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论担保物权“一般规定”的修改
【英文标题】 The Modification of the General Provision in the Part of Real Rights for Security
【作者】 高圣平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
【中文关键词】 独立担保;担保范围;流质契约;担保人代位权;混合共同担保
【英文关键词】 independent guarantee; guarantee scope; liquidity contract; subrogation right of guarantor; mixed joint guarantee
【文章编码】 1001-2397(2017)06-0020-14
【文献标识码】 A DOI:10.3969/j.issn.1001-2397.2017.06.03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6
【页码】 20
【摘要】 民法典物权法担保物权编编纂之时,应在《担保法》《担保法司法解释》和《物权法》相关规定的基础上,完善其一般规定。承认当事人可依约定突破担保物权的从属性,为担保物权作为金融投资工具预留空间;明确未经登记的担保范围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减少第三人信息归集成本并避免不测的损害;肯定流质(抵)契约以担保物的所有权抵偿债务的效力,但强制性地赋予担保权人以清算义务,完备担保物权私的实行方法;明定担保物权人未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担保物权的,担保物权消灭,同时就动产抵押权和应收账款质权,允许当事人就登记有效期间做出约定;明定物上保证人对于债务人的代位权与求偿权,完善担保人权利保护体系;在人的担保与物的担保并存的情形下,赋予债权人自由选择权,同时允许当事人之间就担保权实现顺序或份额做出例外约定,承认担保人之间在没有顺序利益的前提下的内部求偿关系。
【英文摘要】 When compiling the Part of Real Rights for Security of Real Property Law in Civil Code, it is highly necessary to improve and perfect the General Provision part on the basis of Guarantee Law, The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of Guarantee Law and Real Property Law. The recognition of contracting party’s right to break through the subsidiary nature of guarantee property right as per mutual agreement can leave room for guarantee property right to be a financial investment tool. It shall be further clarified that the unregistered guarantee scope cannot have binding force against the third party, and reducing the third party’s information collection cost to avoid unexpected damages. The validity of the guarantee ownership offsetting debt is affirmed, but the liquidation obligation shall be compulsorily imposed upon the guarantor to complete the execution of guarantee property right. It shall also be clearly stipulated that the guarantee property right shall be diminished should the guarantor fail to exercise the guarantee property right within the principal debt limitation of action. Meanwhile, in terms of movable property guarantee and receivables mortgage, the contracting parties shall be permitted to agree upon the valid registration period. The mortgagor’s right of indemnity and subrogation against the debtor shall be further clarified to perfect the guarantor’s right protection system. The creditor shall be given freedom to choose while the guarantee in persona coexists with the guarantee in rem, while allowing the contracting parties to make exceptional agreement on the order of realizing guarantee right and shares and recognizing the in-demnity relationship among guarantors when there is no benefit vested up order.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1390    
