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逃废金融债务原因分析
【副标题】 以破产制度和银行债权保护为视角
【英文标题】 Analyzing the causes for evading financial debts
【英文副标题】 From a perspective of insolvency system and creditor banks’right protection
【作者】 胡文涛【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破产法【中文关键词】 逃废 金融 债务 破产 银行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7
【页码】 61
【摘要】 当企业处于破产状态时,企业的控制权由股东转为债权人,有效的破产制度形成对企业有力的约束;但我国现行破产法规和银行政策抑制了银行提起破产诉讼的动因,形成银行的软约束机制,进而导致信用机制的丧失,逃废银行债务现象不断出现。只有让市场主体真正独立,并在市场竞争中形成约束和自我约束机制,才能根治逃废金融债务问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6880    
  
  一段时间以来,企业以各种各样的手段逃废银行等金融机构债务的新闻在媒体中不断曝光,据中国人民银行披露,经金融债权管理机构认定,截止2000年末,在四家国有商业银行开户的62656户改制企业中,逃废银行债务的占到51.29%,逃废贷款本息占到31.96%。[1]其实基于逃废金融机构债务问题的大量出现,1998年以来,国家就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规定,[2]对恶意逃废金融债务的企业实施制裁,但由于逃废债务的现象频频出现并有愈演愈烈之势,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又制定下发了《关于人民法院审理企业破产和改制案件中切实防止债务人逃废债务的紧急通知》,[3]要求人民法院在审理企业破产和改制案件中切实防止债务人逃废债务。
  本文试图从破产制度和银行债权保护的视角,对逃废银行等金融机构债务行为的现行制度背景予以解析。
  一、破产制度与债权人关系的企业理论及其应用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研究企业理论的经济学家越来越认识到,企业所有权只是一种状态依存所有权(state—contingent ownership),作为投资者的股东和债权人是不同状态下的企业的“状态相依所有人”。股东是“正常状态下的企业所有者”,即如果企业有偿债能力,股东就是企业的所有人,拥有剩余索取权和控制经理,此时债权人是合同收益要求者;但如果企业偿债能力不足,债权人就获得对企业的控制权。为什么当企业处于破产状态时,企业的控制权由股东转为债权人?这是因为,此时股东的收益已固定为零,在边际上已不承担风险,缺乏适当的激励,而债权人成为实际上的剩余索取者,要为新的决策承担风险,因而也最有积极性作出最好的决策。[4]因此,破产问题属于公司治理结构:破产后,公司的所有权发生转移。它是管理的中心环节,决定公司的经营效益,并因此影响整个市场经济的效率。[5]
  经济学的理论也为法律界所接受。在Kinsela v.Russel Kinsela Pty Ltd中,法官明确指出:“在公司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时,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就会牵涉进来。他们完全有权期待通过公司清算机制取代股东和董事的权力以便处分公司的财产。从现实意义上讲,在公司资不抵债之时,公司的财产此时是公司债权人的财产,而不是公司股东的财产。”[6]在立法上,保护债权人利益一直是各国破产法的重要目的。如《德国破产法》开宗明义:破产程序之目的在于,通过变价债务人财产并分配收益或者通过在破产方案中作出旨在维持公司的特别变通规定以实现对债务人的债权人的整体清偿。
  那么,中国破产制度又是怎样的情形呢?
  二、中国破产制度的缺失
  我国至今仍为试行的破产法,颁布于1986年,1988年起试行,它适用于全民所有制企业;非全民所有制企业法人破产还债适用《民事诉讼法》第19章。全民所有制企业破产程序和非全民所有制企业法人破产还债程序的不同,主要体现在破产法中包含更多的行政干预内容,如全民所有制企业作为债务人申请破产需经上级主管部门同意,企业的整顿由上级主管部门申请和负责主持;但即使是这样一部体现相当浓郁行政干预色彩的法律也未能获得好的适用,因为其内容不断被行政干预色彩更为浓厚的行政法规和规章所代替。
  我国20多年经济体制改革一直是围绕国有企业改革而展开,因此,和我国其它绝大多数有关企业的法律一样,破产法立法目的是促进全民所有制企业自主经营,加强经济责任制和民主管理,改善经营状况,提高经济效益,然后才是保护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合法权益。本未受到破产法重视的债权人权益在其后的行政法规和规章中不断遭到侵剥。
  (一)破产申请权的缺失
  1994年,为配合在上海等18个城市进行的企业优化资本结构试点工作的开展,国务院下发《关于在若干城市试行企业破产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发(1994)59号)。1997年,优化资本结构试点城市扩大至111个,几乎覆盖了大多数大中城市,为此,国务院发布《关于在若干城市试行国有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国发(1997)号)。根据该规定第1条至第3条,试点城市成立由市经贸委、体改委、财政局、中国人民银行和各债权银行分行、劳动局、土地局、国有资产管理局等部门组成,并邀请市人大法工委、人民法院参加的试点城市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协调小组;该协调小组制定本市《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计划》,各试点城市依据《全国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计划》,由拟破产企业主管部门负责向试点城市协调小组提供制定企业破产预案所需材料;试点城市协调小组制订企业破产预案后,方可进入破产程序,并报省、区、市协调小组备案。主要债权银行对企业破产预案有异议的,须提请省、区、市协调小组决定,同时将情况报全国领导小组备案。经省、区、市协调小组协调仍不能形成决议的,报全国领导小组决定。因此,在这些试点城市中,债权人直接依破产法申请国有企业破产是不可能的。
