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东方法学》
法治拓展的路径探究
【英文标题】 Paths of Rule-of-Law Expansion【作者】 陈金钊
【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方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分类】 理论法学
【中文关键词】 法治拓展;法律方法;法治思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法律价值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5
【页码】 94
【摘要】 发展法治就需要不断地在各个领域拓展法治。法治拓展有很多路径与方法。中共中央决定“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为法治拓展指明了方向;具体的法治拓展路径,可以通过建立动态的法规清理机制,以制度规范完善为目标,以司法引领、问题导向的专项、专题拓展为抓手,制定法治拓展的行动方案;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落实法治拓展的方案,尊重司法、执法的规律,在制度中融进法律论证方法、法律解释方法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8701    
  
  法治拓展是一个关于法治发展的实践命题。从纯粹理论研究的角度看,也许没有太深奥的地方,但从法治中国战略实施的角度来看,法治拓展是法治发展过程中需要长期坚持的措施。由于中国的法治实践存在着对“法治拓展”的理论诉求,因而值得进行深入研究。对于法治拓展,可以从多个角度展开,比如,可以(1)把法律主体作为拓展的依据,从律师、法官、检察官、公民等主体的角度设计法治的未来发展;(2)以部门法作为法治拓展的对象,从刑法、民法、行政法、诉讼法等专业领域研究确定法治的发展;(3)从法治战略的角度,从法治社会、法治国家、法治政府建设研究法治拓展的战略实施问题;(4)以法律实施的环节为标准,从立法、执法、司法的角度来设计法治拓展。总之,只要是把法治引向(广度和深度)发展都可以视之为法治拓展。法治拓展有两个前提:一是法治建设已经开启,还要继续表达对法治建设的真诚。如果法治建设没有开启就不存在进一步拓展的问题;如果不够真诚,也没有必要拓展法治。无论是“推进”还是“演进”的法治发展模式都需要法治在各个领域不断地拓展。
  二是不满足于法治建设的现状,还要继续深化、推进法治中国建设。法治拓展的命题表达的是对法治建设的战略定力以及对法治未来的信心和决心,因而首先要搞清楚,法治建设的现实状况,只有这样才能明确法治今后要往哪里拓展,找到具体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明确法治拓展的方向,制定法治发展进步的措施。法治拓展是实施法治战略的重要环节。战略是一系列或整套的决策或行动方式。[1]战略就像导航仪,虽然有时候显得不合时宜,但恒久坚持就会产生积极的效果。战略分为三个层次:总体战略、业务战略和职能战略。就实现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目标来看,法治中国战略是总体战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是总体法治战略的指导思想;法规清理是运用立法技术推进法治建设的具体方法之一;从动态的角度看拓展法治,还需要把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贯彻到执法、司法等领域。
  一、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
  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是法治战略实施的重要措施,也是法治拓展的理念与指导思想。就像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的指导性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所说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灵魂”。在法治建设问题上,价值观的不统一会给法治事业带来无穷的问题。价值观是我们决策的宏观理由,然而,在这一问题上,人们的思想存在矛盾的状态。这里,有两个方面的问题值得注意:
  一是需要注意到在各种价值之间存在竞争关系,因而各自理解的价值“核心”,可能是不同的价值。在具体的语境之中,有人认同民主至上;有人相信平等最为重要;有人认为不自由毋宁死;有人认为为了实现秩序,自由、平等、民主都可以牺牲,等等。这种现象的出现,是由于价值命题与描述性命题不一样的地方。价值命题由于带有较强的主观性,因而很难确定普遍认可的核心价值。这使得人们在价值追求方面可能会出现张力。然而,就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来说,其所进行的不是价值之间重要性的比较,也不是研究价值之间的冲突,而是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衡量当下法治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是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为抓手拓展法治。当然,要在深度和广度上拓展法治,也需要我们根据中国法治建设的实际需求,认真研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之间的竞争关系,进而确定哪些价值属于优先发展以及哪种价值优先的问题。
  二是与公正、自由、平等、民主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形成竞争关系的不是价值之间的冲突,而是人们对法治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还没有足够的认同。在法治问题上目前盛行的是不讲价值目标的法律工具主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不彰与人们对法律的实用主义姿态有关。[2]本来,法治是实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工具。可是人们在认同法律、法治工具性的时候,忘记了法律、法治上负载的价值。相信法律、法治无非就是工具,却没有发现纯粹工具论的危险。人们发现,“在就社会利益的问题上形成尖锐对立的场合下,当法律被看作是强有力的工具的时候,社会中的个人或团体都会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努力地依靠制定法律;去填写、解释、操控以及利用法律去服务于他们的目标。这就会形成在法律框架内或通过法律产生一种霍布斯式的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战争状态”。[3]目前,法治工具主义盛行,有人认为法治是实施阶级统治的工具,是管理的工具,而有些人则法治认为是捍卫权利,并运用法律和权力进行斗争的武器。在这种思维方式之下似乎每一个人都是为利益而战斗的战士。在斗争哲学、工具论的思维方式之下,法治失去了平和、理性和说理的色彩。与其他的不择手段的斗争方式比较,运用法律武器的斗争似乎只是提升了文明化程度。