  编者按:担保物权制度是民法物权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民法典各分编的编纂工作已经启动,如何借民法典编纂之机完善我国现行担保物权制度,已经成为法学界普遍关注的问题。为此,我们组织了三位长期专注于担保物权制度研究的专家就此撰写专题论文,进行专门研究,希望他们的研究成果对推进中国民法典编纂工作有所助益。
  担保物权是就担保人的特定责任财产之上取得优先受偿权,击破债权平等受偿的基本原则,被担保的债权的权利因而得以扩充,并因有担保物权增强其效果而取得优越地位。准此,担保物权实为确保债权清偿的最佳手段{1}611。同时,担保物权作为社会融资的工具,诱导资金融通和商品流通,间接促进经济的发展与繁荣。因此,各国现代法制发展过程中无不重视担保物权制度。我国担保物权法制经由《担保法》,定型于《物权法》,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我国经济不同发展阶段的制度需求。现如今,伴随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不同类型的新型担保不断涌现,裁判实践中就现有担保物权规则的解释适用也出现了不少争议,其中有些已经超出解释论的边界,亟需从立法上加以解决。目前,中国民法典分则各编的编纂工作已经启动,如何借此机会完善我国担保物权法制,即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问题。本文仅以担保物权编“一般规定”章的完善为对象,阐明本文作者在参与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物权法编课题组负责修订该章时的观点,以求教于同仁。
  一、担保物权编“一般规定”的立法技术和基本内容
  在立法技术上,物权法担保物权编的“一般规定”属于担保物权编的小总则,是担保物权制度中具有普遍适用性的共通规则的抽象。在提取“公因式”之时,需要注意担保物权编的小总则和物权法编的小总则以及民法总则之间的关系,这些上位阶的总则中已作规定的内容,在适用于担保物权时没有特殊性的,无须在担保物权编“一般规定”中作出规定。值得注意的是,担保物权和保证、定金等均属担保工具,同样应当提取“公因式”,但目前已经确定的民法典编纂思路并未将担保法独立成编[1]。果若如此,就只能将现行《担保法》规定的保证、定金等纳入民法典合同法编的分则部分,作为典型合同加以规定;抵押权、质权、留置权等担保物权则仍然保留在民法典物权法编之中,维系目前的体系安排。至于这些担保方式的共通规则,如民法典在结构上将物权法置于合同法之前,可以在担保物权编“一般规定”中予以规定,合同法编“保证合同”“定金合同”采取准用的方法,维系法典的简约。
  我国现行物权法担保物权编“一般规定”(第十五章)、《担保法》“总则”(第一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法司法解释》)“关于总则部分的解释”(第一章)均有总则性规定,但其内容存在较大差异,尚需借助民法典编纂加以统一。
  表1:我国现行法上担保总则性规定的内容对比

┌────────┬─────┬─────┬─────┬────────────────────┐
│主旨      │担保法  │担保法司法│物权法  │基本思路[3]               │
│        │     │解释[2]  │     │                    │
├────────┼─────┼─────┼─────┼────────────────────┤
│立法目的    │第1条   │     │     │本条为担保法单独立法时的内容,在民法典不│
│        │     │     │     │拟将担保法独立成编的背景之下,建议删除。│
├────────┼─────┼─────┼─────┼────────────────────┤
│定义性法条   │     │     │第170条  │建议保留。               │
├────────┼─────┼─────┼─────┼────────────────────┤
│适用范围    │第2条   │第1条   │第171条第1│《物权法》就担保的适用范围已在前两者的基│
│        │     │     │款    │础上做了完善,建议保留。        │
├────────┼─────┼─────┼─────┼────────────────────┤
│基本原则    │第3条   │     │     │本条为担保法单独立法时的内容,且为《民法│
│        │     │     │     │总则》规定的基本原则所涵盖,建议删除。 │
├────────┼─────┼─────┼─────┼────────────────────┤
│反担保     │第4条   │第2条   │第171条第2│为防杜反担保方式的争议,在第171条第2款中│
│        │     │     │款    │加入《担保法司法解释》的内容,将条文修改│
│        │     │     │     │为:“第三人为债务人向债权人提供担保的,│
│        │     │     │     │可以要求债务人提供反担保。反担保方式可以│
│        │     │     │     │是债务人提供的抵押或者质押,也可以是其他│
│        │     │     │     │人提供的保证、抵押或者质押。反担保适用本│
│        │     │     │     │法和其他法律的规定。”         │
├────────┼─────┼─────┼─────┼────────────────────┤
