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制与社会发展》
自我保存的自由
【副标题】 霍布斯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思想研究【英文标题】 The Freedom of Self—conservation
【英文副标题】 On Hobbes’Theory of Privilege against Self—incrimination
【作者】 何永军【作者单位】 四川大学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霍布斯;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自由
【英文关键词】 Hobbes;privilege against self—incrimination;freedom
【文章编码】 1006—6128(2006)01—0025—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1
【页码】 25
【摘要】
作为近代政治哲学的奠基人之一,霍布斯关于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思想既有传承,也有发扬光大之处。他用自我保存的人性论和契约论首次对其进行了严密的论证。正是自他开始,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才第一次获得了近代个人主义意义上的证明,被视为每一个人都不可剥夺的自我保存的自由。其思想于我们当下仍有现实意义。
【英文摘要】
As one of the founder of modern political philosophy,Hobbes inherited the theory of privilege against self—incrimination,and then developed it by his unprecedented demonstration with the theory of human nature and social contract.Just from Hobbes,the privilege against self—incrimination was proved in meaning of modem individualism for the first time,and was regarded as inalienable freedom of self—conservation for everybody,which provides practicing significance in nowaday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669    
  任何人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是现代国际刑事司法制度的一项通行准则,是否确认该原则及是否建立了保障其实现的程序机制,不仅体现出一个国家对实体真实与正当程序、控制犯罪与保障人权等有时会相互冲突的诉讼价值的取舍和判断,而且也反映出一个国家刑事程序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保障状况和刑事诉讼文明与进步的程度。霍布斯是英国唯物主义哲学家、政治思想家、古典自然法学派的著名代表之一,被罗素誉为“是讲政治理论的第一个真正近代的著述家”,{1}(P78)其政治学说中包含了关于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的丰富思想。但可惜长期来由于刑事诉讼法学学科建设滞后,国内还没有刑事诉讼法学学者对本学科的学说史进行梳理,故虽然学者们对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和沉默权[1]所作的研究已不少,但却未有人整理和利用过霍布斯关于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的思想,使其湮没而不得闻。本文拟就霍布斯关于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的思想做一初步梳理,以求抛砖引玉。
  一、霍布斯对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的相关论述
  依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规定,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规则包括两个分支,一是“任何人不被强迫承认有罪”,即被告人对可能使自己受到刑事追究的事项有权不向当局陈述,不得以强制程序迫使被告人供认自己的罪行;二是“任何人不被强迫作不利于他自己的证言”,即证人可以拒绝提供有可能使自己受到刑事追诉或者受到有罪判决的证言,无义务就他可能因之而承担刑事责任的事实作证,显然第二个分支是第一个分支的引申和拓展。
