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边界与海洋研究》
“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仲裁案”中的海洋划界问题
【英文标题】 The Maritime Delimitation Issues in the Arbitration between Croatia and Slovenia
【作者】 高健军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
【中文关键词】 “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仲裁案”;海湾划界;领海划界;公海连接区;公允及善良原则
【英文关键词】 Arbitration between Croatia and Slovenia;delimitation of the bay;delimitation of the territorial sea;junction area to the high seas; ex aequo et bono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3
【页码】 18
【摘要】 “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仲裁案”法庭基于当事各方在独立前的官方行为划分了它们在皮兰湾内的内水边界,并适用“等距离/特殊情况规则”划分了它们彼此间的领海边界。另外,仲裁庭本着公允及善良原则裁决了斯洛文尼亚与公海的连接问题。仲裁庭在克罗地亚领海内划出了一个“连接区”并规定了以交通自由为核心的特殊制度。但仲裁庭对法律的解释和适用存在一些缺陷。
【英文摘要】 The Tribunal in theArbitration between Croatia and Slovenia delimited the internal waters within the Bay of Piran between the Parties on the basis of their official activities before their independence, and delimited the boundary of their territorial seas by applying the “equidistance/special circumstances” rule. Furthermore, the Tribunal decided ex aequo et bono the Slovenia’s junction to the high Seas. The Tribunal delimited a Junction Area within the Croatia’s territorial sea and determined a special regime focused on the freedom of communication. However, there are some defects in the interpretation or application of laws by the Tribuna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0477    
  一、引言
  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是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前南”)的两个共和国。1991年两国同日宣布独立。本仲裁有关双方间的陆地和海洋边界争端。[1]独立后双方就边界问题进行了多次谈判,但均未成功。[2]双方关于它们之间90%以上的陆地边界并无争议,而且同意应适用保持占有(uti possidetis)原则来解决。[3]关于海洋边界,双方需要划分皮兰湾(Bay of Piran)以及它们在亚得里亚海北部的领海边界。双方谈判中的一个关键议题是斯洛文尼亚与公海的连接问题。斯洛文尼亚属于地理不利国,其领海被克罗地亚和意大利的领海所包围。