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南警察学院学报》
公安机关网络形象优化研究
【英文标题】 A Study on the Network Image Optimization of Public Security Organs
【作者】 杨亚强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管理学{专业2015级硕士研究生}
【分类】 公安管理法【中文关键词】 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网民评介;优化
【英文关键词】 public security organs;network image;optimization
【文章编码】 2095-1140(2017)02-0065-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2
【页码】 65
【摘要】

当前,网络形象已成为组织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安机关的网络形象亟待优化。分析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的形成机理,对公安机关的网络形象进行定位,对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的现状进行考察,从内、外两方面分析了影响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的原因,提出常态下和非常态下优化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的对策。

【英文摘要】

At present, the network image has become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organization image. The network image of the public security organs need to be optimized.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formation mechanism of the network image of the public security organs, the positioning of the network image of the public security organs, introduc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network image of the public security organs, analyzes the reasons affecting the network image of the public security organs from both inside and outside, and optimizes the network image of public security organs under normal state and unusual stat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6329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自媒体时代加速到来,公安机关所面临的的网络环境也在发生深刻变化,此外,转型期社会矛盾的复杂化与多元化,公安机关警务活动量的不断增加,使得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成为新媒体时代网络环境中的焦点。由于当前网络环境的高度透明性,民警行为的些许失范都会导致网络涉警舆情,一旦处理不当,极易造成病毒式传播,严重危及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的形象。可以说,网络形象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公众形象,因此,研究如何有效地建构公安机关的网络形象,树立人民警察良好网络形象,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的形成机理
  公安机关网络形象,亦称警察网络形象,指的是网民对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的网络行为在网络舆论环境中的总体评价。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的形成,是一个闭环的动态过程,其中包括四种要素,分别是:公安机关的网络行为、网络舆论环境、网民个体、网民评价。其形成机理为:公安机关的网络行为作为输入端,输入网络信息,引发网民围观与评价;网民在作出评价的同时,要受到网络涉警舆论环境与网民个体的影响;网民评价会反作用于公安机关,收到反馈后,公安机关会调整优化自己的网络行为。周而复始,形成了一个输入→影响→输出→反馈的闭环动态系统。
