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制与社会发展》
论交通肇事后逃逸
【作者】 侯国云【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刑法总则【中文关键词】 交通肇事 逃逸 救助被害人 故意
【英文关键词】 traffic accident making, flight,the injured, indirect intentional, direct intentional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2
【页码】 145
【摘要】

把交通肇事后逃逸界定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为”不符合立法的原意和刑法原理。因为救助被害人之后再行逃跑,仍是为了逃避法律追究。但此种情况下把逃逸作为加重处罚的情节就没有道理了。正确理解交通肇事后逃逸,不能与是否救助被害人割裂开来。此外,还要充分注意逃逸的“假两面性”、“二重性”和“真实性”。关于交通肇事后逃逸的定性与处罚,要充分注意肇事者对被害人的死亡是否持放任态度。对于那些将伤者移入偏僻处隐藏或者佯装送往医院,途中抛弃后再逃逸的案件,则应按故意杀人罪论处。

【英文摘要】

It is not right to define flight after making traffic accident as “act of flight after making traffic accident in order to escape from legal conviction” in the sense that the definition goes against the intention of legislation or the principles of criminal law. It is still for the purpose of avoiding criminal punishment even if flight after the rescue the injured. Whether rescue the injured and whether the masker care about the injured or the dead are keys to define flight after making traffic accident. It should he treated as murder for desert the injured while pretending to send the injured to a hospital and fligh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391    
  