1975年“前南”(南斯拉夫)和意大利签订《奥西莫条约》(Treaty of Osimo),使用等距离方法划了一条长25.7海里的领海边界。[4]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独立后继承了该条约。斯洛文尼亚在与克罗地亚的海洋划界谈判中要求一条所谓的“公海走廊”(corridor of high seas),即海洋边界的划分“应确保斯洛文尼亚共和国的领水至少在一个狭窄的部分与亚得里亚海的公海相连”,并认为这事关其“重大利益”(vital interest)。[5]在双方2001年草签的《德尔诺夫舍克——拉昌协定》(Drnov?ek-Racˇan Agreement)中规定了一条2.3海里宽的走廊,但后来克罗地亚方面拒绝批准该协定。[6]
  除双边谈判外,克罗地亚还曾提议将争端交由国际法院按照国际法解决。然而斯洛文尼亚更倾向仲裁,因为它认为解决该争端的规则不应限于单纯适用国际法,而应考虑各方的重大利益。[7]在欧盟的直接帮助下,双方最终于2009年签署协定将争端提交仲裁。[8]该《仲裁协定》的规定满足了当时各方的重大关切:斯洛文尼亚与公海的连接问题以及克罗地亚加入欧盟谈判的进行。[9]具体而言,《仲裁协定》第3条关于“法庭的任务”和第4条关于“可适用的法律”的规定满足了斯洛文尼亚的关切。其中,第3条第1款规定,仲裁庭应决定:“(a)[两国]海洋和陆地边界的路径;(b)斯洛文尼亚与远海(High Sea)的连接;(c)相关海域的使用制度。”第4条规定仲裁庭应适用不同的规则来完成上述任务。关于第一项任务,仲裁庭应适用“国际法的规则和原则”作出决定;而关于第二和第三项任务,仲裁庭应适用“国际法、公平和友邻关系原则,以便考虑一切有关情况实现一个公平和公正的结果。”另一方面,《仲裁协定》第9条的规定满足了克罗地亚当时的重大关切,它要求斯洛文尼亚撤销之前提出的对克罗地亚加入欧盟谈判的保留。此外,第11条规定《仲裁协定》中的时间表应从克罗地亚入盟条约签署之日起算。
  2011年12月克罗地亚的入盟条约签署,仲裁程序随后启动。2015年7月,在仲裁庭评议和准备裁决期间,曝出斯洛文尼亚指派的仲裁员向斯洛文尼亚的代理人私下披露仲裁庭评议情况的消息。克罗地亚旋即以斯洛文尼亚的行为构成重大违约为由宣布终止《仲裁协定》,并从此退出了本案仲裁程序。[10]仲裁庭在重组后单独就该问题进行了审理,并于2016年6月作出“部分裁决”。其中,法庭虽然一致认定斯洛文尼亚违反了《仲裁协定》,但同时决定《仲裁协定》仍然有效,因此仲裁程序应继续进行。[11]2017年6月仲裁庭作出“最终裁决”,完成了《仲裁协定》赋予它的任务。
  本文将简要分析仲裁庭关于双方海洋划界的裁定,包括皮兰湾内的划界、领海划界,以及斯洛文尼亚与公海的连接问题。虽然连接问题严格地说并不属于“海洋划界”本身,但是它无疑构成解决双方海洋边界问题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两国都主张12海里的领海。关于领海以外的海域,2003年克罗地亚建立了“生态和渔业保护区”(Ecological and Fisheries Protection Zone),[12]2005斯洛文尼亚建立“生态保护区”并宣称拥有大陆架的权利。[13]但双方同意,出于本仲裁的目的,在亚得里亚海没有宣布专属经济区。[14]另一方面,斯洛文尼亚提出双方间的大陆架划界问题。1968年“前南”和意大利划分了两国间的大陆架边界,这是一条长353海里的调整等距离线。[15]本案仲裁庭认为斯洛文尼亚的大陆架权利主张“与法庭关于两国在该地区的权利的决定不符”,因此“不发生大陆架划界问题”。[16]“前南”是1958年《领海及毗连区公约》(1958年《公约》)和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982年《公约》)的缔约国,当事双方独立后继承了这两个公约。[17]
  二、皮兰湾内的划界
  皮兰湾是亚得里亚海北部的里雅斯特湾(Gulf of Trieste)的一个凹陷,面积约18.2平方公里,湾口宽约5公里(2.7海里),两端分别位于克罗地亚海岸上的萨武德里亚角(Cape Savudrija)和斯洛文尼亚海岸上的马多纳角(Cape Madona)。[18]当事双方关于该湾的称谓并不完全一致。斯洛文尼亚称为“皮兰湾”,而克罗地亚称为“萨武德里亚湾/皮兰湾”(Bay of Savudrija/Piran)。虽然承认该湾直到近来一般被称为皮兰湾,但仲裁庭在裁决中仍选择使用“海湾”(“Bay”)一词来指代该片水域。[19]