  (一)公安机关网络行为
  公安机关的网络行为可以分为主动网络行为和被动网络行为两部分。前者指的是公安机关的信息发布、警民互动、提供在线服务等网上行为。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互联网已成为当今社会的基础设施之一,公安机关主动顺应时代潮流,将以往许多线下的警务活动转移到了线上,自然会产生网络行为。例如,北京市公安局2010年开通的的官方微博“平安北京”,目前拥有1195万粉丝,已成为北京市公安局的网上资讯发布载体、群众工作窗口、警民沟通桥梁。后者指的是公安机关的现实行为被动“触网”以后,上升为网络行为。此种网络行为,并非公安机关主动为之,而是公安机关的某种现实行为,被网友以帖子、视频等形式发布到网络上,即公安机关现实行为的被动网络化。在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的当下,公安机关执法执勤等警务活动极易上升为网络行为。例如,微博、门户网站等网络媒体上经常出现交警查处酒驾的视频,并且以酗酒者胡搅蛮缠、闹事、恶意袭警等情形居多。
  (二)网民评价
  网民评价可以分为直接评价和间接评价两部分:直接评价可分为对公安机关网络行为的直接评价和对现实行为的直接评价。前者针对的是网络行为,例如,网民登陆公安网站,浏览公安微博、微信,与民警互动沟通后,在网上或批评或表扬,形成自己的评价。后者针对的是现实行为,例如,交警对车辆违规停放作出处罚,车主表示不满,在网上发帖,形成自己的评价。间接评价是指网民在网上获取信息、沟通交流、观点碰撞的过程中,间接获知一些涉警信息,并据此对公安机关网络形象予以评价。间接获取信息往往伴随着信息失真,因此,网民对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的间接评价可能与真实情况有所偏差。
  (三)涉警网络舆论环境和网民个体
  涉警网络舆论环境对网民评价有重要影响。现实生活中的一言一行要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网络世界同样如此。一起涉警事件发生后,部分网民的“跟帖评论”“围观吐槽”等行为并非出于对真实情况的了解,而是当时的网络舆论环境使然。例如,盲目相信某些所谓的“网络大V”“公知”的观点,或者盲从于多数网民的观点,即所谓的“羊群效应”。
  网民个体对网民评价有根本影响。一个人能否作出客观合理的评价,与其自身的受教育程度、独立思考能力、知识宽度、性格喜恶有很大关系。康德曾说过,愚昧的人之所以区别于聪明的人,根本在于他不具有判断力{1}。
  群体动力理论认为,网络受众的行为是网络受众的心理和网络受众所在的环境相互作用的函数,如图2所示。
  因此,涉警网络舆论环境与网民个体对网民评价的影响不是分立的,而是相互作用于网民评价。
  二、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的定位
  研究公安机关网络形象,首先要对其进行定位。一般来说,形象定位,就是找出并确定形象主体在相关公众心目中区别于其他形象主体的形象特色或个性。本文认为,公安机关的网络形象定位如下:
  (一)公开透明
  公开才能公正,透明方能清明。公安机关作为政府的职能部门,要自觉接受网民和社会公众的监督,始终确保“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只有这样,才能切实维护公安机关的公信力。实践一再证明,在网络高度透明化的今天,政府部门任何形式的“遮遮掩掩”,只会导致更加负面的网络舆情。因此,公安机关应主动顺应时代潮流,积极“触网”,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打造阳光透明的网络形象。
  (二)高效便捷
  互联网之所以能成为一个社会的基础设施,主要在于其信息传播的高效与便捷。公安机关网上信息发布、业务办理、警民沟通等网络行为,应以高效便捷为基本原则,如果延续以往那种“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负面形象,打造良好网络形象则无从谈起。在社会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公安机关网上业务办理要多为公众着想,尽可能精简流程、节约时间、便民利民。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三)平等真诚
  公安机关在网上开展群众工作或办理业务时,要树立一种平等意识,民警和群众都是网络空间里的参与者,没有身份与地位的区别。面对负面舆情,要耐心引导、开诚布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良好的网络形象需要网民的信任,而信任建立在平等真诚的基础上。
