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司法案例》
美国联邦上诉法院关于开平案在逃被告人的定罪评析
【作者】 陶琳琳
【作者单位】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分类】 国际刑法学
【中文关键词】 开平案;上诉判决;RICO法;移民欺诈;量刑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2
【页码】 116
【摘要】

开平案在逃被告人在美国受到审判,被告人上诉后,联邦上诉法院于2013年做出判决。被告人第一条罪状的定罪并没有不适当地域外适用RICO法,因为被告人的犯罪集团既涉及诈骗银行,也涉及移民欺诈,并有从中国银行偷盗钱款和携带偷盗的钱款在美国自由旅行两个犯罪中心。有充足证据证明对第二条罪状洗钱共谋和第三条罪状运输赃款定罪。陪审团对量刑部分发回重审,是因为地区法院不适当地依据被告人的外国行为来迎合量刑指南第2S1.1(a)(1)(A)条的适用要求,造成程序错误;不适当地基于外国行为增加一个罪级;未能为4.82亿美元的赔偿令提供充分的法律和事实依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4831    
2018年7月11日,外逃17年的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案嫌疑人许超凡被强制遣返回国。被告人许超凡等人涉嫌贪污挪用巨额中国银行资金,后外逃美国,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经中美执法部门合作,被告人被美方羁押,并于2009年在美接受审判,被告人提起上诉,2013年,美国联邦第九巡回法庭作出了上诉判决。
  一、案件事实与上诉背景
  四名中国被告人许超凡、许国俊、余英怡、邝婉芳,其中,许国俊和余英怡系夫妻,许超凡和邝婉芳系夫妻。许超凡1982年至2001年受雇于中国银行,许超凡晋升后,余振东、许国俊先后出任中国银行开平支行行长。在他们管理开平支行期间,三位管理者实施了三项诈骗行为:(1)外汇投机活动,导致中国银行损失近1.47亿美元;(2)账外贷款,这些贷款没有被合理地记录在银行账簿系统中,导致了近1.81亿美元的损失;(3)虚假贷款,总共0.9亿至0.95亿美元的贷款被记录在银行账簿中,但贷款实际被转移到了一个设立在香港的名为Ever Joint的公司。1995年,中国银行开展外汇审计,为避免银行外汇损失被发现,三人指示开平支行员工伪造银行记录,并成功骗过中国银行审计。
  在资金转移过程中,许超凡、许国俊、邝婉芳、余英怡分别与拥有有效美国移民身份的人员假结婚结为配偶,取得在美居留身份。二许夫妇多次前往中国澳门地区、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菲律宾赌博。旅行资金来自Ever Joint账户不低于8000万美元的电汇。四人还使用假冒签证和护照,在2000年和2001年前往拉斯维加斯,入住赌场酒店,花大量的钱玩百家乐。赌博资金是通过中间人安排的,使用Ever Joint账户中的出纳支票在赌场作为信用担保。2001年10月12日,中国银行发现了账户上有4.82亿美元的出入,问题出在开平支行。许超凡和许国俊逃到了中国香港地区,又使用假的护照和签证先后到了温哥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拉斯维加斯。许超凡和许国俊发现中国权威机构冻结了他们转移的800万美元。邝婉芳和余英怡利用获得的假的移民地位分别先后逃到了温哥华和美国。
