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修复性司法的正名与我国未成年人刑事司法的转向
【作者】 刘磊【作者单位】 苏州大学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修复性司法;社区司法;柔性司法;最大化模式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2
【页码】 73
【摘要】

在反思传统报应刑及犯罪矫治功能的基础上,欧美学者主张通过修复性司法的方式修复犯罪加害人、受害人、社区间的对抗关系,即通过民间的多元化力量实现对受害人正当诉求的考量以及被告人的除罪化。修复性司法与社区司法、德国的“损害回复”制度、传统的刑事和解模式均有实质的不同。修复性司法有“最大化模式”与“纯粹模式”,最大化模式可以运用在无受害人的刑事案件中。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3754    
  
  修复性司法(Restorative Justice)的理念其实是非正式司法与国家司法的混合,其核心思想为:在反思传统的“报应司法”(Retributive Justice)与惩罚式司法(Punitive Justice)的基础上,在整个诉讼全程中引入“柔性司法”以试图消除犯罪加害人与社会间的敌对状态。[1]修复性司法的理念最早为美国学者巴内特(Randy Barnett)教授所提出,[2]其初衷是在回应“受害者学”(Victimlogy)的基础上来修复犯罪加害人与受害人间的冲突,即诉诸国家、社区、民间团体等多元化的力量促使受害者与加害人进行可能的沟通与对话,修复因犯罪而受损害的各项社会关系。[3]修复性司法的理念与制度目前在英美法系国家似乎已蔚然成风,但批评的声浪也并未中断。[4]从目前已有的学术研究以观,我国学界与实务对于欧美修复性司法的运作背景与深义尚存在着一定的误解,不仅将修复性司法与社区司法进行混同,对于修复性司法的本土困境与可能转化机制的研究深度尚存在不足。如何借鉴欧美国家先进的法治经验以对我国少年刑事司法的现制进行“本土转化”,也将是我国刑事司法可能的改革突破点之一。
  一、修复性司法的生成背景与实际功效
  (一)受害者学(Victimlogy)与二分刑事政策—修复性司法的生成背景
  与传统的犯罪矫治方法不同,修复性司法模式不再偏重国家力量的介入,受害人与犯罪行为人可以直接通过协商、和解、调处、补偿等方式来修复被犯罪行为所破坏的社会关系。美国有学者认为,宗教及土著文化对于修复性司法的产生具有促进作用,因为一定社区内的宗教价值会使社区成员对犯罪个体产生个体恶感,基督教的救赎教义是修复性司法理念的源头之一。[5]从刑事法思潮来看,修复性司法的理念可追朔至欧洲19世纪盛行的教育刑思想以及英美的国家亲权(Parens Patriae)思想。[6]为了体现国家的亲和政策以给少年犯罪人更多的刑事福利,19世纪晚期欧美诸国开始构建少年法院制度(美国芝家哥市最早于1899年设立专门的少年法院),少年罪犯的社区矫正及社会复归政策也开始成为犯罪学与刑罚学上的新动向。[7]到了20世纪70年代后,随着后工业化社会犯罪率的急剧增长,法院的案件负荷加重,两极化的刑事政策下不仅可以实现“案件分流”,而且可以将轻罪犯罪人“除罪化”(decrimina-tion)。与两极化刑事政策的“和缓”层面相适应,修复性司法的理念与制度构建则应运而生。
  另外,由于在传统犯罪学及刑事程序上,被害人地位仅仅是诉讼程序的辅助参与人角色(证人地位),其诉讼地位被边缘化。随着二战后被害人学的复兴与演进,受害人的声音必须在刑事司法中被倾听,犯罪受害人的角色因此被重新定位,其在刑事司法中已不再是国家权力下的“边缘人”。在合理考虑受害人的真实意愿的前提下,通过受害人与少年犯罪人的平等对话、协商、量刑会议等形式来重新形成新的“法事实”,修复因犯罪行为造成的社区关系,成为现代国家矫治犯罪及实现社会稳定的重要方法。
  修复性司法的理念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前后,修复性司法的产生有其政治、经济、社会阶层冲突上及宗教上的原因。[8]从美国修复性司法运动所产生的动因来看,当基层社会群体及法律精英对国家刑事司法权力产生不满情绪后,主张通过社区协商自主调处犯罪冲突的呼声开始高涨。修复性司法的核心理念是:通过市民社会中法律精英及社会司法的力量,较少地借助国家刑事司法权力来解决社会冲突。对于少年罪犯而言,修复性司法既能够超越传统的“社区矫正”(充分考虑了受害人的利益与正当诉求),而且能够避免少年犯罪人因服刑而产生“犯罪标签化”,所以欧美诸国的刑事司法在二战后均不同程序地鼓励受害人与犯罪人间的和解并对受害人进行经济补偿。