  (四)规范法治
  作为纪律部门,公安机关始终要以严谨规范的形象示人,无论现实生活中还是网络空间里。作为网络空间的管理者,公安机关必须成为规范使用网络的榜样,展示开放包容、文明理性的形象。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同样需要法治的规范,公安机关要努力成为网络环境中法治的践行者与倡导者。
  三、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的现状
  近年来,各级公安机关越来越重视网络形象的建设,积极推动官方网站以及微博、微信为代表的微警务平台的构建与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例如,“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官方微博仅三年时间粉丝数就破千万,目前拥有2980多万粉丝,粉丝数量在国内政务微博中居首,多次入围“全国政务十大微博”。其拓宽了跟网民互动的渠道,延展了与民众沟通的路径,从单向度发布型,转变为问政型、服务性平台,从着眼于打击犯罪,到服务内容更多样化,既顺应了网络化语境下警民沟通的需要,也增进了警民互动与互信。但是,公安机关网络形象建设的过程中,仍存在一些问题与不足,尚需进一步优化。
  (一)网络平台开发不足
  主要问题有:一些公安机关的官网建设不完善。具体表现有:信息长期不更新,被网民戏称为“僵尸网”;内容多是日常工作、会议等信息披露,网民很难得到实质性的帮助;栏目编排不合理,信息太过庞杂,找到所需信息费时又费力。公安微博、微信质量参差不齐。一些公安机关盲目跟风上线了官方微博、微信,却不注重后期的维与运营,沦为“花架子”。据统计,{3}公安政务微信中“僵尸账号”的比例大概有三分之一。此外,一些公安微博、微信发布信息不及时。一些涉警事件发生后,公安微博不能在第一时间披露相关信息,从而失去了网络舆论的主动权,给了不法之徒歪曲事实、恶意炒作的可趁之机。
  (二)信息公开质量不高
  公安机关的官网、微信、微博,作为提供在线服务的窗口,开展群众工作的桥梁,信息公开应做到及时实用、高效便捷。笔者在浏览了一些公安网站、微信、微博后发现,官方报道类的信息多,民生服务类的信息少。有限的民生服务类信息,也不能做到及时实用、高效便捷。这反映了一些公安网络平台仍是单向发布信息,缺乏服务意识。同时也说明,公安机关的网络形象平台仍有很大的优化提升空间。
  (三)网络语言使用欠妥
  一是网络语言使用不规范。公安机关要始终保持严谨规范的形象,网络用语同样如此。个别公安机关和民警为了追求传播效果,过多地使用流行网络用语,活泼中失去了严肃性。公安机关在网络上发布信息,即代表着官方表态,规范性是第一要求,如果网络流行用语使用不当,可能会被网民过度解读,酿成负面舆情,这种情况在实践中屡屡出现。二是网络语言格式化。公安机关要打造网络形象,网络语言就要“入乡随俗”,学会在网络语境下准确表达。但一些公安机关的网络用语却是现实语言风格的简单移植,出现了长期为网民所诟病的“领导高度重视”“严肃追究责任”“责成有关单位”等格式化的公文用语,引起公众反感。三是网络语言官僚气息浓厚。公安机关网络形象建设应以贴近民生服务为基本导向,以满足公众需求为目标,相应的,网络用语应力求简朴真实、通俗易懂。但一些公安网络平台的语言风格呈现出居高临下、发布命令、指挥工作的态势,不够“接地气”。
  (四)警民互动交流不够
  一是公安机关网络平台的互动渠道开发不足。一些公安网络平台尚未开通警民互动栏目,只限于单向发布信息,不支持双向交流。一些公安网络平台设有“在线咨询”、“警民互动”、“局长信箱”、“投诉举报”等渠道,但空有其表,沦为“面子工程”。二是公安机关与网民的互动效果不佳。一些涉警事件发生后,不能及时回复网民关切,或者回复内容避重就轻。对于网民的在线咨询或反映的问题,一些公安网络平台推诿扯皮,出现了“踢足球”现象。
  四、影响公安机关网络形象的原因
  (一)公安机关自身的原因
  1.公安机关对网络形象重要性认识不足。一些公安机关囿于传统的管理理念,将网络平台视为传统媒体,尚没有认识到网络形象之于组织形象的重要性,没有认识到负面网络形象的破坏力,甚至认为网络形象可有可无。公安网络平台背后没有长效的管理制度保障。一些平台的运营只是出于民警的个人兴趣,时而“活跃”,时而“荒废”,缺乏制度约束。此外,公安机关并未将网络形象纳入队伍建设的范畴中,缺乏网络形象建设的统一规划与通盘考虑。
  2.公安机关与网络媒体沟通不到位。大部分公安机关都与传统媒体建立了良好的互动关系,但与网络媒体的沟通交流还很不完善。部分公安机关“忌惮”于网络信息传播的不可控性以及网络负面舆情的破坏力,在与网络媒体打交道时,怀有“戒备之心”,做不到开诚布公。这也直接导致涉警危机事件发生后,公安机关不是积极主动地与网络媒体互动,披露案件进展,公布事实真相,而是选择性地发布信息,有利的话多说,不利的话少说或不说,造成了网民对公安机关的误解与不信任。
