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条件中的互惠原则
【英文标题】 Principle of Reciprocity in the Terms of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Courts’Judgements
【作者】 李旺【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律学系
【分类】 法院【中文关键词】 外国法院判决承认执行互惠原则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2
【页码】 92
【摘要】 许多国家均采用有条件地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制度,其中互惠关系往往被作为条件之一。互惠原则意味着要求发出判决的国家同承认国规定的条件相一致,来承认和执行承认国法院的判决。如在我国,对外国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的判决与我国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作比较,外国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判决的条件比我国严格的,我国亦拒绝该外国法院的判决。判断这种互惠关系的有无,是看两国之间有条约关系或事实互惠关系,还是承认法律的互惠,目前在我国尚有着不同的理解。就此,本文通过分析我国法院的判决来探讨互惠关系的意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264    
  一、前言
  法院判决只在其本国内具有效力,不存在必须承认外国法院判决效力的一般性国际法原则或规则。但是,从诉讼经济和当事人利益来看要求避免重复进行同一诉讼,为保持涉外法律关系的安定,及时保护当事人的权利,有必要承认外国法院判决的效力。同时,为维护本国的司法制度,避免承认外国法院判决所带来的不当结果,各国立法一般都规定了承认外国法院判决效力的条件。
  对外国法院的判决,有的国家采取由国内法院对其具体内容进行审查,然后宣告给予承认或不承认的制度。即审查外国法院判决所认定的事实是否有错误,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等,这被称为实质性再审查制度(revision au fond)。但因实质性再审查制度与在国内进行同一诉讼并没有多大区别,是对外国法院的不尊重,所以作为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制度是不妥当的。曾采用实质性再审查制度的法国也于1964年改变了其作法。[1]
  有的国家采取自动承认制,即符合本国法律规定的关于承认外国法院判决的条件的,不需要任何手续,法律上被视为当然承认。如德国、日本等国就采取了自动承认制度[2],这一点就关于身份判决的确认判决表现得特别明显。如外国的离婚判决要在国内得到法律效力,并不需要国内法院进行司法审查,而是直接由婚姻登记机关进行审查给予登记。当然如果要阻止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的法律效力,当事人可以向法院提起外国法院判决的无效确认之诉。有的国家采取法院宣告制,即虽然不对外国法院判决进行实质性再审查,但由国内法院审查其是否符合本国法律规定的关于承认外国法院判决的条件,然后宣告是否给予承认。我国采取的就是法院宣告制。
  无论是自动承认制还是法院宣告制,无论是积极地请求承认或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还是消极地阻止对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或执行,各国法律都规定了一定的条件。各国规定的承认外国法院判决的条件虽然有所不同,但是一般规定的条件如下:(1)判决是外国司法机关作出的终局的有效的民事判决。(2)判决是由有管辖权的法院作出的,即外国法院具有间接国际裁判管辖权。(3)外国判决程序的公正。特别强调的是对败诉的本国被告的保护。(4)外国判决的承认不与本国公共秩序相抵触。(5)承认国与被承认国之间存在着相互承认的互惠关系,即互惠原则。
  我国采用法院宣告制,由人民法院进行审查,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的给予承认或执行。《民事诉讼法》第268条规定:“人民法院对申请或者请求承认和执行的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或者按照互惠原则进行审查后,认为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的,裁定承认其效力,需要执行的,发出执行令,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执行”。从上述规定我们可以看出,我国规定的条件是互惠原则和公共秩序原则,且从文脉来看是先审查互惠原则。
  那么如何来判断我国与外国之间具有互惠关系呢?为明确这一问题,本文从互惠原则的广义出发,将互惠分为基于国家间签订的条约的互惠,外国法律上承认我国的判决或按其法定条件不拒绝我国判决的法律的互惠,存在承认或执行对方国家法院判决的事实的互惠。将条约互惠以外的法律互惠和事实互惠称为狭义的互惠。
  那么,我国《民事诉论法》第268条规定的互惠原则应包含的范围是什么呢?就此问题,我们来看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案例,在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日本国民五味申请承认和执行日本法院判决的审理案中,法院以中国与日本国之间,没有两国共同参加的有关相互承认和执行法院判决的国际条约,亦无互惠根据等为由,拒绝了对日本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那么,该裁决中所说的无互惠根据是什么意思呢?该法院在判断有无互惠关系时是否考虑了法律的互惠是值得怀疑的。
  李浩培先生在《国际民事程序法概论》一书中论述到,“原裁判作出国与中国必须互惠,而互惠表现于中国与该外国缔结了相互承认和执行裁判的双边或多边条约,或者该国的立法或判例对中国法院的裁判予以承认和执行。”[3]在该书中虽未详细阐述互惠原则,但是我们不难看出其隐含了立法一词,即法律的互惠。
  二、互惠原则的意义
