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案外人不能以查封后的另案仲裁裁决阻却执行
【作者】 沈燕【作者单位】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诉讼法学【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14【页码】 4
【摘要】 执行法院查封房产后即具有固定权利现状、排除之后物权变动的效力。案外人以查封后作出的另案仲裁裁决解除购房合同为由,主张实体权利要求阻却执行,不应得到支持。另案生效仲裁裁决所确认的事实,在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审理中,应严格审查。当事人虽无须举证,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依法不予认定。
  案号一审:(2017)苏10民初8号二审:(2017)苏民终1341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7549    
  编者按3月29日全国法院决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动员部署会召开以来,各级法院按照“在执行规范化上下功夫,在执行信息化上想办法,在执行改革上做文章”的思路,分类施策、精准攻坚、补齐短板,“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近些年来,人民法院受理的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大幅增加。执行异议之诉案件中,法律关系复杂,既涉及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又涉及案外人;既涉及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权益纠纷,又涉及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行为应否排除的问题;既适用物权法、合同法等实体法规范,又与审判程序、执行程序相连接。由于相关法律、司法解释规定较为宽泛,对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审判实践中存在不少争议。
  本刊特意选取了三个执行异议之诉案例,并约请最高人民法院负责起草执行异议司法解释的法官对此进行点评。
  【案情】
  上诉人:江苏省扬州新宇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宇公司)。
  被上诉人:胡林、林胜盛。
  林胜盛于2008年5月8日以支付首付款200万元、余款200万元向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扬州琼花支行(以下简称扬州工行琼花支行)按揭贷款方式,向新宇公司购买了建筑面积560.78平方米的4幢房屋并经备案登记,但未办理过户登记。此后,林胜盛为他人950万元本息债务向胡林提供连带担保未履行义务。2015年债权人胡林就其与债务人林胜盛等民间借贷纠纷案向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扬州中院于2015年10月27日作出(2015)扬执字第00376号民事裁定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对被执行人林胜盛上述4幢房屋进行了查封。
  2016年11月14日、2017年1月10日,新宇公司向扬州中院分别提出书面执行异议及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均以扬州仲裁委员会于2016年5月23日受理并于2016年10月12日缺席裁决作出的(2016)扬仲裁字第192号裁决书为依据,主张该公司因套取银行贷款,与林胜盛签订虚假商品房买卖合同,林胜盛未向新宇公司支付购房款,所取得的按揭贷款200万元也是由新宇公司按月偿还至2015年2月,新宇公司也未向其交付房屋。该公司与林胜盛签订的虚假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且已被生效仲裁裁决解除,上述房屋的所有权人为新宇公司,请求停止对讼争房产的执行并解除预查封。扬州中院作出(2016)苏10执异40号执行裁定,驳回新宇公司异议请求后,新宇公司向扬州中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扬州仲裁委员会192号裁决书中查明:被申请人林胜盛并未支付购房首付款,其所欠的扬州工行琼花支行贷款本息均由申请人新宇公司按月偿还,但2015年2月后新宇公司未再偿还该项贷款本息。扬州仲裁委员会裁决:一、新宇公司与林胜盛于2008年5月8日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二、在新宇公司返还涉案房屋项下尚欠工行琼花支行的按揭贷款本息后10日内,林胜盛协助新宇公司办理上述合同的备案撤销手续。
  【审判】
