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大法律信息网文粹》
论ICC的积极性、局限性以及它们与主权理论的关系
【作者】 林杰【作者单位】 福建南方科技经济研究院
【分类】 国际法学
【中文关键词】 国际刑事法院国际犯罪个人责任主权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1
【页码】 125
【摘要】 本文对国际刑事法院的积极性、局限性以及它们与主权理论的关系进行讨论。首先,ICC的积极性有三:揭开了国家的面纱;进一步打破了国内法院对犯罪制裁的垄断,促进全球民主化;加强了对人权的保护。其次,ICC的局限性有三:大国的缺席使得ICC权威性受损;国际政治的影响使得ICC正义之剑难以发挥;ICC执行方面依赖于多国合作。最后解读它们与主权理论的关系。
【全文】法宝引证码 CLI.A.1187915    
  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ICC)自2002年于荷兰海牙成立以来,争议不断。本文就ICC的积极性、局限性以及与主权理论的关系进行讨论。
  国内犯罪自有刑法规制。那么国际犯罪,又当如何?先界定国际罪行的范围,按照意大利法学家安东尼奥?卡赛斯(Antonio Cassese)的理论,包括战争罪、反人类罪、种族灭绝罪、酷刑罪、侵略罪、恐怖主义罪,共6类。[1]“二战”以来国际社会先后建立了几个国际刑事法院(庭)以制裁这些国际犯罪。
  1945年成立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主要针对德国纳粹分子。标志着国际法上 追究个人刑事责任原则的确立。
  1946年成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主要针对日本军国主义战犯。
  1993年成立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ICTY)。主要针对1991年南斯拉夫解体过程中的武装冲突构成的国际犯罪。
  1994年成立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ICTR)。主要针对1994年在卢旺达境内种族大屠杀中所犯下的国际罪行。
  2002年成立国际刑事法院(ICC)。它成立的基础是《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根据该规约第5条第1款的规定,对4类犯罪有管辖权,即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侵略罪。由于该规约第5条第2款中对侵略罪的界定模糊,所以实际上只对3类国际犯罪有管辖权。
  以上追溯了 ICC建立的历史背景,那么ICC的建立有何积极性呢?
  第一,ICC揭开了国家的面纱。国际法院(ICJ)主要是裁判追究集体责任,ICC 则是裁判追究个人责任。在国际法上,集体责任要由集体承担,同样个人责任也是由个人承担。虽然集体是由个人组成的,但是两者之间在法律责任承担上还是有很多不同。通常在国际法上很难追究个人责任,但是这些人确实又犯下公认的罪行,此时就需要揭开国家的面纱,以直接制裁这些犯罪分子。ICC就扮演了此种角色。虽然有学者认为国家也要在特定情况下承担刑事责任,而国家的国际罪行概念的提出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众说纷纭。[2]显然国家的刑事责任理论还不够成熟,国际法实践不足,追究个人刑事责任更具有现实的意义。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1946年12月于联合国大会上通过的95号(1)决议中的“纽伦堡原则”对ICC的构造起到了基石作用。[3]
  “原则二,国内法不对构成国际法下犯罪的行为进行刑事惩罚这样的事实不能免除实施此行为的人在国际法下的责任。”此原则对国际罪行国内法不处罚的事实予以否认,可以说是对主权理论的直接挑战。它开宗明义地表明,即使是在国内法中以国家名义、元首豁免来使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国际法也可以千里追凶。
  “原则四,一个根据他的政府或上级的命令而行事这样的事实不能免除他在国际法下的责任,如果当时实际上对他来说有精神上选择的可能的话。”此原则表明,个人不能以服从上级命令为开脱,就如国内刑法中有下级有拒绝执行显而易见违法犯罪命令的义务,倘若违背也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第二,ICC进一步打破了国内法院对犯罪制裁的垄断,促进全球民主化。当遇 到一国高级官员国际犯罪问题时,如何让上帝之剑进行审判,还是有很多困难。虽然在ICTY、ICTR、ICC的三个规约中有对国际罪行取消豁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对犯罪分子的惩处这一权力一直被国内法院所垄断,可以说以上国际性法院(庭)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垄断。单就这一点而言,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因为这也客观上推进了全球民主化进程。它们使得掌握权力的政治、军事领导人,即便在自己国家内为权力、欲望不择手段而且难以被追究法律责任,也要有所顾忌。相比前几个临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意〕安东尼奥?卡赛斯:《国际法》,蔡从燕等译,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
  {2}〔美〕杰克?戈德史密斯、〔美〕埃里克?波斯纳:《国际法的局限性》,龚宇译,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
  {3}〔英〕马尔科姆? N.肖:《国际法》,白桂梅、高健军、朱利江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4}朱文奇:《现代国际法》,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
  {5}余民才:《国际法的当代实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6}Olivier De Schütte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Law: Cases, Materials, Commenta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0.
  {7} Christopher Shortell, Rights, Remedies and the Impact of State Sovereign Immunit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2008.
  {8} Samantha Besson & John Tasioulas (eds.),The Philosophy of International Law,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0.
  {9} Anthea Roberts, Comparative International Law? The Role of National Courts in Creating and Enforcing International Law, The International and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 (2011), Vol.60.
  {10} Christopher Stephen, International Criminal Law: Wielding the Sword of Universal Criminal Justice, The International and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 (2012),Vol.6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 CLI.A.118791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