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单位行贿与个人行贿的界分
【英文标题】 Differentiation between Unit Bribery and Individual Bribery
【作者】 竹莹莹【作者单位】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学【期刊年份】 2016年
【期号】 29【页码】 33
【摘要】

【裁判要旨】承包合伙体不是单位行贿罪的主体,合伙体成员实施的行贿行为属个人行贿;行为人帮助其他单位的项目承包人实施行贿行为,应区分项目承包人与单位的关系进行具体分析。若单位仅向项目承包人提供资质,项目承包人自行投资,自负成本,向单位上交管理费后盈利均归个人所有,那么行为人帮助项目承包人实施的行贿行为与单位无关,属个人行贿。

□案号 一审:(2014)鄂三峡刑初字第00063号 二审:(2015)鄂宜昌中刑终字第00229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8296    
  【案情】
  公诉机关:湖北省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吴金环,原系四川省自贡高压阀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自贡高阀公司)总经理。
  湖北省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吴金环犯行贿罪,于2014年12月8日向三峡项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吴金环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不持异议,但辩解称:1.其向***送钱是为了承包经营合同纠纷案得到公正处理,不属于谋取不正当利益,且利益归属自贡高压阀门销售有限公司的全体股东,其行为是单位行贿。2.其与金剑一起向姜吉祥所送5万欧元是金剑出资兑换并由金剑直接交给姜吉祥的,其行为不构成行贿罪。
  3.其向姜吉祥送10万美元是为了帮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承接工程,利益归属于该公司,其行为是单位行贿。
  4.其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小。请求减轻处罚。
  被告人吴金环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吴金环向***行贿是为了寻求司法公正,其中送人民币100万元时请托事项尚不明确,不属谋取不正当利益;其目的是为了六个承包合伙人的利益,应构成单位行贿罪。2.吴金环与金剑一起送姜吉祥5万欧元,因行贿款和行贿行为均是金剑所有和所为,目的是帮助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承接工程,不应认定为吴金环个人行贿;吴金环送姜吉祥10万美元也是为帮助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承接工程,利益归属该公司,不应认定为吴金环个人行贿。3.吴金环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小。请求对吴金环减轻处罚。
  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一)2005年8月1日,李宗超、周春东以福建永立信阀门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永立信公司)的名义与禾嘉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禾嘉实业集团)控股的自贡高阀公司签订合作合同,承包经营自贡高阀公司。2006年1月3日,李宗超与自贡高阀公司、永立信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永立信公司在承包合同中的权利义务由李宗超承接。李宗超与被告人吴金环、周春东、苏顺良、洪金坑、周荣军卧槽不见了
  等五人商定共同承包自贡高阀公司,其中吴金环在承包经营中占80%的份额,并担任自贡高阀公司总经理。之后,李宗超、周春东为规避自贡高阀公司原有债务关系,避免投资款被自贡高阀公司原债权人追索,该二人成立自贡高阀销售公司,各占股90%、10%。该销售公司未开展实际经营活动。2009年,承包合同发生纠纷,吴金环主张起诉自贡高阀公司与禾嘉实业集团,但李宗超不愿意打官司,吴金环便以向李宗超出具承诺书的方式获取该合同纠纷案的全部自主权,并约定若案件胜诉,吴金环将付给李宗超和周春东投资份额相对应的投资款,即每人150万元人民币,其余收益均归吴金环所有,诉讼成本亦由吴金环承担。对此,周春东等其他合伙人不具体知情。2009年至2012年,吴金环以李宗超名义向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人民法院起诉自贡高阀公司与禾嘉实业集团,请求法院判处自贡高阀公司与禾嘉实业集团支付补偿费人民币6000万元,并请时任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另案处理)为该合同纠纷案的处理提供帮助,为此先后四次送给***共计人民币220万元。
  (二)2009年至2013年,被告人吴金环为谋取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州建总公司)项目承包人金剑承诺给予的工程中介费,请时任中国石油四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经理姜吉祥(另案处理)帮助通州建总公司承接工程,先后送给姜吉祥欧元5万元、美元10万元,共计折合人民币109.25万元。
  另查明:金剑与通州建总公司系内部承包关系,金剑以通州建总公司的名义承接工程,所得工程款向公司上交管理费后其余归个人所有,自担成本,自负盈亏。
  【审判】
