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手工作坊污染物排放量的认定
【作者】 谢璐凯陈昌泽
【作者单位】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环境保护法【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8【页码】 4
【摘要】 手工作坊式生产模式虽日渐式微,但在欠发达地区仍较为常见,设备和工艺的先天不足,使其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污染源流。手工作坊一般没有建设自动监测设施,很难对其排放物进行准确量化。对此,可依靠经验法则和形式逻辑作出符合事实和法律的推定。
  □案号一审:(2015)贞刑初字第]85号二审:(2015)兴刑终字第364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6027    
  【案情】
  公诉机关:贵州省贞丰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彭廷华。
  2015年7月1日,贵州省贞丰县环境污染联合调查组到贞丰县小屯镇开展专项整治行动时,发现被告人彭廷华在未取得排污许可手续的情况下向外界排放造纸废液。工作人员当即对蒸煮、浸泡造纸用构树皮的黄甑、浸泡池排放的废液进行抽检,并责令彭廷华停止违法行为。经检测和比对:浸泡池排放口废液PH10.7,超过《制浆造纸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3544-2008)制浆和造纸联合生产企业污染排放浓度限值要求,色度超标63倍,悬浮物超标26倍,化学需氧量超标26倍,氨氮超标3.8倍,总氮超标5.7倍,总磷超标180倍;黄甑排放口废液PH10.9,超过《制浆造纸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3544-2008)制浆和造纸联合生产企业污染排放浓度限值要求,色度超标63倍,悬浮物超标6.4倍,化学需氧量超标93倍,氨氮超标9.6倍,总氮超标19倍,总磷超标179倍。彭廷华排放的废液属危险废物。
  另查明,贞丰县环境保护局曾分别于2014年8月13日14时、2015年5月13日10时两次现场查获彭廷华向外排放造纸过程中蒸煮、浸泡构树皮时未经处理的生产废液,并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和罚款。彭廷华于2015年8月11日到贞丰县公安局投案。
  【审判】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彭廷华未取得排污许可,多次在造纸过程中向外排放蒸煮制浆产生的严重超过国家标准的含碱废液,该含碱废液属危险废物。彭廷华蒸煮、浸泡构树皮的浸泡池容积为5.38m3,其在造纸生产周期中持续向外排放含碱废液,应认定排放的危险废物质量超3吨。彭廷华的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1条(2)项的规定,判决彭廷华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
  一审宣判后,彭廷华不服,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辩护人提出彭廷华具有自首情节,建议减少罚金并适用缓刑。
  二审法院认为,彭廷华未取得排污许可,多次在碱法造纸过程中排放蒸煮制浆产生的危险废物,且排放量达3吨以上,其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一、手工作坊污染环境案件中排放量认定的现实困境
  从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规定的罪状来看,构成污染环境罪基本犯应达到严重污染环境的标准。《解释》针对严重污染环境作出了专门列举性描述。具体来看,可作以下细分:第一,特定区域污染。如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排放、倾倒、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第二,特定方式污染。如私设暗管或者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等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第三,特定污染后果。如致使公私财产损失30万元以上。第四,特定污染情节。如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3吨以上。表现形式多样性是本罪保护法益复杂性的客观反映。在生产生活方式日益现代化的今天,人类在实现价值追求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制造出各种污染。虽然可以通过倡导环保理念、实施垃圾分类、开展循环工业等方法减少污染,但就现有技术条件来说,污染就如同呼吸一样不可避免。换言之,污染是人类生存和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那么控制而不是禁止就成为了我们面对污染的必然选择。控制制度和体系的有效性、控制制度所欲保护的对象及其衍生价值也自然成为环境保护的重要维度。而环境保护的多维性决定了污染环境罪犯罪客体的复数性,也昭示了污染环境犯罪行为的复杂性和复合性。特定区域、特定方式、特定情节客观上虽然会造成一定的后果,如给自然环境造成不同程度污染,但主要是对环境保护制度的违犯;特定后果则对自然环境、人身财产安全造成了直观可量化的破坏。前者更注重对行为特点和情节标准的审查,后者更关注犯罪行为与损害后果间因果关系的追溯。虽然二者在犯罪客体方面有不同的侧重,但这些类型化污染的认定都离不开污染物这个形式载体。
  污染物不同于毒品、财物等犯罪对象,那些物品能够为犯罪分子带来价值,为犯罪主体所珍视,除紧急情况外,一般会被犯罪分子妥善保存。污染物是生产生活的副产品,在犯罪主体看来是一种负担,是意图抛弃的对象。同时,污染物多以气态或者液态的形式存在,具有很强的逸散性,一旦被排放或者倾倒,就很容易与周遭的自然环境发生混同,难以分离量化。这就要求在事前、事中对污染源进行监控。因此,重点排污单位普遍建立了自动监测设施,在技术上基本实现了全程自动监控,一旦出现环境污染事故,环境执法部门能够第一时间提取相关数据和痕迹作为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的证据。手工作坊往往游离于环保监测体系之外,没有一套完备的监测设备对生产过程实施监控。即便环保执法能够发现污染行为,收集证明排放行为污染属性的证据,但定量证据的搜集则由于污染物的逸散和混同变得十分困难。
  二、可以依靠经验法则和形式逻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6027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