  3.网络形象建设人才缺乏。不论是公安网站的搭建与设计,还是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微警务平台的维护与运营,都需要人才支撑。例如,许多公安机关经常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信息、通报案情,这对语言运用能力有很高的要求。过于规范的话,网民没兴趣,不利于传播;过于诙谐的话,不符合公安机关的形象,容易被过度解读。这就需要专业的文字编辑人才来拿捏分寸,做到严肃又不失活泼。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公安机关通晓计算机技术与网络运营的人才本身就匮乏,能够从事网络形象建设的更是少之又少。
  4.公安机关的现实行为映射为网络形象。随着智能手机的广泛使用,公安机关的现实行为极易被网民传播到网络上,升格为网络行为。不可否认,现实中不文明、不规范的执法执勤行为,是公安机关负面网络形象的部分成因。派出所民警、交警、刑警等基层一线警种,任务繁重,工作压力大,在日常的警务活动中难免出现一些不文明、不规范的行为,一旦被网络化,容易成为一起网络事件,影响甚至危及公安机关的网络形象。
  (二)公安机关外部的原因
  1.网络媒体对公安机关失实报道引发负面效应。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使人们获取信息更加便捷,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同时,加速了自媒体时代的到来。自媒体时代的显著特点就是人人都可以成为信息的制造者,用户生成内容成为主流,网民的原创内容精彩程度甚至要高于正规的新闻报道。因此,每个人在网络空间里同时具有三重身份:信息接受者、信息传播者、信息制造者。网络用户可以将自己接受到的信息传播出去,也可以主动制造信息,见图3。
  网络媒体数量持续增加,彼此之间竞争愈发激烈,谁发布的信息更具话题性,谁就能吸引到更多的关注。一些网络媒体及网民个人为了制造“眼球效应”,违背道德原则,突破新闻底线,歪曲事实、肆意渲染、恶意炒作,甚至无中生有,不断制造“大新闻”,败坏了网络风气。“公安”“警察”具有天然的话题性,成为一些网络媒体关注的焦点。为了追求点击量,这些网络媒体倾向于负面新闻,杜撰了诸如“警察打人了”、“交警收受贿赂”、“围观民警无动于衷”等一系列失实报道,严重影响了公安机关的网络形象,破坏了公安机关的公信力。
  2.公众对公安机关期望值过高,导致心理落差较大。纵观世界各国的发展进程,民众对政府的要求越来越高,此外,由于历史原因,国内民众“有事找警察”的观念根深蒂固。公安机关作为与公众打交道最为频繁的政府部门之一,承载了过多的期望,但由于力量有限,不能满足公众的所有要求。部分群众因需求得不到满足,心理不平衡,选择在网上“发泄”,以期得到关注。例如,某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因案情复杂,取证困难,短时间不能结案,受害者家属在网上指责公安机关办案不力,引起网民围观,纷纷指责公安机关不作为,甚至认为公安机关有意包庇罪犯,成为一起网络涉警危机事件。
  3.公安机关承担过多非警务活动,易引发负面网络形象。公安机关是政府的职能部门之一,各级地方政府与各级公安机关是直接领导关系,实践中,一些地方政府利用行政权力,支配警力介入地方非警察职责的事务,往往是处理一些较为棘手而地方政府又束手无策的情形,这就无形中扩大了公安机关的对立面。承担过多非警务活动的后果是,公众把对政府的不满转移到了公安机关,而公安机关自然成为网民关注的焦点,直接导致“打的就是警察”、“扒了你这身警皮”等充满负面情绪的话语在网络空间里长期飘红,进而影响到公安机关的网络形象。
  4.网络管理制度尚不健全。互联网作为蓬勃发展的新兴行业,以其快速变革而著称,而网络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制度等建设相对滞后,目前仍处于摸索阶段。这就直接导致公安机关建设网络形象时无法可依、无章可循,缺乏规范性与科学性。例如,目前与公安机关信息公开有关的规范性文件有两部,分别是《

  ······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德]康德.判断力批判[M].邓晓芒,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249.

{2}闵政,林笛.公安微信如何走出“成长的烦恼”[N].人民公安报.2013-8-5.

{3}杜晋丰.公安机关网络评论员合法性及角色定位探析[A].王光.积极警务下的社会管理创新[C].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1:57-6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632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