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南海法学》
贩毒案件的证据审查
【作者】 陈小平
【作者单位】 海南大学法学院{刑法学博士研究生}、海南省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四级高级检察官}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毒品;贩毒;证据;审查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2
【页码】 51
【摘要】

贩毒案件具有证据收集难度大、证据单一、易灭失性、隐蔽性强,毒贩之间容易结成攻防同盟,互不供述,口供不稳定,翻供现象普遍等特点。在审查贩毒案件时应注意审查以下证据并根据其特点具体审查:抓获经过或破案经过说明;毒品、包装物、电子秤、剪刀、封口塑料袋、小汽车等物证;毒品检验报告等鉴定意见;电话通话清单、银行资金往来转账单据;现场勘查、指认、辨认笔录;证人证言;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检察机关审查时应加强对侦查机关证据收集的引导、监督。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0524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毒品犯罪呈愈演愈烈的态势。从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报道得知,全国检察机关在2013年批准逮捕毒品犯罪嫌疑人12万余人,批捕的毒品犯罪嫌疑人数和案件数同比分别上升21.8%和25.01%;受理移送审查起诉毒品犯罪嫌疑人数和案件数同比分别上升24.64%和27.44%;起诉被告人人数和案件数同比分别上升24.35%和26.57%。[1] “这组数字一方面显示了检察机关不断加大对毒品犯罪的惩治力度,另一方面也说明我国毒品犯罪形势十分严峻,执法司法部门打击毒品犯罪、开展禁毒工作任重道远。”[2]此后,毒品犯罪案件数仍然逐年上升。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报道,从2016年1月份到2017年5月份,全国检察机关共依法批准逮捕毒品犯罪嫌疑人168089人(139097件)、起诉192361人(157570件)。[3]近几年,笔者在司法实践中办理的毒品犯罪案件数相对其他犯罪案件明显增多,且许多属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显然,毒品犯罪案件数量不断攀升,形势逼人。作为司法机关,承担着打击毒品犯罪行为、依法惩治毒品犯罪分子的职责,同时也承担着依法保障权利的职责。为进一步提高贩毒案件的审查、起诉质量,准确认定案件事实和适用法律,笔者结合贩毒案件办理中遇到的证据审查实践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希求有助于办案实践。
  一、贩毒案件的证据特点
  (一)贩毒案件证据收集难度大,证据单一
  贩毒案件不同于普通刑事案件,没有具体的被害人和典型的现场,现场也一般留不下什么痕迹,也没有被害人的陈述和报案情况,定案的证据一般只有毒品买卖双方的言词证据及查获的毒品等,证据具有相对单一性。贩毒行为本身具有高度隐蔽性,通常是购毒者与卖毒者之间一对一的交易,且是瞬间交易,甚至是“擦肩而过”。除了现场缴获正在交易的毒品即人赃俱获的情形外,其他情形下主要靠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购毒者的证言来认定犯罪事实,而毒品犯罪分子往往拒不认罪,对未缴获到毒品的犯罪事实拒不承认。吸毒者由于害怕被强制戒毒,因此其一般也不愿意作证,证明其为了吸毒向毒贩购买了毒品。在两高《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及2013年1月1日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确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后,有些贩毒分子更是有恃无恐,任凭你如何攻心、教育,就是不开口,就是不承认,“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即使某些贩毒案件有吸毒人员的证言和犯罪嫌疑人的有罪供述等证据,但如果公安机关没有当场缴获毒品,一旦犯罪嫌疑人放进看守所被其他犯人“教育”后,就很容易翻供,整个证据链显得不牢靠。
  (二)贩毒案件证据具有隐蔽性、易灭失性
  随着毒品犯罪的发展,毒品犯罪的手段更具隐蔽性、多样性、智能性,毒贩更具反侦查能力。毒贩往往采取电话、短信、QQ、微信、见面等多种方式,与贩毒者、吸毒者进行单线联系,双方均隐瞒真实身份,使用绰号或假名,事先达成交易意向,临时确定交货地点和付款方式,甚至中途又更换交易地点或方式。有的毒贩藏匿毒品采用高度隐蔽的方式,甚至将毒品藏在人体内,有的采用人货分离的方式,使公安机关无法现场查获毒品与毒贩。
