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从重婚无效是否可以阻却看人治与法治思维
【副标题】 《<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的价值判断与选择【作者】 王礼仁
【作者单位】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分类】 婚姻、家庭法
【中文关键词】 重婚;一夫一妻制;无效婚姻;阻却事由【文章编码】 1673―2391(2014)12―0092―06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4年
【期号】 12【页码】 92
【摘要】 从《<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的文意上理解,重婚属于阻却范围。但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在解读该条文时认为,重婚不属于阻却范围。应当按解释条文理解,还是按法官的解读理解,关键在于厘清第8条到底是司法解释存在错误或疏漏,还是立法者作出的价值选择。重婚无效是否可以阻却,在立法和法理上存在肯定与否定两种选择。在域外法律上,重婚无效可以阻却有立法规定;在法理上,重婚无效阻却也可以得到合理解释;在司法解释的制定和征求意见的过程中,也有人主张重婚无效可以阻却。因此,重婚无效可以阻却不论是在立法上还是在理论上均是选项之一。如果最高人民法院认为重婚无效不属于阻却范围,则应在解释中作出例外或排斥性规定,而第8条并没有作出排斥性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理解第8条是立法者作出的价值选择,而没有理由认为是司法解释存在错误或疏漏,更没有理由作出与第8条意思相反的解读。只有这样才符合法治思维,否则就是“法外释法”,是以人治思维代替法治思维,这将使法律缺乏安定性,影响法律的权威。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9389    
  一、问题的提出
  所谓“无效婚姻阻却”,就是无效婚姻的无效条件消失后,原本无效的婚姻不再产生无效效力,而成为有效婚姻。世界多数国家的婚姻法中都有无效婚姻阻却事由的规定。在我国《婚姻法》的立法过程中,立法者考虑到这样的规定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效果,故在《婚姻法》中没有直接规定。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却规定了无效婚姻阻却事由。应如何界定该条规定的无效婚姻阻却事由的适用范围,学者之间的分歧很大。特别是对于重婚无效是否可以阻却的问题,司法实践中的理解和执行还不统一。以下两个案例就反映出这一现状。
  案例1:承认重婚情形消失后的婚姻效力。
  广西省南宁市韦先生和江女士已结婚10年并育有一子。因夫妻感情出现裂痕,韦先生以江女士与自己结婚时没有与前夫离婚为由,将江女士诉至法院,要求法院确认自己与江女士的婚姻无效。法院审理查明,江女士与韦先生登记结婚于1996年3月20日,与其前夫于1996年8月30日离婚。法院认为,鉴于韦先生起诉时双方婚姻关系还存在,且已共同生活10年,法定的无效婚姻情形已经消失。据此,法院不宜再认定双方的婚姻关系无效,遂驳回韦先生的诉讼请求。[1]
  案例2:不承认重婚情形消失后的婚姻效力。
  河南的张丽和老华于1984年1月1日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两子小华、小飞。1996年1月3日,经法院调解,双方离婚。但老华于1991年9月19日与刘云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两子女。2011年,在重婚已经20年,重婚情形消失15年后,老华的前婚生子女主张老华与刘云的婚姻无效。法院认为,重婚行为违反一夫一妻制原则,不应适用《<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关于无效婚姻情形消失后不得再主张婚姻无效的规定,故判决张老华与刘云的婚姻无效。由于确认无效婚姻属于一审终审,刘云不服,在判决生效后以重婚情形消失,婚姻有效为由申请再审。刘云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8条的有关规定,当事人申请宣告婚姻无效时,法定婚姻无效的情形已经消失的,人民法院对原审原告申请婚姻无效的请求应当予以驳回”。法院对该案再审后认为,原审被告老华在与原审被告刘云登记结婚时并未与张丽离婚,即原审被告老华一人身上同时存在两个婚姻关系,其行为违反了我国《婚姻法》规定的一夫一妻制原则,已构成重婚。《<婚姻法>解释一》对于婚姻无效的阻却事由是适用于所有(四种)婚姻无效情形还是仅适用于部分情形并没有作出明确表态,应根据《婚姻法》的基本原则进行分析。重婚行为严重违反一夫一妻制原则,从性质上不应当被阻却。故原审原告申请原审两被告之间的婚姻关系无效,符合《婚姻法》规定的无效婚姻情形,本院予以支持。2014年1月9日,法院作出再审判决,仍然维持原判。[2]
