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
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与检察权的行使
【作者】 谢望原刘志伟李自民徐岱周余国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分类】 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08年
【期号】 1【页码】 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6193    
  [编者按]为促进检察理论研究,加强学术对话,第三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于2007年11月8日-9日在上海浦东召开。本届论坛以“和谐社会与法律监督”为主题,对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与检察权的行使、和谐社会视野下的检察权配置与行使、刑事和解与检察权的行使等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特将论坛中的精彩发言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谢望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刑事政策是由德国人首先提出来的,距今已经有200多年了,但是在中国真正引起足够重视却是近几年的事情,特别是2006年中央明确提出贯彻执行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以来,我国刑事法学界和刑事司法界对刑事政策给予了更多的关注。所谓刑事政策,就刑事法治而言,是指国家运用刑事手段预防犯罪、维护社会秩序、保护被害人合法权益、改造犯罪人以及保障犯罪人合法权益的公共政策的总称。那么“宽严相济”究竟是单纯的一项刑事司法政策,还是我国刑事政策的基本原则?我国学者对此有不同的理解。
  在我看来,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应当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刑事政策,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主要是通过刑事司法来落实、体现和贯彻的,因此,认为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是我国的刑事司法政策并无不当。这样看来,刑事司法机关对于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世界范围来看,一个国家什么机关是司法机关没有统一的认识。就中国的国情而言,检察机关当然是司法机关。那么在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框架下,检察机关应当如何正确行使检察权?其实对于这样一个问题,《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在检察工作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人民检察院办理不起诉案件质量标准(试行)》已经作出了明确指示。这里,我拟对前述《意见》第12条[1]作如下理解和分析:
  第一,从观念上来看,应当摒弃刑罚报复的传统刑罚目的论思想。长期以来,特别是在东方各国,而东方各国又以中国为盛,这种报应观念、报复的思想根深蒂固,具有广泛的社会群众基础。很长时间以来,在我国的刑事司法中,这种报应论的色彩是比较浓厚的,比如说现行刑法中死刑规定过多,过去死刑适用比较多,就反应了我们追求报应刑罚目的的价值取向。而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完全符合中央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的政治理念,这里所说的宽严相济,我们的理解是“该宽的宽、可宽的宽,从宽处理那些该宽、可宽的犯罪,对于该严的、不应当宽的犯罪则应当从严处理”,应当坚持“宽严有度、宽严结合、以宽为主”这样一种刑事政策思想,摒弃传统的刑罚中追求报复和报应的价值理念。
  第二,前述《意见》第12条是当前检察机关正确行使检察权、贯彻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指南,该条规定了检察机关可以对有关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不予逮捕或者不起诉,这显然是对宽严相济中“宽”的精神的一种呼应。但是这里的“宽”不是随意的,而是必须符合规定的条件,才可以不予逮捕,或者不予起诉:首先,案件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引发的轻微刑事案件。这里关于人民内部矛盾问题,我做一个简单的解释,有学者认为,刑法上只有犯罪人和非犯罪人,不存在人民内部矛盾、敌我矛盾。一般来说这种观念是对的,但根据中国国情,刑法分则第一章(危害国家安全罪)从历史渊源来看是从“反革命”罪转化来的,故不妨将其视为中国刑法中的敌我矛盾。同时,人民内部矛盾这样的用语在政治生活中乃至法律生活中还大量存在,我们不能不尊重中国的国情。其次,犯罪嫌疑人必须认罪悔过,赔礼道歉,积极赔偿损失。这里有几点要注意,犯罪嫌疑人认罪悔过,应当指犯罪嫌疑人有真诚的认罪悔过的具体表现:即赔礼道歉,积极赔偿损失,而“损失”应该是指犯罪直接造成的物质性损失和必然造成的损失,这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中适用的精神是一致的。最后,得到被害人的谅解或者双方达成和解并切实实行。“得到被害人谅解”应该是指得到犯罪的被害人的谅解,如果被害人已经死亡,被害人的直系亲属应当属于谅解的一方;如果被害人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或负有法律保护责任的人应该成为谅解的主体。只有某一个刑事案件同时满足上述条件的时候,检察机关才可以依法不逮捕,或者不起诉。
  但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严重的刑事案件能不能调解?我们认为严重的刑事案件也是可以适当调解的。山东省曾有一桩杀人案件,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被告人死刑,上诉至高级人民法院后,被告人一方积极主动赔偿被害人一大笔损失,而且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里体现了民事赔偿对适用宽严相济利事政策带来的某种影响。
  第三,贯彻执行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不可超越刑事法律的界限,这是总的原则。德国学者李斯特在100多年前说过,刑法乃是刑事政策不可逾越的鸿沟。我们讲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如果置刑法不顾,就违背了现代刑法最重要的原则—罪刑法定!换言之,只有在法律的范围内才有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存在空间,如果超越了罪刑法定,则是不能被接受的。
