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职务犯罪案件中强制措施存在的问题及完善
【英文标题】 Analysis About Problems&Improvement Of Compulsory Measures In Professional Crime Cases
【作者】 高雪梅 王峰【作者单位】 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检察院
【分类】 犯罪学【中文关键词】 职务犯罪 强制措施 完善建议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10
【页码】 94
【摘要】 职务犯罪案件属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侦查的案件,该类案件与普通刑事案件相比具有不同特点。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五种强制措施在职务犯罪案件侦查中存在适用条件缺乏统一标准;强制措施的决定权和执行权相脱节;强制措施的期限存在一定的漏洞等问题。应在立法上对相关未完善的问题予以明确,改变不合理的规定,同时为使强制措施的使用在职务犯罪侦查案件中发挥最大的功效,应对相关的侦查手段予以完善。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1920    
  一、职务犯罪侦查中强制措施制度存在的问题
  (一)强制措施适用条件缺乏统一标准
  一是拘传的适用不规范。“职务犯罪侦查中,拘传处于一种较为尴尬的境地,检察机关要么只是传唤犯罪嫌疑人,要么直接适用拘留或逮捕,极少拘传。”[1]侦查机关首次接触犯罪嫌疑人,通常采取传唤措施,但传唤不是强制措施,而是侦查部门以传唤通知书的方式,要求犯罪嫌疑人在指定的时间自行到指定的地点接受讯问,它强调的是被传唤人到案的自觉性。拘传作为我国刑诉法规定强制措施之一,是侦查部门强制未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到案接受讯问的强制方法,对抗拒拘传的,可以使用械具,它强调的是犯罪嫌疑人到案的强制性。由于我国《刑事诉讼法》对传唤与拘传的适用条件规定得并不严密,因而造成侦查实践中出现了不能区别适用传唤与拘传的现象。
  二是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适用不规范。拘传、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是根据案件情况而适用的,对证据条件和刑罚相当等条件的要求不很高;只有逮捕才规定了严格的证据条件、刑罚相当要求和社会危险性的必要防止等标准;而拘留则是以《刑事诉讼法》第61条第4项和第5项为适用情形,并无证据要求。至于何种情况下适用取保候审,何种情况下适用监视居住均未作出证据上的要求,这给司法实践中对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地适用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同时由于羁押与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相比,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影响了检察机关对犯罪嫌疑人的拄制能力,尤其是对于实物证据较少或难以确定的贿赂等犯罪,就更是如此。适用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检察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妨碍诉讼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也难以防止发生犯罪嫌疑人潜逃、串供、销毁证据等现象。由此导致犯罪嫌疑人被广泛适用拘留、逮捕措施,羁押在突破案件、获取证据来源等方面对办案具有极大的便利。
  (二)强制措施决定权和执行权运行脱节
