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法律关系:法律调整的一个分析框架
【英文标题】 Legal Relationship: An Analytical Framework for Legal Adjustment
【作者】 黄建武【作者单位】 中山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法律调整;法律关系;立法;法律实施
【英文关键词】 legal adjustment; legal relationship; legislation; law enforcement
【文章编码】 1009-1971(2019)01-0003-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
【页码】 3
【摘要】

在法律对社会关系的调整中,法律关系是一项重要的法律手段。我们的立法,其实是要拟制出社会关系的模式,即法律关系的形式,由此才能作用于社会关系,将社会关系纳入法律调整的系统。在法律实施中,法律的要求最终通过法律关系的形式变为现实的社会关系。因此,我们的立法和法律实施,当以法律关系为一个分析框架,进而保证立法和法律实施的科学性。

【英文摘要】

In the adjustment of social relations by law, legal relationship is an important legal means. Our legislation, in fact, is to create the forms of legal relations which are the models of social relations, and thus the law could affect the social relations and bring the social relations into the system of legal adjustment. In the process of law enforcement, the requirements of law are finally turned into social relations in reality only via legal relationship. Therefore, for ensuring the scientificity of legislation and law enforcement, we should take legal relationship as an analytical framework in legislation and law enforce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3086    
  
  法律关系,是法理学或法的一般理论体系中一个重要部分,但在一般理论与实务的关联上,它的应用价值还没有得到足够的注意。对比法理学或法的一般理论,部门法学对各自部门法律关系的研究相应更有成效,其中民法学尤甚,这体现了部门法学对这一理论的需求。法律对于社会关系的调整,是以法律关系的形式进行的,无论人们如何归纳出古代法注重义务而现代法注重权利的各自特点,但权利或义务都在法律关系中显现,进而影响社会关系。因此,法律关系其实是分析法律调整的一个思维框架,是关于法律制度建设和运用的一种分析方法。如果要提高法律调整社会关系的效率,就需要更多了解法律关系理论及其如何发挥应用功能的途径。
  一、法律关系理论概说
  法律关系本为大陆法系民法学上的一个概念,在现代大陆法系民法学理论中,法律关系理论为其一个重要部分。在欧洲大陆的民事立法中,德国民法典有债的关系法一编,一些条文中有法律关系这一术语的运用,在葡萄牙民法典中则有法律关系一编,可以说,在这些国家中,法律关系并非仅是学术概念,也是一个民事法律术语和概念。
  关于法律关系的系统论述,在目前读到的材料中可以追溯到德国学者萨维尼。萨维尼的《当代罗马法体系I》内容为两编,第一编为法律渊源,第二编为法律关系,其中论述了法律关系的本质和种类。但在萨维尼整部书的写作概要(大纲)中,全书预作七篇,第一篇为法律渊源;第二篇为法律关系,内容包括:法律关系的本质和种类,作为法律关系承担者的人,法律关系的产生和消灭,对法律关系的侵害;第三篇为法规则在法律关系上的应用;第四篇到第七篇为涉及具体的法律关系的法,即物法、债法、家庭法和继承法。
  罗马法的历史材料以及作为法文化延续而来的欧洲大陆法,为法律关系的理论提炼提供了基础。有民法学者将法律关系的材料来源追溯到了罗马法时代的“法锁”说法{1},这个判断可能不够全面。因为“法锁”涉及的是债,除债法以外,罗马法中还有其他重要部分如物法、家庭法等,这些同样以“关系”的方式展现出权利与外界的关联,而萨维尼则正是这样思考和论证的。