  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吴金环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29.25万元,其行为已构成行贿罪,情节特别严重。公诉机关指控吴金环犯行贿罪的罪名成立。(1)关于吴金环及其辩护人所提吴金环向***行贿应认定单位行贿罪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吴金环以李宗超名义起诉自贡高阀公司与禾嘉集团的行为,不代表全体合伙人的意志,且承包主体是吴金环等六个自然人,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单位,不能成为单位犯罪的主体;吴金环向***行贿一事也未告知其他合伙人,所送钱款也系吴金环个人资金,属于吴金环的个人行为。至于自贡高阀销售公司,该公司既不是承包经营合同的主体,也不是承包合同纠纷案的主体,更不是行贿利益的获得者,因此不是单位行贿罪的主体。吴金环及其辩护人所提该项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2)关于吴金环及其辩护人所提吴金环向姜吉祥行贿应认定单位行贿罪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吴金环给姜吉祥送钱,名义上是为金剑所在的通州建总公司承接工程,实质上是为了获得金剑承诺的好处费;通州建总公司对吴金环及金剑行贿一事不知情,也未授权吴金环向他人行贿,因此不是单位行贿罪的主体。吴金环及其辩护人所提该项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吴金环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但其交代系在追诉后交代,不能适用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第二款的规定,辩护人所提相关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依照刑法第三百/V十九条第一款、第三百九十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行贿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条第(1)项、第12条、第13条,以及刑事诉讼法第七十四条之规定,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7日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吴金环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万元,对其行贿所得不正当财产性利益人民币330万元依法追缴,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吴金环不服,提出上诉。吴金环及其辩护人提出:吴金环与李宗超等六人合伙承包自贡高阀公司,吴金环为承包纠纷案向***行贿是为了全体合伙人的利益,构成单位行贿罪;吴金环向***行贿是为了追求司法公正,主观恶性小;一审判决认定吴金环从金剑处获取的人民币330万元是违法所得而予以追缴,以及认定送给姜吉祥5万欧元系吴金环行贿是错误的。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吴金环等人组成的承包合伙体不符合单位行贿罪的主体要求,吴金环向***行贿不代表其他合伙人意志,系其个人行为;吴金环与金剑共同向姜吉祥行贿5万欧元以获得承揽工程的机会,应认定二人共同行贿,吴金环从中获取好处费人民币330万元,属非法利益。吴金环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之第(一)项之规定,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21日作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审理过程中对被告人吴金环的行为属于谋取不正当利益无分歧意见。吴金环为达个人经济目的,通过请托***向有关政法系统领导打招呼,干扰人民法院正常审判活动,违反了宪法和刑事诉讼法“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的规定,应认定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吴金环为获得巨额中介费,通过请托姜吉祥向有关人员打招呼,为金剑及通州建总公司谋取承揽项目竞争优势,亦应认定为谋取不正当利益。
  本案争议的焦点,一是被告人吴金环作为承包合伙体的一员,以向其他部分成员出具承诺书的方式获取关于承包合同纠纷案的处理权,后在其他成员不知情的情况下向***行贿人民币220万元,该行为属于个人行贿,还是单位行贿?二是吴金环为帮助通州建总公司的项目承包人金剑承揽工程而向姜吉祥行贿折合人民币190.25万元,该行为属于个人行贿,还是单位行贿?
  对于上述问题,有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吴金环向***行贿、向姜吉祥行贿均属于个人行贿,全案定行贿罪。第二种意见认为,吴金环向姜吉祥行贿属于个人行贿;向***行贿属于单位行贿。理由是:吴金环处理承包合同纠纷案得到了合同实际主体李宗超的授权,其决定打官司并为此向***行贿,虽然未经承包合伙人全体研究决定,但是其事实上是为了所有合伙人的利益,若案件胜诉则全体获益,因此该笔事实属承包合伙体的单位行贿Q又由于承包合伙体未真正成立合伙企业,而是设立了自贡高阀销售公司,故可以转而认定自贡高阀销售公司是本案单位行贿罪的主体。由此主张全案应定自贡高阀销售公司、吴金环构成单位行贿罪,吴金环另外构成行贿罪。第三种意见认为,吴金环向***行贿属单位行贿,理由同上;向姜吉祥行贿亦属单位行贿。理由是:吴金环与金剑共同向姜吉祥行贿5万欧元,以及吴金环单独向姜吉祥行贿10万美元,均出于帮助通州建总公司承揽工程的目的,虽然姜吉祥与金剑均能从中获利,但工程合同的签订方是通州建总公司,行贿利益的最终归属也是通州建总公司,因此通州建总公司是单位行贿罪的主体。由此主张全案定自贡高阀销售公司、吴金环构成单位行贿罪,通州建总公司与吴金环构成单位行贿罪。
  经研究,审判机关同意第一种意见。区分个人行贿与单位行贿的关键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装完逼就跑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829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