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执行异议之诉中对虚假资产的审查
【作者】 高小刚唐志容
【作者单位】 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诉讼法学【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14【页码】 8
【摘要】 在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中,有的被执行人与具有关联关系的案外人串通,虚构财产转让行为,继而由案外人主张受让被执行资产而提出案外人异议和异议之诉,以规避执行。对此,人民法院可以在查明案外人与被执行人关联关系、资产转让合同及价款支付行为在形式和内容方面存在瑕疵的基础上,通过否定资产转让合同的效力,进而驳回案外人的诉讼请求,制裁被执行人与案外人规避执行的行为。
  案号一审:(2016)苏0508民初2653号二审:(2017)苏05民终4740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7547    
  【案情】
  申请执行人: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行(以下简称广发银行苏州分行)。
  被执行人:苏州金福鼎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福鼎公司)、罗福林、俞荣珍。
  案外人:江苏省苏州佳翊诚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翊诚公司)。
  2014年9月17日,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广发银行苏州分行与金福鼎公司、吴江鑫如纺织有限公司、罗福林、俞荣珍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案件审理期间,姑苏法院根据广发银行苏州分行的财产保全申请,于2014年10月22日依法查封了位于金福鼎公司内的喷气织机48台,并向金福鼎公司当场送达查封令、民事裁定书。金福鼎公司在法院出具的送达回证上盖章,公司股东俞荣珍签字。2014年12月2日,姑苏法院作出(2014)姑苏商初字第01231号民事判决书,罗福林、俞荣珍不服,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因未能在上诉期间缴纳上诉费用,苏州中院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苏中商终字第0027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本案按罗福林、俞荣珍自动撤回上诉处理,一审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后广发银行苏州分行向姑苏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期间,案外人佳翊诚公司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称法院查封的喷气织机48台属于佳翊诚公司所有,并要求解除查封和拍卖。佳翊诚公司提交的证据有:厂房租赁协议一份,协议落款日期为2005年12月20日,当事人为金福鼎公司与吴江市福鼎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鼎公司),约定金福鼎公司向福鼎公司租赁位于吴江区平望镇梅堰开发区(双桥)的厂房约1700平方米,租期30年;厂房和设备转租合同一份,落款日期为2014年9月。佳翊诚公司陈述在成立后,为公司经营运作需要,佳翊诚公司与金福鼎公司签订厂房和设备转租合同,经营场所系转承福鼎公司上述场地,同时向金福鼎公司租赁喷气织机100台,厂房租赁款为20万元/年,设备租赁款为50万元/年,三年一付;股东会决议一份,日期显示为2014年9月16日,金福鼎公司的股东威大投资有限公司、福鼎公司召开股东会,就本公司喷气织机48台转让给佳翊诚公司一事,经全体股东表决,通过股东会决议,同意将本公司喷气织机48台转让给佳翊诚公司,具体价格以评估公司评估价为准,由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旧设备买卖合同一份,合同落款日期为2014年9月18日,由佳翊诚公司(乙方)与金福鼎公司(甲方)签订,约定甲方将其自有的旧喷气织机48台出售给乙方,单价38500元,共计184.8万元,乙方取得旧设备发票后买卖合同正式生效,旧机器设备买卖程序结束,旧设备全部产权自动转移,同年10月11日金福鼎公司开具22份(共计48台)增值税发票,开票金额184.8万元;金福鼎公司出具的收货款明细,显示金福鼎公司自2014年9月26日至10月9日期间收取佳翊诚公司四笔款项共计823706元,收款方式为收承兑汇票,代付7月份、8月份工资,对应的开票金额为33万元,自2014年10月30日至2015年7月31日期间收款1657398元,收款方式为承兑汇票,代付9月份工资、2014年绩效工资、收承兑汇票、付农商行利息等,对应的开票金额为151.8万元,合计收款248.1104万元、开票金额184.8万元。佳翊诚公司据此主张48台设备已经属于其所有,要求法院终止对该48台设备的执行。