  互惠原则亦是指相互原则,或称相互主义,一般被理解为就拒绝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判决的国家的判决,我国也不给予承认和执行。从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的一般制度来看,因许多国家均采用有条件的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制度,所以,相互主义意味着要求发出判决的国家同承认国规定的条件相一致来承认和执行承认国法院判决[4],即对外国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的判决和我国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作比较,就外国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判决的条件比我国严格的,我国亦拒绝该外国法院的判决。
  互惠原则的意义在于迫使外国法院亦应承认或执行我国的判决。前面已经作过分类,互惠广义上包括条约的互惠、法律的互惠、事实的互惠。条约的互惠是比较明确的,如我国最近与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签订的《关于民事和刑事司法协助的条约》第21条[5]就相互承认与执行对方国家法院判决的条件作了规定,双方国家按照该条约规定的条件审查判断是否给予承认和执行,其互惠关系的存在是显而易见的。虽然我国一直注重与其他国家发展司法协助关系,但是有条约关系的毕竟是少数国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使我国《民事诉讼法》不规定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一般法律制度,与我国有司法协助条约关系的国家的判决也会依该条约规定的条件内容而得到我国的承认和执行。这就说明,我国《民事诉讼法》第268条的意义在于条约以外的互惠,即在于确立一般意义上的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制度。
  我国法院对什么是《民事诉讼法》第268条所规定的互惠原则并没有给予明确的解释。其实没有法律的互惠是不大可能有事实的互惠的,也就是说,如果法律规定不得给予承认,是不会有事实的承认的。另外,既然已有法律的互惠,法院还一味追求事实的互惠,那么可以想象对方国家若也如此彼此之间都要求对方国家有承认本国判决的先例,就不可能真正实现事实的互惠。这样,条约以外的互惠原则也就没有意义了。对此,德国、日本等国的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均承认法律的互惠。在日本,互惠只要依外国成文法或判例法而得到保证就可以了,外国和日本之间关于判决的承认和执行的互惠关系的存在并不需要在该外国已有承认和执行日本法院的判决的事例。判断互惠关系的有无是依该国的法律一般是否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其法院实际上是否一贯承认外国判决。[6]
  互惠原则作为承认外国法院判决的条件与其他条件并无关系。[7]也就是说法律规定的诸条件是不变的。外国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的判决的条件比我国承认该外国的判决的条件严格时,我国并不因此变更增加我国规定的条件。相反,外国规定的承认条件比我国规定的条件比我国规定的条件宽松时,也不降低我国的条件。如某外国无条件地承认我国法院的判决的,我国也并不因此无条件地承认该外国的判决,而是按照《民事诉讼法》第268条规定的条件判断。即使某外国以实质再审查制度来判断是否承认我国法院判决,我国也并不以实质再审查制度来判断是否承认该外国的判决。
  如何依法律的互惠来判断互惠关系的存在与否,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互惠原则意味着对外国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判决的条件和我国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作比较,在外国规定的条件与我国规定的条件相一致或宽大时,才可以承认外国法院的判决。日本大审院1932年曾判示“日本《民事诉讼法》第200条4项的相互保证意味着外国并不依国际条约或其国内法来审查日本判决的妥当性,而是在与日本《民事诉论法》第200条的规定相同或更宽大的条件下承认日本判决的效力的状态。”[8]
  在我国,外国规定的条件与我国《民事诉讼法》第268条规定的条件相同或宽大时,才可能承认外国法院的判决。就外国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判决的条件比我国严格的,我国亦拒绝该外国法院的判决。如对实行实质再审查制度的国家的判决,我国可以以无互惠关系为依据拒绝该外国的判决。[9]
  互惠原则是基于在各国间推进判决的相互承认这一立法政策的。[10]但是,近年出现了缓和适用该原则的倾向。这是因为,第一,各国规定的条件并不见得一致,期待外国规定的条件与我国完全相同也是不现实的;第二,判断条件的宽严并不容易。[11]在日本并不要求外国的条件与日本完全相同,而是只要在重要点上相同即可。如日本最高法院于1983年作出判决中指出,对方国家规定的条件与本国规定的条件相比,在重要方面如果没有重大的不同,那么就应视为有互惠关系。[12]
  下面我们详细来看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五味案的裁决。[13]
  1990年,原告日本人五味在日本国横滨地方法院以日本日中物产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宇佐邦夫在中国投资,设立大连发日海产食品有限公司,向五味借的15,000万日元到期未还为由提起诉讼。1991年该日本法院作出了原告胜诉的判决。1993年12月21日日本熊本地方法院根据该生效的判决发出了冻结被告在大连发日海产食品有限公司的投资金485万元人民币的命令,之后,熊本地方法院玉名分院作出了债权转让命令,要求大连发日海产食品有限公司将485万元转让给原告五味。
  1994年2月,日本法院依据《关于向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26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