  扬州中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新宇公司主张排除胡林申请强制执行涉案房屋的诉讼请求,是否具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案中,新宇公司与林胜盛于2008年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该公司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该合同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所列合同无效的情形,应认定合同有效。林胜盛与扬州工行琼花支行签订了个人购房借款/担保合同,林胜盛也将涉案房产向扬州工行琼花支行进行了抵押,并以林胜盛及其配偶胡玲平名义签字。新宇公司既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林胜盛未交付200万元首付款,也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未向林胜盛交付房屋,更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向工商银行后续还款是新宇公司替林胜盛偿还。因此,对新宇公司与林胜盛签订购房买卖合同的目的在于从银行获得款项,而非买卖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的主张,新宇公司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另外,当案外人对执行标的存有异议时,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应当通过执行异议及执行异议之诉程序进行救济,排除了其它法律程序的适用。对新宇公司认为涉案房产的所有权属于该公司的主张,不予支持。扬州中院据此判决驳回新宇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新宇公司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原审判决举证责任分配及认定事实存在错误,适用法律明显不当,请求依法撤销原判,改判停止对案涉房产的执行并解除预查封。
  江苏高院经审理另查明:1.2008年5月8日出卖人新宇公司与买受人林胜盛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中明确约定:林胜盛购买新宇公司开发的案涉房产,总价款4024427.3元,林胜盛在签订合同当日支付首付款200万元整(首付款不低于总房款的50%),余款办理按揭贷款支付。出卖人应当依照国家和地方人民政府的有关规定,将具备房产验收合格且取得交付使用批准文件并符合本合同约定的商品房交付买受人使用等。2008年5月13日,扬州工行琼花支行与林胜盛、胡玲华夫妇签订个人购房借款合同/担保合同,约定借款人林胜盛、胡玲华夫妇向扬州工行琼花支行借款200万元,保证人新宇公司自愿提供阶段性连带责任保证等。上述借款合同签订后,扬州工行琼花支行按约于2008年5月30日发放了200万元贷款,新宇公司也收到了上述购房款。
  2.对于新宇公司出售的案涉房屋,首付款200万元林胜盛是否已支付及如何支付问题。本案一审庭审中,胡林询问新宇公司总账会计洪梅:“当时林胜盛办理按揭贷款时,根据银行的要求,应提供已支付首付款的证明,包括新宇公司出具的发票以及转账和刷卡的支付凭证,你们公司当时有没有向林胜盛提供这类材料?”洪梅答:“以前操作的时候银行不要求发票,收据就可以了吧?收据也是假的。”二审庭审中,经江苏高院释明和要求,新宇公司不能提供由该公司开具并应当由该公司持有的首付款收据的存根联。
  江苏高院认为:扬州中院对涉案房产的查封具有法律依据,在有充分证据证明被执行人林胜盛已支付全款并实际占有房屋,法院对案涉房产亦已依法予以查封情况下,出卖人新宇公司又以2008年5月8日其与林胜盛间系签订虚假商品房买卖合同,套取银行贷款供其使用损害银行利益为由,于8年后的2016年5月23日申请仲裁,并以仲裁裁决确认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为由,请求排除扬州中院的执行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江苏高院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较为典型地反映了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审理中常见的一种争议类型和问题,即,因房屋买卖等法律行为已经预告登记或占有不动产,但尚未完成房产转移登记情形下,法院对被执行人所购买的不动产查封或预查封后,案外人又以法院查封或预查封后作出的已生效的另案仲裁裁决或另案诉讼解除、撤销购房合同或确认合同无效为由,主张实体利要求阻却执行的执行异议之诉纠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解释》)第479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执行异议复议规定》)第26条第2款及第4款虽然规定了执行中被执行人通过仲裁程序将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确权或者分割给案外人的,不影响执行程序的执行,案外人以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执行异议的,不予支持,并赋予案外人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权利,但对于各当事人实体权利争议问题如何在执行异议之诉中予以解决,现有法律、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
  对于依法律行为而发生的物权变动,我国物权法不承认物权变动的无因性和独立性,采取的是债权形式主义的物权变动模式,即物权变动依据债权合意及交付、登记而发生。对于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依照法律规定所进行的登记事实行为,仅是权利的正确性推定,如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不动产登记的除外。换言之,不动产物权变动的原因行为,如债权成立的基础以及债权消灭的原因,包括不限于买卖不动产物权的协议被认定无效、被撤销、被解除或者权利人放弃债权等等,均足以影响到不动产物权的变动以及真实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754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