  【审判】
  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金福鼎公司与佳翊诚公司之间虽然签订了设备买卖合同,但从佳翊诚公司的自述及举证来看,该公司自2014年9月26日至2015年7月31日陆续付清所有价款,其中五笔为代发工资、四笔为付农商行利息、八笔为收承兑汇票,支付时间上2014年10月9日前支付四笔计33万元,2014年10月30日至2015年7月31日共支付151.8万元,合计184.8万元;从付款用途看,所付款项中有代付工资、付银行利息,与设备交易无涉,另有部分为收承兑汇票,但无法证明与涉案交易的关联性。从购买的机器设备看,佳翊诚公司在公司成立初期,为经营生产需要,与金福鼎公司签订厂房和设备转租合同,约定金福鼎公司将喷气织机100台以及其承租的厂房租赁给佳翊诚公司,在此期间,金福鼎公司又与佳翊诚公司签订旧设备买卖合同,金福鼎公司将其自有的旧设备喷气织机48台出售给佳翊诚公司。同时,法院在现场查封时已经向金福鼎公司送达查封令,金福鼎公司现场人员兼该公司董事俞荣珍未提出异议,并代表公司在法院的送达回证上盖章予以认可,故应当认定法院查封的48台喷气织机不属于旧设备买卖合同中约定交付的标的物。佳翊诚公司主张法院查封的48台喷气织机属于其所有没有依据,应予以驳回。佳翊诚公司要求停止对该财产执行的诉讼请求有悖法律规定,不能成立。遂判决驳回佳翊诚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佳翊诚公司不服,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苏州中院经审理查明,佳翊诚公司于2014年9月设立,股东为吴昊文、罗雅胤,法定代表人为吴昊文,而吴昊文与金福鼎公司法定代表人罗福林系亲属关系。2016年7月20日,吴昊文、罗雅胤方将佳翊诚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吴桂珍。截至二审期间,金福鼎公司没有向广发银行苏州分行归还任何款项,法院也没有执行到金福鼎公司其他的财产,目前仅有案涉法院查封的48台设备。
  苏州中院经审理认为,首先,金福鼎公司与广发银行苏州分行500万元的贷款,于2014年8月28日已经到期,但是借款到期后金福鼎公司未有任何偿还借款的行为。从案件执行情况来看,金福鼎公司实际也无偿还能力。其次,撇开本案中旧设备买卖合同落款日期的真实性问题,金福鼎公司在明知高额银行到期债务未清偿的情况下,却于2014年9月18日与佳翊诚公司签订买卖合同,变卖公司主要资产48台喷气织机。而就旧设备买卖合同内容来看,不仅合同未明确设备价款的支付日期和支付方式,而且约定“以取得发票视为双方买卖程序结束、旧设备全部产权自动转移、设备的款项已全部收齐”。同时佳翊诚公司、金福鼎公司也未能举证任何真实的货款支付凭证,双方实际并无设备价款的交付,印证该设备买卖合同与真实买卖交易不符。再次,法院查封案涉金福鼎公司48台喷气织机时,金福鼎公司对于法院查封行为及案涉设备的所有权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佳翊诚公司称其租赁案涉厂房,但是也未见其提出任何异议。因此,就本案的事实来看,可以认定金福鼎公司与佳翊诚公司的行为名为设备买卖,实际系转移金福鼎公司资产,串通损害了金福鼎公司债权人的合法利益。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本案所涉旧设备买卖合同属于第二款规定的情形,应属无效,佳翊诚公司主张对案涉48台喷气织机享有所有权进而阻止法院的执行行为,于法无据,不能成立。苏州中院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是一起被执行人与案外人恶意串通虚构资产转让事实以规避执行的典型案件。近年来,通过虚构资产转让试图转移被执行财产屡见不鲜,已成为被执行人规避执行的手段之一。这些虚假资产转让一般都签订有正式书面合同,且合同签订时间显示一般都在查封乃至诉讼之前,并且款项已经全部付清。一方面,虚假的资产转让合同会导致执行标的物被排除执行,无法得以拍卖处置,严重影响了债权人实现债权,损害司法公信力;另一方面,由于执行异议之诉中当事人举证不具有一般诉讼的对抗性,法院在认定和处理虚假资产转让合同时难度较大,会牵制大量精力,增添工作负担。面对上述问题,有必要从成功案例中总结经验,为今后的执行实践提供参考。
  一、虚假资产转让的审查路径
  (一)审理时存在的问题
  1.当事人对抗性不足,法院查明事实难度较大。“谁主张、谁举证”的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在执行异议之诉中给规避执行的当事人以可乘之机。该类异议案件中案外人一方提交的证据,形式上既有书面合同也有相应的价款支付凭证,证据反映的资产转让事实非常清楚。而被异议人通常为申请执行人,大部分申请执行人对案外人与被执行人签订的相关转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7547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