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保护几个问题的法学理论分析
【英文标题】 Legal Analysis on Some Problems Related to the Right of Land—contractor of the Countrywomen
【作者】 韩小兵郑玉顺李玉子杨玉【作者单位】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律经济学【中文关键词】 妇女;土地承包权;法律问题
【英文关键词】 women;the right of land—contractor;legal problems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3)05—0002—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5
【页码】 2
【摘要】 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问题既涉及到妇女权益的切实保障,也涉及“三农”问题的彻底解决。从法学理论的角度出发,通过分析阐述我国农村土地承包权的物权法律性质及其特点,着重探讨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从权利的取得、权利的分割、权利的继承到侵权救济等诸环节所面临的突出问题及其解决措施,阐明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保护所具有的合法性、公平性和可操作性,为广大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的法律保护提供理论武器。
【英文摘要】 The right of land—contractor of the countrywomen not only is related with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right of women,but with the solution of“the three Agriculture problems”.This article attempts to analyze the legal attribution and character of the right of the leasehold of China country land from the point of legal theory.The article is aimed to discuss the outstanding problems related to the acauisition,division and succession of the right of land—contractor of the countrywomen and take a step towards resolving those problems.The article is aim intended to clarify the validity,equity and enforceability of the safeguard of the right of land—contractor of the countrywomen and provide the theoretical method to guarantee the right of land—contractor of the countrywomen implement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100    
  
  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等各方而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这一宪法原则已成为我国保护妇女权益工作的基本准则,并且是我国维护和保障基本人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占全国妇女人口比例相对较大的农村妇女权益的保障更是重中之重,其中妇女土地承包权的保护又是当前相对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据调查显示:土地二轮承包中,仍有少量农村妇女不能平等分到土地,无法取得土地承包权;一些农村妇女因结婚、离婚、丧偶或国家征地等客观事实发生而丧失土地承包权;也有部分妇女不能实现对土地承包权的继承权;还有部分农村妇女就土地承包权所行使的诉讼权利得不到切实保障等[4]。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问题的解决与否,不仅直接关系到农村社会的发展与稳定问题,也是关系到党的十六大所提出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能否顺利实现的问题。彻底解决这一问题应该是多视角、多途径综合进行。本文主要从法学理论的角度分析阐述农村妇女在土地承包权保护上具有的合法性、公平性和可操作性,为广大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的法律保护提供理论武器。
  一、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保护的国内法律依据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比以往任何历史时期都更加重视妇女权益的保护。随着我国依法治国战略的实施,各项工作法制化进程的加快,有关妇女土地承包权应受平等保护的法律规范已开始体系化,具体表现在:
  1.宪法中的相关规定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是其他各级立法的依据,在法律体系中居于最高地位。一切法律、行政法规、规章都必须遵循宪法的基本原则,更不得与宪法相抵触。《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82年12月4日通过实施,1988年第一次修订,1993年第二次修订)第4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等各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该项规定为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的法律保护奠定了根本法的基础。
  2.法律的相关规范
