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
侵权责任编:在承继中完善和创新
【作者】 张新宝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民商事法律科学中心{研究员}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成员、侵权责任编召集人}
【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自甘风险;自助;网络侵权责任;生态破坏责任
【期刊年份】 2020年【期号】 4
【页码】 109
【摘要】

《民法典》侵权责任编承继了《侵权责任法》部分条文,也有不少修改,增加了较多新条文并删除一些条文,在立法结构和体系上有所调整。侵权责任编的主要创新在于: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更明确的行为规范,夯实侵权责任的公平正义基础,更精准保护和救济民事权益与保障行为自由;贯彻生态文明理念和“绿色原则”,规定更为严格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侵权责任制度;完善网络侵权责任制度;吸收司法实践和法学研究成果,完善了侵权责任的若干具体制度和规范。正确理解和实施侵权责任编,要把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统一到新的法律规定上来,要充分发挥体系解释等法学方法的积极作用,清理旧的司法解释、制定新的司法解释和颁布相关指导案例。侵权责任编将接受法治实践的检验并不断完善发展。

【英文摘要】

The Part of Tort Liability in the Civil Code inherits some provisions of the Tort Liability Law, and there are also many amendments. It adds many new provisions and deletes some, and makes some adjustments in the legislative structure and system. The main innovation of the Part of Tort Liability lies in: implementing the core values of socialism, providing more explicit norms of conduct, consolidating the fairness and justice foundation of tort liability, and more precisely protecting and relieving civil rights and interests and guaranteeing the freedom of conduct; implementing the concept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and the green principle, stipulating a stricter tort liability system on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and ecological damage; improving the network tort liability system; absorbing the achievements of judicial practice and legal research, and improving several specific systems and norms of tort liability. To correctly understand and implement the Part of Tort Liability, it is necessary to unify the theoretical research and judicial practice into the new legal stipulations, give full play to the positive role of legal methods such as system interpretation, clean up the old judicial interpretations, formulate new judicial interpretations, and promulgate relevant guiding cases. The Part of Tort Liability will accept the test of the rule of law practice and continue to be improved and develop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02985    

引言

编纂民法典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重大立法任务。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加强市场法律制度建设,编纂民法典”。其后,在中央的部署和立法部门的组织领导下,《民法典》的制定按照“两步走”的计划不断推进。[1]2017年3月15日,立法机关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以下简称《民法总则》)的立法程序,该法获得高票通过并于2017年10月1日开始实施。2020年5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包括总则编(基本保留了《民法总则》的内容)和分则6编。侵权责任编属于《民法典》分则的内容,被编排在第七编。

民法典分则各编的编纂基础不尽相同。侵权责任编编纂的基础是2009年12月26日颁布并于2010年7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侵权责任法》是一部相对比较新的法律,比《合同法》(1999年颁布)和《物权法》(2007年颁布)晚颁布实施,更比《继承法》(1985年颁布)和《婚姻法》(2001年修订颁布)新。由于比较“新”,与社会需求的距离不太远,不需要推倒重来,而是进行编纂,在承继中完善和创新。

侵权责任法》实施以来,在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预防和制裁侵权行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民法典》第七编“侵权责任”在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针对侵权领域出现的新情况,吸收借鉴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对侵权责任制度作了必要的补充和完善。[2]

中国法学会是中央确定的五个民法典编纂参加单位之一,本人作为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成员和侵权责任编召集人,以工作人员身份参与了整部《民法典》的立法过程,有机会了解法律草案的讨论情况。同时,本人作为民法尤其是侵权责任法、人格权法长期的研究者和教学者,对相关理论和实践积累了一些资料,有一些个人的学习心得体会。在此,希望通过本文对《民法典》第七编“侵权责任”的立法情况作一些介绍,对有关修改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对重要修改、创新及其理由作一些探讨,并对侵权责任编的正确实施等问题作一个初步的展望。