  理论界对重婚无效是否可以阻却也一直存在争议。如在《<婚姻法>解释一》的制定和征求意见的过程中,一种观点认为,以重婚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在申请时,如果重婚者身上仅存有一个婚姻关系,则不能再宣告另外一个婚姻关系无效。另一种观点认为,重婚是严重违反一夫一妻制原则的行为,不应当被阻却,即在申请时,不论重婚者身上存在两个婚姻关系还是只有一个婚姻关系,都应宣告其中一个婚姻关系无效,构成犯罪的,还应予以刑罚制裁。[3]在《<婚姻法>解释一》颁布后,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吴晓芳法官在内的一些法官也主张重婚无效不可以阻却,并认为婚姻无效可以分为相当无效和绝对无效两种情况。绝对无效是指婚姻关系自始无效,完全和彻底无效。重婚属于绝对无效,不属于阻却范围。而未达法定婚龄、患有禁止结婚的疾病和原有亲属关系等均属于相对无效的情形。如产生争议时无效的情形已经不复存在,则可认定婚姻关系有效。[4]
  地方法院或基层法院也存在两种观点,如在黄雄华诉田华、郭淑云婚姻无效案[5]中,一种意见认为,既然最高人民法院规定,当事人申请宣告婚姻无效时,法定的无效婚姻的情形已经消失的,就不再支持宣告婚姻无效,那么,在本案田雄华提出申请时,因田华与黄丽华已经由法院调解离婚,田华的重婚情形已不存在,就应当驳回田雄华的诉讼请求,不再宣告田华与郭淑云婚姻无效。另一种意见则认为,重婚是《婚姻法》明令禁止的。所以,不论申请宣告婚姻无效时重婚情形是否仍然存在,都应宣告构成重婚的婚姻无效。最高人民法院虽以司法解释的形式规定了无效婚姻的阻却事由,但阻却事由是适用于所有(四种)婚姻无效情形还是仅适用于部分情形,司法解释并没有作出明确规定。就重婚而言,该婚姻关系是否因前一婚姻关系的终止而合法化?对此,应当从《婚姻法》的基本原则出发展开分析:重婚行为违反一夫一妻制,有悖社会的公序良俗,是我国法律明令禁止的严重的婚姻违法行为,从性质上看不应当属于阻却范围,即不存在从违法到合法的转化问题。因此,不论申请确认婚姻无效时,重婚者身上是存在两个婚姻关系还是只存在一个婚姻关系,都应确认构成重婚的婚姻无效。即使前一婚姻关系已合法终止,后一婚姻关系仍应为无效。最终,金水区人民法院采纳了第二种意见,宣告田华与郭淑云的婚姻无效。[6]
  可见,如何理解《<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的规定,关键在于厘清此规定是司法解释存在错误或疏漏,还是立法者作出的价值选择。
  二、如何理解第8条文意与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解读之间的差异
  《<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规定:“当事人依据《婚姻法》10条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申请时,法定的无效婚姻情形已经消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按照该规定,无效婚姻情形已经消失的,再主张婚姻无效就不能得到法院支持,没有例外情形。而《婚姻法》10条规定的四种无效婚姻中,除近亲结婚中的血亲情形不可能消失以外,拟制血亲、重婚、禁止结婚的疾病、未达婚龄结婚等情形均可能消失。依此理解,重婚情形消失后申请宣告婚姻无效,自然应包括在《<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调整的范围之内。
  如果认定重婚无效不属于阻却范围,则《<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必然属于司法解释存在错误或疏漏,没有发挥其定纷止争的功能。那么,第8条如此规定,到底是司法解释存在错误或疏漏,还是立法者作出的价值选择呢?笔者认为,结合《<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的文字表述和该司法解释的出台背景以及域外立法和法理来看,重婚情形消失后不得再主张婚姻无效更符合《<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的本意。因为重婚导致的无效婚姻并非绝对不能阻却,而司法解释也没有排除重婚无效阻却的情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理由说是司法解释存在错误或疏漏,而应当将此规定理解为是立法者作出的价值选择。
