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论侵权法上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
【作者】 周友军【作者单位】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
【分类】 侵权法【中文关键词】 产品跟踪观察义务;警示义务;召回义务
【英文关键词】 post-sale duty of observation to products; duty of post-sale warning; duty to recall
【文章编码】 1674-5205(2014)04-0127-(0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4
【页码】 127
【摘要】 在侵权法上,生产者负有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包括狭义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和警示、召回等反应义务,它属于安全保障义务的次类型。在我国,该义务的主体应当限于最终产品的生产者、零配件的生产者、拟制的生产者和准生产者。该义务的确定应采个案判断、综合判断等原则。生产者还应当对特定类型的、他人的附属产品负有此种义务。违反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的责任属于过错责任,在产品存在发展缺陷时其具有较大的意义。
【英文摘要】 The producer should shoulder the post-sale duty of observation to products, which include the post-sale duty of observation in the narrow sense and the duty of post-sale warning and recall. These duties are a sub-type of the duties in intercourse. In Chinese tort law, the subjects of these duties are as follows, namely producer of final product, producer of product components, importer and quasi-producer. The principles of case-by-case and comprehensive judgement should be used to determine the post-sale duties of observation more specifically. The producer should take the post-sale duties of observation to certain products, which is produced by others and is used with the main product. After concerning producer breaches these duties, he should take fault liability, which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when the product has a development defec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7055    
  一、引言
  我国《侵权责任法》46条规定:“产品投入流通后发现存在缺陷的,生产者、销售者应当及时采取警示、召回等补救措施。未及时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补救措施不力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条开创性地确立了我国侵权法上违反产品跟踪观察义务(Produktbeobachtungspflicht)的责任制度。
  在侵权法上,产品跟踪观察义务是指在产品投入流通以后,生产者应当对产品进行持续观察,了解产品是否存在未知的危险,以及在产品使用中是否存在其他危险;如果产品存在危险(或称缺陷),生产者应当采取警示、召回等措施,以防免产品的危险。{1}150-151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又可以进一步区分为狭义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和反应义务(Reaktionspflicht),前者是指生产者应当负有持续观察,以了解产品是否存在危险的义务;后者是指如果产品存在危险,生产者负有采取警示、召回等措施的义务。{2}
  从比较法上来看,我国《侵权责任法》的此项规定具有重要意义。正如德国学者鲍尔维克(Bollweg)等在对该条规定的评论中所指出的,该条规定是“现代化的规定,它实现了对消费者的全面保护,可以成为西方国家法制的榜样”。{3}98不过,该条关于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的规定比较原则和抽象,在法律适用中还有诸多问题需要明确,主要包括:其一,该义务的性质如何,是法律义务还是法律责任,消费者是否可以以此为依据对生产者提出请求,如请求其召回产品?其二,该义务的主体如何确定,该条中所说的“生产者”、“销售者”如何理解?
  其三,该义务的内容如何具体确定?确定地说,警示义务如何承担?义务人何时负担召回义务?“等补救措施”的含义如何?其四,违反该义务的责任如何确定?尤其是采何种归责原则、举证责任如何分配等。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在适用《侵权责任法》46条时必须解决的问题,也是法教义学上的重要课题。
  二、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的产生原因与性质
  (一)产品跟踪观察义务是现代工业社会的产物