一、侵权责任编编纂的情况

(一)体系结构调整

侵权责任法》由一部完整的法律修改为《民法典》第七编,在体系和结构上进行了如下调整:

1.关于侵权责任编第一章“一般规定”

侵权责任编第一章保留了《侵权责任法》第一章章名“一般规定”。新的法律解构了《侵权责任法》第二章“责任构成和责任方式”和第三章“不承担责任和减轻责任的情形”的规定,将其中保留的部分条文分别编入侵权责任编第一章“一般规定”和第二章“损害赔偿”。

侵权责任编第一章“一般规定”的内容主要包括:调整范围(第1164条)[3]、过错侵权责任的一般条款与无过错侵权责任原则(第1165、1166条)、停止侵害等预防损害请求权的规定(第1167条)、数人的侵权责任(第1168-1172条)、被侵权人过错、受害人故意以及第三人造成损害的抗辩(第1173-1175条)、自甘风险与自助行为的抗辩(第1176、1177条),以及关于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指引性规定(第1178条)。其中,《侵权责任法》第二章中的第21条关于停止侵害等预防损害请求权的规定被提前到侵权责任编第一章(第1167条),与过错侵权责任的一般条款、无过错侵权责任原则的规定一起构成了我国侵权责任法归责原则与责任构成要件的完整体系;《侵权责任法》第三章中关于被侵权人过错、受害人故意、第三人行为的规定(《侵权责任法》第26-28条)被前提到侵权责任编第一章(第1173-1175条)与自甘风险等一起共同作为侵权责任抗辩事由规定。

2.关于侵权责任编第二章“损害赔偿”

侵权责任编第二章以“损害赔偿”为章名,主要规定损害赔偿侵权责任方式的具体适用,大部分条文承继了《侵权责任法》第二章中关于侵权责任方式具体适用的条文,主要包括:人身损害赔偿范围(《民法典》第1179条、《侵权责任法》16条)、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死亡赔偿金确定(《民法典》第1180条、《侵权责任法》17条)、被侵权人死亡(或分立、合并)时的请求权主体规定(《民法典》第1181条、《侵权责任法》18条)、侵害人身、财产权益的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民法典》第1182-1184条,《侵权责任法》20、2219条);其中,关于侵害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赔偿额确定的规定以及精神损害赔偿规定被往前提,体现了侵权责任编对人身权益的优先保护。此外,侵权责任编第二章还增加了对侵害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造成严重精神损害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的规定(第1183条第2款),增加了故意侵害知识产权的惩罚性赔偿规定(第1185条),修正了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发生都没有过错的损害分担规则(即所谓的“公平责任”规定;《民法典》第1186条、《侵权责任法》24条),完善了关于损害赔偿费用支付方式的规定(《民法典》第1187条、《侵权责任法》25条)。

