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研究》
略论侵权行为中外来因素介入后的司法处理
【作者】 王永建 陈仟伍【作者单位】 浙江永大律师事务所
【分类】 侵权法【中文关键词】 因果关系;外来因素介入;司法处理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8
【页码】 86
【摘要】

因果关系是认定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之一,具有认定责任和限制责任的功能。在因果关系的认定过程中,常常因为一些外来因素的介入,造成最终损害结果的发生,使得整个认定过程变得较为复杂。理论界对此种现象产生了各种意见,主要有超越因果关系、因果关系中断、假象因果关系、多重的充足原因等,但是在司法实务中,如何对各种因素进行责任的分配,特别是在诉讼程序上保证责任分配的公平性、合理性,仍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深化和明确的问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6425    
  一、通过几个典型案例引出问题
  案例一:甲在驾车行驶时因过失撞伤了行人乙,造成乙丧失了劳动能力;一个月后,丙又因过失导致乙两级伤残。事后,乙向法院起诉要求支付残疾赔偿金及被扶养人生活费等。
  案例二:甲驾驶汽车在公路上行驶,在其超越乙驾驶的两轮摩托车时,将其刮翻倒地,造成乙右腿骨折。随后乙被送至丙医院救治,在手术过程中,由于医生的操作不当致使乙的两腿长短不一,构成残疾。事后,乙向法院起诉要求支付相关医疗费、误工费等,以及根据其伤残等级支付残疾赔偿金。
  案例三:甲驾驶汽车在公路上行驶,因过失将路上一行人乙撞倒在地,在乙被送往医院抢救的过程中,因伤势过重而死亡。事后发现,乙为公安部全国通缉的要犯,身上背负着数条命案,根据法律规定应当被判处死刑。事后,乙的家属向法院起诉要求甲赔偿丧葬费、死亡补偿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及精神损失费等费用。
  案例四:甲驾驶汽车在公路上行驶,因过失将路上一行人乙撞倒在地。由于地处偏远,为抢救乙的生命,甲遂用肇事车辆将乙送往医院,途中路经一个十字路口时,丙驾车从侧面撞向甲车,导致甲车侧翻,乙当场死亡。经鉴定,乙在第一次被撞后,即使安全送到医院,也会由于伤势过重而死亡。事后,乙的家属起诉要求丙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从以上几个案例中可以看出,在侵权行为因果关系链条的形成过程中,常常伴随着一些外来因素的介入。正是这些外来因素的介入,引发出许多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如何使行为人承担责任?行为人应该承担何种责任?这正是笔者下面要论述的问题。
  二、外来因素在因果关系中的介入与行为人责任分配
  (一)超越因果关系
  根据我国理论界的通说,所谓超越因果关系,是指先前的某个行为人实施的行为已经对受害人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但是,此后由于另一个行为人实施的行为,或者意外事故,或者受害人自身的原因最终造成了损害结果的发生,从而使得先前的行为对最终的损害结果没有发生直接的作用。上述案例一即是属于这种情形:虽然甲先前已经对乙造成了一定损害,但乙的最终损害结果却是由丙直接造成的,即使没有甲的行为亦是如此。
  在此种情况下,对于前后两种行为人,应当如何来承担责任呢?对此理论界有许多不同的看法。有的学者认为,既然前一行为人事实上已经对受害人造成损害,则不用考虑后面的因素,直接在其造成的损害范围内承担责任;有的学者认为,应该以法规目的与公平正义之观念决定是否对外来的介入因素加以考虑;也有的学者认为,这种情况只是一个关于损害赔偿的问题,因而应以差额说(即受害者受伤前后的收入差额)来决定这两者的赔偿范围。
  笔者认为,对于这些案件,应该根据现有法律规定,并结合社会公平正义理念来加以分析。以案例一为例,首先,由于丙对乙造成的伤残结果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即使没有先前甲的行为,其损害结果亦会发生,所以假如判决丙为此承担全部责任对丙而言并无不当之处;但是如果以丙已经对乙承担了全部责任为由免除甲的赔偿义务,使甲不必为其的过错行为付出代价,显然有失社会公平。在此种情况下,应该结合实际情况,分两种情况来加以对待: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第一,假如丙的资力能够承担全部责任,那么甲就无须再承担对受害者的被扶养人生活费等赔偿责任,但是考虑到社会公平,应该根据其先前行为造成的损害大小来承担一定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受害者可以主张的赔偿包括实际损失和精神损害两部分,而其中实际损失只要损害结果确定,则实际损失就是固定的。在案例一中,虽然甲和丙都对乙实施了侵权行为,但最终乙能够主张的残疾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总额是固定的,并不因为有多个侵权行为人而增加。在丙已经全部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况下,判决甲承担一部分精神损害赔偿金(因为乙事实上亦受到了两次伤害),还是比较符合公平正义原则的。