  为了应对现代社会中的产品风险,强化消费者权益保护,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在近几十年逐渐被各国所认可。例如在德国,产品跟踪观察义务是通过司法实践逐步发展起来的,属于交往安全义务(Verkehrspflichten)的次类型,生产者违反该义务应当依《德国民法典》(以下简称“《德民》”)第823条第1款的规定承担侵权责任。{4}在美国,法院也认可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包括警示、召回等义务),违反该义务要承担过失侵权(negligence)的责任。{5}118-120《美国侵权法重述·产品责任》(第三版)第10条和第11条对此也有明确规定。
  可以说,侵权法上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是现代工业社会的产物,之所以要求生产者负有此种义务,原因主要在于:第一,生产者开启了危险源。在现代工业社会,产品的复杂化、高科技化以及规模化都使得其危险性日益增加,并呈现出普遍化和隐蔽化的特点。生产者将产品投入流通,就开启了危险源,也就应当负有防免危险的义务。{6}第二,生产者从产品中获得了利益。生产者从产品的销售中获得了利益。尤其是,生产者并非要排除所有的产品危险,才能将产品投入市场。只要其依据既有的科学技术水平,认定产品很可能不存在危险即可投入流通。{7}815如此,生产者就将“剩余的风险”投向了社会,而自己通过及时的产品投放获得了利益。因此,要求生产者承担此种义务,符合“利益之所在、风险之所归”的原理。第三,生产者处于防免危险的有利地位。与产品的使用者相比,生产者更容易获得产品使用的信息、确定产品存在的问题,并采取相应的措施避免危险的实现。{8}从经济分析的角度来看,生产者可以以最小的成本来防免风险。{9}5第四,发展风险抗辩的采纳导致对消费者保护的不足。为了鼓励生产者的创新活动,产品责任制度赋予了生产者发展风险抗辩。
  但是,这一抗辩事由的采纳也会导致对消费者保护的不足,这就需要产品跟踪观察义务来予以弥补。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有学者认为,从发展风险抗辩中可以推导出生产者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10}
  (二)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属于安全保障义务的次类型
  侵权法上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的性质如何,其属于法律义务还是法律责任,尤其是消费者是否可以据此直接对生产者享有请求权,如请求其召回有缺陷的产品?对此,我国学界存在争议。有学者认为,它属于法律义务;{11}也有学者认为,它属于法律责任,确切地说是预防性法律责任。{12}笔者认为,其属于法律义务,而且应当属于安全保障义务的次类型。在德国法上,产品跟踪观察义务被作为交往安全义务的一种次类型来对待。生产者因将产品投入流通而开启了危险,因此,其应当采取所有可期待的措施,以控制由其产生的风险,这就是产品跟踪观察义务。{13}从我国法律借鉴的情况来看,安全保障义务就是借鉴德国法上交往安全义务的结果,所以,我国法上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也应当解释为安全保障义务的次类型。另外,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的产生就是为了防免产品的危险,扩张生产者的作为义务,这与安全保障义务的制度目的是一致的。既然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属于安全保障义务的次类型,它就并非真正的法律义务,它并非确立了真正的行为强制或行为禁止,原则上不具有强制执行性。{14}529-530从比较法的经验来看,消费者都不能依据该制度而享有要求生产者发出警示、召回产品等的请求权。{15}433-436生产者违反该义务的后果仅仅是受害人享有了损害赔偿请求权。
  必须注意的是,侵权法上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不同于行政法上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在我国,《药品召回管理办法》、《儿童玩具召回管理规定》、《食品召回管理规定》、《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也确立了行政法意义上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虽然侵权法上和行政法上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的内容基本相同,目的也基本相同(如保护消费者),而且有可能出现重叠(如在行政机关强制生产者召回产品的情形),{16}123-124但是,两者应当进行明确区分,前者是私法上的义务,而后者是公法上的义务。《侵权责任法》46条所确立的仅仅是私法上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并非行政法上的义务,这一规定不能成为行政执法的依据。同时,行政法上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也不能简单地、直接地转化为侵权法上的义务,生产者是否负有侵权法上的义务要考虑该法上的标准。
  三、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的具体化:主体、内容与存续期间
  (一)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的主体是生产者
  产品跟踪观察义务主体的确定对于《侵权责任法》46条的适用具有重要意义。从该条的表述来看,似乎生产者和销售者都负有产品跟踪观察义务。不过,笔者认为,如此解释并不妥当。从比较法上来看,该义务主体的确定存在不同的做法,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美国模式。按照《美国侵权法重述·产品责任》(第三版)第10条和第11条的规定,该义务的主体是商业性的产品销售者或分发者,前者包括制造商、批发商及零售商等,后者包括从事商业活动的出租人等。二是德国模式。在德国,该义务的主体原则上限于生产者,不包括销售者。此处所说的生产者首先是指最终产品的生产者,也包括零配件的生产者(即供应商)。{17}2469另外,拟制的生产者(即进口商)和准生产者(即在他人产品上使用自己的名称或商标者)也负担此种义务。{15}191
