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浅析智慧警务视角下社区警务建设新路径
【英文标题】 Elementary Analysis on the New Path of Community Policing Construction under the Perspective of Wisdom Policing
【作者】 朱颂泽【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管理学院
【分类】 公安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智慧警务;社区警务;信息化;智能化;物联网;大数据
【英文关键词】 Wisdom Policing; Community Policing; Informationization; Intelligentialize; Internet of Things; Big Data
【文章编码】 1673-2391(2018)03-0021-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3
【页码】 21
【摘要】

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借鉴“互联网+”、新“智慧+”的发展模式和服务方式,智慧警务已成为推动各项公安工作转型升级的必然趋势和时代潮流。社区警务作为推进我国公安基层基础工作的重要战略部署,其传统的业务模式和工作方法已显活力不足。新形势下将智慧警务发展理念注入社区警务建设中,必将为社区警务的防控与维稳作用注入新的动能,为社区警务建设的转型升级和改革创新提供新的发展构想。

【英文摘要】

Drawing on the development and service mode of "internet+" and "wisdom+"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big data era, the wisdom policing has become the inevitable trend to promote th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of public security works. Community policing is an important strategic deployment to promote the basic works of grassroots public security organs in our country, but its traditional work mode has been a lack of vitality. Under the new situation, we should inject the concept of wisdom policing development into the community policing construction, it will definitely inject new energy into the role of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ith maintaining stability of community policing, and provide new development concepts for transformation and innovation of community policing.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1283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促进公安信息化建设不断向纵深推进,现阶段的公安工作已基本实现由传统警务向信息警务转变。借鉴“互联网+”、“智慧+”的发展模式,新形态的智慧警务模式应运而生。作为西方近代史上第四次警务改革核心的社区警务是我国推进公安基层基础工作的重要战略部署。把智慧警务发展理念注入到社区警务建设中,对有效驾驭社会治安局势和维护国家整体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一、智慧警务的内涵要义
  法家先贤荀子云:“名定而实辨”。明确智慧警务的内涵要义是将其发展理念注入社区警务建设的首要前提,但目前学术界关于“智慧警务”这一概念还没有统一界定。学者张兆端提出智慧警务是以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智能引擎、视频技术、数据挖掘、知识管理等技术为支撑,以公安信息化为核心,通过互联化、物联化、智能化的方式,促进公安系统各个功能模块高度集成、协调运作,实现警务信息“强度整合、高度共享、深度应用”之目标的警务发展新理念和新模式。{1}一部分学者把“智慧警务”作为一种业务模式,在此基础上探讨警务工作如何开展。学者乔智指出智慧警务是在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的背景下,集合信息数据流,实现警务工作智能指挥、智能办公、智能监管的新型警务运作模式。{2}学者谭家烜认为智慧警务是情报主导警务模式在物联网时代下的发展结果,它依然属于情报主动型警务模式的范畴,但是其内涵价值被赋予了更多的“物联”因素。{3}还有一部分学者把智慧警务作为一种提高警务效能的技术方法来进行探讨,研究通过建立系统架构和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提升警务工作效率。学者李强指出智慧警务是充分运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智能引擎、视频技术、数据挖掘等技术,搭建智慧型警务信息应用系统,促进公安工作向集约化、协同式、高效能方向运行的新型警务形态。{4}学者于丽认为智慧警务是以公安信息化为核心,以互联网、数据挖掘、知识管理为技术支撑,通过科技化、互联化、智能化等方式实现公安业务目标的警务工作新理念和新模式。{5}
  笔者在结合已有的研究基础上理解认为智慧警务是以公安信息化建设为基础,以云计算、大数据为核心,在充分集合人的智慧和现代网络、数据、信息和技术的基础上,以提升警务工作效能为目标,实现警务工作智能化分析和处理,促进警务工作在理念、内容、机制和方法上转变的新型警务形态。笔者还意识到“智慧警务”不仅是一种发展背景和技术方法,更是一种与整体公安工作制度和警务运行模式密切相关的警务形态,其实质是以现代化科学技术为手段,促进警务工作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由单一治标向综合治本、由事后被动反应向事前主动处置转变的警务运作模式。
  (一)智慧警务是公安信息化发展到高级阶段的一种警务形态
  智慧警务以信息化和大数据为基础,强调在信息数据广泛采集、研判分析、整合应用的前提下实现信息数据的第二次飞跃。它能有效解决公安信息化的发展瓶颈,例如“信息孤岛”、信息数据采集不规范、系统数据关联不密切等问题。它能令信息关联更强、数据聚合更高、系统运行更加智能、分析研判更加精准,进而实现警务工作的智慧化运行、预测和决策。
  (二)智慧警务的核心是将人的智慧有效应用于警务建设与发展
  “人”的智慧在警务中发挥着主导作用,智慧警务认为信息化、科技化和现代化的警务工作模式并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能钥匙,而仅是帮助警方进行管理与决策的有力措施和便捷工具。比如警方通过回归分析、聚类分析等数据挖掘技术发现数据信息之间的相关关系,但仅解决的是“是什么”而非“为什么”的问题。若要解读现象背后的原因,则需要进一步发挥人的判断和解析,更何况大数据下的运算并不一定都是准确无误的,还可能导致出现“犯罪黑数”和“数据怪圈”。{6}[1]只有“人”才是智慧警务运行及发展的核心,将人的智慧不断地灌输到警务建设中,才能有效推动公安工作的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