  2002年12月19日余振东被捕,其对美国联邦的指控表示认罪并愿意回到中国。他在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和起诉被告人的过程提供了合作。许国俊夫妇和许超凡夫妇分别于2004年9月和10月被捕。
  在第二份替代起诉书中,被告人被指控犯有违反《美国法典》第18卷第1962(d)条[1]共谋犯罪(RICO法)(第一条罪状),违反《美国法典》第18卷第1956(h)条[2]共谋洗钱(第二条罪状),违反《美国法典》第18卷第371节[3]共谋转移偷盗的钱款(第三条罪状),违反《美国法典》第18卷1546(a)&2[4]使用假签证(第四到九条罪状),违反《美国法典》第18卷1542&2[5]使用假护照(第十到十五条罪状)。
  经过38天的审判,陪审团对被告人的所有罪状宣判有罪。地区法院判处许凡超25年刑期,许国俊22年刑期,邝婉芳、余英怡8年刑期,并判处赔偿金4.82亿美元。被告人及时向上诉法院提起上诉。
  二、关于对被告人定罪的争议
  (一)被告人第一条罪状的定罪:共谋(Conspiracy)犯罪(RICO法)
  开平案在逃被告人第一条罪状的犯罪活动包含一个统一的犯罪计划:被告人从中国银行偷盗了巨额钱款;将偷盗的钱款从中国转移出来;通过假移民逃到了美国并在拉斯维加斯等地花费了偷盗的资金。被告人组织犯罪集团实施了跨国的犯罪行为,利用很多全球化的经济工具,因此上诉法院考虑在多国家的语境下适用RICO法[6]。对于第一条罪状定罪的争议主要在于被指控的共谋犯罪是否超出了RICO法的适用范围。
  在Morrison诉澳大利亚国家银行案中[7],联邦最高法院面临着《证券交易法》第10(b)条能否域外适用(Extraterritorial Application)的问题。法院的分析基于这样一个前提:一个法条只要没有明确规定可以域外适用,那么就不能适用于域外,因此否定了该条的域外适用。美国其他法院在处理这个问题时统一认为RICO法不能域外适用。[8]尽管这些判例都是民事案件而非刑事案件,但它们还是忠实地依照Morrison案的基本原理:法院在所有案件中都采用了反对域外适用的推定原则,而不是在每个案件中重新进行猜测。因此,上诉法院对本案的分析是建立在RICO法在民事或刑事方面不适用域外管辖这个基础之上的。
  被告人主张,由于RICO法不能域外适用,所以在本案中不能适用此法律规定对其第一条罪状定罪,因为共谋犯罪发生在中国,而不是美国。被告人将他们的集团犯罪定义为两部分。实际上,被告人在本案中被控共谋犯罪,不仅涉及在中国发生的偷盗中国银行的钱款(第一部分),还涉及利用非法所得逃往美国的移民欺诈(第二部分)。因此,必须确定在本案的情况下,RICO法是否可以合法地适用于被告人任何美国境内的或海外的行为。
  Morrison案对域外适用调查的架构是以“国会在制定法律中关注的焦点”为依据。审理Morrison案的法院进一步根据“法律关注的对象”和“法律试图规范的交易”两方面定义了焦点的概念。对RICO法适用焦点的探究还远不清晰。第二巡回法庭在Norex案中粗略地宣称,被告人与美国的联系微乎其微,不足以支持法的域外适用,从而回避了这个问题。然而,鉴于Morrison案对适用《证券交易法》的重点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上诉法院认为最好的路径是确定RICO法域外适用的焦点(Focus)。美国的法院在解决这个问题时基本上分为两个阵营,一个阵营认为RICO法域外适用的焦点在于犯罪集团(Enterprise),而另一个阵营则认为RICO法能否域外适用的焦点在于欺诈活动的模式(Pattern of Racketeering Activity)。
