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论刑满释放人员心理干预机制的建构
【英文标题】 Construct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Mechanism of Released Prisoners
【作者】 彭荣王娇蓉【作者单位】 云南大学法学院云南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律心理学
【中文关键词】 刑满释放人员;心理问题;心理干预;制度建构
【文章编码】 CN53-1143/D(2016)04-67-011【期刊年份】 2016年
【期号】 4【页码】 67
【摘要】 刑满释放人员特殊、易感的心理特点决定了他们在重新融入社会的过程中会伴有严重的心理问题,轻则使其沦为社会的弱势群体,重则重新走上犯罪道路。目前我国部分地区对刑释人员心理问题的矫治工作虽已有初步探索,但也仅仅只是流于形式,还没有一套健全的解决机制。而无论是在理论层面还是实践方面,心理干预机制都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构建一套体系健全的心理干预机制是一项系统而复杂的工程,它需要结合我国现有的安置帮教制度,在制度保障上妥善处理机构、人员、经费、奖惩、监督等方面的基础性问题,并在具体制度设计上实现分阶段,分对象,分模式进行,使刑释人员心理矫治工作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有方法可依,有步骤可循。笔者对刑满释放人员心理干预机制的建构正是从这一现实情况出发,以刑满释放人员普遍存在的心理问题为切入点,旨在通过建立一套有针对性地机制来解决刑释人员的心理问题,帮助其重新回归社会。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8267    
  刑满释放人员(以下简称“刑释人员”),是指经过一定期限的监狱服刑,在劳动改造后,被依法释放的人员。[1]作为一个具有较强特殊性的社会群体,刑释人员再社会化和重新犯罪[2]的问题越来越受到国家和社会的重视。刑释人员曾因违法犯罪失去自由,远离亲人。在经过监狱或长或短的改造之后,大部分都希望能重新回归社会,改恶从善、重新做人。但真正当刑释人员走出囹圄之境,面临新的社会融入[3]之时,由其自身和社会等多方面因素引发的各种心理问题,将其推向了一条“背离社会”甚至“对抗社会”的不归之路。
  随着国家经济体制的转型,社会管理体制、组织结构、利益关系、群众价值观的不断转变,原有的安置帮教工作方法已经不适应社会的巨大变革,安置帮教工作面临着无法回避的问题与挑战。因此,如何把握新形势下安置帮教工作的特点和规律,探索和创新新的工作思路就显得尤为重要。
  一、实践中对刑满释放人员心理问题的探析
  (一)刑释人员心理问题的典型表现
  1.弱势群体型
  刑释人员在经历了监狱改造之后,往往会被贴上“罪犯”、“服刑人员”“坏人”的标签。根据犯罪学上的标签理论,一个人被贴上了犯罪标签,其中一个重大的负面效应就是标签所带来的“烙印化”的效果。对于刑释人员,这种“烙印化”效果很容易使其将就业、生活、交往中遭遇到的冷遇和歧视内化为一种自卑、畏惧脆弱的心理。由此,刚走出监所的刑释人员往往会孤僻、消沉、不合群、害怕与他人交往,对于回归社会、重新做人抱有悲观的想法。在此种心态的主导下,刑释人员也就逐渐形成了破罐子破摔,不思进取,浑浑噩噩的消极生活态度。长此以往,他们的思想、行为越来越背离社会的发展,既不再愿意反省自身的缺陷与错误,也不愿意积极主动地投入学习、工作,而是消极地等待和无感激的依赖社会和政府多方面的扶持和帮助。此类刑释人员就在不断索取和无休止的供给中沦为了社会的救济对象,成为社会的负担。
  2.再犯罪型
  刑释人员敏感脆弱的心理特性,决定了其更易受外界消极因素的影响。再犯罪类型的刑释人员同弱势群体型一样,在走出监所后往往也会有不同程度的畏惧脆弱、悲观绝望、自暴自弃的心理。美国精神病学家W.希利的“情绪障碍”理论指出“违法犯罪行为是不能得到满足的愿望与欲求的表现”。[4]因此,当刑释人员在面对就业、医疗、社会福利等方面遭受的歧视和不公正待遇时,便会逐渐产生对社会的怨恨和仇视心理。这类刑释人员习惯了盲目抱怨和归责,长期以一种极其阴暗的心理去看待他人和社会,一旦受到外界的一点诱惑和刺激,抱怨心理很容易转化成报复行为,从而诱发其更多地实施犯罪,危害一些毫无关系的无辜之人,以求得心理安慰和代偿性慰藉。形成从惨案中体味“优越”,在血腥中品尝“尊严”,发泄比服刑期间剥夺自由更甚的报复社会的极端心理。[5]刑释人员再犯罪问题一直是困扰世界各国的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其主观的恶性和客观的危害性都远远大于初次犯罪。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说,重新犯罪心理的反社会性、报复性、补偿性,重新犯罪动机的故意性、坚定性、主动性,使得重新犯罪人更加疯狂和肆无忌惮,他们往往充当犯罪的急先锋,或成为犯罪集团的骨干分子,犯罪手段更加残忍和贪得无厌,对社会的危害更大。[6]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国家积极采取各种措施解决刑释人员再犯罪问题,中央政法委要求各地将重新犯罪率控制在3%以内,但实际上绝大多数地区的重新犯罪率远远超过了这个比例,而且80%的重特大恶性案件中都有刑释人员参与或作为主谋。[7]