  (三)智慧警务是涉及从宏观到微观公安工作领域的系统工程
  从宏观上理解智慧警务是一种发展战略、总体规划和顶层设计,需要从公安工作的全局进行谋划。以“智慧”引领警务的改革与发展,把智慧化的工作理念贯彻到各项公安工作中来,从而有效促进警务体制、机制和模式的改革。从微观上理解智慧警务是公安信息化建设要达到的具体成效,它是促进公安工作更加精细、高效、便捷的各项创新措施和改革方法,涉及到每一位公安民警和每一项警务工作。
  (四)智慧警务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是有效提升警务活动效能
  智慧警务的建设必须要以提升警务实战能力为重点、以增强队伍战斗力为核心。明确智慧化的本质是服务于警务活动,智慧化的价值追求是进一步提高警务活动效能。通过创新技术手段和革新工作方法塑造实用型、实战型、实效型公安队伍,切实提高公安机关的执法水平和业务能力。
  二、智慧警务视角下社区警务的发展转变
  20世纪60年代在西方国家警务实践探索的指引下,结合“破窗理论”、问题导向警务和新公共管理等理论,作为西方近代史上第四次警务改革核心的社区警务以“源头治理、警民共建、群防群治”为导向,在英、美等国家掀起了新的警务改革浪潮。我国于2002年把社区警务作为一项重大战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部署。在近十几年的发展历程中,社区警务与公安信息化建设、情报信息主导警务战略协同推进。当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引领智慧警务模式产生、应用与发展,社区警务工作必将体现出新的发展理念和建设思路。
  (一)工作导向向预防与预测转变
  大数据之父(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认为大数据的核心是预测。{7}智慧警务将引领社区警务工作新导向,即向大数据时代的预防与预测警务转变。通过智慧警务对各行业、各领域、各部门的海量数据资源进行有效、智能化筛选提取,对有警务工作价值数据的相关关系进行分析研判,将信息情报和社区内的人口信息数据、商业数据、基础设施等环境数据进行碰撞核对,预测探究辖区内风险地域、风险时段、风险人员等要素的空间分布特征,从而可以有针对性地研判分析本地区以及各时段内社会治安情况的发展趋势和走向,并依据相关分析的结果提供具有前瞻性的预警提示和警力配置信息,进而可实现由依靠“小数据”的战术性情报分析向依靠“大数据”的战略性情报分析的转变,社区警务工作将会变得更加主动与超前。美国IBM公司拍摄了一个犯罪预测分析的商业广告,展示了一起警察通过数据分析,先于抢劫犯到达其意图抢劫的便利店,成功制止了该抢劫行为发生的办案过程,视频最后的结语为“终结犯罪在犯罪发生之前”,给予了大数据时代的犯罪情报分析以无限的想象空间。{8}美国圣克鲁兹警方利用预测型大数据侦查方法,统计分析该地区过去5年的犯罪数据,将犯罪活动的预测精确至500英尺内,在城市中划分出15个这样的高危地区,在预测及预防犯罪活动上取得了显著成效。{9}社区警务在智慧警务的驱动下可以像每日的“天气预报”一样向警方和社区公众提供有效的犯罪预测信息和相关预防措施。
  (二)工作主体向多元一体化转变
  社区警务战略促进了社会治安“多元共治”模式的出现,在信息化和智慧化的警务发展背景下,以良性互动、协作共治、高效民主为核心的多元一体化治理模式将在社区警务中发挥重要作用。信息时代公众的呼声和个性化需求将充分彰显,参与到社区警务中的主体越来越多、利益诉求越来越广。多警种、多主体的社区警务资源保障体系将成为智慧警务下社区警务运行的必然要求。新形势下社区警务工作的外延将更加广泛,如情感婚姻、职业咨询、劳动争议、家庭教育、医疗救助等各层面的事务都可通过智能警务平台纳入到社区警务的视野范围内。如何处理好复杂琐碎的社区事务,必须要实现社区警务活动的“接力”与“借力”,把政府、银行、学校、医院等各方面社会资源调动起来,参与配合到社区警务活动中来。例如浙江公安系统创新了市场化承包机制,通过服务外包、社会单位认领项目等方式,建立公安机关、市场和社会共同参与的多元化公共安全服务供给模式,典型的如114移车社会化服务。在移动互联时代,社区警务工作的地域范围早已超出其辖区范围,社区警务的工作对象也不再局限于本辖区之内,在智慧警务作用下要发挥好社区警务管理治安、预防犯罪、服务公众的工作成效就不可或缺地需要其他多方主体共同参与到社区警务工作中来,形成以社区民警为主导、协调各方力量参与的“多元一体”的社区治理模式。
  (三)工作对象向具体精确化转变
  传统抽象化的社区警务工作在不区分受众特征和需求的情况下开展管理和防控工作,往往导致警务活动繁杂与低效,且容易引起公众的反感甚至产生抵触心理,造成工作绩效和业务目标南辕北辙。智慧警务下实现社区警务的精确化管理可借鉴已经在电子商务行业发展比较成熟的精准推送业务,实现从抽象化工作向精准化、具体化的工作方向转变。例如在互联网商业运营中,利用客户消费信息与行为轨迹产生的数据,通过系统模型分析和云计算解读个人消费习惯和消费倾向,制定出针对消费者个人的营销策略,从而达到推销商品和获取利润目的。智慧警务下的社区警务工作也要充分借鉴大数据和互联网思维,通过集成社区居民在政务、商业、医疗、教育等各系统的数据信息,为每一位居民都打上“特性标签”,掌控好社区居民的职业、家庭成员、居住位置、健康状况等基本信息,对其在工作与生活中已经或可能出现的困难和问题进行有针对性地应对和化解,同时对社区居民的社会关系、价值追求、生活状态、兴趣爱好等相关信息进行记录、分析和研判,为智能化预测何人、何时、何地需要开展事前预防、宣传和教育提供预案,把可能影响社会治安秩序的问题消除在萌芽状态。这就为节约警力资源、提升警务效能,实现社区警务的精确化管理与精细化服务打下了坚实基础。
  (四)工作方法向智能化转变
  在科技强警战略、信息情报主导警务战略的指引下,公安信息化建设取得了跨越式发展,现阶段社区警务工作基本实现了信息化的运作方式。例如通过警务综合服务平台存取业务工作信息、查看社区治安状况、接收工作任务安排、开展网上办公咨询、业务审批与管理等服务,已逐步实现可以“不用再翻看笔记,不用再翻找档案,不用面对面办理”的工作方式。以大数据等相关技术为依托的信息数据自动化分离、系统化聚合和智能化开发是今后警务工作从信息化向智能化转变的重要特征,主要概念体现为:1.信息数据自动化分离是指民警将信息情报提供到警务综合服务平台后,系统自动对信息数据进行梳理划分、整体归类,筛选提供到社区警务工作系统中,改变了相关信息数据的海量堆砌和杂乱无序的状态。2.信息数据系统化聚合是指根据民警工作指令和需求,从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商务企业等各系统中提取有关警务工作的电子文本、音频、视频、图像等各种数据信息,汇聚到智能警务平台后,通过运用定量分析、趋势预测、建构模型等统计预测方法,形成数据分析图表,全面系统地为社区警务决策和管理提供指导与参考。3.信息数据智能化开发是指利用互联网信息采集技术和智能处理技术,实现对数据信息的二次开发。通过自动聚类、主题检测和专题聚焦等方式感知将要出现影响社会治安的问题,在分析问题性质的基础上,形成简报、报告、图表等研判结果,并提出有效的预警方案和解决办法,从而形成辅助社区警务工作的重要参考依据。智慧警务下的社区警务工作将实现从信息化向智能化的飞跃,超越了简单的人工网上信息化办公,具备了在对信息数据分析与研判基础上的自动感知、智能分析和主动处理能力。
  三、智慧警务视角下社区警务建设的新路径
  (一)健全运行机制,凝聚创新活力
  社区警务作为公安机关维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张兆端“智慧警务”:大数据时代的警务模式.[J].公安研究,2014(6):19-26.