│国家机关、公益事│第8条、第9│第3条   │     │特定民事主体基于其设立目的,不得充任保证│
│业单位和社会团体│条    │     │     │人或物上保证人。原规定于“保证”章中的保│
│的担保资格   │     │     │     │证人资格的限制,同样适用于物的担保。同时│
│        │     │     │     │,《民法总则》就法人的分类做了重新安排,│
│        │     │     │     │本部分内容应作相应调整:“非营利法人不得│
│        │     │     │     │为担保人。”“特别法人不得为担保人,但经│
│        │     │     │     │国务院批准为使用外国政府或者国际经济组织│
│        │     │     │     │贷款进行转贷的除外。”         │
├────────┼─────┼─────┼─────┼────────────────────┤
│越权提供担保的效│     │第4条、第1│     │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
│力       │     │1条    │     │越担保权限订立的担保合同是否对该法人、非│
│        │     │     │     │法人组织发生效力,涉及《民法总则》越权规│
│        │     │     │     │则在担保这一特殊领域的适用。建议民法典中│
│        │     │     │     │做出明确规定:“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法定│
│        │     │     │     │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担保合同,相│
│        │     │     │     │对人不知道或者不应知道其超越权限的,该代│
│        │     │     │     │表行为对该组织发生效力。”“法人或者非法│
│        │     │     │     │人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
│        │     │     │     │担保合同,未经该组织追认,该代表行为对该│
│        │     │     │     │组织不生效力,由该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承担│
│        │     │     │     │责任。”[4]               │
├────────┼─────┼─────┼─────┼────────────────────┤
│以禁止流通、限制│     │第5条   │     │属于《物权法》180条第1款第(7)项、第209│
│流通的财产设定担│     │     │     │条的具体适用,在法典中可以不作规定。  │
│保的效力    │     │     │     │                    │
├────────┼─────┼─────┼─────┼────────────────────┤
│对外担保合同的效│     │第6条   │     │属于外汇管制的特别规定,不在法典中规定,│
│力       │     │     │     │继续留由司法解释解决。         │
├────────┼─────┼─────┼─────┼────────────────────┤
│担保合同的从属性│第5条   │第7-   │第172条  │建议修改,详见下文。          │
│        │     │10条   │     │                    │
├────────┼─────┼─────┼─────┼────────────────────┤
│担保范围    │第21条  │第61条  │第173条  │建议修改,详见下文。          │
├────────┼─────┼─────┼─────┼────────────────────┤
│物上代位性   │第58条、第│第80条、第│第174条  │担保财产的代位物,在赔偿或其他给付义务人│
│        │73条   │96条   │     │未给付之前,担保物权人对该义务人仅有给付│
│        │     │     │     │请求权,给付物并未特定,并不仅限于保险金│
│        │     │     │     │、赔偿金、补偿金等金钱。在解释上,发生物│
│        │     │     │     │上代位之时,担保物权人的权利性质已转换为│
│        │     │     │     │法定权利质权或抵押权,但此项质权或抵押权│
│        │     │     │     │系嗣后发生,难免和担保财产之上的其他权利│
│        │     │     │     │发生竞存,为避免疑义,应明定其顺位与原担│
│        │     │     │     │保物权相同。担保财产毁损、灭失或者被征收│
│        │     │     │     │时,负赔偿、补偿或其他给付义务的人应向担│
│        │     │     │     │保物权人给付,给付义务人如因故意或重大过│
│        │     │     │     │失向担保人给付的,对担保物权人不生效力[2│
│        │     │     │     │-3]。建议本条修改为:“担保期间,担保财 │
│        │     │     │     │产毁损、灭失或者被征收等,担保物权人可以│
│        │     │     │     │就获得的或者可得的保险金、赔偿金、补偿金│