  (二)刑释人员心理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及解决的必要性
  刑释人员心理问题的产生并非仅由单方面的因素就能诱导的,它往往是多种因素相互交织共同作用的结果。根据刑释人员的心理表现通常能概括出四种原因,一是刑罚执行过程中监狱的生存环境、管理制度[8],监狱亚文化,狱友交叉感染等因素导致的后遗症;二是刑释人员文化程度低,缺乏专业技能,法律意识淡薄等个人原因;三是刑释人员不正确交友,受狱友错误诱导等人际关系方面的原因;四是我国刑释人员的帮教工作不完善以及社会中存在的不良偏见与歧视的社会原因。
  无论是自身因素,还是社会因素,都会导致刑释人员形成一系列复杂、极端的心理问题。无论他们是一蹶不振沦为了社会的弱势群体,还是重蹈覆辙重新踏上了犯罪的道路,心理问题都是引发这些现象的根本原因。[9]就人的意识来讲,刑释人员心理的种种波动反复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人的意识有积极、向上的一面,也有消极、落后的一面,对刑释人员来说,他们的心理有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一面,也有破罐破摔、重操旧业的一面,只是哪种心理占主导的问题。而刚结束改造时,大多数刑释人员的心理都是希望向善的,如果这种心理能得到积极的引导和深化,加之社会的有效帮扶,其重新犯罪的心理将难以再滋生。[10]我们对刑释人员进行安置帮教的最大目的是使其恢复成一个正常的公民,真正以正常公民的身份回归社会。若他们的心理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所导致的后果将直接阻碍该目的的实现,而且刑释人员将始终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潜在威胁。因此,我们在不断倡导完善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制度的同时,如果不切实从其心理上进行疏导、教育、感化,安置帮教工作也必定不能很好的发挥成效。所以,建立一套完善的,体系健全的,有针对性的心理干预机制迫在眉睫。
  二、心理干预机制的理论与实践
  (一)心理干预理论概述
  心理干预是指在心理学理论指导下有计划、按步骤地对一定对象的心理活动、个性特征或心理问题施加影响,以帮助其消除心理烦恼和增进健康,平衡其已失衡的心理状态,调节其冲突性的行为,使之发生指向预期目标变化的过程,从而降低、减轻或消除可能出现的对人和社会的危害。[11]其中心理治疗是心理干预中最常用的方法。
  心理干预机制从其理论形态上来讲是针对心理干预这种心理学方法制定的一整套科学、完整、全面的制度体系,其作用在于引导适用对象克服心理上的矛盾纠葛,揭示诱发其心理问题的内部原因,瓦解其深层次的错误心理结构,使其形成符合社会道德、法律规范的心理健康体系。在我国心理干预已逐渐积淀并形成了相对独立的制度形态。但就本文所研究的问题来看,心理干预机制在刑释人员的安置帮教工作中还是一项比较新的内容,它需要利用专业的心理学知识,对刑释人员心理问题的成因及类型进行全面分析、再针对不同的成因和类型对其进行科学适当的引导并采取相应的心理治疗,使刑释人员具备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从而转变其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这种机制的建立可以有效弥补刑罚监禁措施的弊端与不足,通过心理干预等手段使刑释人员的心理问题得到解决,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收到比传统安置帮教工作更理想的改造效果。但一套机制的建立并不能泛泛而谈,它必须根据被帮教刑释人员的自身情况,不仅要找准干预的感化点,更要找到治愈其不良心理的落脚点,双管齐下,帮教才能有效果。对于存在心理问题的刑释人员来说,由心理专家对其进行责任承担、未来设计、判断心理,预期等方面的测评,从心理、性格缺陷等方面分析其出狱后的不健康心理症结,找到引发各种极端心理问题的深层次原因,从而制定有针对性的疏导方案并进行心理干预,使其不良心理得到矫治。[12]
  (二)心理干预机制在我国司法及帮教活动中的实践状况
