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
对拐卖人口罪新情况的探索
【作者】 陈向群朱欣明
【作者单位】 广西省百色地区中级法院广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期刊年份】 1990年【期号】 12
【页码】 1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4668    
  近年来,拐卖人口犯罪已被列为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刑事犯罪,予以从重打击。但是,目前法学界和执法人员对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和两院一部《关于当前办理拐卖人口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的理解不尽一致,在拐卖人口罪的认定上产生了不同认识,影响了对这类犯罪的正确审理。本文拟就这个问题以及如何认定几种拐卖人口的新情况的性质,阐述一些浅见。
  违背被害人意志不能作为构成拐卖人口罪的前提条件
  对违背被害人意志是不是构成拐卖人口罪的前提条件的问题,法学界早已有过一场争论,大多数人肯定违背被害人意志是构成此罪的前提条件,一些高等院校的教材已把这一前提条件列为本罪的特征。这一观点严重影响了目前区分拐卖人口罪与非罪的界限。有的人即认为具有违背被害人意志这一前提的,才构成拐卖人口罪,否则即使行为人主观上以营利为目的,客观上实施了把被害人当作“商品”出卖的行为,也不能构成拐卖人口罪。笔者认为,“前提说”不仅缺乏充分的法律依据,而且在审判实践中,用以界定罪与非罪也是片面的,对打击拐卖人口的犯罪活动是不利的。
  “前提说”有悖于立法宗旨。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拐卖人口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用欺骗、利诱、胁迫等手段拐卖人口,主要是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从立法的角度看,本罪的设立,着重体现了对公民人身权利和社会秩序的维护,禁止把人当作“商品”出售。因此,在确认拐卖人口罪时,必须紧紧抓住这一本质属性。无论行为人在犯罪过程中所使用的手段是否违背被害人意志,只要其具有将人当成特殊“商品”出卖的本质属性,就构成了拐卖人口罪。而“前提说”虽然也承认拐卖人口罪的本质是把人当特殊“商品”出卖,但却把犯罪手段中大多数违背被害人意志的情况凌驾于本质条件之上,作为鉴别罪与非罪的标准。很明显,这是有悖于立法宗旨的。
  “前提说”不能准确地反映拐卖人口罪的客观方面。从犯罪构成上看,法学界和司法实践中对拐卖人口罪的主体、主观方面和客体的认识基本上是一致的。分歧主要集中在客观方面。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和两院一部《关于当前办理拐卖人口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均没有对拐卖人口罪明确规定必须具有“违背被害人意志”的客观要件。“前提说”从拐卖人口的手段主要是欺骗、引诱、胁迫等“违背被害人意志”的情况出发,得出了“违背被害人意志”是构成拐卖人口罪的前提条件的结论。然而《解答》第一条第二款同时规定:“合谋、参与拐骗、接送、中转、窝藏、出卖、转卖妇女和儿童等犯罪活动的,分别以一般共同犯罪或犯罪集团成员论处。”那么,按照“前提说”的观点,对仅仅参与“接送”、“中转”、“窝藏”,没有参与拐骗或者没有实施欺骗、引诱、胁迫手段的行为人,如何认定其犯罪性质呢?若是集团犯罪,可以从同一犯罪过程中,各犯分工不同的意义上去认定其都具有“违背被害人意志”的特性。但在一般共同犯罪中,因为没有固定成员和明确的分工,对一些只参与中转、接送、窝藏,不过问或无法过问主犯有无对被害人拐骗,并且中转、接送或窝藏时也没有实施欺骗、引诱、胁迫手段的从犯,往往难以确认其行为是否违背被害人意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按照“前提说”的观点,就不能认定行为人犯有拐卖人口罪。这与刑法规定和《解答》是相冲突的。
  笔者认为,拐卖人口也应包括在征得被害人或被害人的监护人同意(或者被害方主动委托)之后,将被害人带往异地,当作“商品”出卖营利的情况。如德保县许承帽等拐卖10岁儿童陆加四、11岁儿童陆加懂(兄弟)时,两儿童之生父与人贩子共同把陆加四兄弟带到福建,然后在买主家立下卖身契约(其父并非为生活所迫),议定价格分别为1800元和2400元。成交前买主手执人民币,人贩子手执卖身契,与被害人陆加四、陆加懂及其父拍下分别照片(每户一张)。然后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改由人贩子手执赃款、买主手执卖身契,每户又与被害人父子各拍照留影,以作永无反悔之凭证。由于该罪犯自始至终都没有采用欺骗、隐瞒手段,也没有违背被害人的法定监护人的意志,按照“前提说”,就不构成拐卖人口罪,但是行为人将两儿童当“商品”出卖;买主买下两儿童不是为了收养而是为了蓄奴。行为人实际上侵害了两儿童的人身权利,应该认定构成拐卖人口罪。可见,“前提说”没有全面准确地反映出拐卖人口罪的客观方面。
  是否违背被害人的意志,反映的是被害人的主观心理,而不是行为人的主观心理,法律对此未作明文规定。因此以违背被害人意志作为确定拐卖人口罪的前提条件,显然不符合拐卖人口罪的构成要件。
  “前提说”在实践中缺乏确切的含义,难以确定违背了谁的意志。如果拐卖人口罪以违背被害人意志为前提,那么,在被拐卖的人具有完全行为能力时,被害人的意志比较好确定,即为被拐卖者本人的意志。但假如被拐卖的人为限制行为能力人或无行为能力人时,则被害人的意志应是监护人的意志,而不是被害者本人的意志。当监护人的意志表示损害了这些被拐卖的无行为能力或限制行为能力人的人身权利时,又如何来确认是否违背被害人意志呢?难道因为不违背监护人的意志,就可以不追究拐卖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吗?这在审判实践中显然是行不通的。
  认定违背意志的时间无确定性。在刑法和有关司法解释中,有明文规定以违背被害人意志为客观要件的犯罪,如强奸罪、强迫妇女卖淫罪等。这些犯罪,违背被害人意志体现在犯罪的整个过程中。然而,在拐卖人口罪中,有的是在犯罪过程中反映出违背被害人意志,也有的是在犯罪终结之后,被害人才有违背意志的表示。如被害人明知罪犯是以介绍婚姻为名,把自己带到外地买卖,但起初并无拒绝的表示,直到被卖后对买主不满意或出于其他原因,才表示罪犯违背了自己的意志。对此,如果要确认违背被害人的意志,在时间上就产生一个问题,犯罪终结后被害人的意志表示是否有效?应在多长时间内表示才有效?要解决这个问题,在审判实践中就有很大的主观随意性。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以“违背被害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4668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