  1.犯罪集团为焦点。有两个第二巡回法院的地区法院得出结论,RICO法适用的焦点在于犯罪集团。在Cedeno案[9]中,地区法院在一项民事诉讼中处理了RICO法的域外适用问题,该民事诉讼是为了获得产生于一项共谋洗钱犯罪的损害赔偿,这个洗钱活动是由委内瑞拉国民将美国银行作为渠道诈骗获取资金,该犯罪共谋与美国的联系仅限于货币进出纽约银行账户。在确定RICO法适用的焦点是“犯罪集团作为诈骗活动的接收者或掩护者”之后,地区法院裁定RICO法不适用于犯罪集团和其犯罪活动的影响完全是在国外的情形。在欧共体案[10]中,地区法院认为,该法不惩罚诈骗活动的上游行为(每个上游行为本身就是一个分开的犯罪行为),仅惩罚与犯罪集团有关联的诈骗行为。因此,RICO法的适用关注的对象是犯罪集团。法庭得出结论,一个触犯RICO法的犯罪集团必须是国内的。但是,从地理位置上确定一个犯罪集团是外国的还是国内的是一个困难的问题。两个地区法院通过确定“控制中心”解决了地理位置的问题。[11]确定控制中心的做法起源于“选择的载体”,在分析联邦法院异籍管辖时,决定一个企业团体的主要营业地。控制中心的确定关注的是犯罪集团的决策在哪里做出,而不是犯罪行为在哪里实施,因此中心是一个集团的“大脑”,而不是“肌肉”。
  欧共体案和商船三井案在考虑域外管辖权时得出了不同的结论,这使得确定控制中心的公平和明确性成为必要。欧洲共同体案的法院认为洗钱的共谋起源于南美和欧洲,由于犯罪集团位于南美和俄罗斯,而不是在美国,因此犯罪集团是域外的。商船三井案涉及的运输诈骗的共谋是由美国的一个犯罪集团策划的,但基本是在海外实施。在这个案件中,犯罪集团的决策过程大体上发生在美国领土范围内,因此这个犯罪集团被认为是美国国内的。但两个法庭都意识到,控制中心的确定会导致人为地简化结果,而且“困难的案件”不一定能够自动生成一个结果。就像联邦最高法院在Morrison案中所指出的,一个案例因缺乏与美国领土的一切联系而禁止法律域外适用是很罕见的。本案就是一个困难的案件,控制中心的确定和犯罪集团的模式所依赖的基础都是不充分的。审理Chevron案的法庭指出,当一个团体有国内和国外两个独立的部分并都在美国境内对同一犯罪活动做出决策,对这种情形的犯罪起诉时,测定控制中心会产生荒谬的结果,国内的部分被控有罪而国外的部分被免于起诉,仅仅是因为犯罪集团的头目深谋远虑地将集团成立于海外,法庭认为这是可笑的。
  一个犯罪集团的地理位置会与特定的事实情节有关,比如欧共体案和商船三井案中的犯罪策划。但是像本案这样的案件,犯罪集团的“头脑”位于美国境外,但同时又在美国境内违反了美国移民法,而诈骗集团作出决策的地方与诈骗活动是否适用RICO法没有必要的联系,国会就会在立法时关心犯罪行为的类型。Hertz案[12]中指出,法的域外适用是一个实体性的问题,而不仅仅是一个管辖权问题,因此,对被告人的行为能否适用RICO法的审查最好将焦点放在被告人诈骗活动的模式上而不是在犯罪集团的地理位置上。
  2.诈骗活动的行为模式为焦点。上文所述的几个适用Morrison案准则的法庭在分析RICO法的域外适用时都将焦点放在了诈骗行为的模式上。从RICO法的表述和立法历史原意来看,其适用的焦点是诈骗活动的模式。例如,作为对被告人第一条罪状定罪基础的《美国法典》第18卷第1962(c)条[13],就是通过规定诈骗活动的模式,来禁止一个犯罪集团的行为。其他节的法条规定了禁止使用从诈骗活动中取得的资金,这里的诈骗活动涉及了犯罪集团从州际贸易中投资或获取钱款。另一方面,从RICO法的立法原意来看,其制定是为了通过加强法律手段在证据收集过程中的运用,建立新的刑事禁令,提供强有力的法律约束,提供在处理犯罪组织非法行为中的新的补救措施,促进铲除美国的有组织犯罪。[14]鉴于RICO法表现出来的立法意图是惩罚美国有组织犯罪活动的行为模式,当被告人在这个国家,行为违反了这个国家的法律时,国会就会关注到外国犯罪集团的行为。因此,为了确定对被告人第一条罪状的定罪是否属于RICO法的适用范围,就要从整体上考察被告人诈骗活动的模式。
