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之侵权构成
【英文标题】 Constitution of Infringement for Bring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Litigation Maliciously
【作者】 徐卓斌【作者单位】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知识产权法【期刊年份】 2017年
【期号】 19【页码】 10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7521    
  
  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是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修改《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时新增加的案由,并被归入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项,无疑是知识产权侵权纠纷之一。恶意诉讼本质上属于侵权纠纷,但对于何谓恶意诉讼,法律并无明文规定。2012年修正后的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了恶意诉讼,但其情形限于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侵害他人权益或被执行人与他人恶意串通通过诉讼逃避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本文所论及的非属此类情形。一般认为,当事人以获取非法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而故意提起的在法律上或事实上无依据的诉讼,即构成恶意诉讼。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诉讼在审判实务中较为少见,本文以近期审结生效的案件为例进行相关论证。
  一、相关案例
  2008年8月11日,华奇(中国)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奇公司)申请了名称为“烷基酚热塑树脂生产的改进工艺”的发明专利(申请号为20081004155L7,以下简称涉案发明专利)。2010年2月9日,圣莱科特化工(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莱科特公司)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华奇公司专利申请权权属纠纷案,案号为(2010)沪二中民五(知)初字第39号(以下简称39号案)。该案中,圣莱科特公司主张其拥有相关商业秘密并主张3个秘密点,以此主张涉案专利申请权。2011年3月24日,圣莱科特公司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法院裁定准许圣莱科特公司撤回起诉。自2010年4月9日起,经圣莱科特公司申请,国家知识产权局三次中止涉案专利申请程序,但该涉案专利于2013年获得授权。
  2011年3月29日,圣莱科特公司又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华奇公司专利申请权权属纠纷案,案号为(2011)沪二中民五(知)初字第48号(以下简称48号案)。在该案中,圣莱科特公司诉称其就SP-1068号产品拥有商业秘密(涉及领域),并提出20项秘点。徐捷曾在圣莱科特公司工作,后跳槽至华奇公司处任职,违反保密义务将上述商业秘密披露,华奇公司使用圣莱科特公司的商业秘密申请了涉案发明专利,遂请求法院判令该发明专利的申请权归圣莱科特公司所有。
  2013年5月28日,圣莱科特公司又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准许。同年6月17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48号案民事判决,驳回圣莱科特公司诉讼请求。圣莱科特公司以及美国圣莱科特不服提起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同年10月12日作出(2013)沪高民三(知)终字第92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92号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4年5月21日,华奇公司向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提起商业诋毁诉讼,诉称圣莱科特公司在前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诉讼中以及败诉后向华奇公司客户散发信函,捏造事实诋毁华奇公司商誉,请求法院判令圣莱科特公司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及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2015年5月5日,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作出(2014)张知民初字第00021号民事判决,判决圣莱科特公司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