  (二)修复性司法的具体运作模式分析卧槽不见了
  从西方发达国家目前流行的犯罪行为修复方式而言,主要有被害人与加害人和解计划、被害人与加害者和解方案、家庭团体会议、量刑圈等方式,[9]除被奉为典范的美国外,修复性司法的热潮已遍及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加拿大、日本等国。[10]受澳大利亚学者布雷韦尔特(Braithwaite)“明耻整合”理论的影响,修复性司法论者认为适当的修复措施有利于唤醒刑事被告人潜在的耻辱感并唤起“社群主义”,通过“整合耻辱” (Reintegrative Shaming)以重新使社区的基本价值观得以维系。[11]少年刑事案件(尤其是轻罪案件)适用修复性司法,不仅可以唤醒涉罪少年的耻辱感以重新融入社区,更重要的是通过刑事和解、多元化的民间力量参与及司法机关的“柔性司法”,重新“发现”受害人正当的需求与切实的利益保护,通过互动对话机制来调整因犯罪行为所产生的社会冲突。据学者布雷韦尔特的分析,修复性司法在澳大利亚的运作并非传统的社区矫正或“吓阻”(Deterrence)犯罪(相当于我国刑法中的特殊预防)的替代品,修复性司法更关注社会关系的修复,要求参与人员“善良正直”( Virtuous)地考虑犯罪人与受害人间的细微差异,促使犯罪行为人自己“发现”其耻辱而非将耻辱感强行加在其身。[12]对于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由民间组织、社区等民间力量主持下,召集各方冲突主体以圆桌会议方式进行自愿、坦率、互信性对话,使加害人与受害人间建立互信性机制,既促使加害人自愿主动地忏悔悔罪,又能使各方倾听受害人心理的创伤与真实诉求,相比传统刑法报应刑或社区矫正的刑罚观,修复性司法能够通过非正式的运作机制使各方的利益获得表达与协调的机会,更能够修复因犯罪行为而导致的社会关系的紧张与冲突。
  (三)修复性司法相较传统社区司法的优势
  虽然,修复性司法的具体实施与社区功能的发挥有着密切的关联,但是修复型司法并不等同于社区司法。其实,在传统的报应型的刑罚观下(国家司法权居于主导地位),也仍有社区司法的运作空间。[13]简言之,只要对重建社区有利,传统的惩罚性司法并不抑制社区矫正制度。从起源上看,修复性司法起源于受害人保护运动、贫穷被告保护等非正式司法,社区司法则可能是传统刑事司法某一侧面的反映;从侧重点来看,修复性司法强调社会关系的修复性,社区司法则强调公众干预与定罪;从对犯罪的态度来看,修复性司法将犯罪视为对人际关系的破坏,社区司法则仍可能将犯罪视为社区秩序的对立面;从裁判的主导权来看,修复性司法下由当事人主导结果,而社区司法下则是将社区作为国家刑罚代言人由其主导定罪结果;从参与的范围来看,修复性司法主张受害人、犯罪人及其亲属等所有可能因犯罪而受影响的主体均参加,而社区司法则主要由当地居民参与从而具有特定的地理性;从最终目标来看,修复性司法的目的是修复因犯罪行为而受损害的社会关系,社区司法则往往是通过“非监禁刑”对犯罪人进行矫正并防止再犯新罪。[14]
  二、少年犯罪运作修复性司法的具体实践分析
  (一)纯粹模式与最大化模式间的差异
  修复性司法的具体运作大体有两种类型,即纯粹模式与最大化模式。纯粹模式主张修复性司法必须以当事人自愿参与为前提,否则必须由正式的司法体系来处理。只有经过教育训练与资源投入的社区才可能有条件地运作修复性司法,如果社区自身处于分裂状态,修复性司法则丧失了可供运作的空间。[15]最大化模式的修复性司法,则是指“透过修复犯罪所带来的恶害使正义得以实现的一切活动”,当事人的参与并非必要的条件,只要是以修复犯罪损害为目的,而且实际上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人丑就要多读书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375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引证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