  刑释人员的安置帮教工作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它需要全面处理经济、管理、法律、教育、心理等各方面的问题,经过几十年的探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与现实社会需要仍有很大差距。心理干预作为安置帮教工作体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近几年来才开始受到关注,《中央社会治安综合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刑满释放解除劳动教养人员安置帮教工作的意见》2010年第五号文件中提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要采取监所培养、社会招聘及科研机构合作等多种方式、在监所组建专业心理健康教育、心理危机干预等心理矫治,促进服刑在教人员的教育改造。”[13]《中央各有关部门、各地贯彻落实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精神进展综述》中也提到,“加强出入监(所)教育,对入监(所)罪犯劳教人员集中开展入监(所)教育,引导他们尽快适应监所生活:对即将刑满释放的罪犯集中开展出监(所)教育,使他们做好重新回归社会的思想和心理准备。提高心理矫治工作水平,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和心理咨询,加强心理危机干预,解决罪犯劳教人员的心理问题,提高心理矫治效果。”[14]虽然有相关的法律文件对刑释人员的心理干预工作提出要求,但它并没有形成一个制度化的工作机制,而且对于在刑满释放后还必须开展和实施该项工作,如何具体的开展,开展所需要的条件,各项制度的完善等问题更没有提及。各个地区因没有统一的制度规范而没有可参照性,干预实务工作没有得到正常开展。当然,其中不缺乏该项机制在实施层面确有很大的困难性,但是其重要性又不能被忽视。
  近几年也有部分地方司法机关、社会团体开始对刑释人员的心理干预工作进行探索。笔者就目前所出现过的有关心理帮教活动的信息进行简单归纳。
  1.2009.09.28,河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举办的“共迎国庆——服刑在教青少年党政、法制及心理知识大讲堂”开班。
  2.2010.10.28,承德双滦区成立了社区服刑人员和刑释解教人员心理矫治中心。
  3.2010.12.25,太原市庙前街道社区矫正心灵驿站正式成立。
  4.2011.08.29,白山市浑江区司法局依托七道江司法所建立“刑释解教人员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室”。
  5.2011.09.30,赤峰市红山区社区矫正及刑释解教人员心理咨询室挂牌成立。
  6.2012.05.15,荆州市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协会与市社区矫正办结合,在全市启动了社区矫正和刑释解教人员心理测试及矫治示范项目。
  7.2014.01.14,海南省司法厅、海口市司法局、秀英区司法局过渡性安置帮教基地——“曙光之家”在海口揭牌成立。对刑满释放和社区矫正人员提供心理辅导、教育矫治、法律咨询等社会帮教服务。
  8.2014.03,青海省心理咨询研究中心开展了针对西宁地区服刑在教、刑释解教人员的一系列心理咨询、社会行为干预、心理矫正介入示范项目。
  从以上信息我们可以看出,目前我国对刑释人员进行心理干预工作的普遍做法是开展讲座普及心理健康知识,成立心理矫治中心和心理咨询室等机构。[15]这在司法实践中是一个好的开始,但仅这些远远是不够的,如果没有一套健全的机制来对心理干预工作进行引导和规范,它永远只会停留在制度层面,而具体实践将很难取得好的效果。
  三、心理干预工作机制的建构
  李斯特曾有句名言:“最好的社会政策就是最好的刑事政策”。[16]建立一套针对刑释人员帮扶、教育的社会制度能帮助刑释人员更好的回归社会,进而减少其在融入社会过程中重新犯罪的可能性,达到刑事政策所追求的预防、减少犯罪的目的。所以建立一个体系健全、制度明确、分工合理的心理干预机制非常必要。笔者通过对刑释人员的心理问题和对目前心理干预工作的现状以及问题进行的客观分析,提出了一个初步构想。
  (一)制度保障
  刑释人员的心理干预机制需要有一套健全的组织机构、人员队伍配置,充裕的资金支持,合理的奖惩规则以及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来作为其制度保障才能顺利建成。
  1.机构设置
  当前,从中央到县(区)大多都已成立了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办公室,其办公室一般设在司法局,各乡镇(街道)相应的也建立了安置帮教工作站,由基层司法所负责处理有关日常工作和对外协调事宜。[17]由于安置帮教工作的长期性、复杂性、艰难性的特点,其组织机构设置还并不是十分的完善。心理干预本身就是安置帮教工作的一部分重要内容,只有在安置帮教工作这个大体系[18]下才能顺利进行。但是长期以来心理干预工作并没有一个专门性的实施体系。所以对于心理干预机制的机构设置,笔者建议遵循“依附且独立”的原则,在紧密依附安置帮教工作体系这个大前提下,各个层级的安置帮教工作机构应设立一个相应的心理干预科室,专门负责心理干预这一专业性事务,形成从中央到地方再到基层一条线的心理干预帮教链条,再与安置帮教体系横向融合,上下沟通、相互配合,各部门齐抓共管,形成一套完整的帮教网,心理干预机制的顺利运行也能促进安置帮教工作体系的更加完善。
