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行政与法》
高校科研人员科技成果转化权和优先受让权问题研究
【英文标题】 On the Rights of Achievements Transformation and Priority Assignment In Universities
【作者】 刘群彦
【作者单位】 上海交通大学先进产业技术研究院{律师},华东师范大学{法社会学博士}
【分类】 科技法学
【中文关键词】 高校科研人员;成果完成人;成果转化权;优先受让权
【英文关键词】 university scientific research personnel; achievement completion person; achievement transformation right; priority assignment right
【文章编码】 1007-8207(2019)01-0124-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
【页码】 124
【摘要】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规定的成果转化权与《合同法》规定的优先受让权,是科研人员分别基于公法和私法应当享有的不同类型的权利。但在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实践中,两种类型的权利常存在适用混乱的情形,从而导致单位利益与个人利益的博弈,不利于国家科技管理法律的实施。本文建议科技或教育主管部门制订促进成果转化的指导性文件,从而厘清法律概念,强化法律知识普及,保证科研人员正确行使权利。

【英文摘要】

The rights of achievements transformation prescribed in the law on promoting transformation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chievements and the rights of priority assignment prescribed in the contract law are different types of rights that scientific researchers should enjoy respectively based on public law and private law. However, in the practice of the transformation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chievements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he two types of rights are often in a disordered situation, which leads to the confliction between the interests of units and private interests, and is not conducive to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anagement law. Based on the study of two types of rights through legal practice and empirical methods, this paper suggests the competent depart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r education to formulate the guidance documents to promote the transformation of achievements, so as to clarify the legal concept, strengthen the popularization of legal knowledge, introduce professional legal persons, and ensure researchers to correctly exercise their righ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7186    
  
