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中国信用立法重大疑难问题探析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the Problems in the Legislation of Credit Checking in China
【作者】 吴国平【作者单位】 广东金融学院
【分类】 法理学
【中文关键词】 信用立法 政府 社会信用体系 职能定位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2
【页码】 13
【摘要】

本文针对我国社会信用立法中的疑难问题,从立法界定政府职能的必要性,界定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政府职能所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和政府职能的具体设定等方面,对我国信用立法予以了深入研讨和分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388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离不开良好的社会信用环境作基础,而良好的社会信用环境的创设,则必须要有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作保障。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系统工程,既需要企业、社会中介机构、个人的积极参与,也需要社会、舆论的有效监督,更需要政府职能与作用的充分发挥。近十余年来,我国各级政府积极推动并掀起了区域性、行业性信用体系建设的高潮。但是,在我国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和发展中,各级政府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始终居于主导地位,过分强调了政府自身的力量,而忽略了培育和发展市场性力量和市场化机制,出现了不少错位、越位和缺位的行为。笔者认为,若想真正卓有成效地推进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除了政府要在实践中不断转化观念、转变职能、改变政府继续包办一切的思路之外,还必须以立法的形式准确界定政府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的职能。政府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究竟应当怎样做才算合理。是我国信用立法实践中的一个重大问题。本文将对这一问题,展开深入的研讨和分析。
  一、准确界定政府职能
  健全完备的社会信用管理体系,包括形成符合现代市场经济的信用意识和信用道德规范,建立严谨缜密的企业信用管理制度,架构高度发达的征信服务组织,制定成龙配套的信用管理法律制度和形成廉洁高效的信用监管体系等内容。这样如此不仅需要市场的有效推动,更需要政府的积极作为。市场提供动力与需求,而政府则提供牢固的保障。经验表明,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过程中,政府和市场各自都在发挥着彼此无可替代的作用。但是,市场和政府作为两种制度安排,本质上都是为节约社会交易费用而发起的。政府这种制度安排,可以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哪些方面比市场更有效率,成本更低?在哪里有比较优势?甄别并不是那么容易。因此,现实中就极易发生政府与市场错位的事情,而两者一旦发生错位,或者说政府行为一旦失范,就会加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成本,降低建设的效率,进而妨碍社会信用体系的形成与建立。
  政府职能是政府行为的依据。政府在信用体系建设中的职能界定不清,或者说如果法律赋予了政府干预信用市场过多、过滥的职能,很容易使政府在信用体系建设中出现管制、服务不到位或过度行政干预,使信用关系抹上浓厚的“超经济性”、“超市场性”色彩。因此,从法律上准确界定政府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的职能,有利于提高政府作用的有效性和监管的效率,也就是说,有利于防范和规避政府失灵。一句话,政府介入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为防止该领域出现市场失灵所做的正确选择。但在制度存在缺陷的条件下,或者说如果国家对政府介入缺乏科学的制度安排和有效的法治约束,政府的盲目介入就不仅无法解决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的市场失灵,而且还会产生后果更为严重的政府失灵。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的政府失灵,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对政府或政府官员有利的事“抢着管”;二是对自己无利的事“无人管”。体现在以上两大方面的政府失灵,已经并将继续严重阻碍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顺利进行。因此,立法界定政府的职能,合理限定政府行为的边界,严格防止因政府行为失范而导致的政府失灵,对于有效推进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极其深远的历史意义。
  二、政府职能应遵循的基本原则
  立法界定政府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的职能,应当始终坚持和遵循以下几项基本原则:
  (一)从国情出发原则。发展信用体系,西方征信国家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但我们在借鉴外国经验的过程中,必须防止生搬硬套。以征信组织的运作模式为例,国外就至少存在着:以美国为代表的“民资经营模式”:以欧盟国家为代表的“政府经营模式”和以日本为代表的“协会经营模式”等三种不同的运作模式可资借鉴。在这三种不同的运作模式中,政府的职能定位是完全不相同的,我国在发展征信体系时,征信组织究竟应当采取哪种经营模式?政府与征信组织之间究竟应当建立怎样的关系?政府职能究竟应当怎样定位?就只能根据我国的现实国情来进行选择和设计。
  (二)市场优先原则。市场经济是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在市场经济运行中,资源配置的主体是市场,而不是政府,即便有一些资源需要政府配置,政府也不能采取行政的方式,而要采取市场的方式。政府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是世界公认的现代政府调控和干预经济活动所应遵循的基本准则。因此,架构社会信用体系,发展征信组织,凡是能够交由市场和社会办理的事情,政府都应主动收缩和退出,而不应当越俎代庖。我国国有经济发展的实践经验早已反复证明,沿用计划经济的手段,其结果必然产生垄断。因为由政府主管部门发文、银行予以贷款成立的所谓信用公司,首先就拥有了垄断地位,别人就再也不会进入这个行业。而垄断必然带来高成本、低效率和消费者的火量投诉。这样的弯路我国真的不能再走了。在现代征信国家,社会信用体系的主体——信用中介机构,包括信用调查公司、信用征集公司、信用评价公司、信用担保公司、信用咨询公司等,其立业的根本都是以自身的信用和必要的资本承担经营责任,独立、公正、客观、平等地以第三者身份为社会各界提供信用产品或服务。所以,这就决定了我国社会信用中介机构的举办者不应是执法者身份的政府机构或在市场中居垄断地位的利益团体,而是应当由民间投资者联合出资组建。政府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对信用体系建设给予政策性的支持,扶持信用产业的发展。如加强制度和政策供给,促进信用信息开放,营造良好竞争环境等等。这里还应强调指出,虽然提供制度供给是政府的主要职能之一,但凡是市场本身能够提供的制度,政府也不应介入_太多,以免造成“规制失败”。经验表明,市场运行过程中的许多制度,特别是诸如商业习惯、道德、文化等方面的非正式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完全可以由市场自发形成。只要这些制度没有违背法律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政府就应放松对其自发行动的限制,任由市场主体去进行制度选择和创新。这样不仅可以提高制度实施的有效性,而且也可避免因政府机构介入太多使政府蒙受过多的社会和法律责任。正是基于对政府、市场和企业三者之间的这种关系的理解,所以笔者建议有关部门在立法界定政府征信管理职能时,应当遵循市场优先原则,把本应由市场和社会履行的职责,切实交还给市场与社会,严格杜绝政府职能与职责的“错位”和“越位”。