  2015年,华奇公司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起诉,称圣莱科特公司发起(2010)沪二中民五(知)初字第39号、(2011)沪二中民五(知)初字第48号案诉讼,属于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请求赔偿损失、消除影响。主要理由为:圣莱科特公司提起上述两专利申请权权属之纠纷并无权利基础及事实依据;圣莱科特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请求中止专利审查程序的理由不能成立,属利用专利申请权权属纠纷拖延华奇公司获得涉案专利授权;圣莱科特公司不当获取华奇公司商业秘密、杜撰公安机关不予立案理由、实施商业诋毁、诉讼中多次变更商业秘密点、多次起诉撤诉等不诚信诉讼行为,可以印证其发起专利申请权权属纠纷诉讼的恶意。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认定的构成要件包括:一方当事人提起了知识产权诉讼;提起诉讼的一方当事人主观上具有恶意;该诉讼行为给另一方当事人造成了实际的损害后果;该诉讼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在涉及商业秘密的民事诉讼中,确定商业秘密的权利内容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能苛求当事人在诉讼之初就完全无误地确定,因此,不能以最终法院确认的商业秘密点与当事人的诉请有所不同就认定圣莱科特公司具有明知自己不享有相关权益却提起诉讼的主观恶意。圣莱科特公司提起系争知识产权诉讼的目的在于正当维权,不构成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的侵权行为,判决驳回了华奇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华奇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1]
  二、构成要件
  侵权责任的构成,一般认为需具备加害行为、损害结果、因果关系、主观过错四要件。德国侵权法则认为,责任构成由事实构成、违法性、过错组成。所谓的事实构成,相当于“加害行为+损害后果+因果关系”,因此,德国侵权法上的构成要件与中国侵权法并无实质区别,在案件审理中所要考察的因素是基本一致的。法国侵权法则仅需损害结果、因果关系、主观过错三要件。而对于加害行为,通说认为须行为本身具有违法性,少数说认为不需具违法性。[2]理论一般用于解释实践,实践一般不因理论而改变。应用到恶意诉讼,采行为不需违法性的四要件说较为可行,具体如下:
  1.四要件说符合逻辑,更易于厘清审理思路。相对于三要件说,四要件说仍坚持加害行为这一要件。侵权法制度主要是围绕行为展开的,没有行为即谈不上有责任。被告的行为是侵权诉讼的源头,否则即为无本之木。从逻辑出发,也是先有民事主体的行为,后对其行为进行法律评价并课以法律上的责任。在实际案件的审理中,首先需查明的事实,即被告是否有起诉状所称的相应行为。如拋开行为要件,径直前往查明损害结果是否存在,则其果所指向何因?因果关系又如何建立?三要件说的损害结果,事实上仍必须包含行为要件,与其隐藏,不如显现,独立为一要件。在恶意诉讼纠纷中,被告必须是先前诉讼的原告,这一诉讼已经有生效裁判,且先前诉讼原告的诉讼请求已被法院完全驳回,应认为已满足行为要件。需要强调的是,必须审查在先诉讼被告是否完全胜诉。所谓完全胜诉,不仅指判决结果上完全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也指判决理由上的完全驳回,意味着原告的诉讼完全没有正当基础。具体到本案,圣莱科特公司提起了两起专利申请权权属纠纷案,审理法院完全驳回其之诉讼请求。
  2.行为违法性难以认定。同为大陆法系,德国侵权法要求行为违法性要件,法国侵权法却无此要求,但并不意味着两者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不要求违法性要件,可以有两种理解:一是存在加害行为并有损害结果时,自然包含了违法性要素;二是确定主观过错时自然也会考虑行为的违法性。但不管将违法性与过错分开考量还是一并考量,处理实际案件的结论并不会改变或不同。[3]从这个意义上说,把违法性作为侵权构成的一个要件单独予以认定,未尝不可。但就提起民事诉讼这一行为而言,认定其本身的违法性却是一件难事,因为提起民事诉讼本是民事主体的权利,提起民事诉讼一般并不违法,当其起诉符合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时,自当予以立案并进入审理程序,而其诉讼请求由于证据不足或没有法律依据而被驳回时,也不能一般性地认为其原先的起诉行为具有违法性。因此,如果采用违法性要件说,即要从起诉行为本身是否具有违法性的角度进行审查,这在实践中是有相当难度的,不如将该要素放入主观过错的范畴进行审查。本案中,难以认定圣莱科特的起诉行为本身具有违法性,行使诉权本身是正当行为,否则民事诉讼中的败诉原告都将面临被认定为侵权的风险。
  3.损害结果如何界定。关于损害结果的范围如何确定,也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是在原先的诉讼中,被告为应对诉讼付出了相应的诉讼费用如律师费,或者有情感损失、声誉损害,这也算是损失,因如原先之诉讼不提起,则无需耗费此笔诉讼支出或遭受情感、声誉损害,在恶意诉讼损害赔偿责任案件中原诉讼的被告请求赔偿,恰是依据填平损失原则。二是原诉讼被告须在诉讼支出、情感损失、声誉损害之外另有其他损失。同为普通法系国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752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