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部法学评论》
法律经济学视域下保障生命权的成本分析
【英文标题】 Cost Analysis on Protection of Right to life from Perspective of Law and Economics
【作者】 殷兴东【作者单位】 甘肃政法学院法学院
【分类】 法律经济学【中文关键词】 生命权;最低防范成本原则;汉德公式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2
【页码】 110
【摘要】

对任何权利进行保障都是需要成本的,而社会资源的有限性要求我们不能不计成本地保障任何权利,甚至生命权的保障也不能不计成本。本文以近期发生的两起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为例,引用法律经济学中的“最低防范成本原则”和“汉德公式”等经济理论,针对该事件所适用法律规则背后的经济逻辑进行推演,从而揭示尊重规则就是尊重生命的一般原理。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4585    
  一、事件与问题
  2017年1月29日,浙江宁波雅戈尔动物园发生一起老虎咬死人事件。[1]截止2017年1月31日上午10点,根据百度搜索“宁波老虎咬人事件”,共计找到相关结果约247,000个。而且该事件的后续争论还在网络迅速发酵。在看到这则新闻之时,笔者的头脑中第一反应是北京八达岭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刚刚过去没有半年[2],整个事件还没有完全尘埃落定,宁波又发生了老虎咬人事件。而且这两起意外事件最终均导致当事人死亡。不同之处在于北京八达岭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中的当事人是按规定进入野生动物园,而宁波雅戈尔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中的当事人是不按规矩进入老虎区。这对两起不幸事件网络上既有将责任推向动物园方面的“打虎派”也有将责任归咎为受害人违反动物园相关规定的“挺虎派”。对于逝者,无论责任如何归咎,都应当给予尊重,毕竟人的生命的逝去才是最令人痛心的。
  北京八达岭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经“2016年8月24日延庆区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报告,认定这起事件‘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将事发原因归结为这对母女的违规行为”。[3]但是当事人的家属并不认同并已经向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4]至于宁波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根据宁波东钱湖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发布的微博“根据死者张某(籍贯湖北)同行人员李某某陈述并现场指认,当日下午2时许,张某及妻子和两个孩子、李某某夫妇一行6人到雅戈尔动物园北门,张某妻子和两个孩子以及李某某妻子购票入园后,张某、李某某未买票,从动物园北门西侧翻越3米高的动物园外围墙,又无视警示标识钻过铁丝网,再爬上老虎散放区3米高的围墙(围墙外侧有明显的警示标识,顶部装有70厘米宽网格状铁栅栏)……相关情况有关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5]
  通过以上信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基本结论,就是受害人都在事件中存在过错,这个结论目前各方没有争议。无论是北京八达岭动物园还是宁波雅戈尔动物园在以上事件中都不认为自身存在过错,可受害人的家属并不认可。动物园是否存在过错,如果存在过错应当承担多大的责任?对于导致人员死亡结果发生的责任是应当归咎于受害方亦或是动物园方依然是众说纷纭。[6]当然,如果动物园能够都将老虎都关入全封闭玻璃箱中就不会发生上述悲剧。全封闭玻璃箱虽然使游客的安全获得了充分保障,但这样的结果却是既不利于老虎的生长,也不利于人们对老虎的观瞻,人们去动物园更愿意看到生龙活虎的动物。
  目前许多网友、媒体人甚至是法律专家都加入到以上事件的讨论当中。本文的写作目的不是为了分清以上事件中双方的责任大小问题,而是希望通过以上事件对目前媒体上普遍存在的道义指责方式进行反思,力求对动物园管控老虎(或是其他易伤人动物)的标准以及游人在游园过程中的行为标准做一个法律经济层面的分析。[7]
  二、动物园保护游人的成本收益分析
  道义上的讨论只会是无休止的相互指责。我们应该回到事件的起点,就是动物园与游人在身份界定之初的义务划分。游人购票进入动物园观赏动物是游人的权利,当然,动物园外面的行人由于没有支付入园票就不享有入园观赏动物的权利。同时,动物园就有保障购票入园游客的人身安全和观赏动物的权利,这是人人皆知的常识,其责任分担也较为清楚,动物园里的动物伤人事件通常适用侵权责任法当中的过错推定原则。北京八达岭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可以直接适用该原则,但宁波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是由于非法入园游人被动物伤害,其责任分担是否也应当适用民法当中的过错推定原则呢?亦或另当别论?以下笔者尝试通过经济学当中的理论来进一步分析。