{2}乔智.信息时代的“智慧警务”[J].网络安全技术与应用,2011(1):4-6.

{3}谭家烜.智慧警务:物联网时代下自组织化情报导向警务研究[D].重庆:西南政法大学,2012:15-18.

{4}李强,韦战“智慧警务”形态与警察组织变革.[J].云南警官学院学报,2015(1):76-80.

{5}于丽.如何利用大数据思维构建“智慧警务”[J].电脑知识与技术,2015(30):219-220.

{6}王燃.大数据侦查[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68.

请你喝茶

{7}姚林.大数据时代下的警务战略[J].北京警察学院学报,2014(4):58-64.

{8}吕雪梅.美国预测警务中基于大数据的犯罪情报分析[J].情报杂志,2015(12):16-20.

{9}Ferguson, Andre Guthrie. Predictive Policing and Reasonable Suspicion[J]. Emory Law Journal, 2013(1):259-326.

{10}王铁凡,齐幸辉.智慧警务系统架构细化设计[J].计算机与网络,2016(11):68.

{11}郑泽晖.论信息化条件下的社区警务工作创新[J].广东公安科技,2014(1):8-12.

{12}王世卿.网上社区警务室略论[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2):110-114.

{13}刘知音.构筑社区警务平台之策略[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03(3):60-63.

{14}孟晓梵,林华瑜.论社会治理视角下社区警务的发展路径[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7(1):30-3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128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