  通观霍布斯的整个思想,就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而言,主要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他既主张给予被告人以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同时也主张给予证人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在1642年发表的《论公民》中他首次阐述了关于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的思想,他说:“一个人也不会为任何指控自己或某个一旦失去了就会恶化自己生活的人的协议所约束。因此,父亲没有义务作证反对他的儿子,配偶对配偶、儿子对父亲、任何人对他赖以求生的人也是如此,因为被认为受了自然所玷污的证据是没有用的。”{2}(P23)在此,霍布斯明确主张不可强迫任何人指控他自己,甚至也不可强迫其指控像父亲、儿子和配偶等“一旦失去了就会恶化自己生活的人”。任何人也没有义务在自己的案件中作为证人反对他自己。当被告人是自己的父亲、儿子和配偶的等时候,证人就拥有拒证权。而在1651年发表的《利维坦》—这部霍布斯最成熟的政治学著作中,他又写道:“没有获得赦免的保证而控告自己的信约同样是无效的。因为在自然状态下,人人都是法官,根本无所谓控告,而在文明国家中,紧跟着控告而来的就是惩罚,惩罚既是强力,人们就没有义务不抵抗;控告父亲、妻子或恩人等使之判刑后本人会陷入痛苦之境时,情形也是这样。因为这种控告者的证据,如果不是自愿提供的,在本质上就应当认为是不可靠的,因而也就是不足为据的;而当一个人的证据不可信时,他就没有义务提供。”{3}(P106)如果一个人被主权者或其掌权者问到他自己所犯的罪行时,他在没有获得宽恕的保证的情况下,就没有义务要承认。“因为正像我在同一章中所证明的一样,任何人都不能受信约的约束而控告自己。”{3}(P169)此处,霍布斯再次重申了他在《论公民》中已表达过的一些思想,即人人拥有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
  第二,为了切实保障被告人和证人能够真正享有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霍布斯坚决反对刑讯逼供,认为凡是刑讯逼供获得的东西都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他说:“虽然一个人不会被任何协议强迫去指控他自己,但他也可能在刑讯逼供下被迫在公开的审判中作答。这样的回答不可作证词,而只能作进一步探询真相的手段。所以,无论他在刑讯逼供下作的是正确的或错误的回答或根本不作回答,他的行为都是正当的。”{2}(P23)“刑讯逼出的控告不能当作证据。因为刑讯只能在进一步查究和探寻真实状况时作为一种推测与指引的手段。在那种情形下坦白的事情只能给受刑者减轻痛苦,而不能给施刑者提供材料,所以不能当作充分的证据来相信。”{3}(P106)在此,霍布斯对刑讯逼供毫不动摇的表示否定,明确主张“刑讯逼出的控告不能当作证据”。直到一个多世纪后,我们才又听到贝卡利亚与此类似的无情控诉:“要求一个人既是控告者,同时又是被告人,这就是想混淆一切关系;想让痛苦成为真相的熔炼炉,似乎不幸者的筋骨和皮肉中蕴藏着检验真相的尺度。”{4}(P36)
  二、霍布斯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思想的政治哲学根基
  假如霍布斯只是在阐述他的政治哲学时附带对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作了一些只言片语式的论断,那么它在诉讼法学学说史上的贡献无疑就是相对有限的。因为,我们在更古老的文献中也能够寻觅到类似的言论。事实上,霍布斯之所以值得大书特书,恰恰在于他在人类历史上首次为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奠定了人性论和契约论的政治哲学根基,正是自他始对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进行近代政治学意义的严密论证才具有了可能性。诚如列奥·施特劳斯所说:“霍布斯的政治哲学是为近代所特有的第一次尝试,企图赋予道德人生问题,同时也是社会秩序问题,以一个逻辑连贯的、详尽的答案。”{5}(P1)他的《利维坦》以非凡的逻辑连贯性而著名,以致在其思想中几乎查找不到缺乏连贯性之处,{6}(P72)霍布斯关于政治和法律的每一个论断都是建立在严密的逻辑推理和分析基础之上的,“他希望建立的是像欧几里得几何那样有力的公理体系”。{7}(P11)
  (一)自我保存—霍布斯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思想的人性论基础
  “霍布斯赞同萌发于苏格拉底并包括托马斯·阿奎那的传统见解,即道德和政治生活的目标和特性应当参照自然,尤其是人的天性来决定”。{8}(P453)在构建其政治哲学体系之前,他先给我们展现了一幅他所谓的人类在自然状态中的情景:他否认亚里士多德关于人是天生适合社会的动物的观念,[2]认为在自然状态中人人自由和大体平等,每个人都有自我保存的权利,也有为此目的采取各种必要手段的权利。这些手段的必要性是由他自己来判断的,只要他判断对自我的保存是必要的,他就有权利做一切事情,拥有一切东西,从而导致人们之间经常因财产、意见分歧等等而彼此互相加害,“人在聚集成社会之前的自然状态是战争状态—不是简单的战争,而是人人相互为敌的战争”。{2}(P9)这就是霍布斯对人类自然状态的全部结论。在霍布斯看来,人的自然本性就是趋利避害、自我保存、永无休止地追求个人利益、自私、贪婪和富有侵略性是人的主要特征。
  但霍布斯同时认为人的这些本性并非是不道德的,对其也不应加以指责。他说:“不能说恶人天生邪恶,因为他们具有这种特点,虽然是来自天性,来自天生。来自他们生而为动物的事实,这使他们追求享乐,因恐惧或愤怒而尽可能逃避或排斥威胁他们的罪恶,但他们通常并不因此而被视为坏人。来自于动物天性的激情本身,并不是邪恶,尽管它们引起的行动有时邪恶,例如当它有害或违背义务的时候。……因此,除非我们认为,人们天性邪恶完全是因为他们天生不懂得克制,不懂得运用理性,否则我们就得承认,人的贪婪、恐惧、愤怒以及所有动物性的激情,也许来源于自然,但他们并非天生邪恶。”{2}(致读者的前言)总之,“人类的欲望和其他激情并没有罪”。{3}(P95)在此霍布斯完全把人性视为自然之物,排斥对其进行道德评价和审视。[3]
  人是自然之物,趋利避害、自我保存的人性也是自然之物。因其自然,所以符合理性,符合自然的法则!霍布斯说:“如果一个人尽全力去保护他的身体和生命免遭死亡,这既不是荒诞不经的,也不应受到指责,也不是与正确的理性(right reason)相悖的。可以说,不与正确的理性相悖,就是按照正义和权利(right)去行事的。”{2}(P7)进而霍布斯把人的自我保存视为自然法的主要内容,他说:“自然法是正确理性的指令,它为了最持久地保存生命的可能,规定了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2}(P15)至此,人的自我保存就具有了毋庸置疑的崇高地位,自我保存的人性也就是完全正当、合法的。