  (一)以“最小防范成本原则”为视角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最小防范成本原则”是法律经济学当中的一个常用原则,主要用于处理侵权法和契约法当中,是指对于一种因侵权造成的伤害,谁能以相对较低的成本防范该危险的发生,谁就承担主要或是全部责任。[8]经济学注重“以简驭繁”,而教义法学则注重概念推导,即由一个法律概念推导出另一个法律概念(实际是概念循环,并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说服力)。为什么责任要由防范风险发生最小成本一方承担?这就要提一下经济学的一个基本前提假设,即资源的有限性。正是由于资源的有限性,人类为了能够繁衍生存所以在生活中处处尽可能节约资源而不放任资源被浪费。无论从个体角度还是从社会和国家角度而言这条理论都是通用的。历史上曾存在过的“连坐制”、“株连九族”等制度从经济学的角度看都是当时的统治者为了节约国家管理成本而做出的更为“经济”的选择。
  (二)法律经济学中汉德公式的再认识
  “汉德过失公式”是利尔德·汉德法官在1947年美利坚合众国诉卡罗尔拖轮公司一案中提出的一个关于损害赔偿的责任方程,该公式用以确定加害人是否构成过失(即加害人是否需要向受害人赔偿损失)。它既是侵权责任法上一个最基本的赔偿原则,也是法律经济分析领域中最著名的公式之一。”[9] “宁波老虎咬人事件”也同样可以借鉴该公式。我们将B设定为预防事故的成本,L设定为事故的损失程度,P表示事故发生概率,P×L表示预防事故可能损失。根据汉德公式理论,当B<P×L时,就认为加害一方由于没有尽到注意义务而要承担过错赔偿的责任。也可以讲,当侵权人为预防事故的发生而投入的成本大于预防事故可能发生的损失就不承担过错赔偿责任。我们假设,动物园需要考虑应该投入100万加固豢养笼和围栏(墙)来防止动物园里的动物伤人,动物园除了要考虑动物伤人造成的损失有多大(假设损失额最高200万),还要考虑这种伤害发生的概率是多少。如果动物园经过统计得出发生动物伤人的概率小于或等于1%,那么动物园里的动物伤人的预期赔偿损失就是2万元(即,200万×1%=2万)。这样,动物园必然会放弃100万元加固豢养笼和围栏(墙)的计划,因为100万元的加固成本远远大于动物伤人的预期损失2万元。汉德公式揭示了一个道理,即并不是所有的事故都要尽全力去预防。如果为避免事故发生所要承担的成本远高于预期事故造成的损失,放任事故的发生就更为“经济实惠”。这个结论看似是个体的经济分析,其实就整个社会来说,这个结果也是社会所追求的总体目标。无论是“北京八达岭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还是“宁波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争议的焦点更多的是动物园方面是否存在“过错”。但“过错”毕竟是抽象的概念,如何定义“过错”就成为争论焦点中的焦点。汉德公式可以说为“过错”从经济学角度进行了量化定义。
  在“北京八达岭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中,动物园如果为了使进入园区的自驾车完全避免野生动物的伤害,就可能需要为每一辆自驾车加装车外保护装置——这种装置还不能损坏游客的自驾车,否则动物园要承担赔偿责任,动物园会“得不偿失”,这将包括但不限于:研发成本、生产成本、安装成本、技术维护成本、人员增加成本等等。显然加装这样的设备需要非常高昂的成本。相反,如果让进入动物园的每一辆自驾车严格按照园区要求,在游园过程中不打开车门(或降下车窗),这个成本则是微乎其微。而且自驾人员在明知进入野生动物园区内还贸然下车的概率也是极低的。显然,根据“最小防范成本原则”,进入动物园的自驾车内人员对动物伤人事故的发生应当承担更多责任。我们尚不能完全了解整个事件的真相,但就目前媒体报道的信息来看,北京八达岭动物园在这次事件中可能会承担较小的责任(也可能无责任)。
  在“宁波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中,由于“张某、李某某未买票,从动物园北门西侧翻越3米高的动物园外围墙,又无视警示标识钻过铁丝网,再爬上老虎散放区,”[10]才发生了老虎咬人事件。动物园为了防止老虎伤人已经修筑了两座3米多高的墙,并架设铁丝网,这些防范措施使得老虎逃出伤人的可能性降低到几乎为零,而且是投入了较大的成本,每一个理性的成年人都会意识到翻越这样的设施背后一定存在极大的危险。死者家属方面认为动物园方面有一定责任,理由是动物园给了受害人翻入老虎饲养区的机会,所以就存在管理不当的责任。[11]事实是,墙再高都会有人翻,即便是拉着电网的监狱围墙都不能完全杜绝囚犯翻墙越狱。假定只要有人翻越了动物园的围墙(或突破动物园其他防范措施)被动物伤害,动物园都要承担全部责任(或是主要责任),那么动物园就面临着除了砌更高的围墙之外,还要设置各种阻止翻越的设备,甚至效仿监狱那样,在高墙之上增加足够的岗哨并进行24小时监控。这样的成本对于一个动物园来说是无法承受的。反过来,这样高昂的成本必然会转嫁到游客身上导致更加高昂的门票,而高昂的门票必然阻挡了更多的人来动物园观赏动物,寥寥无几的观赏者必然又导致动物园收入下降和经营难以为继,经营者可能最终退出动物园经营,极端的结果是没人再愿意投资经营动物园,最后受到伤害的将是社会的整体利益。不难看出,为绝对避免动物园动物伤人,动物园需要付出的成本是极其高昂的,而本案当中无论是动物园之外的人还是动物园内的游人,只要按照警示标志的要求,不强行翻越多重高墙和铁丝网就可以避免老虎的伤害,其成本是极其低廉的,“将事故的责任强加于能以较低成本避免事故的一方当事人,既有助于降低避免事故的成本,也有助于减少未来的事故。”[12]
  任何动物园为了保证动物不伤人都需要加固围墙和防护栏,而且要保证围墙足够高、围栏足够牢,这一切都是需要投入成本,但动物园这样做与其说是为了防止动物伤人,更确切的说是为了避免因为动物伤人而承担高昂的赔偿费。当然动物园既要顾及动物园是向游人开放的工作性质又要完全避免动物伤人发生,将面临巨额的防护成本。一方面要考虑防止动物逃出豢养笼或者围栏(墙),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动物园游人(也可能是不怀好意的人)突破豢养笼或围栏而被动物伤害。动物园要保证上述两种风险的发生所要投入的成本将接近于无穷大,这是动物园所无法承担的。现实世界里也根本不存在某个动物园去投入无穷大的成本去防范风险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458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