  (二)宣告企业破产前企业财产保护制度的缺失
  从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到宣告企业破产,一般至少需3个月以上,但根据破产法,直至成立清算组,企业的财产仍由债务人掌握,而没有法院指定的临时财产管理人负责企业财产的日常管理和经营事务。破产申请受理后,企业财产仍为企业自主掌握,必然产生不必要的道德风险。尽管在破产法第35条规定,一定时间内,破产企业特定的行为无效,但在信用状态极为低下的今日中国,对其效用我们实难报以厚望,如此多的假破产或借破产逃废债务事件的发生或是明证。
  如果说对临时财产管理人规定的缺乏是立法的疏漏,而关于抵押财产处理的行政规定则使相关的法律条款成为一纸空文。依破产法第32条,破产宣告前成立的有担保的债权,债权人享有就该担保物优先受偿的权利,但国家经贸委和中国人民银行于1996年7月发出《关于试行国有企业兼并破产中若干问题的通知》(国经贸企(1996)号),依该通知第5条,企业以土地使用权作为抵押物的,其转让所得首先用于破产企业职工的安置,对剩余部分抵押权人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处置土地使用权所得不足以安置职工的,不足部分依次从处置无抵押财产、其他抵押财产所得中拨付。国发(1997)10号文件对此进一步予以确认,债权人即使存在抵押权,也后位于职工安置费、离退休职工的离退休费和医疗费参加分配。[7]别除权是各国破产法普遍承认的债权人的一项权利,上述规定使本已脆弱的债权人的担保物权几乎荡然无存。[8]
  美国经济学家La Porta,Lopez—Silanes,Shleifer and Vishny(简称LLSV)对保护股东和债权人的一系列重要法律法规进行了讨论,并阐述了这些规则在49个国家中的流行情况。LLSV认为对债权人进行保护的法律主要涉及破产和重组程序,并且包括使债权人重新获得抵押品,保护债权人优先权,使公司在重组中寻求法律保护加大难度。[9]依据LLSV的理论考察我国破产法律与法规,不难看出,即使是在不考虑执法状态的情况下,我国现行破产法律制度对债权人的保护也是相当薄弱。
  三、银行政策对提起破产诉讼动因的影响
  从前文我们已经看出,债权人在我国现行破产制度中的权利极为缺乏,因此,其提起破产诉讼的动因受到严重抑制。受这一制度影响最大的无疑是银行,尤其是国有银行。统计数据显示,70%以上的银行贷款为国有银行掌握,而其中绝大多数贷款流向国有企业,因而受破产制度影响最大的是国有商业银行。除受破产制度影响外,作为主要债权人的国有商业银行,对其提起破产诉讼动因影响极大的是银行债务冲销制度。
  根据国发(1994)59号文件,银行因企业破产受到的贷款本金、利息损失,应当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经国家有关银行总行批准后,分别在国家核定银行提取的呆账准备金和坏账准备金控制比例内冲销。[10]按国发(1997)10号文件的要求,全国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领导小组,负责下达省、自治区、直辖市核销呆、坏账准备金的预分配规模,制订《全国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计划》。银行因实施《全国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计划》而形成的贷款本金、利息损失需核销呆、坏账准备金的,由各债权银行总行依照《商业银行法》和有关规定,在国务院确定的用于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的银行呆、坏账准备金总规模内审批并核销。[11]具体的操作办法是,实行由分行上报,总行统一批准的办法。即由各债权银行城市分行审核并经财政部驻该城市财政监察专员办事机构审核后报省级分行,由省级分行上报各自的总行审批,总行批准后报财政部备案。各银行分行呆、坏账核销规模与其所提取的准备金数额不平衡的,可由各银行总行调剂。[12]因此,受控于核销的预分配规模,债权银行核销损失的自主权极小。
  另一方面,由于长期以来,我国银行贷款呆账准备金制度的不合理,也使银行缺乏核销损失的积极性。国际上贷款损失准备金的通常做法是,按贷款风险五级分类办法,不同类别贷款依不同的损失权数记提损失准备金。[13]我国贷款呆账准备金制度开始于1988年,当时分行业按年初贷款余额的千分之一至二提取,从1998年起,改按年末贷款余额的1%提取。根据实际测算,按此标准计提的呆账准备金远远低于按国际标准计提的呆账准备金。其后果是,呆账准备金严重不足,银行贷款的实际损失长期得不到承认,不能及时冲销而逐年累积;而应收未收利息的计提规定不合理,坏账准备金严重不足。[14]少提呆、坏账准备,虚增利息损失可产生虚增利润的效果;而与贷款实际存在损失相差甚远的准备金更使国有银行不愿在国家确定的规模外核销损失,两者交相作用更抑制了银行提起破产诉讼的积极性。
  四、我国破产制度及银行政策的危害
  现行破产法律极大地抑制了银行提起破产诉讼的主动性和积极性,银行的政策规定对此后果予以强化,它产生的影响是严重甚至是具有破坏性的。
  (一)弱化了银行的监督职能
  如前所述,企业理论认为破产制度与公司治理结构密切相关。一个有效运行的破产制度及其所隐含的对业绩不佳的企业的威胁,能对以公司经理和企业的所有者为主体的公司治理结构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形成对公司运作的必不可少的监督。
  转轨中的中国却是另一番情形。企业破产必然使银行信贷资产损失清晰化。由于现有破产法律、政策存在缺陷,债权人提起破产诉讼和分配财产的权利受到极大的限制,加之一些地方滥用中央政策,造成破产企业债权清偿率极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688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