  (一)从立法上考察
  1.从域外立法考察
  重婚在民法上产生何种效果,各国和地区的规定大相径庭,大致有三种情形:(1)规定重婚为无效婚姻;(2)规定重婚为撤销婚姻;(3)规定重婚为离婚原因。而重婚无效是否可以阻却,各国和地区也有肯定与否定两种立法模式。从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立法来看,规定重婚无效可以阻却的立法模式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是有条件阻却,如《德国民法》第1315条规定,“在缔结婚姻前,已宣告离婚或前婚姻的废止且这一宣告在新婚姻缔结后发生既判力的,违反1306条时,”不得宣告无效。[7]美国《纽约州家庭法》第6条也在规定重婚无效的同时,规定了重婚无效可以阻却。[8]还有一些国家和地区设立了重婚信赖保护规定,即重婚双方或一方因信赖原来婚姻已经解除或信赖不存在婚姻而结婚的,不得宣告因此构成的重婚无效。我国台湾地区也有此规定。二是直接规定重婚情形消失后婚姻有效。如《挪威婚姻法》第31条第2项规定,“重婚时在第二次婚姻请求无效宣告之诉以前,第一次婚姻解消或宣告为无效时,第二次无需再举行婚式而成为有效”。[9]我国澳门地区《民法典》第1506条规定,“重婚者的前一婚姻被解除(包括配偶一方死亡或双方离婚)或者被撤销的,其后一婚姻(重婚)则成为有效婚”。日本民法虽然没有规定重婚的除斥期间或阻却,然依判例,“当事双方死亡后或有裁判上之离婚后,任何人不得请求撤销”。[10]三是间接规定重婚情形消失后婚姻有效,即这些国家和地区虽然没有直接规定重婚无效可以阻却,但从无效婚姻阻却的概括性规定中可以看出,重婚情形消失后,婚姻有效。如《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29条规定,“在审理确认婚姻无效案件时,如果法律不准结婚的条件已经消除,法院可以认定婚姻有效”。[11]《格鲁吉亚民法典》第1120条(婚姻妨碍情况)规定,“一方或双方已在婚”者,不得结婚。第1143条(因存在妨碍因素而宣布婚姻无效)规定,“1、如婚姻登记违反本法第1120条的规定,法庭可裁定该婚姻无效。2、如法庭审案之前原妨碍因素已消除,则法庭可宣布该婚姻自妨碍因素消除之时起有效”。[12]《最新阿根廷共和国民法典》第176条规定,“非以结婚障碍存在为基础的异议,无需其他程序即可被驳回”。[13]这些规定与我国《<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的规定相同。《加拿大刑法典》第154条也规定,“于第一次婚姻离婚者,不以重婚论”。[14]《巴西刑法典》第235条(二)规定,因任何原因,取消第一次婚姻,或取消另一次婚姻,只要不是重婚的,都不算有罪。[15]
  2.从我国法律看
  我国在民法上将重婚规定为无效婚姻始于2010年修订《婚姻法》。在此之前,重婚仅作为离婚的原因或条件。在刑法上,重婚历来被规定为犯罪。1979年《刑法》180条规定,“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1997年《刑法》258条的规定与1979年《刑法》相同。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97条,“人民法院对告诉才处理和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可以在查明事实、分清是非的基础上进行调解。自诉人在宣告判决前可以同被告人自行和解或者撤回起诉”。重婚罪属于轻微刑事案件,也属于可以调解或撤诉的范围,并非必须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3.域外立法和我国法律的特点与启示
  一是从民法上看,对于重婚导致的无效婚姻,既有直接阻却的规定,也有间接阻却的规定;二是从刑法上看,既有重婚情形消失后不追究重婚罪的规定,也有重婚情形没有消失,可以调解或撤诉的规定。重婚导致的无效婚姻不论是在民法上还是刑法上都可以阻却。那么,《<婚姻法>解释一》第8条规定重婚无效可以阻却有何不妥呢?据此,不能认为第8条属于司法解释存在错误或疏漏,而应当理解为是立法者作出的价值选择。
  (二)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认为重婚不属于阻却范围的根据不足
  目前,认为重婚不属于阻却范围的理由主要有两个:一是重婚是违反一夫一妻制原则的行为;二是认为重婚导致的无效婚姻属于绝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938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