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司法案例》
律师费转付制度在民事诉讼中的运用
【副标题】 以创金合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债券交易纠纷案为例
【作者】 闻长智
【作者单位】 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分类】 律师【中文关键词】 律师费用;律师费转付;诚信理性诉讼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2
【页码】 78
【摘要】

由败诉方支付胜诉方律师费用也被称为“律师费转付”制度,在我国尚存争议,在合同没有对律师费用约定情况下,法院能否运用该制度进行裁判,直接关系双方当事人的切身利益。深圳前海法院审理的创金合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债券交易纠纷一案,充分阐释了适用律师费转付的合理性和正当性,明确了律师费转付的数额标准,认为通过发挥律师费用的杠杆作用,加大对虚假诉讼、恶意诉讼等非诚信诉讼行为的打击力度,有利于引导当事人诚信理性诉讼。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4830    
  一、基本案情及裁判要点概述
  (一)基本案情及原被告双方的争议
  被告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水公司)在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注册,先后于2015年发行了两期超短期债券(简称“15山水SCP001”、“15山水SCP002”)。15山水SCP001发行总量为20亿元,发行日为2015年4月14日,兑付日为2015年11月12日,期限为210天,票面年利率为5.3%,兑付方式是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15山水SCP002发行总量为8亿元,发行日为2015年5月14日,兑付日为2016年2月12日,期限为270天,票面年利率为4.5%,兑付方式是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两期债券的募集说明书均约定,“本期超短期融资券的利率为固定利率;发行利率将通过簿计建档的方式确定。超短期融资券利率在超短期融资券存续期限内固定不变,不计算复利,逾期不另计利息”,对于发行人的违约责任约定,“发行人应履行按时、足额偿付到期超短期融资券本息的义务,不得提前或推迟偿还本金和支付利息。发行人如未履行超短期融资券还本付息或未按《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管理办法》及配套文件规定的时间支付相关费用,则按逾期金额每日0.21‰承担违约责任。”
  原告系创金合信昭尊2号资产管理计划的基金管理人,持有1000万元的15山水SCP001、2000万元的15山水SCP002债券。被告于2016年先后向原告兑付两期债券存续期内利息,但未兑付本金。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决被告足额支付债券本息3000万元及逾期违约金870836元,并承担违约行为导致原告承担的律师费用30万元。经审查,原告因本案委托代理律师约定的一审律师费30万元,已支付15万元,一审判决后支付剩余律师费。
  被告辩称,被告发行的债券系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原告要求本金与债券存续期内的利息之和作为计算违约金的基数,违反了募集说明书的约定;第二期融资债券存续期内已经按照年利率5.3%、4.5%计算利息,且被告已经足额付清,因被告逾期兑付本金,在该部分利息的基础上又按照每日0.21‰计算罚息,明显系重复计算利息;募集说明书、发行公告等材料中并无违约方需向守约方赔偿律师费的约定,原告诉求被告支付律师费无合同依据与法律依据,律师费并非原告因被告违约而必然产生的损失,不应得到法院的支持。
  (二)本案的裁判理由简析
  本案经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双方的争议焦点为:原告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违约金的计算基数如何确定;被告应否承担原告律师费用。对于以上争议焦点,法院综合评判如下:
  关于原告是否适格的问题。创金合信昭尊2号资产管理计划在购买被告发行的债券后,被告未能依约还本付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十九条第(十一)项的规定,原告作为基金管理人,可以其名义代表基金份额持有人行使诉讼权利或者实施其他法律行为,故原告诉求被告还本付息具有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违约金的计算基数问题。募集说明书第十章“发行人违约责任”部分明确约定:“发行人如未履行超短期融资券还本付息……,则按逾期金额每日0.21‰承担违约责任。”该条文义清晰,结合前后文明显可知被告募集说明书中所载“逾期金额”应包括本金及利息;第三章“主要发行条款”部分第10项相关约定为“超短期融资券利率在超短期融资券存续期限内固定不变,不计算复利,逾期不另计利息。”就该文义分析,应指在债券存续期限内不计收复利,但涉案债券已经逾期,不属于“融资券存续期限内”。该项所称“逾期不另计利息”,按照“利息”的通常理解,应有别于复利、违约金,依照文义应理解为逾期之后不再计收期内利息,但并未排除被告支付逾期违约金的义务;从体系解释的角度,第三章“主要发行条款”部分,涉及债券利息利率方面的约定,规范的是发行行为,而第十章“发行人违约责任”部分,涉及被告迟延支付本金及利息的违约金方面的约定,直接针对本案所涉的违约情形,故本案理应优先适用第十章的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四十一条规定,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本案募集说明书系被告提供的格式合同,即使认为该说明书第三章的约定与第十章互有矛盾致生歧义,也应作出不利于被告的解释;从利益衡平的角度,复利、逾期利息与违约金属于不同的法律概念,“不计算复利”“逾期不另计利息”不等于被告对迟延支付利息的违约行为无须承担支付违约金的民事责任。如果被告关于违约金计算基数不包括逾期利息的抗辩主张成立,则意味着被告对迟延支付利息的违约行为不承担违约责任,不补偿原告应收款项被占用期间的损失,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平原则。因此,原告请求被告支付违约金的计算基数系本金及期限内利息之和,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