  自我保存的人性是正当、合法的,因此一个人出于自我保存的目的而不进行自我控告、拒绝为证明自己的罪行提供证据,即主张拥有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也就是完全正当、合法。相反,如果要求一个人自己控告自己、自己提供证据证明自己有罪,以致遭受刑罚,无疑就是违反基本自然法则,违反人性的。自我保存正是霍布斯主张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的人性论基础,由对自我保存人性的肯定,自然就可推导出人人均拥有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的主张。
  (二)自我保存前提下的服从—霍布斯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思想的契约论基础
  在霍布斯看来,所以自然状态并不是一种理想的状态,就其不利于人自我保存的性质而言,它甚至是违背人性的。对自我保存和趋利避害的人性而言,结束这种战争状态、达致和平正是其内在自觉的要求。霍布斯说:“自然首要的法则(自然法的基础)是:当和平可得的时候就寻求和平;当和平不可得的时候,就在战争中寻求救助(auxilia belli)。”{2}(P15)立足于此,霍布斯演绎出他自然法的第一条准则:“所有人必定无法维持他们对所有东西的权利,必须转让或放弃某些权利。”{2}(P15)只有如此才有利于大家生命的共同保存,结束人人都可能死于非命的战争状态。而要转让或放弃某些权利人们之间就需要签订契约,[4]由此,霍布斯就从自我保存的人性论过渡到了他的社会契约论,从而宣告自然状态的结束和利维坦与社会秩序的诞生。[5]
  自我保存的人性→人人相互为敌的战争状态→不利于自我保存→为了保存生命签订契约以换和平→利维坦
  在霍布斯的社会契约论中,人的自我保存不仅是原因和条件,同时也是目的。他认为,人们建立国家、赋予一个人或一个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罗素.西方哲学史:下卷(M).马元德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6.
{2}(英)霍布斯.论公民(M)应星,冯克利译.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2003.
{3}(英)霍布斯.利维坦(M).黎思复,黎廷弼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
{4}(意)贝卡利亚.论犯罪与刑罚(M).黄风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
{5}(美)列奥·施特劳斯.霍布斯的政治哲学(M).申彤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1.
{6}(英)索利.英国哲学史(M).段德智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2.
{7}(美)马歇尔·米斯纳.霍布斯(M).丁涛译.北京:中华书局,2002.
{8}(美)列奥·施特劳斯,约瑟夫·克罗波西.政治哲学史(M).李天然等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3.
{9}(英)迈克尔·莱斯诺夫等.社会契约论(M)刘训练等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
{10}(美)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邓正来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
{11}孙长永.沉默权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12}易延友.沉默的自由(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
{13}巴发中.霍布斯及其哲学(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7.
{14}(日)宫本英雄.英吉利法研究(M).骆通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
{1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16}Leonard W.Levy.Origins of the Fifth Amendment(M).Macmillan Publishing Company,1986.
{17}(美)乔治·霍兰·萨拜因.政治学说史(M).刘山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
{18}(美)小詹姆斯·R.斯托纳普通法与自由主义理论(M).姚中秋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19}(美)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联邦党人文集(M).程逢如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20}(英)奥克肖特.(利维坦)导读(A).渠敬东.现代政治与自然(C).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66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