入1998年以后,犯罪活动又日趋严重。各类刑事案件上升,严重刑事犯罪和经济犯罪活动继续增多,犯罪的性质也更趋严重。爆炸、杀人、抢劫、绑架勒索等严重暴力犯罪、涉枪犯罪、毒品犯罪和盗窃、抢劫等犯罪突出社会治安面临新的压力。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在数量和质量两个方面继续恶化。有组织犯罪活动向黑社会发展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各地都破获了一些正在向黑社会组织转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进入2000年以后,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和流氓恶势力在一些地方发展更为迅速违法犯罪活动十分猖獗,严重危及基层政权和社会安定。在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典型的黑社会组织。最有名的是“98第一号黑社会案件”和佛山“水房帮”。
  1998年初,长春市一举挖出了以梁旭东(又名梁笑溟)为首的,集杀人、抢劫、敲诈勒索、绑架、聚众斗殴、设赌抽红、组织卖淫等多种犯罪于一身的特大犯罪组织,共抓获涉案人员59人,收缴枪支8支、子弹2000余发,各种刀具10余把,缴获车辆10台。该犯罪组织自1994年以来,先后疯狂作案70余起,杀死4人,杀伤33人,抢劫、敲诈、诈骗财物总计人民币数百万元。梁旭东黑帮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增大其犯罪能量,极力向党政、司法机关渗透,与腐败分子相勾结,编织自己的保护网,收买官员,为其违法犯罪活动提供庇护和帮助。破获了梁笑溟犯罪组织后,初步查清了9起案件,共涉及党员干部35人,其中处级以上干部12人。35人中,有检察官5人,法官4人,警察15人,其他4人。
  这个案件,被公安部列为:“98第一号黑社会案件”。2000年8月,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历时16天的15次公开开庭审理,法庭认定梁笑溟、张泽昊两案35名被告人共作案58起,涉及罪名15个,杀害、伤害、致残被害人51名。据此,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梁笑溟、杜荣军、王大江、陈水武和张泽昊等6人被依法判处死刑,李伟等28名被告人被分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另一个黑社会组织是1999年5月广东佛山市公安机关破获的以曾启强为首的佛山“水房帮”。公安机关缴获军用手枪8支、小口径手枪1支、猎枪2支、子弹49发、汽车5辆以及作案凶器和赌具一批,从中破获敲诈勒索、伤害、组织赌博等各类案件30余起,涉及赌资5000多万元。佛山“水房帮”,是曾启强仿照澳门黑社会“水房帮”的模式,精心组织起来的百人黑帮。这一黑帮组织严密,等级分明,各有分工。为了巩固和扩大其帮派势力,曾氏黑帮还非法购置大批枪支弹药、凶器、防弹衣等,并配备了先进的交通工具,破案时缴获的高级轿车即有4辆。此案破获后,佛山市公安局以“组织领导和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将此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二)20世纪90年代(1991—2000)境外黑社会的渗透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我国对外开放日益扩大和境内外人员往来的不断增多活动范围不断扩展。境外黑社会势力、黑社会组织及其成员对我渗透破坏活动日益突出,在我国活动的境外黑社会组织……有港澳台的黑社会组织、日本的“山口组”、韩国的“高圣丽洁”、英国的“中国龙”、美国的“福州飞龙帮”等。其中以香港的“14K”、“和胜和”、“和胜义”、“水房”、“广盛”、“广联盛”等最为活跃,同时,台湾、澳门、日本等地区和国家的黑社会组织也在加紧渗入。从沿海到内地逐步蔓延,不仅深入广东、福建的许多城乡,还逐渐向浙江、广西、海南等沿海地区以及内地一些开放城市发展涉及11个省、市、自治区。不论是犯罪的规模还是犯罪的类型都呈发展势态。深圳查获的境外黑社会组织的数量已由80年代初的4个激增至30余个。特别是90年代后期由于受到港澳黑社会为争夺澳门赌场控制权而发生火拼以及台湾、澳门警方大规模扫黑行动等情况影响,台湾、澳门黑社会向境内首先是东南沿海地区的渗透不断加剧,与境内犯罪团伙互相勾结,共同作案的问题日渐突出。一批港澳台黑社会分子进入广东、福建等地,寻求建立新的势力范围。福州市黑社会渗透主要是以台湾黑社会为主渗透的帮派有“竹联帮”、“四海帮”、“天道盟”、“荧桥帮”、“松联帮”、“牛埔帮”、“福州帮”、“厦门帮”等17个帮会,约20余人,主要在福州市的市区和郊区、福清、平潭、连江等沿海县(市)活动。
  在福州市,美国、东南亚、香港等一批原福州市籍的国际贩毒分子,先后被国际刑警和美国、香港及我公安机关通缉,纷纷落网。然而,境外黑社会制造、贩卖毒品活动并没有停止,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45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