  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案件中需要拘留、逮捕犯罪嫌疑人的,由人民检察院做出决定,由公安机关执行。因此,目前职务犯罪侦查机关只有使用拘传和在特殊情况下使用拘留强制措施的权力,而对监视居住、取保候审、逮捕以及大多数情况下的拘留,都没有执行权。职务犯罪侦查中行使强制措施决定权和执行权的分离,往往导致侦查权运行中充分运用强制措施的不能,并延误了侦查工作。从普通刑事案件看,其拘留、逮捕的执行一般由公安机关具体承办人执行;而贪污贿赂犯罪案件虽由检察机关承办,但拘留、逮捕却要由完全不熟悉职务犯罪情况的公安人员来执行,这既增加了保密难度,亦可能贻误最佳办案时机,影响到职务犯罪的顺利侦查。而司法实践中遇到的诸如公安机关不积极履行职责等问题,则又导致了检察机关有时需自行追逃、自行实施拘捕、自行押解犯罪嫌疑人到看守所,也造成了检察机关大量需送交公安机关执行的法律文书无法送出去,只能保存于案件副卷中的直接后果。从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的执行情况看,这两项强制措施均由犯罪嫌疑人住所地的公安派出所执行。虽然相关规定要求对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要派专人监督,但因缺乏相应的制度保障,以及派出所警力有限,往往无直接责任人负责监督考察,以致监管流于形式,犯罪嫌疑人可无拘无束地在社会上自由活动,传讯也不能及时到案,有的甚至实施串供、毁证等不法行为,影响了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
  (三)强制措施期限规定存在一定疏漏
  一是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把传唤、拘传的时间规定最长不得超过12小时,虽对保障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却脱离了我国社会现状和反腐败实际。当遇到案情较为复杂或者犯罪嫌疑人拒不认罪的案件,12小时内就连制作一份讯问笔录都难以完成,能谈何案件突破?虽然有的学者也指出“12小时的拘传期限经常被办案人员抱怨‘太短’,主要在于未将拘传理解为强制到案的措施,而是用以‘突破案件’。”[2]但现实是办案人员如果在这12小时内取得突破则对整个案件的侦破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如果依法在规定时间内解除对犯罪嫌疑人的传唤或拘传,则有串供的可能,并导致案件流产。二是刑诉法在刑事拘留最长期限的规定上,普通刑事案件与贪污贿赂、渎职侵权案件的适用存在明显差异。根据刑诉法规定,普通刑事案件中的多次作案、共同结伙作案、跨地区作案等情况,可以作为延长拘留期限一日至三十日的条件。但是,全国近几年来查处的贪污贿赂、渎职侵权案件事实已经表明,多次作案、共同结伙作案,以及因职务升迁或工作变动而跨地区作案的现象已相当严重,而根据刑诉法规定,这些案件延长拘留期限只能是一日至四日。两类案件在适用刑拘期限规定上的差异,严重制约了职务犯罪侦查工作的质量。
  (四)相关职务犯罪侦查制度未建立
  我国《刑事诉讼法》确认的侦查措施有讯问、询问、勘验、检查、搜查、扣押、鉴定、通缉等,以及在《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规定的辨认手段。但对侦查实践中广泛使用的监视监听、秘密录音录像、诱惑侦查等特殊侦查手段没有明确规定。就技术侦查而言,我国只在《人民警察法》和《国家安全法》中有关于技术侦察的规定,但对适用的范围、原则、程序等没有作进一步详细明确的规定,并且检察机关的侦查部门行使这种权利受到限制。检察机关的侦查部门在办理一些贪污贿赂案件时,有的采用了监听等特殊侦查手段时,必须经公安机关批准,这种立法与司法实践存在的差异,导致职务犯罪侦查中出现了侦查措施单一、强制力不足、侦查效能低下等问题,直接影响到职务犯罪侦查的力度和效率。这也成为职务犯罪侦查机关过多的依赖于靠羁押获取言词证据作为定案主要证据的弊病。
  二、完善职务犯罪侦查中强制措施的若干建议
  一是明确拘传强制措施的适用情形。诚然,职务犯罪的强隐蔽性增加了案件侦查的难度,因此,为防止涉案人因听到风吹草动望风而逃而使侦查工作前功尽弃,侦查机关总是力图在传唤时就把犯罪嫌疑人控制住,而不敢冒险由犯罪嫌疑人自己到案。尽管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做法却并不可取。由于现行法律已经赋予了侦查机关自由选择适用传唤或拘传的权力,如果侦查机关存在前述担忧,尽可以立案后直接拘传,而完全不必以传唤的名义来执行实质上的拘传。为使侦查实践中易于区分传唤与拘传,建议立法应对适用拘传的情形做出具体规定。如对于存在下列情形的犯罪嫌疑人,可明确规定应当拘传:第一具有人身危险性,可能继续危害社会的;第二可能逃跑、串供、毁灭或伪造证据的;第三有其他妨碍侦查情形的。同时也为保障人权,防止变相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192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