│        │     │     │     │或者其他利益优先受偿,其顺位与原担保物权│
│        │     │     │     │相同。被担保债权的履行期未届满的,也可以│
│        │     │     │     │提存该保险金、赔偿金、补偿金或者其他利益│
│        │     │     │     │。”“给付义务人因故意或重大过失向担保人│
│        │     │     │     │为给付的,对于担保物权人不生效力。”  │
├────────┼─────┼─────┼─────┼────────────────────┤
│主债务的转让对于│第23条  │     │第175条  │建议保留,同时在合同法编保证合同章删除《│
│担保物权的影响 │     │     │     │担保法》第23条的规定。         │
├────────┼─────┼─────┼─────┼────────────────────┤
│担保物权的行使期│     │第12条  │第202条  │建议修改,详见下文。          │
│间       │     │     │     │                    │
├────────┼─────┼─────┼─────┼────────────────────┤
│人的担保与物的担│第28条  │第38条  │第176条  │建议修改,详见下文。          │
│保的竞存    │     │     │     │                    │
├────────┼─────┼─────┼─────┼────────────────────┤
│担保物权的消灭 │     │     │第177条  │建议保留。               │
├────────┼─────┼─────┼─────┼────────────────────┤
│担保法与物权法的│     │     │第178条  │本条将随着2020年民法典各分编的一并通过而│
│关系      │     │     │     │失去意义,同时该规定应属施行法的规定,应│
│        │     │     │     │予删除。                │
└────────┴─────┴─────┴─────┴────────────────────┘

  从立法简约的角度,尚需在担保物权编“一般规定”中加以规定的还应包括:流抵契约、流质契约的效力;物上保证人的求偿权和代位权等问题。本文以下依次展开分析。
  二、担保物权的从属性及其例外
  《担保法》考虑到传统担保意义上的保全法理和独立价值权性的发展趋势等两个方面的因素,规定了担保合同的从属性及其例外{4}。其第5条第1款规定:“担保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无效。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物权法》172条第1款中规定:“担保合同是主债权债务合同的从合同。主债权债务合同无效,担保合同无效,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两相比较,《物权法》所规定的担保合同从属性的例外情形更为严格,否定了当事人例外约定的效力,其理由在于:“法律如果允许当事人作出主债权债务合同无效,担保合同仍有效的约定,那么,即使不存在主债权债务,担保人也要承担担保责任。这不但对担保人不公平,而且可能导致欺诈和权利的滥用,还可能损害其他债权人的利益。”{5}346
  司法实践中就《担保法》5条所定从属性例外规则一直采取限缩解释态度,仅承认国际交易中当事人之间的从属性例外约定。“考虑到独立担保责任的异常严格性,以及该制度在使用过程中容易滋生欺诈和滥用权利等弊端,尤其是为避免严重影响或动摇我国担保法律制度体系之基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全国人大法工委)和最高人民法院在《担保法司法解释》论证过程的态度非常明确:独立担保只能在国际商事交易中使用”[5]。但这一认识随着实践的发展已经发生改变。新近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统一了国际国内独立保函交易的效力规则,坚持平等保护当事人权益。其第23条规定:“当事人约定在国内交易中适用独立保函,一方当事人以独立保函不具有涉外因素为由,主张保函独立性的约定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法律地位平等原则是我国民法通则规定的基本原则,也是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和内在要求。为此,《规定》坚持贯彻平等保护原则,首次明确统一了国际和国内独立保函的效力认定规则。”[6]
  上述司法态度是否应贯彻至物的担保?“抵押权应确保其独立地位,俾所支配之标的物交换价值,得作为金融交易客体之原则。是以抵押权之从属性应予以适当之限制,甚或否定”{1}633。我国担保法制向来坚守担保物权的保全功能,从而忽略其投资价值,已广受诟病{6}。在我国目前的信用现状之下,虽然担保物权的保全功能仍应注重,但制度设计上也应为其充任投资工具留下空间。在物上担保交易中,确实存在着独立性的制度需求,例如信贷资产证券化时,进入资产池的抵押权应当不因主合同的无效而受到影响,否则,投资者无法评估信贷资产的价值并进而做出理性的投资决策。基于此,《物权法》172条第1款但书中应增加“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情形。
  综上,建议将《物权法》172条第1款修改为:“设立担保物权,应当依照本法和其他法律的规定订立担保合同。担保合同是主债权债务合同的从合同。主债权债务合同无效,担保合同无效,但当事人另有约定或者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三、担保物权效力所及的债权范围