  3.本案的适用。第二份替代起诉书将这个共谋犯罪描述为两部分:(1)形成犯罪集团,主要实施欺诈、洗钱以及在国家间转移资金;(2)通过假结婚、护照和签证诈骗,逃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其中第一部分行为主要在中国实施,另一部分行为在美国实施。第一部分以诈骗中国银行为中心,足以断定是域外的行为,超出了RICO法的适用范围,而第二部分使得被告人的犯罪集团与美国产生了联系。第二部分涉及在美国境内进行的诈骗活动,主要是实施以违反美国移民法(《美国法典》第18编第1542节,第1546(a)条)为基础的犯罪,特别是被告人使用假的护照和签证进入美国的行为。被告人在美国境内旅行是为了利于移民欺诈的实施,并开设银行账户。被告人带着他们获得的不义之财,通过密谋进入并藏匿在美国,他们的集团犯罪有一个隐晦的目的就是违反美国移民法,从而进一步实现犯罪集团整体的犯罪目的。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被告人共谋实施的两部分行为必然要结合在一起,被告人意图利用移民欺诈来完善共谋犯罪的目的:为了获得金钱并安全地在美国享受这些财富,且逃避中国法律的追究。如果没有移民欺诈,诈骗银行将会面临失败。
  总的来说,被告人违反美国移民法的行为完全符合RICO法对诈骗活动的限定,[15]因此上诉法院得出结论,被告人包括其在美国期间违反美国移民法在内的整个犯罪计划是在法律适用范围之内的。对被告人第一条罪状的定罪不是基于RICO法不当的域外适用,而是基于被告人在美国境内实施的欺诈活动,因此上诉法院认为应当确认此项定罪。
  (二)对被告人第三条罪状的定罪:共谋洗钱(Money Laundering Conspiracy)
  被告人被指控的第二条罪状是违反《美国法典》第18卷1956(h)条,实施共谋洗钱的行为。被告人在上诉中对本条罪状定罪所依据的证据是否充分提出了质疑。上诉法院对证据的充分性进行了重新审查,要达到的标准是从最有利于起诉的角度来审视证据,任何理性的审判者都能够发现犯罪的基本要素并排除合理怀疑。
  根据《美国法典》第18条第1957(a)条[16]对于共谋犯罪目的的规定,若依据第1956(h)条定罪,就要证明被告人同意实施一项从犯罪行为中获取超过1万美元的货币交易。被告人辩称,政府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他们的货币交易与任何盗窃或欺诈有关,不能将他们在美国使用的钱款同从中国银行骗取的资金联系起来,这是对第二条罪状定罪的重要缺陷,同时也对适用1957(a)条也提出管辖权质疑。一般来说,根据1957节定罪要求政府能够将所涉及的货币交易与犯罪行为联系起来。政府承认他们无法确定带入美国的资金直接来源于中国银行欺诈所得,充其量只能证明Ever Joint账户中的绝大部分资金是由欺诈获得的。但是,本案中被告人被指控的共谋犯罪,是一种不要求实现犯罪目的的犯罪,[17]共谋犯罪达成协议(Agreement)是共谋者犯罪意图的结晶,而基本犯罪的完成表现为无形的应受谴责性,[18]因此本案不需要追查资金的来源。对被告人第二条罪状定罪的关键是其同意向美国境内转移超过一万美元的欺诈性收益,要求证明被告人之间达成共谋犯罪协议,将一定数额的欺诈性收益转移出去。并且,被告人的犯罪意图应当被“重要的客观行为”所证实,也就是说,一个共谋犯罪的协议应当可以从被告人根据该计划实施的行为或其他间接证据中推断出来。
  在庭审中,余振东的录像证词和中国银行审计师的证词证明了许超凡和许国俊在担任开平支行经理期间参与实施了各项欺诈行为。他们从事了未经授权的外汇投机活动,通过操纵中国银行的账户记录,掩盖了这一投机行为造成的近1.5亿美元的巨大损失。许超凡还批准了总额约1.81亿美元的贷款,从开平支行到开平当地的业务,都没有在中国银行的会计系统中适当记录,这些贷款的利息被输入由许超凡和许国俊控制的Ever Joint公司的账户。政府还出示了“虚假贷款”的证据,被告人从开平支行虚假贷款约9000万至9500万美元,这些贷款是由许超凡批准的,用于开平的各种业务,但实际都转入了Ever Joint的账户。余振东在证言中说,许超凡批准了这笔贷款,许国俊跟进资金流入Ever Joint账户的情况,他们三人一起讨论有必要修改银行记录以掩盖巨额损失。
