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论摄制权的存废
【副标题】 对《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取消摄制权的讨论
【作者】 刘华姚舜禹
【作者单位】 华中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中师范大学知识产权研究所{所长}华中师范大学法学院{助教}华中师范大学知识产权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摄制权;改编权;演绎权;编剧权益保护;价值法学
【英文关键词】 cinematographic right; adaptation right; derivative right; protection of the screenwriters’ rights; jurisprudence of value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2
【页码】 53
【摘要】

《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中将摄制权并入改编权的方案应予取消。摄制权与改编权是两种不同的演绎权,摄制权单列具有正当性及必要性。将改编权的外延和内涵扩大,无法囊括摄制权的内容和取代演绎权的地位,并不利于法律的科学化、体系化目标。摄制权关涉编剧和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堆积体,即使编剧权益保护与法律的体系化追求产生冲突,后者也应让位于编剧权益保护的现实需求。

【英文摘要】

The proposal to incorporate cinematographic right into adaptation right in the revised draft of the Copyright Law should be cancelled. Cinematographic right and adaptation right are two different derivative rights. It is legitimate and necessary to list cinematographic right independently. Expanding the denotation and connotation of adaptation right neither cover the content of cinematographic right nor replace the status of derivative right, which is not conducive to the construction of scientific and systematic legal system. Cinematographic right represents the accumulated interests of screenwriters and stakeholders. Even if the protection of the screenwriters’ rights conflicts with the pursuit of legal systematization, the latter should give way to the practical needs of protecting screenwriters’ righ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4337    
  

一、问题的提出

近年,随着我国电影佳作不断涌现、电影市场频现票房奇迹、电影消费市场回归,中国电影产业已进入稳定的工业化生产阶段。电影的灵魂是剧本,优秀的电影一定是以优秀的剧本为前提,电影产业对优秀剧本的市场需求呼唤着法律对编剧权益更有效的保护。而在电影产业迅猛发展及加强编剧权益保护日益成为共识的背景下,立法中却呈现出对编剧权益保护弱化的态势。2014年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的《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著作权法》送审稿)中,删去了修订草案第二稿中尚保留的摄制权及“剧本授权许可”的规定,这一方案引发编剧群体的一致反对,也受到学界的关注。

现行《著作权法》第10条第1款在第(十三)项和第(十四)项将摄制权和改编权分列规定,而在修订草案送审稿中,第13条第3款第(八)项扩大了改编权的内涵与外延,将摄制权并入到了改编权之中,同时取消了原本单列的摄制权。[1]有学者认为此修改是对著作权法的体系化、科学化[2],符合修法目标;而编剧群体则表现出强烈的反对立场,认为这是以牺牲核心权利的代价换取边缘权利。[3]摄制权究竟在电影创作过程中扮演何种角色?将摄制权归入改编权的做法是否合理?摄制权是否具有独立存在的价值?在《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工作再次启动的当下,这些问题的探讨正逢其时。

二、摄制权与改编权的立法现状分析

(一)我国摄制权与改编权的现行法律规定

关于改编权。《著作权法》第10条第1款第(十四)项规定,改编权是指“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它是法律赋予著作权人控制他人以改编形式使用其作品的专有权利。改编需要在原作品的基础上对其进行必要的改变并形成新作品。一般而言,改编作品的主要内容与原作品大体相似,或者对原作品的主要情节、人物等进行了更深入的挖掘,例如将一首叙事长诗改编为连环画、将一首流行歌曲改编为协奏曲等,影视创作中将小说改编为电影或电视剧剧本自然涉及到改编权的授予,需要经过原作品作者的授权并支付报酬。

关于摄制权。《著作权法》第10条第1款第(十三)项规定,摄制权是指“以摄制电影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将作品固定在载体上的权利”。不同于改编权适用领域的广泛,摄制权主要涉及影视创作中将剧本通过演绎(如表演)固定在胶片及其他载体上形成新的视听作品这一环节的使用行为。原作品一般不能直接拍摄为电影,通常需要编剧将其改编为适合电影摄制的剧本;因此,电影并不是直接演绎自原作品,而是直接演绎于电影剧本,剧本成为原作与电影之间的连结点,剧本摄制权成为“影片的生命线”。[4]具体而言,在电影创作过程中,一般情况均由原作品作者授予改编权,编剧授予剧本摄制权;当然,在编剧原创剧本拍摄而成的电影中,直接由编剧授予摄制权。