  法律工具主义盛行更加彰显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的重要性。法治最主要的价值就是避免斗争思维对社会生活的深度介入。当法律成为纯粹的工具以后,就会丢掉其中蕴含的民主、自由、平等、秩序、和谐等价值。如果非要说法律是武器的话,那么,在法律这个武器之上应该有自由、平等、民主、人权以及公正价值的导航。在当今中国法治建设过程中,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意义重大。
  第一,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为指导清理、废止现行法律法规中的不正当的规定。《意见》指出:“有的法规和政策导向性不明,针对性、可操作性不强,保障不够有力;一些地方和部门在执法司法过程中存在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求不符的现象;部分社会成员尊法学法守法用法意识不强,全民法治观念需要进一步提高,等等。”确实,在现行法律规定中,有一些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内容,因而,我们可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作为指导思想,寻找发现一些具体的法律规定中一些不尊重人权、对不同人群的歧视性条款,不平等条款、不尊重人的尊严的条款,等等。对这些法律法规可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作为废除、修改法律的依据,也可以在司法中可以作为解释法律的理由。
  第二,在法治建设中融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克服片面的法律工具主义有积极意义。“法律工具主义思维方式的传播有一种破坏法治潜在力量。”[4]因而,需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来矫正。法治是工具并不是一个错误的判断,但是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法治工具主义观点目前已经得到了普及,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或者说没有价值引领,则可能导致一个可怕的境地。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公正等,既是法治的普遍价值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也是实现法治秩序的有效“工具”。如果离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纯粹的法律工具主义可能导致法治的失败。因为工具主义所暗含的斗争哲学,与法治所提倡的平和、理性的思维方式或行为方式有很大的差别。在为权力(权利)而斗争会成为官民行为的信条以后,就会出现权利或权力的绝对化。而绝对化思维一旦出现,就很难在权利与权力之间形成平衡。而法治主要就是在这两者之间形成平衡关系。为保障法治限权功能的发挥,我们需要以一种更加积极的纠纷处理方式。在法条主义基础上融进价值引领就是一种很好的方法。法治的进步,既需要斗争思维,也需要平和、理性的行为方式。法治是社会进步的改良方法,不需要过度的斗争思维。
  第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是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战略措施。要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就需要处理好官与民、官与官、民与民之间的矛盾冲突。在三类矛盾的核心其实就是利益冲突。利益冲突的解决主要是平衡、协调利益分配,但利益的分配不是简单地在主体间确定比例关系,而是需要运用价值来平衡利益关系。没有价值作为利益分配的理由,无论如何确定利益的比例关系都会引发人们的争论。为了国家和社会的长治久安就需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指导处理权力与权力、权力与权利、权利与权利之间的关系。[5]从《意见》中我们看到,当前,已经意识到了平等价值的重要性,因而要求“加快完善体现权利公平、机会平等、规则公平的法律制度,依法保障公民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平等问题是法律价值中的一个重要方面,所有矛盾关系的处理都需要讲究平等。2014年皮尤研究中心的“全球调查项目”就“全球最严重的危险”问题展开调查,结果发现在美国和欧洲,“对不平等的担忧压倒了其他所有的危险”。[6]在中国,人们对诸多价值认同度较高的也是平等。诸多领域的不平等是法治拓展要解决的关键问题。国家的长治久安需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三个方面拓展法治。而法治拓展则需要在平等、自由、民主、公正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指导下开展。只有这样才能在权力与权力、权利与权力、权利与权利之间建立平衡关系。
  二、建立动态的法规清理机制,以制度规范完善为抓手拓展法治
  制度规范的完善是法治拓展的重要内容。大国崛起不仅需要道义、军事、经济的支撑,还需要制度的支撑,但制度建设是一项长期的任务,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制度完善的过程不仅包括对法律的废、立、改、释,还包括需要不断地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然而,由于我们长期不重视法律法规清理,因而法律法规的废、立、改、释等项工作,赶不上法治发展的要求,出现了法律滞后、法规打架、法律规范冲突等问题。随着法律越来越多,法律清理的常态化已经成为必须。我们虽然有了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但是这一体系是在近40年的改革过程中形成的,很多法律法规是社会转型的产物,带有明显的过渡性特征。很多规定只是适应了当时改革的实际需要,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有很大差距;很多制度规定只注意关注管理的方便,而没有贯彻以人为本;很多“暂行”规定、条例、办法,一“暂行”就几十年。有一些法律,比如,1958年制定户口登记条例,计划生育条例、工伤保险条例等,已经成为普遍诟病的法律。许多社会救济措施依然用户口进行管卡压的方式不符合公平正义的法律价值。
  因此,进行法规清理是维护国家法制统一的内在要求,是法治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拓展法治的方法路径。无论在行政审批领域,还是在其他领域,法律清理已经成了法治建设的重要命题。“法律清理的目的,是通过有关机关对相关法律的梳理和整理,对这些法律的效力重新加以确定,或继续使用或加以修改适用或加以彻底废止。”[7]法律清理有多种功能,如摸底功能、审查功能、建议功能、分析功能、编纂功能、总结功能等。然而,在以往的法律清理研究中,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学者们比较重视法律、法规之间的冲突,注重对清理技术的研究,而对法律价值在法律清理过程中的指导意义关注不够。《意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870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