来自北大法宝


  (三)有限干预原则。立法界定政府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的职能与职责,固然需要突出市场优先原则,注重发挥市场机制的主导作用,但并不等于要彻底否定政府对信用体系建设的干预,提倡信奉所谓的“斯密信条”,任由“看不见的手”来指挥和调控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有效防范和规避市场失灵的根本有效的途径之一就是政府高举“宏观调控”的大旗,积极稳妥地介入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市场失灵要求政府干预信用体系建设,但政府干预过度会使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背道而驰。因此,市场经济的发展和信用体系的建设最终呼唤的是有限政府或者政府的有限干预。有限政府是相对于全能政府而言的。新制度经济学认为,政府做什么远比它的规模大小重要得多。为此该学说全面分析了全能政府的弊端,阐述了实行有限政府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这其中蕴含着许多合理的成分。是值得我们在发展市场经济和加强信用体系建设过程中加以深入研究和推广运用的。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在信用体系建设中的性质可以概括为一个有限和有效的政府。只有这样的政府才能建成一个好的信用体系,没有这样的政府就会导致一个坏的信用体系。鉴于目前我国政府在信用体系建设中介入大多太深,不仅没有很好地解决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的市场失灵问题,而且还导致出现了比较严重的政府失灵,所以进行信用立法,合理界定政府在信用体系建设中的职责与职能,必须强化和树立有限政府的理念,科学而准确地规定政府介入的范围与程序。
  (四)公平公正原则。政府应是公平、正义的化身。为此,有以下两大问题必须切实加以解决:
  首先是应当禁止政府自办征信公司和直接参与征信服务。其理由如下:一方而,政府办征信,不符合市场经济的某本原则。政府不应成为市场主体,直接参与市场经济活动,也不能作为国有产权的代表存在。若如此,往往会导致有的企业(包括征信公司)有政府背景,有的企业(包括征信公司)没有政府背景,这会破坏公平竞争的环境,是一种极不公平的竞争。另一方面,政府自办征信,最终会引发“政府失灵”,很容易把自己的利益与自办征信企业或者某些圈定的征信企业的利益直接联系在一起,形成一个利益政府。显然,一个深陷于利益瓜葛之中的政府绝对不可能是公平公正的政府,这样的政府是很难发挥其规制、协调和裁决功能的,也是很难达到政府干预信用市场建设之理想目的的。特别是加入世贸组织以后,非歧视和国民待遇原则不仅要求政府在各个贸易成员国之间保持公平和中立,也意味着对所有的市场主体都应一视同仁。由此可见。推动政府从利益政府向中立政府转化已经是大势所趋。
  其次是应当积极推行备案制。一般而言,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只需制定企业准入条件,并依法允许符合条件的企业进入市场。而我们现在对企业的管理普遍实行的是审批制度,极大地刺激和方便了政府的“创租”和“寻租”,给国家已经造成了惨重的损失。据我国著名经济学家胡鞍钢先生的研究,仅1999—2001年期间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3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