  政府还出示了关于Ever Joint的结构及其与许超凡和许国俊犯罪活动的关系的证词,表明许超凡一直是Ever Joint的主要所有者。控方的会计专家作证说,Ever Joint公司的经营没有正当的商业理由,而是充当洗钱的资金渠道。余振东作证说,他和许超凡曾谎称Ever Joint属中国银行所有,许超凡和许国俊都知道Ever Joint的结构和作用,以及其资金来源于中国银行;他和许超凡、许国俊聘请了一名会计师,负责从中国银行转帐到Ever Joint账户来弥补开支,转移资金的方式包括使用银行客户的姓名和官方贷款文件上的账户信息,通过“地下钱庄”将贷款收益转移到Ever Joint,以逃避中国银行的监管;许超凡发展了一组会计人员,其中包括许超凡的表弟和他表弟的妻子,他们为了躲避侦查而篡改了账户记录。这份账户记录反映出,Ever Joint经营的业务包括在香港购买和整修房地产,这些房地产业务可能是合法的,但余振东证实,许超凡等人外汇投机活动的规模超过了Ever Joint的房地产经营规模;1995年至2001年期间,在Ever Joint分红时,掌握公司分红决定权的许超凡获得了17亿港币的分红(2.18亿美元),许国俊获得2.909亿港币分红(0.373亿美元)。他们在中国银行工作的整个时间里,许超凡的工作年薪从未超过4万美元,许国俊的最高年薪是3万美元。
  政府还提供了证据表明,被告人的欺诈行为一被发现,就意图将Ever Joint的资金转移到美国,以便他们逃离中国。特别是余振东的证言说到,他与许超凡、许国俊达成一致同意,将数百万美元转移到凯撒宫赌场,为他们逃往美国提供资金,这些钱都来自Ever Joint账户。
  被告人邝婉芳和余英怡也实施了类似的行为表明她们有意与许超凡和许国俊串通,将骗取的资金带入美国。据余振东说,邝婉芳和余英怡为了在美国获得居住权而假婚姻,以便她们的丈夫在银行欺诈被发现后逃到美国。这些假婚姻是由一名开平政府的职员促成的,他作证说,他篡改了婚姻记录,删除了许超凡与邝婉芳、许国俊与余英怡的婚姻证明。邝婉芳和余英怡都没有与她们各自的假配偶作为夫妻生活在一起。邝婉芳和余英怡分别在入籍为美国公民后与假配偶离婚。在被捕时,二许夫妇已分别重聚。法庭上出示的证据还表明,邝婉芳和余英怡至少有一次与许超凡和许国俊一起前往拉斯维加斯进行赌博,赌博的资金被发现与Ever Joint有关。具体而言,被告人于2000年10月4日左右前往拉斯维加斯,并用从中国香港华超商业银行提取的200万美元在Rio和Bellagio赌场赌博。这些资金通过邝婉芳的兄弟给在拉斯维加斯的被告人,并作为贷款被记在Ever Joint的账簿中。
  一位理性的陪审员足以从政府出示的证据推断出,被告人共谋犯罪的意图可以从他们根据该计划实施的上述行为中被合理地证实。因为交易发生在美国,所以符合第1957(d)条[19]的管辖要求。因此,确认对被告人第二条罪状的定罪成立。
  在陪审团指令中,被告人还提出了一个关于第二条罪状的质疑。被告人认为指控洗钱犯罪的第一个要素里省略“外国贸易”一语是不合适的。被质疑的指令表述为:“第二替代起诉书中指控的洗钱行为的要素如下:第一,一个人从事或企图从事,或者影响州际贸易的金钱交易。”被告人辩称,这个遗漏在此处是个致命的分歧,致使对其本条罪状的定罪无效。被告人的论点并不能成立,原因有二:第一,这一遗漏被随后在同一页上的一条指令所纠正,该指令将货币交易定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
谨防骗子
;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483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