3.关于侵权责任编第三章至第十章

侵权责任编第三章“责任主体的特殊规定”基本承继了《侵权责任法》第四章“关于责任主体的特殊规定”,但结合司法实践经验作了较多补充和完善,主要集中在:委托监护责任(第1189条)、用人单位责任(第1191条第1款)、个人劳务关系中的侵权责任(第1192条)、承揽关系中的侵权责任(第1193条)、网络侵权责任(第1194-1197条)以及安全保障义务人责任(第1198条)和第三人侵权时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的侵权责任承担(第1201条)等。第四章“产品责任”大致承继了《侵权责任法》第五章关于产品责任的规定,仅对其中个别条文(如第1206、1207条)进行了补充完善。第五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大致承继了《侵权责任法》第六章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规定,同时吸收司法解释的一些成果增加规定了挂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等3个条文(第1211-1213条),完善了各条文表述,并增设了“好意同乘”责任分担条款(第1217条)。第六章“医疗损害责任”几乎完全承继了《侵权责任法》第七章关于医疗损害责任的规定,没有增减条文,只是对个别条文进行了补充完善。第七章“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责任”修改了章名,承继了《侵权责任法》第八章的主要规定,在各条文中增加了生态破坏责任的相关内容(如第1229条等),并增加了关于惩罚性赔偿责任的规定(第1232条)、环境生态修复和损害赔偿的规定(第1234、1235条)。第八章“高度危险责任”较《侵权责任法》第九章而言,增加了加强生物安全管理、完善高度危险责任的规定,明确占有或者使用高致病性危险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1239条);另有几处技术性修改和增加一处“但书”规定(第1244条后半段)。第九章“饲养动物损害责任”承继了《侵权责任法》第十章关于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的规定,除第1246条关于未对动物采取安全措施的侵权责任的规定增加了“但书”规定外,其他条款所作几处技术性修改主要是为了符合立法用语规范化要求。第十章“建筑物和物件损害责任”大致承继了《侵权责任法》第十一章的主要规定,在章名和相关条文中,将“建筑物”与“物件”区别对待;最大的修改是关于从建筑物抛(坠)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损害赔偿规则以及补偿规则(第1254条);另外,对原有建筑物等倒塌致害侵权责任、妨害通行的侵权责任以及林木折断致害侵权责任等规定进行了完善(第1252、1256、1257等);此外,个别条文的编排顺序也有调整。侵权责任编删除了《侵权责任法》第十二章“附则”,因为作为《民法典》的一编,实在不必要也不能对实施时间作出单独规定了。

从体系和结构上看,侵权责任编对《侵权责任法》的修改和调整主要是技术性的和局部的,而非另起炉灶推倒重来。这些修改和调整,主要是回应社会新的需要,同时使得侵权责任编在体系和结构上得到了优化。这反映了法治发展变化的一个基本规律:在一个稳定运行的社会里,法治的发展都呈现渐进和改良的特征,而不可能是天翻地覆的革命性变革。这也反映了从“依法治国”到“全面依法治国”的时代特征。法宝

(二)条文变动数据分析

1.删除的条款

《民法典》第七编“侵权责任”共10章、95条。《侵权责任法》92个条文,被删除12条又1款。删除的情形与理由如下:

(1)作为一部独立的法律所要求的“穿靴戴帽”的条文被删除(共2条)。因为侵权责任编作为民法典分则的一编,没有理由对“立法目的”“实施时间”等作出单独的规定,故删除《侵权责任法》1条、第92条。

(2)部分内容作为民事责任的一般事项已经由《民法典》总则编第八章“民事责任”作出了规定,没有必要在侵权责任编进行重复规定(共10条又1款)。如《侵权责任法》3条(关于侵权责任请求权的规定)被《民法典》第176条所涵盖;第4条(关于侵权责任与刑事法律责任、行政法律责任的关系)被《民法典》第187条取代;第5条(关于侵权责任法与其他法律的关系)被《民法典》第11条所取代。第13条和第14条(关于连带责任的规定)被《民法典》第178条所取代;第15条(关于承担侵权责任方式的规定)被《民法典》第179条所取代;第23条(关于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受损时的责任承担与补偿的规定)被《民法典》第183条所取代;第29条(关于不可抗力的规定)被《民法典》第180条所取代;第30条(关于正当防卫的规定)被《民法典》第181条所取代;第31条(关于紧急避险的规定)被《民法典》第182条所取代;删除第42条,其含义已经包含在《民法典》第1203条之中。此外,由于《民法典》总则编第五章对民事权利进行了全面的规定,侵权责任编无须对保护的民事权益再进行列举性规定,故而删除《侵权责任法》2条第2款。