  毒品属于贩毒案件的主要证据之一,然而一般情况下毒品体积小,携带方便,且毒品系易消耗品,一旦被丢弃、吸食,就难以查获。实践中,有些毒贩一发现警察前来,便立即将毒品扔进厕所冲走,或扔进水池,让警察无法缴获到毒品。用于包装毒品的塑料袋等包装物、电子秤上的指纹、痕迹,若接触、流转的人或次数多,或保管不善,则很容易丧失比对、鉴定价值。如符某某、覃某某等人贩卖毒品案,在两人同居的家中提取到电子秤、点钞机等证物,但验钞机、电子秤上遗留重叠擦拭手印,手印特征不清晰、不完整,结果不具备比对、鉴定价值。
  (三)毒贩之间容易结成攻防同盟,互不供述,且其口供不稳定,翻供现象普遍
  由于贩卖毒品罪是重罪,国家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很大,毒贩深知贩毒风险大,甚至可能被判处死刑,故在实施贩毒行为时,都非常谨慎。毒贩一般对其觉得可靠的人才进行毒品交易,而且交易中也尽量用绰号、假名、行话。毒贩之间心照不宣,互相为对方保密,有的双方提前就商量好了应对司法人员查处的办法,有的即使被抓住也互不供述出对方,还有的即使供述出上下家也往往是绰号、假名,查无下落。另外,由于毒品犯罪利润高、风险大、刑罚重,毒贩往往进看守所受同监犯的“教育”后,容易翻供,或避重就轻。
  二、贩毒案件证据的具体审查
  (一)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或《破案经过》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抓获经过》或《破案经过》是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犯罪嫌疑人、查获毒品、破获案件的过程说明。《抓获经过》或《破案经过》说明往往可以反映出案件的由来、线索、侦查时间、抓获时间、抓获地点、抓获方法、抓捕时犯罪嫌疑人的表现、现场缴获的毒品、毒资、工具等物品情况。这些情况可帮助司法人员分析该案件的侦破是否自然,是否合乎规律,是否存在“特情”引诱,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是否可信,等。然而,实践中,有些侦查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或《破案经过》内容过于简单,反映不出抓获犯罪嫌疑人、破获案件的完整过程。在审查《抓获经过》时,首先要注意形式上的合法性审查,审查是否有办案人员的签名、单位盖章、出具日期等;其次审查是否详细载明了抓获犯罪嫌疑人的技侦手段、时间、地点、毒品种类、毒品数量以及抓获时的具体情形等细节。如莫某贩卖毒品案,侦查人员在拦截莫某停车检查时,其不管不顾,猛力开车冲开栏杆逃窜,最后在不远处的下一站被公安人员拦截抓获,从车上缴获大量毒品。莫某归案后始终否认其知道自己车上有毒品,否认自己是去售卖毒品。本来根据莫某开车逃跑的情节一般可推定其知道车上有毒品,但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只记载了抓获莫某的时间、地点及查获毒品的数量,却未记载莫某开车逃跑的细节。后来侦查机关为此补充出具了《抓获经过说明》,才进一步强化了其主观上明知的认定。
  (二)毒品、包装物
  毒品是贩毒案件的重要物证,对贩毒案件事实的认定能起到关键的作用。司法实践中就有不少案件因为关键证据——毒品未缴获而无法认定。侦查机关在将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时,因毒品系违禁物品,只移送查获毒品的照片而不移送毒品实物。因此,在审查案件时,要特别注意以下内容:一是卷内是否附有侦查人员拍摄的毒品照片;二是审查拍摄照片上的毒品种类、被查获时毒品的包装、分装情况等,与抓获经过、扣押物品清单、称量笔录、鉴定意见等记录情况是否一致。毒品的包装物,往往体现了毒品当时包装的状态、特征,可以起到印证卖毒者与买毒者之间陈述毒品交易细节的一致性,检验犯罪嫌疑人供述的真实性,也有助于避免因贩毒次数多、毒品种类多而出现张冠李戴的现象。如黄某贩卖毒品案,公安机关抓获黄某时,从其车上查获了毒品冰毒、麻古,这在抓获经过中已载明,案件移送起诉后,发现拍摄的照片中只有冰毒的照片,而没有麻古的照片,于是联系侦查人员,侦查人员称可能未拍摄麻古的照片,但由于毒品已被公安机关销毁,实物已不存在,另无其他证据证明,故只能认定黄某贩卖冰毒的事实,而无法认定其贩卖麻古的事实。
  (三)电子秤、剪刀、封口塑料袋、小汽车等作案工具
  贩毒分子在贩卖毒品的过程中,通常要用到电子秤、剪刀、封口塑料袋、小汽车等作案工具。电子秤用来称量毒品,剪刀用来分割毒品,封口塑料袋用于分装毒品,小汽车通常用来运送、交易毒品。在审查这些证据时,一是要注意审查这些证据的来源是否可靠、合法,是否有搜查笔录、提取笔录、扣押物品清单及照片;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上是否载有扣押的电子秤、剪刀、封口塑料袋、小汽车等作案工具,这些作案工具的数量、特征是否载明;笔录、清单是否有侦查人员、物品持有人、见证人签名,这些作案工具与照片上显示的是否一致,若有疑问,还可以向侦查人员询问了解当时搜查和扣押物品的情况。二要审查这些物品是否及时送往检验、鉴定、辨认。在有些贩毒案件中,侦查人员在毒贩嫌疑人的家里、临时租住处、制毒场所可以搜查扣押到电子秤、剪刀和大量的封口塑料袋,一般只要能认定这些物品系毒贩所有或使用,就可推定出缴获的毒品系毒贩嫌疑人用以贩卖,因为吸毒者一般不会专门购买并使用电子秤、剪刀等将毒品仔细、准确分割、称量后,并用大量的塑料袋进行分装,实行定量吸食。另外,可以根据查获的电子秤、剪刀、封口塑料袋证明毒贩嫌疑人贩卖毒品的主观故意。