  法律是指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行使国家立法权,制定和修改的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属于某方面基本制度的法律规范。法律是宪法原则的具体化,并不得与宪法原则相违背。由于这类法律规范直接规定国家某一方面的基本制度,其重要性可见一斑。其效力范围及于全国,在法律体系中的地位仅次于宪法。下列来自于一般法或者特别法的法律条文从多个角度为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的保护提供了基本法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1987年1月1日实施。以下简称《民法通则》)第10条规定:“公民的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1992年9月1日实施。以下简称《妇女权益保障法》)第28条规定:“国家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财产权利。”第29条规定:“在婚姻、家庭共有财产关系中,不得侵害妇女依法享有的权益。”第30条更进一步规定:“农村划分责任田、口粮田等,以及批准宅基地,妇女与男子享有平等权利,不得侵害妇女的合法权益。妇女结婚、离婚后,其责任田、口粮田和宅基地等,应当受到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1980年9月10日通过实施,2001年修订。以下简称《婚姻法》)第39条第2款规定:离婚时,“夫或妻在家庭土地承包经营中享有的权益等,应当依法予以保护。”
  将于2003年3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以下简称《农村土地承包法》)第6条规定:“农村土地承包,妇女与男子享有平等的权利。承包中应当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侵害妇女应当享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第30条还具体规定:“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妇女离婚或者丧偶,仍在原居住地生活或者不在原居住地生活但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第45条更明确规定:剥夺、侵害妇女依法享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3.相关规章
  规章是指由国务院各部、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审计署和具有行政管理职能的直属机构,根据法律和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在本部门的权限范围内制定的,属于执行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的规范性文件。它使法律和行政法规具体化,具有可操作性。这一层次立法的完善可以使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的保护措施具体明了。
  例如,2001年由全国妇联、中宣部、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农业部、文化部、卫生部、国家计生委、国家工商总局联合发布的文件《关于建立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协调组的意见》是其中最具代表意义的规章。
  上述法律规范通常被概括称为宪法和法律。综上所述,我国有关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的保护已有了较为充分的宪法和法律依据。从法律规范的对象效力范围看,既有一般法也有特殊法;从立法层次上看,已具有我国《立法法》所规定的自根本法到法律、规章等从高至低不同级别效力的相关规范,即虽不完善,尤其是欠缺行政法规这一重要层次,但初步形成了相关法律体系。这为我国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的保护提供了最具强有力的手段。这是由宪法和法律本身的性质决定的。因为宪法和法律是享有立法权的国家机关依照其立法权限制定的、体现统治阶级整体利益的、以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社会成员必须一体遵守的行为规则。同时随着我国法治化进程的发展,这些规定也为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的保护提供了最具权威性的保护依据。我国《宪法》第5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除此之外,我国对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的保护还有与法律相辅相成的政策依据。所谓政策是指“国家、政党为实现一定历史时期的路线和任务而规定的行动准则。”{1}
  我国政府制定并发布的《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01—2010年),确定了2001—2010年妇女发展的总目标和主要目标,是中国妇女权益保障进一步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它从我国的基本国情和妇女现状出发,充分考虑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行动纲领》提出的妇女发展12个重要领域,借鉴世界其他国家制定妇女发展规划的做法,根据我国妇女发展迫切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和2001—2010年的可持续发展,确定了6个优先发展的领域,其中第一个领域即妇女与经济。在该领域中的第一个主要目标就是“保障妇女获得经济资源的平等权利和机会”,在相关策略措施的第一项——国家宏观政策中提出:“确保妇女平等获得经济资源和有效服务。主要包括获得资本、信贷、土地、技术、信息等方面的权利;农村妇女享有与居住地男子平等的土地承包权、生产经营权、宅基地分配权、土地补偿费、股份分红等权利。”
  2001年5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的《关于切实维护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益的通知》,显而易见,这是一项典型的、专门性的、全面而又权威的政策文件。
  政策和法律是不同范畴的概念,各有其不同的作用和功能,二者不能混淆,特别是与宪法和法律相比,政策不具有立法的严格程序和国家强制力,但有其独到的灵活性,更能够及时反映社会生活的变化。在我国,我们强调二者的协调并存,党和政府的政策是制定国家法律的依据,法律适时地将党和国家的政策具体化、体系化、稳定化,并赋予其国家强制力。他们从不同的角度为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的保护提供了根据。
  二、农村土地承包权的概念、性质和特点