  另外,针对心理干预工作的特殊性,我们还应建立与监狱的心理矫治部门,医院的心理诊疗科(室)的合作关系,在特定时期可以实现资源的合理整合,增强干预力量。如在服刑人员刑释前由监狱的心理矫治部门进行心理辅导,或者因心理问题引发身体疾病而住院就医的刑释人员由医院的心理诊疗科(室)进行心理治疗等。最后,我们还应鼓励一些社会性质的非盈利公益性心理干预专业化服务机构参与刑释人员的心理干预工作。
  2.人才队伍建设
  心理干预是一项专业性较强的工作,由于其所帮教的对象是刑释人员这样一类特殊的人群,心理问题复杂多样,还容易出现极端心理状态,所以机制的人才队伍建设必须符合专业性的要求。一方面,心理干预科室必须具备一批具有良好的心理学、社会学专业知识的矫正工作人员,他们不但要有专业的业务素质能引导、启发、感化出现心理问题的刑释人员,还要具备强大的抗压能力和耐心,能进行自我调节,为矫正对象树立榜样。对此,心理干预工作人员我们要进行有条件的定期考核选任,专业素质或者本身心理素质不符合要求的工作人员将会被淘汰。另一方面,在机制的人才队伍中还应聘请有相关心理干预工作经验的心理学专家,由专家带领其他工作人员在实际工作中不断学习和总结,提高整个机制人才队伍的业务水平,使心理干预工作能顺利高效的开展。另外,心理干预工作还应广泛调动社会参与,如刑释人员的家人,朋友,同学可以加入到帮教工作中来。还要充分发挥社会工作者、志愿者、共青团、工会、妇联及个体劳动者协会等群众组织和社会团体的帮教优势,例如,传统的以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老工人、老农民为基础的“五老”社区帮教小组。努力打造一个专业性强、多方位涉及、广泛参与的帮教人员队伍。需要强调的是,心理干预机制的很多事务性工作需要由基层心理干预科室来完成,所以我们应该着重加强基层干预队伍的人才配备力量。
  3.经费保障
  安置帮教工作开展不到位,实施效果不好,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经费不足。所以建立心理干预机制最应先解决的问题就是经费保障问题,没有充足的资金作保障,一切工作都很难开展起来。根据《中央综治委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领导小组及办公室成员单位职责》的要求,“财政部要把安置帮教工作经费列入各级财政预算,保障安置帮教工作必要的设施配备、业务开支、重点人员衔接等经费足额到位,为各级安置帮教工作开展提供经费保障和政策支持。”[19]但实践中,该项工作并没能得到有效落实,整个安置帮教工作体制尚且没有充足的资金支持,心理干预由于不是很受重视,被拨到的款额就更少。所以我们应该建立一个关于刑释人员帮教的专项保障基金,作为特殊的民生保障资金列入财政预算。
  在资金筹措方面笔者认为,一是应严格落实财政专项拨款政策,适当提高拨款比例,确保款项按时足额的的纳入刑释人员专项保障基金库。二是通过社会上的一些基金组织和民间捐款来打开渠道,建立刑释人员捐助救助基金,广泛宣传,接受社会各界爱心捐助。三是可以学习借鉴国外的一些成功经验,例如《比利时监狱规则》中规定,监狱犯人劳动产品收入的4/10作为利润上缴国家,所余的6/10作为储备金,一半作为罪犯的劳动报酬,另一半则作为罪犯被拘禁期间支出的社会福利费。[20]在足额支付服刑人员劳动报酬的前提下,我们可以将其在服刑期间创造利润的一部分提出,纳入刑释人员专项保障基金库,以供其日后使用。对于心理干预机制所需要的必要资金应从专项保障基金中按比例抽出,建立一个独立的资金库,只要刑释人员专项保障基金充足,心理干预机制所需要的经费也能得到满足。最后,我们还应定期公开每笔资金的收支明细,做到公开透明,接受社会监督。
  4.奖惩规则
  心理干预工作复杂、繁琐,由于其工作对
  象是一些心理出现问题甚至具有再犯罪倾向的人,工作人员长时间从事这样的工作往往也会变得烦躁不安或者出现畏难情绪,工作积极性不高,心理干预工作很难深入实施,这也是导致我国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长期没能取得实质性成效的原因之一。有动力才有进步,有惩罚就会约束,因此,笔者建议建立一个关于心理干预机制的奖惩规则。我们可以根据具体的工作情况和实践成果定期对相关单位和个人进行考评,对工作开展好的单位和个人进行奖励,并将考评结果与评先树优、干部任用结合起来,同时对不履行职责的单位和个人进行惩罚。其中单位的奖惩由基层司法机构实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826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