  近些年来,交通肇事后逃逸的案件发案率比较高,为了遏止这种犯罪行为的发生,刑法133条把“交通肇事后逃逸”规定为加重处罚的情节(在同是致人重伤、死亡的情况下,对逃逸的比不逃逸的加重4年有期徒刑)。但是,究竟应当如何理解“交通肇事后逃逸”,对“交通肇事后逃逸”的究竟应当如何定罪处罚,在理论界和司法实践中都存有争议。最高法院虽然对这个问题作过司法解释,但其中的一些疑难问题并未解决,理论上的争议也未结束。因而,有必要对这个问题再作理论上的探讨。
  一、何为“交通肇事后逃逸”
  关于“逃逸”的含义,理论界有许多种解释。有人认为“是交通肇事行为的自然延伸,构成交通肇事罪的结果加重犯”;[1]也有人认为,是“交通事故发生后的一种行为,是交通肇事罪结果加重犯的核心内容”;[2]还有人认为,逃逸就是不作为,不救助被害人。对于这三种解释,笔者认为都需要商榷。首先,逃逸不是交通肇事行为的自然延伸,因为交通肇事与逃逸之间并非必然的联系。司法实践中,绝大多数肇事者在交通肇事后并不逃逸,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其次,逃逸不是交通肇事罪的结果加重犯,而是情节加重犯。说逃逸是交通事故发生后的一种行为是正确的,但不能说它是结果加重犯的核心内容,因为它并不是加重结果产生的原因。至于说逃逸就是不作为,就是不救助被害人,就更不准确了。因为不逃逸者,同样可以不救助被害人。
  按照词典的解释,逃逸,就是逃跑的意思。最高法院在2000年3月11日公布的《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中将“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界定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为”。按照这个解释,肇事者是否救助被害人,并不影响逃逸的成立。因此,肇事者即使将伤者送往医院后再行逃跑,也仍然要按交通肇事后逃逸进行处罚,仍应适用刑法133条第2档的法定刑。因为这仍然符合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最高法院对“交通肇事后逃逸”所作的这个解释是否准确?至今无人提出疑问。但我认为,这一解释不符合立法原意,也不符合刑法原理。大家知道,交通肇事后逃逸,是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出现的社会问题。该问题一出现,立即引起广大民众的普遍关注。民众关注的焦点恰恰是肇事者不救助伤者的问题,而不是逃避法律追究的问题。刑法133条把肇事后逃逸作为交通肇事罪的加重情节加以规定,其立法本意也正是为了督促肇事者救助被害人,而不是为了督促肇事者主动接受法律追究。因而把逃逸与逃避法律追究紧紧联系在一起,而把不救助被害人问题撇在一边,是不准确的。如此解释,肇事者救助了被害人之后再行逃跑,也必须按照交通肇事后逃逸追究加重的刑事责任。这就有悖于刑法原理了。因为,救助了被害人之后再行逃跑,与犯其他罪之后逃跑就没有区别了。但是,犯其他的罪,法律并不将犯罪人罪后的逃跑行为作为加重处罚的情节,为什么偏偏要把交通肇事后逃跑作为加重处罚的情节呢?其立法原意显然是要督促肇事者救助被害人。否则,与其他罪的处罚原则相比,就是不公平的。再说,如果救助了被害人,即使逃跑,其社会危害性也已大大降低,何必还要加重处罚呢?由此可见,不应把逃逸与逃避法律追究紧密相联,而应当把逃逸与不救助被害人紧密相联。因此我认为,对“交通肇事后逃逸”的含义,应当这样界定:是指在发生交通肇事后,放弃救助伤者和保护现场之义务的行为。
  除了以上所述之外,正确理解“逃逸”的含义,还应当注意以下三个问题:
  (一)应注意“逃逸”的“假两面性”。前文已经指出,从行为方式上看,“逃逸”是一种作为,但是在一般情况下,逃逸与不作为(不救助伤者)似乎又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因为在一般情况下,要逃逸就不救助,要救助就不逃逸。换句话说,从正面看是逃逸,从反面看则是不救助,或者说从正面看是作为,从反面看则是不作为。这就是逃逸行为的两面性。但这种两面性仅限于一般情况下,在特殊情况下便没了这种两面性。比如当肇事者先送伤者去医院,然后再逃跑时,就不存在这种两面性。因而我把这种两面性称之为“假两面性”。正是由于这种假两面性的存在,不少人都把逃逸当做不作为(不救助伤者)来理解了。其实,这样理解是不正确的。因为逃逸行为的两面性不是绝对的,而是有限的。严格说来,逃逸与不救助(不作为)完全是两码事。因为相对于肇事行为来说,逃逸是一种新的动态的作为行为,只有不救助才是一种静态的不作为行为。一动,一静,完全相反,显然不可混淆。[3]
  (二)应注意“逃逸”的二重性。司法实践中常常遇到这样的案件:某司机在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死亡后,为了逃避法律追究而驾车逃跑,在逃跑过程中再次发生事故撞死行人。在这样的案件中,行为人构成了两个罪,一个是交通肇事罪,一个是以危险驾车的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第二次事故也可能仍构成交通肇事罪)。在这里,逃逸行为就有了二重性。因为,同一个逃跑行为,相对于前次交通肇事来说,它属于逃逸行为,要作为前次交通肇事罪的加重情节在量刑中发挥作用。但相对于后次交通肇事来说,它属于实行行为,要作为后次犯罪的客观要件在评价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构成什么罪的过程中发挥作用。也就是说,这同一个逃跑行为受到了两次评价,或者说受到了两次处罚。这就是逃逸行为的二重性。当然,这种二重性是不正常的。从刑法理论上讲,同一个行为不应该受到两次评价和惩罚。
  (三)应注意“逃逸”的真实性。刑法133条第2档和第3档分别规定的两个“逃逸”在其性质和作用上是不相同的。第2档规定的“逃逸”,是没有致人死亡的逃逸,它专指“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为。而第3档规定的“逃逸”是“致人死亡的”逃逸。但事实上,逃逸本身不可能成为致人死亡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在于先行的肇事行为和事后的不救助行为。因而,第3档规定的“逃逸”,其真实意思不是逃逸,而是“不救助被害人”。可见,两个“逃逸”虽然文字相同,但含义却完全不同。这是我们在理解“逃逸”一词时,需要特别注意的一个问题。
  二、交通肇事致人受伤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
你怀了我的猴子
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39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