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特殊动产多重买卖解释要素体系之再构成
【副标题】 以法释〔2012〕8号第10条为中心【作者】 陈永强
【作者单位】 中国计量学院法学院【分类】 合同法
【中文关键词】 特殊动产;多重买卖;解释要素;权衡【期刊年份】 2016年
【期号】 1【页码】 38
【摘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12〕8号)第10条规定了特殊动产多重买卖的优先履行顺序规则,该规则体现出一种以单一要素为基础的解释理论,缺乏对物权变动其他要素的考量,故有失妥当。特殊动产多重买卖的优先规则是对多元解释要素综合权衡的结果,这些解释要素可以区分为意志要素、外观要素、主观要素、处分权要素与对价要素等。综合来看,外观要素的位阶低于意志要素,但外观要素与主观要素的联动可以对抗意志要素。《物权法》第106条的适用前提除处分权要素之外还包括外观要素,即存在第三人可予信赖的权利外观。当占有之外观要素与登记之外观要素不一致时,受让人之主观要素须区分登记知情与调查知情,受让人构成登记知情或调查知情的,均不能善意取得。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4206    
  
  自我国《物权法》制定以来,学术界对于特殊动产物权变动的构成要件、多重买卖中所有权的确定等问题一直存在很大争议。[1]2012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12〕8号,以下简称《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2]则更遭到学界的质疑。[3]从《物权法》23条、第24条、第106条、第199条、第212条规定之体系脉络来看,《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确立的特殊动产多重买卖履行顺序规则所体现的方法论是一种以单一要素(如单一的交付、单一的登记等)为基础的解释方法,该种方法缺乏对物权变动各解释要素之间联动关系和权重关系的充分考量,忽视了不同情形下不同要素的相互作用效果,从而割裂了私法规则之间的体系化关联,殊值检讨。
  一、《买卖合同司法解释》将“登记”或“交付”作为单一要素考虑存在弊端
  我国《物权法》24条规定,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特殊动产的物权变动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通说认为,特殊动产遵循交付生效这一动产物权变动的一般原则,即“交付生效加登记对抗”。[4]但有争议的是,“登记”本身究竟能否引发物权变动?多数观点认为,登记并不会发生物权变动的效力,因为交付生效是动产物权变动的一般原则。而《物权法》24条位于第23条[5]之后,从文义解释上看,第24条明确登记是对抗要件。由此,《物权法》24条不能理解为第23条“但书”之交付生效原则的例外,故登记不是生效要件。[6]登记对抗力产生的前提是已经交付,若特殊动产尚未交付,所有权即未发生变动,“自然就谈不上了(生效是对抗的前提),登记就没有意义。”[7]《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第1项规定交付优先于登记的效力即意味着采纳了登记不是生效要件的观点。
  但问题在于,物权变动的法律结构是由“合意+公示”之双重要素构成,不论“交付”还是“登记”均属单一要素,从根本上说,单一的外在公示要素并不能引起物权变动。故而,欠缺合意的考察而单论公示的效果,其意义不大甚至会误入歧途。物权变动必定基于内在的私的自治理念,在基于法律行为的所有权转让中,所有权之所以发生变动在本质上是基于当事人之间的变动合意,变动合意乃是物权变动在当事人之间发生效力的法律基础。在当事人只进行了登记而未交付的情形,“法律上也可以认为,若无相反约定,当事人在实施登记时已具备了使所有权转让发生对世变动的合意否定这一点将有悖于常识,且该合意中当然包含了使所有权转让在当事人之间生效的合意,故此时的登记已经具备了使所有权发生对世变动所需的全部意志要素和物上要素,足以为所有权转让提供完备的法律基础。”[8]
  与此相应,“登记”的效力与“交付”的效力之间的关系应为如何?根据《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第4项的规定,交付的效力一般优先于登记的效力。但是,该规定却因忽略了对其他物权变动要素的考虑而遭到批判。其一,该规定对当事人的主观心态欠缺考虑。[9]当第一买受人已登记但未交付,第二买受人通过查阅登记簿即可知道登记的权利人,而仍然进行交易并受领交付时,第二买受人应被排除权利取得人之地位。学说上如日本法上“背信弃义的恶意者”被排除出第三人的范围,其不能获得正当利益。[10]其二,该规定对交易安全保护不周。如甲将A船出售给乙,已依占有改定交付,但未登记,后甲又将该船出售给丙,并办理物权移转登记。此时,按《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之规定,交付优先于登记,这显然与《物权法》24条保护善意第三人之规定相悖,有损交易安全。[11]