此外,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编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释义》,“未经许可将一部乐曲作为电影的音乐、未经许可将美术或摄影作品摄入电影、电视等也构成侵犯摄制权” [5],将上述类型的作品摄制入电影也属于摄制权的规制范围。因此,摄制权不限于剧本等文字作品,也不要求必须对摄制的内容进行改变,这与要求必须对原作品进行内容上必要改变的改编权明显不同。

(二)摄制权与改编权溯源:演绎权

演绎权是一类专有权利的总称。“它控制的是对作品进行演绎以及对由此形成的演绎作品进行利用的行为” [6],演绎权行使的结果是形成基于原作品基本表达并有所发展的新演绎作品。演绎权的主体是原作者,客体是原作品,内容是对演绎行为的控制;也有人认为演绎权的内容不仅包括控制演绎行为,还包括控制演绎作品的利用。但从我国实践中来看,原作者对演绎作品的利用一般没有控制权,学理上也难以支持如此扩大演绎权的控制范围。在我国,演绎权仅是一种学理概念而不是一种法定权利,但《著作权法》分别规定了几种具体演绎权以保护演绎者,改编权和摄制权都是演绎权的一种类型,演绎权还包括翻译权、汇编权等。[7]演绎权在十九世纪的英国和美国逐渐发展形成[8],翻译权是最早出现的演绎权,而后改编权、汇编权也先后得到承认,随着电影产业发展壮大,摄制权又从改编权中分立出来成为独立的演绎权类型。

在演绎权的行使中,在原表达基础上发展了新表达一般就被认为是一次演绎行为。因而将原作改编为剧本是一个演绎行为,将剧本摄制为电影是另一个演绎行为,从原作到电影之间存在着两个相互联系而又相互独立的演绎行为,电影是原作的再演绎作品。[9]

(三)国际公约与外国主要立法例之分析

1. 主要国际公约

鉴于《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WCT)以及《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协议》是最主要的几部版权国际公约,而WCT第1条和《TRIPS协议》第9条都要求“各成员方应遵守1971年《伯尔尼公约》第1条至第21条及其附件的规定”,因此本文仅分析《伯尔尼公约》1971年巴黎文本的相关条款。

《伯尔尼公约》第2条第3款规定了演绎权:“翻译、改编、乐曲改编以及对文学或艺术作品的其他变动应得到与原作同等的保护,但不得损害原作的版权。”同时在第12条简要规定了改编权,认为改编权是“授权对其作品进行改编、音乐改编和其他变动的专有权利”。《伯尔尼公约》第14条对摄制权进行了详尽的规定。《公约》规定文学艺术作品的作者有权授权他人以摄制电影的方式对作品进行改编和复制,以及发行由改编和复制而形成的新作品——这包含了拍摄电影所牵涉的一系列行为,包括将原作改编为剧本,利用剧本进行拍摄以及其他相关行为。我国法律规定则与公约不同,摄制权并未涉及为电影拍摄而进行的改编和复制行为,其分别由改编权和复制权调整。公约主要站在电影拍摄行为整体的角度,认为与电影拍摄相关的系列行为都受摄制权控制,而我国则更愿意将行为细分并分别赋权。《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的修改不仅与国际公约明确主张和扩张摄制权保护范围的基本精神背离,也与我国细分行为后分别赋权的立法技术不符。

2. 外国主要立法例

基于不同国情及立法技术,世界各国对演绎权、改编权和摄制权三者的规定不一。

美国版权法》在第101条中将演绎作品定义为“根据一部或一部以上的已有作品创作完成的作品”,并在第106条第2款规定,版权所有人享有从事及允许他人从事“根据版权作品创作演绎作品的权利” [10]。《美国版权法》主张“改写、改变或改编”的行为都能形成演绎,对改编权和摄制权并未作太大区分,而是合并在演绎权之下,进行较为统一的调整。

《英国版权法》未规定演绎权,仅在第21条规定了改编权,对“改编”的定义进行了严格的限定。[11]英国版权语境下的改编仅包括文字、戏剧、图画、音乐以及计算机程序和数据库等作品,并未涉及有关电影摄制的问题。

法国知识产权法典》第L.122-1条规定作者的财产权利仅有表演权和复制权两种[12],但在第L.112-3条中却规定“翻译、改编、改动或整理智力作品的作者,在不损害作品著作权的情况下享有本法典的保护”,同时在第L.113-7条中规定“如无相反证明,以下所列被推定为合作完成视听作品的作者:(1)剧本作者;(2)改编作者……视听作品源自仍受保护的已有作品或剧本的,原作作者视为新作作者”。因此,尽管法国没有明文规定演绎权,但也承认了演绎者的权利,尤其在视听作品中,甚至承认原作者、编剧等都是视听作品的合作作者。