  第四,完善不予逮捕或者不予起诉案件立法的一点个人看法。高检的《意见》所规定的不予逮捕或者不予起诉乃是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重要举措,这一决定又是在受到恢复性司法这一世界性刑事司法新理念影响下产生的。最近几年,我国对恢复性司法的研究非常地活跃和积极,产生的直接影响就是很多地方在试行刑事调解。从世界范围来看,刑事调解以前在西方也是不可思议的,英国历史上有一个罪名叫做私了犯罪罪,因为刑事案件的处分权是由国家垄断的,个人无权处分刑事案件,私下了结犯罪的行为构成犯罪。但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北美的加拿大为首,率先进行了恢复性司法的实践,并迅速受到西方国家的重视,目前已经在西方各国遍地开花了。但需要注意的是,西方进行恢复性司法是以严格的立法为根据的,而我国立法严重滞后,目前尚没有出台有关刑事和解的相关法律、法规,法院、检察院甚至有些地方的公安部门也在搞刑事和解,而这样做,法律上的根据严重不足。如果不及时出台相应的立法来规制、引导这种恢复性司法的实践,恐怕会产生诸多弊端。
  刘志伟(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第一,要正确把握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必须以新的视角去认真研究和领悟。长期以来,我们国家的刑事政策总体呈现出一种严的态势,重的态势,所谓“乱世用重典”,在许多执法者的理念当中,崇尚甚至迷信严刑峻法的威慑作用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近20年的“严打”斗争虽然对维护社会秩序和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毋庸讳言,这样一种严的、重的刑事司法政策确实也带来许多弊端。在严打初期,1983年江苏全省的刑事案件在3万—4万件左右,1984年降到24000多起,1985年很快回升,到近几年,在立案标准大幅度提升的情况下,每年立案达40万件。在这种严的刑事司法政策下,刑事案件高发的态势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扭转,相反,由此带来的负面效应却逐步显现出来。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历史背景下,我们必须要转变执法理念,从狭隘的刑罚报应主义的观念中解放出来,以有利于促进和谐和实现人权、公正为目标,来深刻认识和把握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首先,在指导思想上,要从专政的政治理念向治理的政治理念发展。随着当今世界法治的进步和发展,刑罚总体上轻刑化、非监禁化已经得到了普遍的认同,并且逐渐成为一种发展潮流。我们国家的刑事司法政策应当主动适应当代民主、法治、人权这样一种潮流,从国家本位型向国家社会双本位型刑事政策转化,由单纯追求社会秩序的稳定向保障人权、维护公正、有利于罪犯教育改造和回归社会、实现长治久安的目标过渡,以充分发挥刑事司法政策对社会关系的调节功能和对社会矛盾的化解作用。
  其次,在运用层面上,要从追求战术效果向着眼于战略目标发展。司法活动的规律和实践告诉我们,严刑峻法固然能够起到震慑犯罪、整治秩序的功效,但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基础还是要靠经济的发展、社会的和谐、政治的文明。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不仅要求我们从个案、从类案或者从某个时期去实行、体现,更重要的是要成为长期坚持、全面指导刑事司法活动的基本原则、方针,从而实现其促进社会长期和谐稳定的战略目标。
  最后,在实践操作的层面上,从韧性的灵活运用向刚性化的规范执行发展。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绝不是个别执法者的法外施恩。我们知道,刑事和解的工作量要比按照正常程序办理刑事案件大,因此当案件多的时候,可能就不会花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适用刑事和解,“宽”也就无从体现。这样就出现了一个现象,对于可宽可严的案件,有的时候宽,有的时候严。解决这个问题,要通过修订法律、制定规范,尽快形成全面和正确体现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工作机制,确保这项政策健康、规范、有序实行。
  第二,执行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必须在全面贯彻上下功夫。在宽和严的问题上,由于长期以来我们强调的主要是严,如何来体现严对大部分刑事执法者来讲是驾轻就熟。因此要全面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重点是要研究如何“宽”。在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探索和研究:一是要研究和探索“宽”的范围。我们要不断拓展轻缓刑事政策应用的新领域,进一步由轻微的刑事案件向其它的刑事案件延伸,由未成年犯、初犯、偶犯向其他罪犯嫌疑人延伸,由普通的刑事案件向职务犯罪案件延伸,由实体方面向程序方面延伸,使宽严相济的政策在刑事司法的各个方面得到实施。二是要探索研究“宽”的内容。要秉承刑法的谦抑性原则,倡导非犯罪化、非刑罚化和非监禁化,具体在立法和执法上,要有条件地限制死刑的适用,尽量减少监禁刑,构建资格刑,完善缓刑、假释考查制度,健全监外刑罚处罚体系,借鉴世界上多数国家实行的社会服刑制度,使刑罚处置多样化。三是要研究探索“宽”的形式。以恢复性司法为指导,积极探索旨在修复社会关系、关注平和社会矛盾、追求和谐价值取向的多元化的案件处理方法。通过慎用少用逮捕措施,使取保逐步成为一个原则,羁押逐步成为一个例外;引进暂缓起诉措施,限制刑罚适用范围,探索完善对轻微刑事案件和解办案机制,有效化解矛盾,促进社会和谐;推行被告人认罪案件简化审和简易程序,有效保障人权;探索尝试辩诉交易制度,促使犯罪嫌疑人认罪服法,降低司法成本;实行未成年人犯罪非刑事化处理,全面体现轻缓的刑事政策。四是要研究探索“宽”的保障。推行刑罚的非监禁化有一个条件,就是相应的社区矫正工作要跟上去。如果没有一个社会载体来承担这些人的教育工作的话,这项政策是执行不下去。目前有些检察机关也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取得的效果是显著的,但是也面临一些问题,比如说社区矫正的法律根据问题、机构设置问题、人员配置问题等。另外,实行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还需要内部的工作机制予以保障。
  第三,在宽严的力度上,要与社会治安形势以及该地区的治安状况相吻合。刑事司法政策作为现实立法和司法目标运作的指挥棒,具有整体性和全局性的指导作用,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必然会受到社会治安形式、犯罪态势、一定时期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形式以及民意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因此,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也应当随着社会整体发展的变化而有所侧重。应当说,在社会治安状况整体上比较好的时候,这个政策自然体现出宽的态势。采取适合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宽严态度,因时因地而宜,才能取得好的效果。
  李自民(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在当前构建和谐社会的语境下,对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619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