  《物权法》173条明确将担保物权效力所及的债权范围界定为“主债权及其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担保财产和实现担保物权的费用”,但又允许当事人之间就此作出例外安排。如此,《物权法》185条第2款将“担保的范围”作为抵押合同的一般条款,倡导当事人在书面形式的抵押合同中作出明确约定,在解释上,就此未作约定者,依同法第173条所定缺省规则(法定担保范围)来确定。根据《国土资源部关于启用不动产登记簿证样式(试行)的通知》(国土资发〔2015〕25号),不动产抵押权应在不动产登记簿中的“抵押权登记信息”中记载“被担保主债权数额[最高债权数额(万元)]”,其中填写“被担保的主债权金额”,并无“担保范围”的填写空间[7]。如此即造成担保合同的约定与登记簿记载不一致的情形。
  司法实践中就此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金融借款合同涉及担保,应当遵循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和物权法定原则,物权法规定的担保范围不仅包括主债权还包括利息、违约金等,当事人在合同中对担保范围有明确约定的,虽然登记公示的他项权利证书只载明本金数额,仍应当按照双方抵押合同约定的抵押范围认定”[8]。第二种观点认为,“抵押担保的范围应以登记机关不动产登记簿的记载内容为准,除非有证据表明登记簿的记载错误。对抵押权人主张就抵押物价值超出登记价值的部分优先受偿的,不应予以支持”[9]。
  在担保范围可由当事人约定,未约定即适用法定的立法态度之下,法定的担保范围并不具有当然适用于担保关系的效力,也不当然构成担保物权的内容。在采行登记生效主义和登记对抗主义等物权变动模式的担保物权中,登记簿的记载具有相当的公示作用和一定的公信力。第三人无需查询原当事人之间的担保合同,无需探知原当事人之间的交易细节,根据登记簿的记载即知悉担保财产之上物上负担的具体数额,可以据此作出相应判断和决策,避免了不测之损害。因此,借由减少信息归集成本并避免不测的损害,登记具有了保护交易安全的功能{7}。上述第一种裁判观点以担保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来确定抵押权的优先受偿范围,实际上是采纳了债权意思主义的观点,击破了物权与债权区分的法律逻辑。物权与债权的区分在于公示(登记、占有)使仅有相对性的债权产生对抗第三人效力,而赋予未经登记的担保物权内容以物权效力(优先受偿效力),则与此有违。同时,担保合同的约定优于登记簿的公示公信效力,当事人之间自可串通更改担保合同的内容,危及后顺位担保物权人的利益{8},容易滋生道德风险。在物权法定和公示公信原则之下,担保范围端赖于登记簿的记载,但又不局限于登记簿的记载。一方面,担保范围均须登记,未在登记簿上记载的,视为就附属债权并无优先受偿权,抵押权人仅能就登记的主债权数额优先受偿;利息、逾期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等附属债权均应登载于登记簿,但就其中超过规定限制的部分,债权人不仅不享有债权请求权,更无优先受偿权。另一方面,符合条件的实现抵押权费用、保全抵押财产费用,具有共益性,无需登记,当然属于担保范围。应当注意的是,损害赔偿金虽然也属于法定性债务,但仅表明抵押权所担保的主债务中,此部分在发生上具有法定性,仍可因当事人的约定将其排除于担保范围之外,如未在登记簿担保范围中加以记载,第三人即可认为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因主债当事人的特别约定予以排除,因此,损害赔偿金亦须经登记才取得优先受偿效力。同时应当注意的是,不宜因附属债权事先不能确定就否认其登记可能性。担保范围的登记并不是具体数额的登记,可能只是计算方法的登记(如利率、违约金的具体计算方法),也可能只是具体事项的登记[如只是(勾选)登记“损害赔偿金”栏目]{9}。
  为防止司法实践中在担保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与登记簿的记载不一致时的解释冲突,并敦促相关行政机关修改不动产登记簿样式,建议对《物权法》173条进行修改,增设1款,作为第2款,规定:“以登记作为公示方法的担保物权,前款担保范围中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这里,采取“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的表述,综合了目前司法实践中的两种处理方法。登记的功能和意义在于保护交易安全,避免善意第三人受到不测的损害。如绝对地规定担保范围中附属债权未经登记,不生物权变动效力,过于严苛。毕竟在担保交易实践中,就主债务大多约定有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本款借助登记对抗缓和登记生效的刚性,在一定程度上尊重了当事人之间的意思自治,也不致危及交易安全[10]。对于没有第三人与担保物权人就担保财产的变价款进行争夺的情形下,当事人之间约定的担保范围在担保财产的变价款的分配中应受到尊重,避免出现目前司法实践中就超过登记的被担保主债权数额之外的附属债权判定不具有优先受偿权的问题。就担保财产的变价款有第三人与担保物权人进行争夺的情形之下,当事人之间约定的担保范围中未经登记者,不能对该第三人主张有优先受偿效力。
  四、流质(抵)契约的松绑
  基于民法的公平理念和对弱者的保护,大陆法系国家(地区)大多保持自罗马法以来禁止流质契约的传统{10}[11]。我国《担保法》40、66条和《物权法》186、211条即遵循此传统,规定当事人不得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约定,因债权未受清偿,抵押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谢在全.民法物权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1.