2.完全保留的条款

侵权责任法》92个条文,除被删除12条又1款外,还有79条又1款。在剩余的条款中,有18条完全被《民法典》承继,没有进行任何修改。这些条文是:第8条(第1168条)、第10条(第1170条)、第11条(第1171条)、第12条(第1172条)、第17条(第1180条)、第27条(第1174条)、第28条(第1175条)、第33条(第1190条)、第41条(第1202条)、第44条(第1204条)、第56条(第1220条)、第57条(第1221条)、第63条(第1227条)、第69条(第1236条)、第74条(第1241条)、第80条(第1247条)、第83条(第1250条)、第85条(第1253条)。

3.被保留并修改的条款

(1)单纯技术性的修改,不改变法律条文的规定意义

侵权责任编部分条文基本保留了《侵权责任法》条文的内容和规范意旨,但对个别文字作了修改,主要是为了使立法用语更加规范,实质内容没有变化。比如,“可以”改为“有权”(第1167条),“监护责任”改为“监护职责”(第1169、1188条),“单位”改为“组织”(第1181条)、“他人”改为“自然人”(第1183条第1款),“等”改成“或者其他”(第1214条),“但”改为“但是”(如第1238、1245条等),“原动物饲养人”改为“动物原饲养人”(第1249条),等等。此外,还有将一个条文的唯一一款分拆为两款的,如第1228条将《侵权责任法》64条拆分成两款,法律条文的规范意义没有变化。

这些单纯技术性修改的条文加上原文保留的条文共30余条,这样,《侵权责任法》大约1/3以上条文意旨被保留下来,这体现了《民法典》侵权责任编与《侵权责任法》之间鲜明的承继关系。

(2)通过些许文字修改,改变法律条文的规范意义

侵权责任编部分条文通过个别文字的增减修改,改变法律条文的规范意义。如《侵权责任法》26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的规定被修改为《民法典》第1173条:“被侵权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通过将“损害”限定为“同一损害”,使得本条的适用情形更为明确:对于不同损害,尽管被侵权人存在过错,但是由于不具有相当因果关系,也不构成减轻侵权人侵权责任的抗辩事由。通过增加“或者扩大”四字,使得本条不仅适用于损害发生的情形,而且适用于损害扩大的情形。同时删除“也”字,使得本条不仅适用于过错责任案件中被侵权人有过错(过失)的情形,也适用于无过错责任案件中被侵权人有过错(过失)的情形。几处细微文字修改,极大地扩展了被侵权人过错(过失)作为减轻侵权人侵权责任抗辩事由的适用范围。再如,《侵权责任法》20条规定了人身损害赔偿中确定赔偿数额的标准,没有确定优先顺序,但是《民法典》第1182条通过个别文字调整,强调“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或者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赔偿”优先于其他标准,突出了侵权责任的填补损害功能。

(3)法律规范意义上的重大修改

有些条文修改的文字尽管比较少,但是法律条文的规范意义发生了实质变化。如《侵权责任法》24条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民法典》第1186条将“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修改为“依照法律的规定”,条文表述为:“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依照法律的规定由双方分担损失”。这样就将一个授予法官裁量权的裁判规则条文修改为指引性规定:法官将不能依据本条直接判决“由双方分担损失”,如果要判决“由双方分担损失”则需要有民法典或者其他法律的明确规定。这不仅有利于纠正司法实践中诸多“和稀泥”的裁判,也有利于分清是非曲直,给民事主体正确的行为指引。当然,这一修改也许是压垮所谓“公平责任原则”理论的“最后一根稻草”。[4]还有一些重大修改,是通过增加条文或者全面修改某些条文完成的,将在下文进行讨论。

4.增加的条款

初步统计,侵权责任编增加的条文(款)达20个,还不包含网络侵权部分将1个条文(《侵权责任法》36条)拆分为3个条文(第119411951197条)并增加相关内容的情况。新增的条文(款)包括:

(1)增加“受害人自甘风险”的规定(第1176条);

(2)增加“受害人自助”的规定(第1177条);

(3)增加关于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的法律适用指引条文(第1178条);

(4)增加“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的规定(第1183条第2款);

(5)增加故意侵害知识产权的惩罚性赔偿规定(第1185条);