  萨维尼是从个人意志的支配领域来论证权利和法律关系的。他认为,法律关系的本质被确定为个人意志独立支配的领域,而意志支配的三个主要对象为本人、不自由的自然、他人,由此,法律关系也就被区分为三个类型。生物人享有支配自己的思想、身体的各部分的权利,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原权,其他权利则为后来取得,即为取得权。原权观虽然在萨维尼的时代是一种流行的观点,但萨维尼却反对这种观点。他认为,这种支配自己的原权观,在逻辑上会导致确定自杀为一种权利(这大概在当时是与文化上的神圣禁条严重冲突的,故构成了萨维尼的推理阻却)。因此,萨维尼认为,人们意志支配的对象就只有不自由的自然和他人两类。人们对不自由的自然特定部分的支配(不可能支配自然整体),即对物的支配,涉及物上的权利,其最纯粹和最完整的形态是所有权。对于人,人们不能像物那样去支配,否则就否定了他人的人格和自由。人们对他人支配的只能是特定的行为,这种对他人特定行为的支配关系,就被称为债。在人的关系上,还有一种不同于债的关系,即个人为所有人类有机整体之一员的关系,这个关系是通过婚姻、家庭连接了人类整体。家庭包含了国家的萌芽。这三类法律关系也就有三类法律:物法、债法、家庭法{2}260-266。值得注意的是,萨维尼在论述家庭法时明确说到,婚姻、父权、亲属等自然关系具有一种独立于实在法的必然性,所有这些完善性法律关系的整体被称为家庭,而与此相关的法律制度被称为家庭法{2}264-265,268。也就是说,萨维尼将婚姻亲属等自然关系看作实在法的基础,这种思维路径体现了由社会关系到法的过程,这在过去或现在,对于防止立法中的唯意志论来说,都是有积极意义的。
  民法中的法律关系理论既影响了法的一般理论,也为法的一般理论研究法律关系提供了材料。如果选择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作为材料,可以看到,马克思恩格斯在与他们的对手的论战中,双方都已将所有权、债的关系上升到一般的法律关系(或法的关系)层面,并与社会经济关系和公平等价值关联来作论战或争辩。除了这种法哲学意义上的研究和争论外,实证法理论层面对法律关系也有一般性研究的发展。如果以对中国法理学有过重要影响的苏联国家与法的理论为例,可以看到法律关系是其实证法理论部分的重要内容。比如,在苏联的国家与法的理论教材中,都会有“法律关系”(过去译为法权关系)一章,内容包括法律关系的概念(性质、特点)、法律关系的要素(主体、客体、权利、义务)、法律事实等{3}{4}449-566。法律关系的理论内容以及其在法的一般理论中的地位这种状况,延续到今天俄罗斯法的一般理论的构成当中,比如,由拉扎列夫主编的俄罗斯法律高等院校专用教材《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中,法律关系为一章,内容包括:法律关系的概念、特征和形式,法律关系的内容(主体权利和法律义务),法律关系的主体,法律关系的客体,法律事实等{5}167-179。
  法律关系理论的一个重要特点在于,它不是孤立地论述权利或义务,而是用关联的思维方法,综合地分析和展现法律主体、权利、义务、客体等要素的关联,从实证法方面描述社会关系的法律构成形式。
  在英美法的理论体系中,正像有学者提到的那样,法律关系的理论并没有像在大陆法学中那样有地位和受到重视{6}24。这种情形可能与两大法系对成文法典制定的需求不同以及法的产生方式不同有关,法典法的创制更需要制度构成的逻辑引导,而法官从生活中发现法律则不一定需要这种固定的思维框架。
  但是,英美法的实证法理论同样需要克服孤立讨论权利或义务的缺陷,进而才能便于为法律调整提供适宜的思维工具。由此,一些学者则从分析权利的构成方面来解决问题,将与他人关联因素纳入权利的构成中来分析。比如,英国学者边沁主张,一个人拥有一项权利,是仅仅在一个人意欲在一项(被规则地强制)义务中受惠的情况中。在这种分析中,除非在已有对义务的法律(或正式社会)强制的地方,否则谈论权利就是空话{7}450。这种观点就是将权利的分析关联到对应的义务之上。
  规范法学的代表人物凯尔森也主张从关系角度来理解权利。他在讨论法律权利问题时写道:“如果权利是法律权利的话,它就必然是对某个别人行为、对别人在法律上负有义务的那种行为的权利。法律权利预定了某个别人的法律义务。”“权利的内容最终就是某个别人义务的履行。”他还说:“如果法律秩序决定某人负有义务的行为,它就同时决定了另一个人的行为,通常就称之为这另一个人具有这种行为的权利。在这一意义上,每个权利相当于每个义务。这种意义上的‘权利’不过是义务的关联。”如果超越与义务的关联性谈权利,那是“就法律权利这个用语的狭义的技术意义而论”的{8}。
  这种从权利结构中引出关联分析的方法,为今天许多英美法学者所采用。比如,英国学者艾伦·怀特(Alan R. White)提出权利是关系,不同权利意味着不同的关系,“一个人接受的权利(right to receive )将要求其他人的协助并包含——虽不一定,我将认为,逻辑地暗含——义务、责任,和基于这些对帮助的主张;另一方面,一个人行为的权利(right to act)则要求保护和包含其他人不要干预的义务和责任”{9}。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法哲学教授杰拉尔德·波斯特马(Gerald J. Postema)提出:“一个权利是一种在权利的持有者(J)和应答者(K)及对象(X)之间的特定的规范性关系(或一组这样的关系)。”{7}448他并进一步提出权利的“E - R结构”,即权利的“行使—尊重结构(exercise-respect structure)”,认为这种结构决定了权利持有者可以或被授权去做什么及与他人的关联,决定了权利由持有者如何行使和将被他人尊重{7}451。