  第二,假如丙的资力不足以承担全部责任,则甲还是要承担赔偿责任,该责任范围应该在其行为所造成的损害结果(也就是致乙丧失劳动能力)范围内,并且事后可取得对丙的追偿权。因为在案例一中,甲的先前行为实际上已经引起了损害结果,即致乙劳动能力丧失,从这个损害结果来讲其与甲的先前行为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关于此种责任的性质,笔者认为可以是一种补充责任。这样的制度设计,一方面受害人能够得到充分的赔偿,另一方面对行为人来说其责任的分配也比较公平合理。
  (二)因果关系中断
  因果关系的中断是指先前行为人侵权行为发生后,又发生了介入因素,使该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原本存在的因果关系产生被阻隔的效果,在此情况下进行的因果关系判定。如案例二中,虽然甲与乙受伤的事实有因果关系,但对乙的残疾事实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该结果是由丙直接造成的。正是丙的不当行为这个介入因素,导致了最初的原因与最终的损害结果之间发生了因果关系的中断。
  在此种情况下,对于甲、丙之间的责任承担问题,笔者认为可以根据侵害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相当性”关系来加以确认。根据相当因果关系理论,在案例二中,假如没有甲撞伤乙的这个行为,则必不会发生最终致乙残疾这个损害结果;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只有甲撞伤乙这个行为,并不会必然导致乙残疾这个损害结果的发生。其中还有丙治疗不当行为的介入,才导致了最终的损害结果。所以说,甲虽然无须对乙残疾这个最终损害结果负责,但仍须对其致使乙右腿受伤这个损害结果负责。至于其最终损害结果的扩大部分,根据“相当性”原理则应由丙来承担。
  当然在具体侵权行为中,除了案例二中所讲到的情况,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即在一个侵权人实施了侵权行为后,在损害结果没有发生之前,由于外来因素的介入,导致没有按照原来的因果关系历程发生损害结果。譬如将案例二中的条件改一下:甲与乙有仇,一日知道乙将骑摩托车外出,并会途经一条傍山险路,便故意将乙的摩托车制动器损坏,让其在驾驶途中跌入悬崖而死。乙行驶没多久,便因丙的过失发生交通事故而死。在该案中,虽然先前也存在甲的行为这种原因,但是因为丙行为的介入而并没有实际发生作用。笔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仅就民事责任而言,由于甲的行为并没有真正发生损害结果,所以其无须承担赔偿责任。
  (三)假想因果关系
  所谓假想因果关系,就是指一个非法的行为已经导致一个损害结果的发生,但是即使没有该非法行为的存在,此种损害结果也必将会因某种合法行为而发生。譬如案例三中,虽然甲的行为直接造成了乙的死亡,但是即使没有甲的行为,乙也必将根据法律规定被法院判处死刑。
  但是,从民事赔偿的角度来讲,假想因果关系的存在并不能排除先前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首先,这样的介入因素是假想的,其并没有真正发生;其次,虽然该介入因素造成的损害后果会在以后发生,但是在发生之前,受害人还是拥有同一般人一样正常的民事权利,包括在受到侵害时的赔偿请求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应该按照一般的因果关系处理。
  (四)多重的充足原因
  所谓多重的充足原因,就是说同时存在多个侵权行为,这些侵权行为和损害结果之间都有关联,并且其中每个侵权行为都足以导致同样损害结果的发生。譬如案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来自北大法宝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642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