  (四)毒品检验报告等鉴定意见
  毒品检验报告等鉴定意见是确定贩卖的物品是否是毒品、是什么种类的毒品、毒品的含量是多少的重要证据,是侦破贩毒案件必不可少的证据。在审查该类证据时,一要注意审查送检检材的来源是否充足可靠,是否符合法律及有关规定,与扣押物品清单、提取笔录是否相符。二要审查检材的保管和送检过程。检材是否单独保管,是否与其他物质混合,送检时间与案发之间的时间间隔等都要进行审查。因为如果时间较长,毒品的物理属性、化学属性,均可能发生变化。三要审查检材的取样是否合适,检材是否随机提取,是否具有代表性,且提取的检材样本数量是否能够合理代表被查获的物品。四要审查鉴定意见的形式,是否要件完备,是否有委托鉴定人、提起鉴定的事由、鉴定要求、鉴定过程、检验方法、鉴定人、鉴定机构及鉴定机构加盖的鉴定专用章与鉴定人的签名盖章,鉴定机构、鉴定人是否具有鉴定资格和条件,鉴定人是否具有回避情形,鉴定程序和方法是否科学,鉴定结论是否准确、科学等等。
  (五)电话通话清单、银行资金往来转账单据
  贩毒案件中,手机、电话机通常是毒贩之间相互联系的主要工具,银行也是他们之间经常进行毒资往来、转移的中介。在审查通话记录清单时,一要注意审查上下家、同案犯、主犯与马仔等人之间通话的时间、地点、时长、频率、次数、主叫还是被叫等,若二者在毒品交易的时段内通话尤为频繁,且在深夜、凌晨进行,这往往就可以推断出二者在联系毒品交易的事宜。二要注意审查通话清单记录与犯罪嫌疑人或证人关于毒品交易的通话时间、地点、次数、时长等的供述或证言能否相互印证,以审查供述或证言的真实性。三要注意审查通话记录可否作为案件补查证据的线索,以进一步查清案件事实。犯罪嫌疑人银行账户的资金往来情况,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其资金是否是毒资,还可以提供其上下线的线索情况。毒贩之间通常有大笔资金的往来,尤其是大宗买卖,若毒贩平时没有什么正常的经济收入,也没有做什么生意,却经常有大笔的资金出入,则基本可以判定该资金是毒资。
  (六)现场勘查、指认、辨认笔录
  毒品犯罪案件的犯罪现场有毒品交易的地点、查获毒品的地点、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地点等等。司法实践中,一些侦查人员往往不重视贩毒案件的现场勘查,认为没有多少线索及证据价值。然而,较好的现场勘查可以发现对认定案件事实有重要作用的证据,如,现场遗留的毒品、作案工具、脚印、毛发、烟头等等,若现场交易地点有摄像头,那更加为认定案件事实提供了有力的证据。现场勘查笔录还可以印证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或证人证言细节的真伪。犯罪嫌疑人的现场指认笔录,可以帮助侦查人员找到交易地点并进行现场勘查。辨认笔录及照片可以找出毒品的卖家、买家,可以将贩毒行为人直接连接起来,尤其对于那些使用假名、绰号的贩毒人员起到关键的链接作用。在对指认、辨认笔录审查时,应注意审查辨认的合法性、客观性、真实性,须审查辨认是否是在侦查人员的主持下进行,辨认前是否使辨认人见到辨认对象,是否有暗示、提示、指认嫌疑,辨认活动是否个别进行,辨认对象是否混杂在具有类似特征的其他对象中,辨认对象的数量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等等。
  (七)证人证言
  贩毒案件通常隐秘进行,很少有目击犯罪过程的证人。即使有证人,证人也基本上是吸毒人员、嫌疑人家人或者共同居住的人等。在审查证人证言时,应注意审查以下方面:证言的内容是否为证人直接感知,是其亲自看见还是道听途说;证言内容是否是猜测性、评论性、推断性的证言;证人与案件当事人、案件处理结果是否有利害关系;证言的取得是否合法,是否存在使用暴力、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手段取证的行为;有无违反询问证人应当个别进行的规定;询问未成年人是否通知其法定代理人或其他合适成年人到场;询问聋哑人或者不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的少数民族人员、外国人,是否提供翻译;证言笔录是否是在证人处于毒瘾发作、中毒麻醉状态的情形下形成;证人证言笔录是否经证人核对并签名捺印;等等。一般情况下,吸毒人员或有毒品犯罪经历的人,对毒品的性质、种类较为了解,相对于不了解毒品的公众的证言,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法小宝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052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