  《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的问题在于将对物权变动私法制度的理解单一化,基于单一理念的解释理论“往往通过虚构扩张某些基本的价值或目的而贬低其他的价值和目的,以实现对某些基本价值的过分强调”。[12]《物权法》23条、第24条及第106条的体系脉络预示着对特殊动产的多重买卖不能仅仅依据单一的交付或登记判断各个买受人的权利归属状态。《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9条[13]和第10条之所以遭受批评,正是因为其确立的优先规则只是考虑某个单一要素并以其为标准判断物权变动,而没有从制度体系与其他相关解释要素相互作用的角度进行整体判断,难免会陷入逻辑矛盾、价值判断不统一以及与其他制度相冲突等理论困境中。有学者即指出,《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需结合《物权法》23条、第24条、第19条等条文进行统筹考量和适用。[14]
  二、特殊动产物权变动解释要素的体系化及其协动与权衡
  (一)解释要素体系的再构成
  《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确立了特殊动产多重买卖的四个基本解释要素,即合同、交付、登记和对价,但这些解释要素既不够充分也不够精细,且缺乏对其联动关系的考察。合同应当与合意相区分;交付应进一步区分的实际交付与占有改定等观念交付并分别赋予不同的法律效果;占有应作为外观要素予以考虑;主观上善意的判断标准应进一步区分为登记知情和调查知情。笔者将这些解释要素分为四种类型,即意志要素、外观要素、主观要素和其他要素(处分权要素和对价要素)。
  1.意志要素:区分合同与合意
  在依法律行为发生的物权变动中,意志要素是物权变动的原动力,而交付或登记仅仅是一种外在公示方式,物权变动是内在之意志要素与外在之公示形式合力的结果,两者共同构成物权变动的法律基础。在讨论是交付能引起特殊动产的物权变动还是登记也能引起其物权变动这一问题时,实际上完全无法脱离意志要素而单独予以判断。在“交付生效+登记对抗”之特殊动产物权变动模式中,构成物权变动法律基础的也仍然是物权变动之合意与作为外在形式的交付或登记的共同合力。在“已登记未交付”之情形,物权变动是否成就即取决于意志要素。于“已登记”情形,更为合理的解释是,“登记本身就是完全的所有权转让合意和公示的结合,它不仅足以为所有权转让的对世生效提供法律基础,而且吸收了交付在‘先交付、后登记’情况下所具有的表达部分所有权转让合意的功能,进而使得嗣后可能的交付沦为了与物权变动无关的单纯的占有移转行为。”[15]《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第4项完全忽略了对作为物权变动之根基的意志要素的考量,仅以纯粹外在形式之标准判断物权变动,实属不得要领。
  物权变动之合意不同于作为原因行为的合同,合同是请求权产生的根据,而合意是物权变动的根据,是以直接发生物权变动效果为目的的意思表示。合意通常隐含在交付或登记行为中,可由交付或登记之实际行为予以推定。但须注意的是,在观念交付中,由于不存在直接占有之移转行为,物权变动实际上完全由合意所推动。在《物权法》25条规定的简易交付中,物权变动自“法律行为生效时”发生效力;在该法第27条规定的占有改定中,物权变动自“约定生效时”发生效力。这两条规定都没有明确使用“合意”一词,但在解释论上应将其理解为物权变动之合意较为妥当。[16]既然立法认可观念交付的物权变动效力,那么区分合意与合同就是必要的,因为合意的生效与合同的生效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往往不在一个时间点上。对于那种主张“合同”与“合意”一体的观点,[17]笔者认为值得商榷,因为“一体说”无法解释为何在合同生效时,作为与合同一体的合意却不生效。[18]诚如学者所言同一个意思表示,割裂成两半,一半生效一半不生效?这样前后兜不拢的理论,以后会生出什么问题,实在让人很难乐观。”[19]
  2.外观要素
  外观是指权利的外在表现形式。外观所展示的权利可能是真实的,也可能是虚假的。与真实权利相一致的外观具有充分的权能,而与真实权利不一致的外观本质上是无权利。在静态意义上,特殊动产物权的外观是占有与登记。占有是动产物权的一般表征形式,“占有代表着所有权的一个象征。”[20]占有由心素和体素构成,萨维尼认为,占有必须是自决的。“为了成为占有人,一个人不仅要拥有持有,还必须有持有的意图。”[21]萨维尼的占有理论将占有的心素作为占有的必需要件乃是为了实现对物的自由意志。但作为权利外观要素的占有强调的是体素,即对物的实际控制状态,因为只有在对物的实际控制状态下才能对第三人形成享有权利的可予信赖的外观。与静态意义上的占有外观相对应的是动态意义上的交付外观,依据《物权法》23条,动产物权变动依交付生效。交付涵盖《物权法》25条、第26条和第27条意义上的观念交付。现实交付存在一项实际的“给”的行为,是对物的实际控制状态的转移;而《物权法》25条、第26条和第27条所规定的观念交付并不存在“给”的行为,纯粹是一种合意的转移方式,对物的实际控制状态并未发生变化。故而,观念交付尽管转移了所有权,但由于缺乏“体素”不能对第三人形成权利外观。《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第1项与第4项没有明确将实际占有转移的交付与未实际占有转移的交付区分开来,从而无法和与善意取得等相关联的制度在体系上相融贯。