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关于被告是否应承担原告的律师费问题。第一,被告逾期兑付债券利息、未返还本金等严重违约行为,给原告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原告依法诉请被告支付因其违约行为而造成的律师费损失依法有据;第二,涉案的募集说明书系单方制定,具有格式条款的性质,双方并没有对有关争议解决的内容事前协商,原告亦没有条件在事前就该募集说明中对律师费的分担与被告进行约定,被告以原告诉请律师费的损失没有合同依据理据不足;第三,本案被告委托专业律师代理提起管辖权异议、管辖权异议上诉,在涉案债券付息时间、违约金计算基数等一系列问题上提出异议,对原告举示的证据大部分不予认可。原告若无专业法律人士介入,在缺乏诉讼技能、法律专业知识的情况下亦难以正确应对被告诉讼代理人及被告的抗辩,最终难以维护其合法权益;第四,被告故意提起管辖权异议并上诉等行为,滥用诉讼权利、拖延承担诉讼义务,造成原告巨额资金被继续拖延占用、司法资源被不必要的浪费,在本案中存在过错;第五,根据粤价〔2006〕298号《广东省物价局、司法厅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实施办法》,本案不存律师费偏高不合理的问题,且约定分期支付律师费的方式不违反法律法规、行业惯例,可推定待付律师费将得到支付,故对原告请求予以支持。
  综上,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山向原告赔偿本金3000万元、支付违约金(按每日0.21‰计付)、赔付律师费30万元。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上诉,判决已发生效力。
  显然,本案最大的争议焦点是律师费用承担的问题,当前律师费转付制度在我国尚存争议。尤其是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未约定该事项的情形下,法院能否判令由败诉方承担胜诉方律师费用,直接关系双方切身利益,也关系司法权威,下文将结合该案的情况,就律师费转付在司法实践中的运用问题展开论述。
  二、律师费转付制度的适用现状与制度价值
  (一)域外国家的相关规定及实践
  1.英美法系的律师费转付制度
  作为英美法系国家的英国,是较早建立律师费转付制度的国家。[1]其1999年出台的《民事诉讼规则》和2000年出台的《民事诉讼指引》都明确规定了败诉方需承担胜诉方的诉讼费用,范围包括事务律师费、大律师费、证人的花费、专家费用等。法官拥有裁定一方当事人是否承担另一方当事人诉讼费用的自由裁量权,一般来说,在法律规定的律师强制代理或者败诉方存在重大过错的情形下,法官会判定律师费用由败诉方承担。胜诉方在判决作出后向法院提交费用清单,列明费用的范围及原因,由法院评定具体数额,进而获得相关费用。[2]但是,胜诉方获得诉讼费用的范围,由法院根据专门的诉讼费用审定机构评定的费用来决定,通常不是所有诉讼费用。
  美国奉行契约自由主义,并未如英国明确规定律师费用由败诉方承担,民事诉讼案件的律师费用则以“谁请律师谁负担”为一般原则。但也有关于律师费用请求的相关规定,如,《美国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54条规定,当事人可通过申请书的方式提出有关律师费用和免税费用的请求。又如1976年美国《民权律师费用法》规定,在诉讼中,法官拥有自由裁量权,规定为美国政府之外的胜诉方判决合理的律师费,作为其诉讼费用的一部分。同时,在一些特殊领域,如消费者权益、公益诉讼、反垄断、公益诉讼等案件中,规定了法院可以判决败诉方承担胜诉方的律师费用。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判例法确认了,若一方当事人存在恶意诉讼、拖延诉讼等不当行为,法院可以判决其承担另一方当事人的诉讼费用。[3]
  2.大陆法系的律师费转付制度
  德国推行律师费转付制度。根据《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78条规定,“当事人在州法院必须由初级法院或州法院所许可的律师,在所有上级审法院必须由受诉法院所许可的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代行诉讼”,由此确立了律师强制代理制度。该法第91条规定,“败诉的当事人应该负担诉讼的费用,尤其是应该偿付对方当事人因达到伸张权利或防卫权利的目的而支出的必要费用,……胜诉当事人对于律师的法定报酬和支出费用,在各种诉讼中均应偿付之。”[4]根据上述二条的规定可知,在德国的司法实践中,败诉方的当事人需要承担对方当事人因提起诉讼而支出的必要费用,德国有其专门的律师收费评定机制,当事人可以向律师协会或者法院申请评定律师费的数额。
  同为大陆法系法国的《新民事诉讼法典》第六百九十五条规定,“与诉讼、文书及执行程序有关的费用包括:……7.在规定范围内,给予律师的酬金,其中包括诉讼收费。”该法第七百条规定,“在所有诉讼中,法官得判处应负担费用的当事人,或者在没有此种情形时,得判处败诉的当事人,向另一方当事人支付由其确定的款项,作为未包括在诉讼费用之内的已支出的其他费用,但法官应当考虑到平衡原则以及被判处人的经济情况,法官得基于相同之原因,依职权宣布无需判处支付费用。”从上述二条的规定可知,法国赋予了法官对于不包含在诉讼费用中的律师费用可依据衡平原则进行自由裁量的权力。
  纵观域外立法和司法实践可知,尽管各国对由败诉方承担律师费用存在争议,但无一都赋予了法院在具体个案中的裁量权力,法院在裁决案件的律师费损失应如何承担时应充分考虑以下因素:当事人聘请律师参与涉案诉讼的合理性;案件本身的复杂程度(包括诉讼程序的复杂性、法律主体、法律关系的复杂性);胜诉和败诉方各自的过错程度;涉案标的金额的大小以及诉求请求被支持的程度;律师在案件过程中实际的工作量以及所起的作用;胜诉方当事人已经支付以及待支付的律师费用;司法行政部门规定的律师费收取标准、同类型案件通常收取的律师费用等因素。
  (二)我国对律师费转付的相关规定及存在的争议
  1.我国关于律师费转付的相关规定
  我国法律并未针对律师费的承担规则进行专门性规定,在适用律师费用转付制度时,通常引用《民法通则》、《合同法》等相关规定,或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司法解释。律师费用通常是被作为合同违约的范畴,例如,《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483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