《德国著作权法》则直接地承认了演绎权,第3条认定“改作”为著作的一种[13],第23条“改作和加工”即对演绎权的规定[14],另外还在第88条单独地规定了“摄制电影权”。[15]德国未单独规定改编权,但其“改作”的含义与改编有一定近似;电影摄制权不但在第23条中有所提及,还在第88条单独规定,反映了德国对电影摄制权的重视。

《本著作权法》第2条将“二次作品”定义为“通过翻译、编曲、改编形式、改编成剧本、拍摄成电影或者其他改编方法创作的作品”,近似于演绎作品[16],同时在第27条中明文规定了改编权,认定改编的形式有“翻译、编曲、改变形式、改成剧本、制作成电影或者其他改编形式” q。可以说,日本的改编权实际上就是演绎权,其内容较一般改编权更广,包含了其他演绎权的内容。

总的来说,各国对演绎权、改编权和摄制权三者的规定均不相同。有的明文规定演绎权,并在其下具体规定改编权、摄制权等内容;有的仅规定改编权而未有演绎权存在,改编权包含了摄制权、翻译权等其他类型的演绎权。有的对摄制权规定详细,严格保护摄制者权利;有的则根本不涉及与电影摄制有关的问题。可见,对于演绎权、改编权和摄制权的规定,需要根据具体国情和立法技术进行辨识,并没有一套通行的做法。我国也应当根据现实需求进行相应的规定。

三、摄制权与改编权:基于内涵及外延的探讨

(一)摄制权是否需要保持单列

著作权法》送审稿中,除了摄制权之外,还有一些著作权人身权和著作权财产权亦被取消。它们或与其他著作权内容存在一定的重合,或在实践中存在的必要性不高,如修改权、汇编权等。摄制权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呢?

尽管在国际公约中,《伯尔尼公约》对摄制权是作为一个整体加以规定的,将影视作品创作中的摄制、改编乃至表演行为都纳入摄制权的范围[17],但我国的立法及实践却不尽相同。其一,在立法上,我国《著作权法》单列摄制权与改编权。改编权控制电影创作过程中的改编行为,摄制权控制将作品固定在载体上的行为,故摄制电影的整个过程中,相关权利人实际上需要行使改编权、摄制权两个演绎权。[18]可见现行法中,摄制权的独立地位是确定的。其二,在实践中,也形成了电影摄制过程中改编与摄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行为之共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王兴东认为,二十多年的实践中改编权与摄制权有重要区别:“中国作者已在实践中将‘摄制权’和‘改编权’使用得非常清晰。……‘摄制权’是原创剧本作者(编剧)管控影视作品的主权;那么对于原创小说作者,制片者要购买小说版权的‘改编权’,还要请编剧来完成改编的剧本,然后与编剧签订剧本的‘摄制权’。” [19]因此,不管是立法的理论观察还是业界的长期实践,都将摄制权与改编权区分明确,摄制不是改编,摄制权有其独立存在的正当性。

摄制权在电影拍摄中极其重要,关系到电影创作的成败,有其独立存在的必要性。原作者将小说等原作品授予他人改编权后,除非合同另有约定,法律一般没有赋予其控制改编内容的权利。摄制权则不同,电影情节的发展需要根据剧本进行,编剧作为专业人士需要对电影情节进行严格把控。如果摄制权不复存在而归入了改编权,那么对于将剧本摄制使用行为的控制只能按照改编权的规则进行,制片人、导演和演员等就有权随意改变剧本的主题、情节内容以及人物关系,这可能产生灾难性的后果。因而,《著作权法曾经瘦过你也是厉害》送审稿发布后许多针对性的新闻采访都特别提到,编剧不希望制片人、导演和演员等对剧本内容做违背其意志的修改。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在版权的实现过程中,除了财产权之外,创作者还享有一种“道德权利”,旨在保护权利人作品内化中的人格,而且在这种人格内化对作品本身有着助益的情况下,创作者的道德利益尤其应当得到重视[20]; 摄制权的存在是对编剧在电影摄制过程中道德利益的维护,同时也有利于电影创作的共同目标,不能忽视甚至否认摄制权存在的重要性。

摄制权的单列保证了编剧对剧本演绎的控制,确保了作为专业人士的编剧对摄制电影的情节内容的基本把控,是编剧核心财产权和影片拍摄质量的基本保障。本文认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433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