  在英美法的学者中,也并非没有人关注和讨论法律关系的理论。一位有重要影响的学者霍菲尔德在他的研究中进一步丰富了法律关系的理论。他认为,仅以权利义务的对应性不能回应复杂的法律问题,故提出了四对基本的法律关系:权利——义务,特权——无权利,权力——责任,豁免——无权力。在这些关系中,权利是某人针对他人的强制性请求,特权是某人免受的权利或请求权约束之自由,权力是对他人、对特定法律关系的强制性支配,豁免是在特定的法律关系中某人免受他人法律权力支配或约束的自由{10}。另外,他还专门讨论和证明了对物权亦是对人的关系。
  在中国当下的法理学中,法律关系的理论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从我们的主流教科书中,都可看到有法律关系一章,其基本内容包括法律关系的概念(包括性质与特征),法律关系的分类,法律关系的主体,法律关系的客体,法律关系的产生、变更和消灭。有的教材在该章之下设有法律关系内容一节,讲的是权利义务的含义及关系{11},有的教材在该章下没有法律关系内容这一部分,但将权利义务的理论(包括权利义务含义、权利义务观、权利义务分类、权利义务关系等)作为单独的理论问题另章讲述{12}85-118,489-503{13}。教材结构的这种区别,并非不同学者对法律关系理论构成有不同看法,相反,所有学者都一致认为,法律关系的内容就是权利义务,只是一些学者认为,权利义务的理论地位重要,不应当仅放在法律关系中来讨论{12}489。
  关于中国法理学中法律关系理论的基本内容,大家都是比较熟悉的。我们一般将法律关系界定为根据法律规范产生、以主体间权利义务关系为形式表现出来的特殊的社会关系。法律关系有参加者,即主体,他们是权利义务的承担者,主体是人或人所结成的社会组织;法律关系有其内容,它是主体间的权利义务,权利是法律所确认的主体行为自由或福利,义务是法律所要求的一定主体的行为必要性,在法律关系中,权利与义务具有对应性;法律关系有客体,它是权利义务所指向的对象,即满足人们需要的物质和非物质财富;法律关系有其产生、变更和消灭的运动,其运动的前提是有法律规范,其运动的条件是法律事实的出现。这些可算是中国法理学中法律关系理论的扼要共识内容。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当然,对于目前法律关系理论的内容并非学界已成共识而无异议。比如,有学者提出,并非所有的法律关系都是以法律规范为前提的,在历史上和在一些国家(英美法国家尤著),某些习惯的权利义务关系存在于法律规范之前,后经法官审案而得以确认成为法律关系,而这些法律关系和审理意见则成为以后立法的基础{5}168。又如有学者提出,法律关系内容为权利义务的界说,不能包括公法上的权力关系,一些文献硬将公法上的权力关系纳入法律关系的权利义务界说中,是超逻辑强制的做法{6}24。而关于法律关系主体是否仅包括人、法律关系的客体是否包括人等,也存在讨论。
  但是无论如何,法律关系这一概念体现了一种关联的思维方式的运用,它将主体以及其间的权利义务和客体结合为一体,用规范的形式描述了社会关系,进而为如何运用法律来调整社会关系提供了一个分析框架。
  法律对社会关系实施调整可分为两个阶段,即立法和法律实施,立法的作用在于创设调整社会关系的法律模式或框架,法律实施的作用则是将法律模式变为实际的社会关系。下面分别讨论法律关系作为一个思维框架在这两个阶段的作用。
  二、法律关系思维框架于立法之作用
  法律关系作为一种思维框架,对立法的引导作用在于,立法不是简单地规定权利或义务,而是创制社会关系的法律模式,是将对社会关系的构建要求,以法律关系的形式表达出来。所以,立法者在立法时考虑的不是规定权利或义务,而是法律关系的构成。任何立法对权利或义务的规范表达,只要不能结合成法律关系,这种立法就是失败的。
  但是,法律关系的立法表达也不是凭空产生的,它一定要源于社会的现实,即以现实的社会关系一般状况为依据,否则臆造出的法律模式也同样不能转化为现实的社会关系,这样的立法不能产生调整社会关系的作用。因此,从法与社会的关联性来说,作为法律调整第一阶段的立法,实际是对社会关系的法律模拟,或者我们可以借用拟制这个术语来表达,即用法律来拟制出一种社会关系的模式,这个模式就是法律关系。由此,我们还需要简略陈述一下作为立法拟制对象或法律关系原形的社会关系。
  社会关系是由人结成的关系,人们之所以结成或维系一定的社会关系,是为了满足一定的利益需求。任何社会关系都包含着人们的利益,或者说,社会关系是利益关系的形式,利益关系是社会关系的内容。这其中有利益主体,他们是社会关系的参加者;主体有利益需要,这是他们结成或维系不同社会关系的动力;利益需要有所指向的对象,这是能够满足人们需要的资源,是物质和非物质财富;人们需要的满足是通过行为完成的,即资源与人的需要结合,依赖于人们的行为,依赖于某主体自己获得资源的行为以及他主体与之配合的行为{14}。
  法律对于社会关系的拟制,就是通过有选择地将利益的四个要素纳入自己的系统,转化为实证法的因素。这种法律拟制,既是一种包含复杂技术的立法活动,也是一种对利益的选择性安排。其工作内容包括以下方面:
  第一,对于利益主体,法律确认其为权利主体。在现实的社会关系中,利益主体是社会关系的参加者。通过法律拟制,现实关系的参加者被确认为法律权利义务的承担者(权利主体),成为根据法律规定能够实际参加法律关系的人。法律作这种确认的直接根据,是现实社会中利益主体的一般状况、一般特征。作出确认的法律措施,就是对权利主体能力的规定。
  权利主体的能力分为两个部分: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能力,即权利能力;独立地实现权利和义务的能力,即行为能力。在现实社会关系中,社会关系参加者所具有的享受利益和实现利益的能力,是由现实社会条件决定的,是社会关系参加者(利益主体)的社会属性。而作为法律上权利主体的能力,则是法律根据经济活动、社会生活和社会发展的要求,以及现实利益主体社会属性的一般状况(如社会承认的参与生产、交换等活动的资格状况),赋予人们的一种法律属性。这种法律属性表现了主体社会属性的一般性,因而排除了不具有一般因素的特殊性和个别性。这样,法律从主体角度保护了社会的一般利益,排斥了非一般性的个别利益对一般利益的冲击。例如,公司法人制度对公司权利能力的规定,就排除了国家机关从事营利性活动的可能,防止了权力进入市场对市场秩序的破坏。
  法律通过对权利主体能力的规定,使社会利益主体成为权利主体,通过对各种特殊权利主体能力的划分和规定,使社会关系参加者成为不同的权利主体,从而使不同的利益受到调整。
  第二,主体的需要和获取资源的行为,经过法律拟制和模式化而转化为法律权利义务。法律的权利和义务,是对一定需要和行为的综合确认和表述。法对社会成员最根本需要的确认,最集中地表现在宪法之中,部门法对权利义务的规定,也总与一定的需要和行为方式相应。因此,权利被看作是:为了满足权利人的利益,由其他人的法律义务所保证的,属于权利人被允许的行为尺度;义务则是,法律给义务人规定的、按照权利人的要求,为满足权利人利益而应遵循的必要行为尺度{4}497。在行为的模式化当中,还包含了对社会中的不正当行为的禁止。
  对于保证主体实现其利益,权利包含了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韩光明.论民事法律关系的内容构建:一个基本概念的范式分析[J].比较法研究,2009,(5):45.

{2}[德]萨维尼.当代罗马法体系I[M].朱虎,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

{3}[苏联]苏联科学院法权研究院.马列主义关于国家与法权理论教程:下[M].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关于国家与法权理论教研室,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1953:236-255.

{4}[苏联]阿列克谢耶夫C C.法的一般理论:下[M].黄良平,丁文琪,译.北京:法律出版社,1991.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5}[俄]拉扎列夫B B.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俄罗斯法律高等院校专用教材)[M].王哲,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童之伟.法律关系的内容重估和概念重整[J].中国法学,1999,(6).

{7} JOHNSON C. Philosophy of Law[M]. New York: Macmillan Publishing Company, 1993.

{8}[奥]凯尔森.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M].沈宗灵,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84-87.

{9} WHITE A R. Right[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4:17.

{10}[美]霍菲尔德.基本法律概念[M].张书友,编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9:28,70.

{11}孙国华,朱景文.法理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373-395.

{12}沈宗灵.法理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

{13}张文显.法理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89-100,111-119.

{14}黄建武.法律调整:法社会学的一个专题讨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14-1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308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