(6)增加委托监护情形的侵权责任规定(第1189条);

(7)增加提供劳务期间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提供劳务一方损害的侵权责任规定(第1192条第2款);

(8)增加承揽情形的侵权责任规定(第1193条);

(9)增加权利人错误通知造成损害的责任规定(第1195条第3款);

(10)增加网络侵权中“反通知”的规定(第1196条);

(11)增加采取召回措施的必要费用承担的规定(第1206条第2款);

(12)增加机动车挂靠经营情形的交通事故责任规定(第1211条);

(13)增加未经允许驾驶他人机动车的交通事故责任的规定(第1212条);

(14)增加机动车交通事故赔偿责任顺序的规定(第1213条);

(15)增加“好意同乘”情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规定(第1217条);

(16)增加故意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惩罚性赔偿规定(第1232条);

(17)增加生态环境修复责任及费用负担的规定(第1234条);

(18)增加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规定(第1235条);

(19)增加从建筑物抛掷(坠落)物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规定(第1254条第2款、第3款)。

此外,有些条文增加了句子(非单列款),通过扩充内容进一步使条文规范更加具体明确。例如,第1191条第1款增加“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工作人员追偿”的规定;第1194条增加“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的内容;第1201条增加了“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承担补充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的规定;等等。新增加的条文(款、句),有些是为了适应新的形势和其他法律修改的需要,大部分是对司法解释成果的吸收,少量属于文字表述等技术性的完善。

二、侵权责任编的重要完善和创新

(一)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明确的行为规范,夯实侵权责任的公平正义基础不管民法典是否对一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作出直接规定,它都必然反映该国的主流价值观。从这个意义看,《民法通则》尽管没有使用“核心价值观”的表述,但是其所规定的平等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公平原则等都是我国社会主流价值观在民法上的反映。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三个倡导”,即“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最新全面概括。2013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明确提出以“三个倡导”为基本内容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相契合,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人类文明优秀成果相承接,是我们党凝聚全党全社会价值共识作出的重要论断”[5]。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017年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民法总则》1条规定:“为了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调整民事关系,维护社会和经济秩序,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根据宪法,制定本法。”2018年3月1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将“国家提倡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社会主义的公德”修改为“国家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倡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社会主义的公德”(《宪法》24条)。

在《民法典》侵权责任编中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国政治制度、宪法和法律原则的必然要求。而在侵权责任编中精准平衡民事主体民事权益保护(救济)与行为自由关系,提供明确的行为规范并揭示出侵权责任的公平正义基础,是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个重要体现。我们可从以下6个方面观察到侵权责任编在这方面的进步。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1.增加“自甘风险”“自助”等抗辩事由

由于《民法典》总则编第八章规定了民事责任的一般规则,关于侵权责任抗辩事由的条文大多从《侵权责任法》第三章转移到《民法典》总则编第八章中。但是侵权责任编增加了两个新的抗辩事由,即受害人“自甘风险”(第1176条)和“自助”(第1177条),这使得行为人获得了更大的行为自由。在自甘风险或者自助成立的情况下,即使造成他人损害也不承担侵权责任,由此保护行为人的自由(自甘风险)并在一定程度上授权其通过“私力救济”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自助)。这些都是法治社会的必然要求。

2.增加对“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上的精神利益保护的规定

“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不一定具有市场价值但是却对特定的自然人具有重要的精神情感价值。早在2001年的司法解释即对此作出了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7号,以下简称《精神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4条规定:“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因侵权行为而永久性灭失或者毁损,物品所有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时隔近20年后,侵权责任编吸收了这一司法解释成果并加以提炼完善(第1183条第2款),这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体现。

3.强化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增加惩罚性赔偿规定

侵权责任编增加专门条文,规定“故意侵害他人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第1185条),以惩罚性赔偿来制裁故意侵害知识产权的行为。这既是出于优化营商环境、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的需要,同时也是强化知识产权领域法治建设、保护知识产权的重要制度安排。这一规定也为未来几个单行知识产权法律的修改(全面规定惩罚性赔偿)奠定了基础。