  {2}王泽鉴.民法物权[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384.
  {3}郑冠宇.民法物权[M].台北:新学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4:470-471.
  {4}汪贻祥.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理论与实务[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175.
  {5}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
  {6}许明月.抵押权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452-454.
  {7}谢哲胜.抵押权设定契约书所记载的债权为抵押权效力所及——“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570号民事判决评释[J].月旦裁判时报,2013(4):30.
  {8}马俊驹,陈本寒.物权法[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306.
  {9}高圣平,罗帅.不动产抵押权优先受偿范围研究——基于裁判分歧的分析和展开[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7(6):183-190.
  {10}李媚.流质契约解禁之反思——以罗马法为视角[J].比较法研究,2013(5):113-123.
  {11}孙鹏,王勤劳,范雪飞.担保物权法原理[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12}刘俊.流质约款的再生[J].中国法学,2006(4):95-101.
  {13}季秀平.论流质契约的解禁[J].河北法学,2005(4):23-26.
  {14}王轶.论民法诸项基本原则及其关系[J].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3):91-97.
  {15}叶朋.法国信托法近年来的修改及对我国的启示[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1):121-127.
  {16}李世刚.法国担保法改革[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103.
  {17}徐洁.担保物权与时效的关联性研究[J].法学研究,2012(5):154-170.
  {18}高圣平.担保法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159.
  {19}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物权法(草案)参考[M].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5:447.
  {20}孙鹏.论担保物权的实行期间[J].现代法学,2007(6):83-91.
  {21}高圣平.担保物权的行使期间研究——以《物权法》第202条为分析对象[J].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09(1):13-22.
  {22}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孙礼海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释义[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5:41.
  {23}Study Group on a European Civil Code and Research Group on EC Private Law (Acquis Group). Principles, Definitions and Model Rules of European Private Law: Draft Common Frame of Reference, Volume 3[M]. Munich: Sellier. European Law Publishers GmbH, 2009:2745-2746.
  {24}刘春堂.民法债编各论(下)[M].台北:作者自版,2012:370.
  {25}林诚二.民法债编各论(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247.
  {26}邱聪智.新订债法各论(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396.
  {27}高圣平,何颖来.论独立保证中保证人的权利保护体系——兼评独立保函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J].社会科学,2016(4):85-97.
  {28}张尧.混合共同担保中担保人内部求偿的解释论[J].法学家,2017(3):146-156.
  {29}耿林.比较法视野下的混合共同担保[J].江汉论坛,2017(6):118-128.
  {30}高圣平.混合共同担保之研究——以我国《物权法》第176条为分析对象[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08(2):143-147.
  {31}郑冠宇.再论担保之竞合[J].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5):34-39.
  {32}高圣平.混合共同担保的法律规则:裁判分歧与制度完善[J].清华法学,2017(5):5-29.
  {33}罗培新.公司担保法律规则的价值冲突与司法考量[J].中外法学,2012(6):1232-124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139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