  笔者认为,应当借鉴德国法的经验,对《侵权责任法》46条中的“销售者”进行目的性限缩,即限于进口商(即拟制的生产者);同时,“生产者”的概念应当进行扩张解释,包括最终产品的生产者、零配件的生产者和准生产者。所以,本文简单地以“生产者”来指称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的主体。扩张解释生产者的概念,似乎不存在争议。就零配件的生产者来说,因为其将产品投入流通从而开启了危险,并因此获得了利益,所以,应当对此危险负责。而准生产者在他人产品上使用自己的名称或商标,这使得消费者合理地信赖其会采取安全措施,以避免损害。{18}另外,准生产者与消费者直接联系,更了解营销渠道,能够就产品出现的问题向生产者提出建议。
  因此,准生产者也应当负有该义务。{15}191
  之所以对“销售者”的概念进行目的性限缩,仅仅要求进口商承担此种义务,是因为他们了解本国技术上和法律上的安全标准,了解消费者的习惯和期待,也能够对其引进的产品进行跟踪观察。{19}要求其承担此种义务,还因为受害人向国外的生产者主张责任承担比较困难[1]。除进口商以外,其他的销售者不应当承担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理由主要在于:其一,要求所有销售者承担该义务,会导致不必要的义务主体的增加。因为要求生产者承担该义务,已经足以保护消费者的权益。其二,从销售者(尤其是零售商)的经济实力、投保可能性等考虑,要求其承担该义务不具有期待可能性。其三,在我国,行政法上产品跟踪观察义务主体一般都限于生产者,从法律体系一致性考虑,也应当在侵权法上将该义务主体限于生产者。
  (二)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内容的确定应采个案认定、综合判断等原则
  《侵权责任法》46条明确了生产者负有采取警示、召回等补救措施的义务,这是对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内容的规定,确切地说是对反应义务的规定。不过,该条没有明确生产者负有的狭义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可以说是立法的不足。另外,警示和召回义务的具体化则是实践中必须解决的问题,如警示的对象、警示的程度、何时负有召回义务、召回的费用负担等。总体上,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内容的确定应当遵循个案认定原则、综合判断原则以及期待可能性原则。这就是说,生产者负担何种义务,义务的具体内容如何,应当从个案出发,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来确定,生产者的义务应当是具有期待可能性的。具体来说,产品跟踪观察义务的确定取决于各种因素,包括:产品可能导致损害的大小、产品危险的严重程度、跟踪观察措施的可能性、跟踪观察措施的成本等。{20}以各种综合因素为基础,结合个案情况进行判断时,也要考虑对于生产者来说该义务是否具有期待可能性。例如,对于小型企业,不必要求其了解全世界范围内的信息,但对于国际性的大企业来说,这一要求则是合理的。{21}
  1.狭义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
  狭义的产品跟踪观察义务,又分为消极的义务和积极的义务。消极的义务,是指生产者应当接受消费者就自己产品致损事件和产品不安全性的投诉,收集、分析这些信息并进行验证的义务。{22}在产品投入流通以后,生产者要通过收集信息、分析信息,从而了解其产品经过使用(包括错误的使用)是否被证明是安全可靠的。{23}1301积极的义务,是指生产者应当主动获取和分析与自己产品安全有关的信息,从而形成自己产品是否存在危险的判断的义务。{16}123生产者的信息收集义务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主动获取所有产品引发的、与安全有关的信息。其获取信息的渠道应当是多方面的。就内部渠道而言,包括生产环节、产品测试环节等。就外部渠道而言,包括售后服务、营销网络、竞争对手的产品情况、行政机构告知的信息等。{9}52二是不断跟踪本领域的知识和技术的最新发展,{24}包括国外的发展情况,尤其是在本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国家的情况。具体方式包括阅读与自己产品相关的学术或技术文献、与学术或专业机构建立联系、参加学术会议等。
  对于通过各种渠道获取的信息,生产者应当进行系统的分析。如果已经发现了线索,生产者应当通过产品测试或委托他人进行研究等方式,确认产品是否存在危险。{9}53在确定产品是否存在缺陷时,应当采消费者合理期待标准,而不能简单地以国家标准为依据,例如,在很多燃气热水器导致受害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案件中,被告都提出,虽然热水器没有配备烟管,但国家标准对烟道式燃气热水器没有强制性规定必须配置烟管,因此,不存在缺陷[2]。应当说,这一抗辩不能得到支持。
  2.反应义务
  如果生产者发现了产品的缺陷,但并没有作出反应(如警示和召回),这一信息的获取对于消费者来说就没有意义,所以,反应义务十分必要。《侵权责任法》46条明确了生产者应当负有警示、召回义务,这就是对反应义务的规定,也是对产品跟踪观察义务核心问题的规定。同时,该条采取“等补救措施”的表述,这一表述如何理解,值得探讨。例如,在一起果冻噎死儿童的案件中,死者的父母起诉生产者,除了要求赔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Haack, Schuldrecht BT 4〔M〕.5. Aufl., Münster 2005.
  {2}MünchKomm/Wagner, §823〔M〕. Rn.645.