4.强化过错责任,保护行为人的善意

侵权责任编多处增加规定有过错者(包括第三人的责任和向第三人的追偿权)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1189条后半段、第1192条第1款、第1198条第2款、第1201条);增加无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好意行为造成他人损失减轻或者不承担责任的规定,如第1217条规定:“非营运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无偿搭乘人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应当减轻其赔偿责任,但是机动车使用人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明确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不受法定限额的限制,如第1244条规定:“承担高度危险责任,法律规定赔偿限额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行为人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强化过错责任、减轻无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好意行为人的责任、不限制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行为人的损害赔偿数额,均着眼于分清是非曲直,将侵权责任深深植根于过错,使得侵权责任承担更具有公正性,同时为人们提供明确的行为规范。这就是引导人们按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待人处事,做诚信善意的理性人。

5.调整从建筑物抛(坠)物造成他人损害的责任规则和补偿规则

侵权责任法》87条一直受到社会的强烈关注,发生的相关案件往往成为舆论热点问题。当年这条法律条文的起草受到了“重庆烟灰缸案”等一些建筑物抛(坠)物造成他人损害案件的影响,法律条文是对当时社会需求的回应。但是,该条文实施以后遇到了进一步的问题。不考虑有关机关依法调查的职责,不考虑物业服务企业的安全保障义务,甚至不对侵权人的侵权责任作出直接规定,而强调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带来了一些负面社会效果:(1)有关机关懒政、不依法履行调查的职责,即使是在被侵权人死亡或者严重人身伤害的案件中,有些机关也不依法进行调查,而以“《侵权责任法》87条提供了民事救济,被侵权人可以到法院起诉”为由进行推诿,使得本来可以依法查明的案情得不到调查;(2)过分强调“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采取“和稀泥”的办法处理侵权案件,没有分清是非曲直,所作的“补偿”缺乏公平正义基础,相关当事人不服气,加大了法院的判决执行难度;(3)由于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缺位,不利于调动利益相关方面防止和治理“高空抛物”的积极性。

编纂《民法典》侵权责任编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修改《侵权责任法》87条的规定,使得建筑物抛(坠)物造成他人损害案件的责任分配与承担更为公正合理,也为高空抛物的治理提供必要的立法资源。与《侵权责任法》87条比较,《民法典》第1254条有以下主要修改:(1)从行为规范的角度明确规定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2)强调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侵权人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3)规定了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补偿后有权向侵权人追偿;(4)引入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的安全保障义务以及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5)强调公安等机关依法及时调查的职责。通过对《侵权责任法》87条的全面修改形成的《民法典》第1254条更好地平衡了各方利益,强调在查明事实基础上依法裁判,限制“补偿”的适用。这样的责任规则和补偿规则更加符合公平正义价值的要求,更有利于建设和谐友善的邻里关系。

6.多处规定“行为规范”,引导民事主体的行为

侵权责任编第六章“医疗损害责任”中第1227条增加规定了禁止过度检查;第1228条完善了保护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合法权益的规定,禁止“医闹”。第九章“饲养动物损害责任”中第1251条规定饲养动物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妨碍他人生活。第十一章“建筑物和物件损害责任”中第1254条第1款增加规定了“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这些规定尽管不能单独作为裁判规则适用,但是作为重要的行为规则,将对引导民事主体的日常行为起到积极的作用。

(二)贯彻生态文明理念和民法典“绿色”基本原则,建立与完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侵权责任制度

