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方法学》
金融质押担保创新对传统质权制度的挑战和立法应对
【英文标题】 The Challenge of the Financial Pledge Guarantee Innovation to the Traditional Pledge Right System and Relevant Legislative Response
【作者】 代瑞
【作者单位】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分类】 物权
【中文关键词】 金融服务创新;质权;物权法定;物权公示
【英文关键词】 the innovation of financial service; right of pledge; the numerus clausus ;the principle of; public summons of right
【文章编码】 1673-8330(2019)01-0045-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
【页码】 45
【摘要】

金融服务创新中出现了一些新型的质押担保,按物权法定原则和物权公示原则本不应具有物权效力,但却为司法裁判所尊重、认可。面对金融质押担保的创新发展,未来《民法典》物权编质权立法应予以积极应对:改采物权创设自由主义的同时,坚持物权公示原则为物债二分之结构性原则;“互联网+”时代应以登记作为质权公示方法,并设立统一的、数据化的动产(权利)质押担保登记制度,登记是质权效力的对抗要件;权利质权的实现方式应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不以拍卖、变卖、折价为限。

【英文摘要】

There are some new pledge guarantees emerged in the innovation of financial service, which should not have the effect of real right according to the numerus clausus and the principle of public summons of right, but they are respected and accepted by the judicial judges. In the face of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financial pledge guarantee, the legislation of real right in the future Civil Code should be actively addressed. While using the creation of the real right liberalism, we should adhere to the structural principle of public summons of right which divided into property and debt. The Internet + era should use registration as the method of disclosure of pledge right, and set up a unified, digital movable property (right) pledge guarantee registration system, while registration is the quality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confrontation elements. The realization of the right to pledge should respect the party's autonomy, not limit to auction, sale or discou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4778    
  

金融质押担保创新过程中出现许多不为现行法律和行政法规认可的质押类型,且这些新型质押担保或者没有适当的公示方法,或者相同质押担保公示方法相异。按照《物权法》5、6条确定的物权法定原则、物权公示原则,它们本不应具有物权效力,但出质人和金融机构却乐意达成此类质押合意,对经济生活反映比较灵敏的部门规章也持开放态度,积极接纳这些新型质押担保。同时,司法实践中各级法院直面金融质押担保创新,明示或默示地赋予这些新型质押担保以物权效力,尊重出质人和质权人关于质权实现方式的自由约定。因而,我们有必要正视金融质押担保创新对传统质权制度的挑战,从理论上回应传统质权制度如何革旧迎新,思考未来《民法典》物权编质权立法应如何应对。

一、金融担保创新中出现的新型质押担保

(一)金融担保创新中出现的新型动产质押

新型动产质押担保主要包括浮动货物质押担保、浮动账户质押担保。浮动货物质押担保是银行与物流、仓储企业合作开发的一种新型动产融资担保模式——动产质押监管模式,质权人不再承担保管质押动产之责,而是把保管之责委托给监管人。浮动质押监管模式中出质人可以在最低质物价值线下根据生产经营需要提取、替换质物,监管人则对出质人提取、替换质物行为进行严格监控,保证质物的种类和价值都在质权人掌控之下,从而保障质权人的融资利益。浮动账户质押,是指出质人以其账户资金出质后,账户资金并不完全“冻结”而处于浮动状态,当债务人到期不履行债务时,质权人就账户中的资金优先受偿的担保方式。《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5年第1期公布了“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安徽省分行诉张大标、安徽长江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保证金质权确认之诉纠纷案”,肯定了浮动账户质押的物权效力。

(二)金融担保创新中出现的新型权利质押

金融担保创新中涌现的新型权利质押担保包括排污权质押、出租车经营权质押、银行理财产品质押、商铺承租权(经营权、使用权)质押、寿险保单质押、信托受益权质押等。排污权质押产生于我国2007年开展的排污权交易试点,例如,江苏省泰州市制定了《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暂行办法》。自原建设部《城市公共客运交通经营权有偿出让和转让的若干规定》允许城市公共客运交通经营权有偿出让以来,我国有不少地方虽都允许出租车经营权质押,但质押登记机关不尽相同,有的地方是客运出租车汽车管理机构,[1]有的则是道路运输管理机构。[2]对于司法实践中出现的银行理财产品质押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于2008年6月所作《对政协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1847号(财贸金融类288号)提案的答复》倾向于在当前无明确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银行理财产品质押类推适用于应收账款质押。但除了债权关系类型理财产品,还存在信托关系或股权关系的理财产品,[3]故不区分类型地将银行理财产品类推适用应收账款质押不具有妥适性。商铺承租权质押一般是商铺所有人、承租人与商业银行签署三方质押协议,以商铺承租人的承租权为质押财产向商业银行提供担保,如果商铺承租人届期未能清偿债务,则商铺所有人有权处分该商铺承租权,重新出租给他人,所得租金优先清偿原商铺承租人债务。国务院于2012年8月3日发布的《关于深化流通体制改革加快流通产业发展的意见》明确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针对流通产业特点,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开展动产、仓单、商铺经营权、租赁权等质押融资,从政策层面肯定了商铺承租权可以作为权利质押标的进行融资。寿险保单质押贷款通常是人寿保险保单持有人以保单为质押物,按保单现金价值的一定比例向保险公司(银行或其他机构)申请贷款的短期融资方式。2010年9月开始施行的《保险资金运用管理暂行办法》允许保险公司将保险资金进行个人保单质押贷款业务。信托受益权质押是出质人以信托受益权作为质押财产获得融资的担保方式。虽然《信托法》仅认可信托受益权可以转让而未明确能否质押,但此类信托受益权质押已为司法实践所认可。[4]