  在国家“创新驱动”的政策环境中,《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于2015年10月经立法机关修订颁布。作为一部公法为主、私法为辅的科技部门法律,该法在赋予高校对科技成果具有自主处置权的同时,也再次明确了高校科研人员(以下简称“科研人员”)享有科技成果转化的权利。但是,由于立法技术的专业性和体系性,在缺乏科技行政机关指导意见的前提下,高校在成果转化的实践中往往难以厘清该法规定的科技成果转化权和《合同法》所规定的优先受让权的界限,从而导致科研人员的优先受让权遭受限制。这种情况不利于科研人员以科技成果开展创业活动,一定程度上也有碍于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的落实。
  科研人员科技成果转化权和优先受让权,对于落实科研人员借助科技成果创办企业,以科技成果转化方式促进产业进步和转型,进而对国家整体经济发展具有特殊意义。科技成果转化权和优先受让权混淆的局面之所以存在,是由于当利用财政资金设立的高校开展科技成果转让、作价投资等涉及到产权变动的转化活动时受到国有资产管理法律法规的限制。上海交通大学通过“完成人实施”措施赋予科技成果完成人部分成果权利的做法,值得进一步探索。在相关政策尚需继续探索的前提下,本文结合实践经验和案例分析,通过对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的转化权和优先受让权的梳理与研究,正本清源,以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一、科研人员是科技成果转化的主要担当者
  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前提是职务科技成果。我国《专利法》与《合同法》关于职务科技成果的认定,区分为以执行单位工作任务和主要利用单位物质技术条件两种方式。通常来说,利用国家财政资金设立的高校科技成果其资金来源有三种类型:国家针对科研项目财政资助资金、企业就合作项目所支付资金、基于科研人员自选项目由单位拨付的经费。就单位与企业合作项目来说,如果约定科技成果归属单位,则不存在科技成果归属高校的情况。其他两种类型的科技成果则应当归属于职务科技成果的范畴。在高校绩效考核的压力和“项目导向制”的环境下,财政资助的纵向项目和与企业合作的横向项目争取,仍然是科研人员的主要任务,因此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相对处于辅助地位,只有那些以应用性科技成果研究开发为主要方向的科研人员才会关注科技成果转化问题。就应用性职务科技成果转化的实施主体而言,科研人员作为科研项目的主要主体,其对科技成果的研发进度、可转化程度以及市场适应度最为清晰。通过科技成果的产业化过程为经济发展提供研究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等科技服务,也正是应用性科研项目的科研人员所追求价值目标。可见,科研人员是较为合理的科技成果转化任务主要担当者,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
  在国家和地方科技行政机关的支持下,部分理工类的高校和科研院所设立了技术转移中心、大学科技园、产业技术研究院等技术转移机构,以促进科技成果向不同区域进行转移和扩散,从而对科学研究服务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相对于科研人员的科技成果转化活动,当前高校内设的技术转移机构所承担的科技成果转化工作仍然处于辅助和从属地位。与此同时,在北京、上海、深圳等部分经济发达地区,经过政府十几年的培育和支持,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转移服务机构逐渐成长,并向高校等提供了一定数量的技术转移服务。
  可见,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担当主体包括科研人员、单位内设技术转移机构、社会中介机构等。科技成果转化的实践表明,高校在经费有限、人员不足、激励不到位、技术转移环境尚未完全形成等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单位内设技术转移机构尚还具备职业化和专业化的服务能力。社会中介机构则由于体制机制的限制,亦存在服务水平较低和服务能力不足的问题。因此,无论从科技成果转化的动力源上分析,还是科研服务社会的职责所在,抑或是高校的成果转化实践,科技成果转化任务的主要担当者仍然是科研人员。在这种前提下,高校以合理的方式将科技成果的权属赋予科研人员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正是自2018年以来,国家允许“探索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和长期使用权”的原因之一。
  二、科技成果转化权的法理分析
  高校科研人员的科技成果转化权是以职务科技成果的财产权为基础的,从职务科技成果的内在权利来考虑,科研人员作为自然人享有民事财产权利。通常意义上的科技成果所有权,是指包含在科技成果之内的与财产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相关的权利,科技成果转化权是所有权中处分权的重要内容之一。科研人员的科技成果转化权来源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第19条的规定。[1]笔者将结合该条规定的法律原理和精神进行分析。
  其一,科技成果转化权的属性。我国《立法法》第8条规定,民事基本制度由通过制定法律进行规范;《民法总则》第129条规定,民事权利可以依据民事法律行为、事实行为、法律规定的事件或者法律规定的其他方式取得。《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作为一种以公法为主私法为辅的法律,第19条允许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与科研人员通过协议方式赋予科研人员以科技成果转化权,即在不变更科技成果权属的前提下,科研人员可以依据协议约定从事科技成果转化活动。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科技成果转化权是由法律规定(并可以通过协议约定)而由主体取得的法定民事权利。
  其二,高校基于知识产权权属享有完整的科技成果转化权。我国《专利法》《软件著作权条例》等法律和行政法规规定,高校因取得专利、软件著作权、动植物新品种等权利而享有完整的知识产权。据此,高校享有知识产权的转让、授权许可、作价投资等科技成果的转化权。在以人才培养、教学科研等为核心职能的高校自身内设机构能力不足及社会中介服务机构专业化能力不强的前提下,尽管科技成果转化权是单位依法当然享有的权利,但因其开展有组织科技成果转化的条件尚不成熟,通过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转化权,充分发挥科研人员的科技成果转化的主观能动性,利用科研人员对科技成果熟悉的先决条件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则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第19条的立法宗旨所在。
  其三,科研人员依据协议享有转化权,并有权依照约定开展成果转化。《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允许高校、科研单位通过协议赋予科研人员以转化权,与当下科技进步的现实状态是一致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第19条规定,单位可以与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签订协议对科技成果实施转化。对于科研人员的这种权利,有人认为是等同于单位转化权的“平行转化权”。{1}笔者认为,该条规定科技成果转化权,在不变更职务科技成果权属和签署成果转化协议两个条件之下,是从属于单位科技成果转化权的有条件的附属权利。对于高校来说,科研人员依据协议开展的科技成果转化活动应包括转让科技成果、许可他人使用科技成果及以科技成果作价投资成立企业等方式。
  综上,科研人员依据《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的规定享有科技成果转化权,在其与单位签订协议的前提下,该种转化权等同于与单位的转化权。但是,在科研人员依照约定行使科技成果转化权的过程中,科研人员自身能否享有受让其“受托”转化的科技成果,也即科技成果转化权与受让权具有何种法律关系,这是实践中容易引起混乱的地方。
  三、科技成果转化权与优先受让权的竞合分析
  科技成果的优先受让权是指高校等单位在转让科技成果时,完成人在同等条件下享有优先受让的权利。我国《合同法》第326条规定了科研人员的优先受让权,即“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订立技术合同转让职务技术成果时,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受让的权利。”在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实践过程中,由于法律意识、经济环境、人员配置等因素的影响,导致科研人员应当享受的优先受让的权利“受到的损害日益严重”。{2}其主要原因是,当成果转化权与优先受让权同时在科研人员权利上交叉出现时,高校的管理人员会产生科技成果转化权“覆盖”优先受让权的概念。实践中,科技成果转化权与优先受让权交叉情形的发生,存在如下两种可能性:
  其一,科研人员未行使科技成果转化权的情形。民事权利的基本原则表明,自然人或法人对其享有的民事权利既有行使的权利也有放弃的权利,科技成果转化权作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规定的法定民事权利,完成人当然可以行使也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葛章志.权利流动视角下的职务科技成果[D].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6.

{2}陈震.关于职务发明人优先受让权的思考[J].中国科技论坛,2007,(03).

{3} 从科研能手到贪污嫌犯:一位清华教授如何跌入产权旋涡[EB/OL].财经网,http://news.sina.com.cn/c/nd/2017-07-13/.

{4}上海交大探索“先转后投”给教授自主权唤醒“沉睡专利”[N].解放日报,2016-10-31.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5}华东理工研究生死亡调查:导师的“工厂”[EB/OL].南方周末,http://survey.btime.com/dc_shendu/2016060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718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