  3.主观要素
  主观要素是指权利取得人的主观心态,既包含纯粹的主观知情状态,也包含一种可归责性思想。取得权利应当有正当依据,尤其在取得出让人所没有的权利时,权利取得人的主观要素更是各国民法所要求的一般原则,我国《物权法》24条、第106条也是这一原则的体现。但遗憾的是,《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9条与第10条所确立的多重买卖合同的履行顺序规则却完全忽视了对这些主观要素的考量,在关于普通动产和特殊动产的履行顺序规则中完全找不到诚信、善意、过错的影子。《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0条第4项规定了“已交付未登记”的买受人优先于“已登记未交付”的买受人,但如果“已交付”的买受人仅仅是以占有改定或指示交付的方式交付,“已登记”的买受人便存在善意取得的可能,此时,对作为主观要素的“善意”必须予以考量。
  就善意的判断而言,需要将可归责性理论纳入衡量,亦即须就第三人之知情状态是否存在过失、是否符合诚信要求等要素进行综合判断。可归责性理论以英美法上的知情区分理论为典型,英美法将知情区分为实际知情(actual notice)、推定知情(constructive notice)及调查知情(inquired notice)等三种类型。[22]实际知情或实际不知情是一种纯粹的主观状态;推定知情是拟制的主观状态,第三人的知情状态由登记簿所推定,不论是否查阅登记簿都被视为知情;调查知情则是一种可归责的知情状态,假如一项合理的调查就能揭示权利的存在,第三人未尽调查义务就会被认为知道该权利。[23]在特殊动产物权变动的案例中,我国的司法实践未能正确区分实际知情与调查知情。如在一则案例中,二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没有进一步查明涉案车辆的来源,甚至连让与人的身份情况也一概不知,即在明知让与人不具有涉案车辆处分权的情况下进行了交易,显然不属于善意取得。”[24]这一判决中的法律推理显然有误,对车辆所有权的登记信息不知情并不能在逻辑上推理出受让人明知让与人不具有所有权的结论,受让人未尽调查车辆登记信息义务以及具有其他可疑事实的,可以构成推定知情或调查知情,但不属于“明知”的情形。
  4.其他要素
  物权变动中的其他要素包括处分权要素、对价要素等。处分权要素涉及处分行为人的处分能力;对价要素涉及受让人之取得是有偿行为还是无偿行为以及价款的实际支付情况。
  其一,处分权要素。处分权来自原权利,是原权利的一项权能,或者说“是一种原权的权限”。[25]处分权原则上属于权利人,如所有权人对其所有权享有处分权,用益物权人对其用益物权享有处分权。处分权要素既不单独取决于意志要素,也不单独取决于外观要素。当特殊动产物权已经交付但未登记时,原登记的特殊动产所有人便属于无处分权人,虽是登记的所有人但不具有处分权,其所作的处分是无权处分;而受让人虽未登记但却已经是所有权人,具有处分权,其所作的处分为有权处分。在有权处分情形,受让人取得所有权无需具备善意要件,而在无权处分情形,受让人须具有善意才能取得所有权。
  其二,对价要素。对价要素的法律依据有两个:一是《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9条第2项,其规定先行支付价款的买受人优先于未支付价款的买受人获得标的物的所有权;二是《物权法》106条第1款第2项之规定,在无权处分倩形,受让人必须是基于有偿行为才能符合善意取得的要件。
  (二)解释要素之间的协动与权衡
  在上述所区分的三种基本要素之间,意志要素是物权取得的内在根据,外观要素是物权取得的形式根据,意志要素居于核心地位,主观要素是附属要素,需要与外观要素联合才能对抗意志要素。具体分析如下。
  1.意志要素与外观要素分离时,意志要素优先
  当意志要素与外观要素分离时,意志要素优先于外观要素而被考虑,这一权衡原则源自康德的理论。康德认为,权利的内核是意志的自由行使,并与他人的自由意志相协调。[26]意志对于权利具有根本作用,外观仅仅是形式论据。
  意志要素与外观要素分离的典型案型是借名登记。在借名登记法律关系中,“名”与“实”的不一致是因当事人之间的约定所致,故当登记名义人与实质权利人发生冲突时,应首先保护实质权利人。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执行案件中车辆登记单位与实际出资购买人不一致应如何处理问题的复函》中认为,如果能够证明车辆的实际出资购买人与登记名义人不一致,那么就不能依据登记确定所有权人,而应按照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确定所有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420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