1.修改的背景与理由

侵权责任法》中的“环境污染责任”仅指狭义上的污染生活环境的侵权责任,并不包括破坏生态的侵权责任。[6]在该法起草过程中,立法部门对这一问题就有过讨论,草案的相关规定也几经变更。《侵权责任法草案(二次审议稿)》仅规定“因环境污染造成他人损害的,排污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草案三次审议稿和四次审议稿则规定为“因污染生活、生态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是,最终通过的《侵权责任法》65条仍然仅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从立法的过程来看,将《侵权责任法》中的“污染环境”解释为既包括污染生活环境也包括污染生态环境,确实显得勉强。[7]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的目标。这对于环境、生态侵权制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8]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十四、加快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中明确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实行最严格的源头保护制度、损害赔偿制度、责任追究制度,完善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制度,用制度保护生态环境。”

2014年修订的《环境保护法》64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造成损害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承担侵权责任。”这一条文从立法的层面明确规定了破坏生态的侵权责任,但是其对破坏生态的侵权责任的具体制度没有进行规定,而是以指引性条文的形式规定依照《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承担侵权责任。

在中央文件的政治指引和《环境保护法》修改的背景下,我国通过《民事诉讼法》的修改和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基本建立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制度。所有这些发展都要求在《民法典》中贯彻绿色环保理念,用更为严格的侵权责任制度保护生态环境。所以,在《民法典》总则编增加了一条新的基本原则,即“绿色原则”:“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第9条)。在《民法典》分则侵权责任编中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增加破坏生态的侵权责任,完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侵权责任体系,就成为一个必然的立法选择。

2.主要修改和增加的内容

(1)章名变化。将《侵权责任法》第八章章名“环境污染责任”修改为侵权责任编第七章章名“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责任”。章名的修改,意味着本章不仅规定污染环境的侵权责任,也规定破坏生态的侵权责任。

(2)规定破坏生态的侵权责任。在本章的7个条文中,对污染环境与破坏生态两种侵权行为作出了等量齐观的规定,“污染环境、破坏生态”基本上是并列规定的。法律对两种侵权行为进行归责,都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第1229条),并保留了因果关系推定(第1230条)以及数人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责任(第1231条)之规定。

3.增加了故意污染环境、破坏生态造成严重后果的惩罚性赔偿责任(第1232条),保留并完善了第三人过错情形的责任承担规则(第1233条)。

4.增加关于生态环境修复责任及费用负担的规定(第1234条),增加关于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规定(第1235条)。在增加的这两个条文中,立法用语使用了“违反国家规定”“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等表述。在法律草案的讨论过程中,对此也曾反复斟酌。之所以使用“违反国家规定”而不是使用“违反法律(或者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使用“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而不是使用“法律(或者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是因为立法考虑到“放权”的需要:“违反国家规定”,不仅包括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也可以包括违反部门规章和地方法规的规定,以及违反司法解释的规定等;“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不仅包括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机关或者组织,也可以包括国家行政主管机关(如生态环境部)和地方立法机关和地方政府(主要指省级立法机关和政府)。

(三)适应信息社会的要求,强化网络侵权责任的规定

为了适应信息社会发展需求,更好地保护权利人的利益,平衡好网络用户和网络服务提供者之间的利益关系,侵权责任编细化了网络侵权责任的具体规定。这些修改,吸收了司法解释的成果。[9]

1.完善了权利人通知规则和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必要措施的义务和责任规定

与《侵权责任法》36条比较,《民法典》第1195条对“安全港规则”的完善体现在:(1)增加规定权利人通知的内容,要求“通知应当包括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及权利人的真实身份信息”;(2)增加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转送通知规则,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及时将该通知转送相关网络用户;(3)明确并完善了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必要措施义务的规定,考虑到网络服务类型的多样性和内容的复杂性,第1195条特别强调了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的必要措施应“根据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和服务类型”来确定,以实现“权益保护与合理自由这一对基本价值的协调”[10];(4)增加规定权利人错误通知造成损害的责任,以警示网络用户应谨慎行使通知的权利,防止网络用户利用通知规则侵害他人权益或者进行不正当竞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0298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