  {3}Bollweg/Doukoff/Jansen, Das neue chinesische Haftpflichtgesetz〔J〕. ZChinR2011.
  {4}BGHZ 99,167.
  {5}Kindler, Produkthaftung und Produktsicherheit im US-amerikanischen Recht〔D〕. Diss. Bremen 1998.
  {6}MünchKomm/Mertens, §823〔M〕. Rn.286.
  {7}Sack, Produzentenhaftung und Produktbeobachtungspflicht〔J〕. BB 1985.
  {8}MünchKomm/Wagner, §823〔M〕. Rn.646.
  {9}Klinger, Die Produktbeobachtungspflicht bezüglich Fremdzubehrteilen〔D〕. Diss. Tübingen 1998.
  {10}Staudinger/Oechsler, ProdHaftG §3〔M〕. Rn.112.
  {11}王利明.关于完善我国缺陷产品召回制度的若干问题〔J〕.法学家,2008,(2):69-76.
  {12}李友根.论产品召回制度的法律责任属性〔J〕.法商研究,2011,(6):33-43.
  {13}RGZ 163,21.
  {14}Jansen, Das Problem der Rechtswidrigkeit bei §823 Abs.1 BGB〔J〕. AcP202(2002).
  {15}Bodewig, Der Rückruf fehlerhafter Produkte〔M〕. Tübingen 1999.
  {16}Deutsch/Ahrens, Deliktsrecht〔M〕.5. Aufl., Kln 2009.
  {17}Nagel, Die Produkt-und Umwelthaftung im Verhltnis von Herstellern und Zulieferern〔J〕. DB 1993.
  {18}BGH VerR1980,30.
  {19}BGH NJW 1980,1219,1220.
  {20}MünchKomm/Wagner, §823〔M〕. Rn.647.
  {21}BGHZ 80,199,203.
  {22}BGHZ 99,167,170 f.
  {23}Brüggemeier, Produzentenhaftung nach §823 Abs.1 BGB〔J〕. WM 1982.
  {24}BGHZ 80,199,203.
  {25}BGH NJW 1994,3349,3351.
  {26}MünchKomm/Wagner, §823〔M〕. Rn.650.
  {27}Hopkins v. Chip-in-Saw Inc.,630 F.2d616.
  {28}BGH BB 1959,1186.
  {29}Staudinger/Hager(2009),§823〔M〕. Rn. F25.
  {30}BGH NJW 2009,1081.
  {31}Michalski, Produktbeobachtung und Rückrufpflicht des Produzenten〔J〕. BB 1998.
  {32}Schwenzer, Rückruf-und Warnpflichten des Warenherstellers〔J〕. JZ 1987.
  {33}Staudinger/Hager, §823〔M〕. Rn. F26.
  {34}Reusch, Warnung und Rückruf –Versuch einer dogmatischen Begründung〔J〕. StoffR2009.
  {35}von Westphalen (Hrsg.), Produkthaftungshandbuch〔M〕.2. Aufl., München 1999,§24, Rn.285.
  {36}L? we, Rückrufpflicht des Warenherstellers〔J〕. DAR1978.
  {37}Günter, Sorgfaltspflichten bei Neuentwicklung und Vertrieb pharma-zeutischer Pr? parate〔J〕. NJW 1972.
  {38}von Westphalen (Hrsg.), Produkthaftungshandbuch〔M〕.2. Aufl., München 1999,§24, Rn.260.
  {39}Taschner/Frietsch (hrsg.), Produkthaftungsgesetz und EG-Produkthaftungsrichtlinie〔M〕.2. Aufl., München 1990.
  {40}Comment, Minnesota Development-Hodder v. Goodyear Tire &Rubber Co.:End of the Road for the Useful Life Defense?〔J〕.73Minn. L. Rev.1081(1989).
  {41}BGHZ 99,167ff.
  {42}Kullmann, Die Produktbeobachtungspflicht des Kraftfahrzeugherstellers im Hinblick auf Zubeh? r〔J〕. BB 1987.
  {43}BGH NJW 1994,3349,3350f.
  {44}BGHZ 99,167.
  {45}Street/Brazier, The Law of Torts〔M〕.8th ed., London: Edinburgh, 1988.
  {46}Brüggemeier, Anmerkung zum Urteil des BGH vom 7.12.1993〔J〕. JZ 1994.
  {47}张民安.美国侵权法上的售后危险警告义务研究〔J〕.北方法学,2008,(6):41-5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705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