  斯洛文尼亚主张整个皮兰湾是它的内水,应由一条直线基线加以封闭。[20]其理由是,皮兰湾在“前南”时期就是内水——或者作为“法律上的海湾”(juridical bay),或者为历史性海湾,并且在“前南”解体后继续保有此种地位。[21]斯洛文尼亚进一步主张,该湾属于内水的事实要求适用划分陆地边界的保持占有原则来确定湾内的界限。[22]克罗地亚质疑斯洛文尼亚的上述主张。在它看来,皮兰湾不是“前南”的内水,而是其领海;目前为当事双方的领海。[23]克罗地亚在这方面强调“前南”从未按照1958年《公约》第7条第4款划过该湾的封口线,而且也未出版任何相应的官方海图。[24]该款规定:“海湾天然入口各端低潮标间之距离超过二十四海里者,得在此两低潮标之间划定收口线,其所围入之水域视为内水。”克罗地亚同样反对斯洛文尼亚关于皮兰湾为历史性海湾的主张,认为没有证据表明“前南”曾对皮兰湾主张过历史性所有权;而且认为即使存在历史性所有权的话,两国也都应是继承国。[25]关于海湾内的划界,克罗地亚主张这是一个“海洋划界而非陆地划界的问题”,[26]认为应按照1982年《公约》有关领海划界的第15条,从陆地边界的终点出发划一条简化的等距离线。[27]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双方都认为它们陆地边界的终点位于皮兰湾沿岸,但是对终点的具体位置存在分歧。[28]克罗地亚认为是德拉贡雅河(Dragonja River)经圣奥多立克运河(St Odoric Canal)流入皮兰湾的地方,而斯洛文尼亚则认为边界应沿着萨武德里亚半岛海岸直到萨武德里亚角的最凸处。[29]仲裁庭裁定陆地边界终止在圣奥多立克运河河道中间的一个点,[30]由此双方分享皮兰湾的海岸。
  关于皮兰湾的法律地位及其划界依据,仲裁庭认可了斯洛文尼亚的主张。仲裁庭指出,皮兰湾符合1958年《公约》第7条和1982年《公约》第10条关于法律上的海湾的条件(这两条的规定基本一致),因此“前南”根据国际法有权宣布该湾为其内水。[31]仲裁庭不认同克罗地亚关于“前南”没有划皮兰湾封口线的说法,指出根据“前南”1987年的一项法律,该湾的封口线是马多纳角和萨武德里亚角的连线。[32]仲裁庭也不认同克罗地亚关于1958年《公约》要求海湾沿岸国在其地图上标明海湾封口线的主张,指出该公约项下并无此项义务。虽然承认1982年《公约》第16条增加了这样的新义务,但是仲裁庭认为“可适用的公约并没有将法律上的海湾的存在或其合法性取决于海湾”沿岸国公布标有封口线的官方地图;而且“无论如何,在1982年《公约》于1994年生效前该湾根据1958年《公约》已经成为南斯拉夫的内水。由此不能因为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未遵守第16条的程序性要求而质疑其存在和地位的合法性”。[33]关于“前南”解体对皮兰湾内水地位的影响,仲裁庭认定“南斯拉夫解体以及随后南斯拉夫的权利向作为继承国的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的法律转移不具有改变该既得地位的效果”,因此该湾仍为内水。[34]仲裁庭的主要理由是国际法院1992年在“陆地、岛屿和海上边界争端案”(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参加)中关于丰塞卡湾(Gulf of Fonseca)的处理。[35]仲裁庭说:“[丰塞卡]湾1821年之前为内水,在非殖民化后保持了该地位。”[36]仲裁庭还指出,虽然1958年《公约》第7条和1982年《公约》第10条“仅涉及海岸属于一国的海湾”,但是“这些条款的适用范围的有限性并不意味着它们排除存在海岸属于一国以上,而具有内水性质的海湾”。[37]
  关于皮兰湾内的划界问题,仲裁庭指出:“关于海洋法的公约中没有任何内水划界的规定,这些划界应基于陆地领土划界同样的原则进行。本案中,该划界由此必须基于保持占有。”[38]仲裁庭在援引了国际法院有关权利(titles)和主权行为(effectivités)的关系的观点后指出:
  本案中,各方一致认为在南斯拉夫解体前没有在两个共和国之间正式划分该海湾,而且它们没有从该时代继承任何法律权利。它们还一致认为湾内从未建立起共管。由此必须基于独立时的主权行为进行划界。双方援引了各种主权行为,主要与渔业管理和警察巡逻有关。基于这些,斯洛文尼亚主张它对整个海湾行使了专属管辖,该湾必须被视为斯洛文尼亚的领土。相反,克罗地亚主张它对海湾的西南半部行使了管辖,而斯洛文尼亚对另外半部行使了管辖。由此必须沿着中间线划分该湾。[39]
  在考察了双方独立之前在皮兰湾内进行的各种官方活动后,仲裁庭认为界线应位于各方的主张线之间。仲裁庭最终决定采用双方2001年草签的《德尔诺夫舍克—拉昌协定》中划定的海湾界线,认为该线符合它能够确定的主权行为:一条从陆地边界终点到皮兰湾封口线上的点(点A)的直线——点A到马多纳角的距离是其到萨武德里亚角的三倍。[40]这样,仲裁庭将大部分皮兰湾划给了斯洛文尼亚。
  就皮兰湾的划界而言,仲裁庭有两个重要论断。其一,海湾作为内水的法律地位可以被继承;其二,内水划界应基于陆地划界同样的规则。然而,仲裁庭关于这两个重要论断的分析都颇为简略,特别是与它关于皮兰湾属于“前南”内水的翔实论证相比就更是如此。关于皮兰湾在“前南”解体后仍保有内水地位的论证,仲裁庭给出的主要理由是国际法院关于丰塞卡湾的实践。然而,皮兰湾和丰塞卡湾虽然都是由之前沿岸属于一国的海湾经继承成为多国海湾,但是两者之间存在明显不同。丰塞卡湾“是一个历史性海湾,其水域由此是历史性水域”,而且该湾中部的水域属于沿岸各国“共管”。[41]而皮兰湾是一个法律上的海湾。虽然当事双方就皮兰湾是否也是历史性海湾进行了大量辩论,但是仲裁庭在自己的分析中对此完全未加评论。另外,当事双方没有在皮兰湾内建立共管。仲裁庭在利用丰塞卡湾的实践来支持其关于皮兰湾的结论时,没有分析两者之间的这些差异可能对其结论的影响。关于其“应基于陆地领土划界同样的原则进行”内水划界的结论,仲裁庭几乎没有进行任何论证,而仅仅说“关于海洋法的公约中没有任何内水划界的规定”。然而,仲裁庭应当进一步考察相关的习惯法规则,并回答其所适用的保持占有规则是否为内水划界的习惯法规则。克罗地亚曾强调,斯洛文尼亚没有就其关于应适用陆地边界的划界规则来划分海湾水域的主张提供任何依据,而且认为保持占有原则无助于斯洛文尼亚的主张,“因为没有相关的行政边界可以被转变为国际边界”。[42]但仲裁庭在其分析中并未对克罗地亚的这些主张作出正面回应。最后,皮兰湾内的划界是陆地边界还是海洋边界呢?这一点在裁决中有些模糊。例如,裁决主文的前三个部分的标题依次是:关于两国的陆地边界、关于海湾、关于两国的海洋边界(领海边界)。其实,仲裁庭似乎更倾向不将皮兰湾内的边界看作海洋边界。然而,既然内水属于海域,那么内水边界当然属于海洋边界。在这方面,国际法院2007年在“尼加拉瓜诉洪都拉斯案”中指出:“保持占有原则可能在某些情况下在海洋划界中发挥作用,如有关历史性海湾和领海”(斜体后加)。[43]国际法院的意见清楚地表明:历史性海湾的划界属于海洋划界。然而,国际法院在该案海洋划界中没有使用保持占有原则,因为没有证据显示“西班牙国王划分了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殖民省份之间的海域管辖权”。[44]
  三、领海划界
  当事双方都承认领海划界应按照1958年《公约》第12条和1982年《公约》第15条(两者的划界规则一致)进行,[45]但是它们所主张的领海边界无论在起点还是在路径方面都差异巨大。克罗地亚主张从德拉贡雅河河口划一条简化等距离线,穿过皮兰湾直到1975年《奥西莫条约》确定的“前南”和意大利间的领海边界(“奥西莫条约线”)。而斯洛文尼亚主张的海洋边界则复杂得多:从它所主张的位于萨武德里亚角的陆地边界终点画一个半径为12海里的弧,与奥西莫条约线相交于点T4bis。斯洛文尼亚主张两点间的连线为其领海的南部界限。然而,为了与其公海走廊的主张相协调,斯洛文尼亚在该连线上距离点T4bis三海里处选择了一点(P2),主张海洋边界从该点转向西南,沿着距离奥西莫条约线三海里的平行线到达点P3——该点距离克罗地亚海岸12海里;然后界线沿着距离1968年大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047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