二、新型质押担保对《物权法》传统质权制度的挑战

(一)对物权(质权)法定原则的挑战

1.根据我国物权法定原则,质权种类由法律和行政法规规定

我国《物权法》5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条规定:“物权的种类和内容,由法律规定。”《物权法》180、223条关于可以抵押和质押的财产权利之范围,在兜底性条款中分别表述为“法律、行政法规未禁止抵押的其他财产”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可以出质的其他财产权利”,因而,基于对我国《物权法》的体系性观察,《物权法》5条关于“物权法定原则”规定中的“法律”仅包括法律、行政法规,不包括地方性法规、部门规章及其他规范性文件。

2.现行法律、行政法规未认可浮动动产质押

物权客体除法律另有规定外须为特定独立物,这是大陆法系物权法确立的基本原则。[5]我国现行法律、行政法规并没有对质权设立时质权客体特定性作出例外规定,而金融创新过程中出现的浮动货物质押和浮动账户质押都属于质押客体在质权设立时不特定的浮动质押担保。浮动货物质押监管模式中出质人可在最低质物价值线下根据生产经营需要提取、替换质物;浮动账户质押中的账户资金在质权设立时,并不完全“冻结”,而是处于浮动状态。

3.新型权利质押担保皆非现行法律、行政法规认可的权利质押范畴

根据《物权法》223条的规定,权利质权的客体为质押人有权处分的票据、债券、存款单、仓单、提单,可转让的基金份额、股权,可以转让的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应收账款,以及其他必须为法律、行政法规允许质押的财产权利。权利质权客体范围的封闭性规定,将法律、行政法规未允许质押的财产权利排除在权利质权设立范围之外。在金融担保实践中出现的新型权利质押,除了信托受益权质押的物权效力仅受司法机关认可外,排污权质押、出租车经营权质押、银行理财产品质押、寿险保单质押、商铺承租权质押都只为行政规章、地方规章所允许。根据《物权法》223条对权利质权客体范围的封闭性规定,上述权利的设立都违反了物权法定原则。

(二)对物权(质权)公示原则的挑战

物权的对世效力要求物权的具体种类具有可识别性,所以物权公示原则与物权法定原则共同构成传统物权法两大结构原则。[6]基于对我国《物权法》确立的公示原则体系性解释,质权的公示方法由法律和行政法规规定:动产质权的公示方式为占有,占有移转方式包括现实交付、简易交付、指示交付而不包括占有改定;各种权利质权没有完全统一的公示方式和公示机关。除了《物权法》224条所规定的票据、债券等质权自权利凭证交付质权人时设立,其他权利质权则自法律或行政法规规定的有关部门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相较言之,新型质押担保由于未被法律、行政法规所认可,其公示方式也游离在法律、行政法规之外,或者与传统质押担保公示方式存在异质性,或者公示方式呈任意性。

1.新型动产质押担保公示方式与传统质押担保存在异质性

浮动货物监管质押存在以占有改定为公示方式的金融创新实践,即质物存放于出质人仓库,出质人以自己所有并直接占有的质物出质,质物未现实移转交付给质权人。质押监管人至出质人仓库处履行监管职责,一般情形下不直接占有质物。监管人的存在并没有改变出质人直接占有标的物的事实。因监管场所为出质人提供,此种动产质押监管业务的实质不在于保管,而在于监管人通过对质物进出库的严格管控,保障质权人债权的实现。所以,质物存放于出质人仓库的,实质是基于占有改定设立动产质权。占有改定下浮动货物质押类似于德国的“非占有质”,即以营业人的库存商品等设定质权的,无需移转标的物的占有于债权人。[7]

物权法》之所以排除占有改定作为动产质押的公示方式,原因在于如果出质人代质权人占有质物,无法公示动产质权而有害交易安全,且如出质人继续占有质物,质权的留置效力将丧失殆尽。[8]但金融创新实践中利用出质人场地存放质物而开展的入库监管业务在动产质押担保实践中已发展到一定规模。究其原因,在于利用出质人场地存放质物可以有效降低质物运输、存储等物流成本及其他交易成本,并减少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同时在不低于质权人设定的最低质物价值限度内,方便出质人提取、更换、利用质物,提高商事效率。

2.金融担保创新实践中新型权利质押公示呈任意性

银行理财产品质押、寿险保单质押、商铺承租权质押、信托受益权质押等,因被质押或实质被质押的权利欠缺权利凭证,无法通过占有方式实现质权公示,但这些金融质押担保创新中产生的权利质押应到哪个部门办理登记、办理登记的程序等问题都欠缺明确规定,其质押登记呈任意性。例如银行理财产品质押,我国现行制度下没有与银行理财产品相关的登记机构,无从办理合规的质押登记手续;信托受益权质押因质押的途径或担保机构不同,质押登记有时是在信托公司处办理质押登记,有时登记在P2P金融服务平台;商铺承租权质押登记则一般在商铺出租人处办理。[9]

3.“互联网+”时代金融质押担保创新对传统质押公示方式的挑战

互联网金融创新下各类金融交易和资金支付直接在互联网上进行,大幅减少了交易成本和费用。互联网金融平台企业不断增加,既有传统金融引发的互联网化平台——网上银行、网上信托等,还有互联网金融创新平台,譬如P2P、众筹等。互联网金融创新也带来了质押担保公示方式的创新需求。为了节省交易成本、便捷地实现质押担保公示需求,不仅权利凭证的交付为互联网金融质押担保所抛弃,而且权利登记的方式也必然需要摆脱到互联网线下登记机关进行柜台登记的传统权利登记方式的束缚,实现登记的数据化、网络化。

(三)对质权实现方式的挑战——新型权利质权实现方式呈现多元化

根据《物权法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规定,动产质权实现方式仅包括拍卖、变卖和折价三种方式,权利质权实现方式则适用动产质权的规定。由《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47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