  本文所论及的农村土地承包权,实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简称。《民法通则》第80条第2款首次在法律中使用了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概念。该款规定:“公民、集体依法对集体所有或者国家所有由集体使用的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我国首部专门规范农村土地承包权的法律《农村土地承包法》1条开宗明义地指出:“为稳定和完善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维护农村土地承包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促进农业、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村社会稳定,根据宪法,制定本法。”第3条第1款明了地规定“国家实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制度。”前述已援引过的第6条更直接使用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这一术语。此外,该法第10条也是例证之一:“国家保护承包方依法、自愿、有偿地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可见,土地承包权是指农民通过承包方式进而获得对农村土地的经营权。
  从以上例证和概念出发,我们不难看出,农村土地承包权的核心是在国家、集体对农村土地的所有权性质不变的前提下,通过发包、承包方式,将该土地的使用权在较长时期内让渡给农民,使农民因此获得了维持农业生产的最为重要的经济资源——土地的使用权。
  农民通过承包方式所获得的土地使用权究竟属于何种性质的权利?从现行的立法及学术研究出发,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土地承包经营权是一种财产权,法学理论中通说为物权。理由之一:在我国首次使用土地承包经营权这一概念的民事基本法——《民法通则》将其规定为财产权利。土地承包经营权被规定在《民法通则》第五章“民事权利”中的第一节“财产所有权和与财产所有权有关的财产权”当中。显然,从前面论述的概念中已经可以得知土地承包经营权绝非土地所有权,理所当然地只能属于另~类财产权,即“与财产所有权有关的财产权”。理由之二:我国首部专门规范农村土地承包权的法律——《农村土地承包法》中规定的承包方拥有的主要权利包括:对承包土地的使用权、收益权,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其他方式的流转权及继承权等,这些重要的权利无疑都是财产权的权能。理由之三:在学术界“大多数学者认为,土地承包经营权应当作为物权对待。”{2}正在制定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也采纳了此种观点。这种财产权在学理上可归类为传统民法理论中的“用益物权”。所谓用益物权,是指非所有人所享有的对物的使用和收益的权利,它着眼于财产的使用价值{2}。对于作为农民的承包方来说,其所取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正是如此。
  在农村土地承包权的财产权性质确定之后,我们还有必要全面分析阐述农村土地承包权与一般意义上的财产权相比所具有的特殊性。充分了解这些特殊性,有助于我们有针对性地研究在农村土地承包权方面妇女权益保护的法律对策。我国的农村土地承包权,可以说是“中国民法上的一个新型的财产权利”{3},笔者认为其所谓“新”或称为特殊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权利主体的地域特定性。法律规定,家庭承包的承包方应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权依法承包由本集体经济组织发包的农村土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和非法限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承包土地的权利。反言之,非农户不得享有土地承包权,非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农户也不得在该地域内承包(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承包后居住地域发生变动的除外)。而农村妇女则符合获得农村土地承包权的条件,具有完全的主体资格。同时,正是权利主体的地域特定性使农村土地承包权与其他国有土地使用权等用益物权区别开来。
  第二,权利客体的用途特定性。农村土地承包权的设立是以促进农业、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村社会稳定为目的,是以农户依法获得的农业用地的使用权和收益权为核心内容的。与此相适应,法律规定承包方有义务维持土地的农业用途,不得用于非农建设。对以农业劳动为主要生存方式的农村妇女而言,她们对土地承包权的需要恰恰与这一权利客体的特定性用途要求高度吻合,因此,妇女的土地承包权理所当然地应当受到法律的特别保护。权利客体的用途特定性使农村土地承包权与同属用益物权的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区别开来。
  第三,权利的准按份共有性。“所有权以外的财产权,当为数人共同享有的情形,称为准共有。”“准共有的类别,可就其按份还是共同的关系来确定其为准按份共有与准共同共有。”{4}我国法律规定土地承包主要采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而且实践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辞海·缩印本(Z).上海辞书出版社,1979.1465.
{2}王利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讲座第二十二讲——物权法律制度,互联网资料.
{3}杨立新.论我国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缺陷及其对策——兼论建立地上权和永佃权的必要性和紧迫性(J).河北法学,2000,(1).
{4}江平.高等政法院校法学主干课程教材·民法学(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393,387.
{5}中改院.西部农村土地制度和妇女权益——12省(区、市)农村综合问卷调查分析(摘要),互联网资料.
{6}郑立,王作堂.民法学(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15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10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